京华胜地——什刹海(下)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9-09-06

什刹海美景(《漫话大运河北京段》截图)

  随着元明的朝代更迭,什刹海樯橹连云的盛况和碧波万顷的水境开始有了新的变化。公元1368年,明大将徐达占领大都城,为便于防守,将元大都北城墙南退五里,于什刹海北部最窄处将湖的西北一角隔于城外,即为后来的太平湖(现已被填埋)。靖难之役后,明成祖朱棣夺取皇位,迁都北平,在元大都的基础上建立北京城。由于多年战乱,年久失修的什刹海水利漕运已逐渐废弛。明宣德七年,皇城墙从东、西两面进行扩建,通惠河上游的玉河被圈入皇城内部,切断了通惠河和什刹海的联系。南来的漕船只能经运河行至东便门外的大通桥,至此漕船再不能驶入什刹海。什刹海船舶林立的场景一去不返,热闹的港口成为一片寂静的水湾。

  明时在京西北郊燕山的天寿山建立墓葬群十三陵,白浮泉流经明皇陵之前,被认为“有伤风水地脉”,弃而不用,白浮泉——瓮山泊的引水河道也就逐渐湮废。什刹海因此而水源减少,水位下降,湖岸周边出现大片的浅滩、湿地,湖面萎缩,加之填湖造田,逐渐缩减成蜿蜒相连的三片水域。德胜门以东的水泊被称为积水潭,中间的水泊为什刹海(现在的后海),最东面的水泊因种满荷花而被称为荷花塘(现在的前海)。

  什刹海的漕运码头功能至此完全丧失,由繁华市肆变成了封闭宁静的水泊。水泊水质清澈、飞鸟翔集,逐渐成为了京城内宁静的自然风景区。明朝的官员率先在此修建起了府邸,随后更多文人雅士选择聚居于此,什刹海一时名园荟萃。

  据清初《日下旧闻考》中记载:“有莲花社、虾莱亭、漫园、定园、镜园、定国徐公别业(太师圃)、刘茂才园、湜园、杨园”。清幽的环境同样受到僧侣道徒的青睐,越来越多的庙宇落址于美丽的湖畔,其中有镇水观音庵(汇通祠)、莲花庵、十刹海寺、宏善寺、寿明寺、小龙华寺、广化寺、真武庙、清虚观、大藏龙华寺……,什刹海的名称据说也源于明代沿海岸建有十座寺庙,故为“十刹海”。

  除去府邸寺庙,什刹海湖畔还有众多文人聚集的厅社,如供雅集的莲花社、供清赏的古墨斋、供美食的虾菜亭……。明代,什刹海作为京城之江南,是文人雅士的吟咏对象。明代名臣李东阳曾在《慈恩寺偶成》诗中赞叹什刹海:“城中第一佳山水,世上几多闲岁华……”。《帝京景物略》中也用“西湖春,秦淮夏,洞庭秋”的佳句来赞美什刹海景色之神韵。

  明亡清兴,什刹海三片水泊未发生较大的变化,但湖岸四周却早已物是人非。明代府第、亭园、寺庙多已消逝、凋零,取而代之的则是新一代的王府和花园,王府中比较有名的有柳荫街附近的恭王府、后海北岸的醇亲王府,除此之外还有成亲王府、庆王府、阿拉善王府、罗王府、涛贝勒府等。

  什刹海景色秀丽依旧,人文活动有增无减,清朝著名的才子纳兰性德、朱彝尊、陈维崧等都曾在此留下过足迹,纳兰性德的名篇《金人捧露盘·净业寺观莲怀荪友》:“藕风轻,莲露冷,断虹收。正红窗,初上帘钩。田田翠盖,趁斜阳,鱼浪香浮。……”描写的就是什刹海的水乡景色。

  清朝末年,民俗经济蓬勃发展,什刹海岸边酒楼茶社也逐渐增多,如天香楼、庆和饭庄、会贤堂,地区活动趋于平民化和大众化,时有京韵京味的民间文艺演出。宗教活动、文化活动和商业活动结合在一起,造就了护国寺庙会和什刹海荷花市场。

  此后的几百年,北京这座历史古都遭受连绵不断的战争侵扰,什刹海也随着这座城市一起在风雨中飘摇,频繁的动乱使这片水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赋予了它更多的历史信息。今天的什刹海已经成为北京著名的风景胜地,游客穿梭,酒吧林立。

  船舶云集、文人聚集等历史场景虽已不见,但仍能从湖岸四周的遗迹中探寻到历史的印记:经历七百年风雨的万宁桥、明代时修建的汇通祠和广化寺、散布在三海周边的王府、民国时文人集会的厅社、建国后修建的杂居院落……,还有现在透着西洋气息的酒吧。可谓“皇家瑞气作烟销,王府园林景未凋。柳媚花明布衣乐,优游闲憩尽逍遥”。

  世代更迭,人事变迁,什刹海这片水泊一直伴随着北京的发展,见证着城市的沧桑变迁,也浓缩了这座古城几百年的记忆。(全文完)

  (本文为“大运河沿线八省市社科联+北京市网信办”联合主办的“我身边的运河故事”征集发布活动办公室来稿;作者:周坤朋 赵大维;单位:北京建筑大学水文化遗产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