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北京“另类”地名拾趣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24-05-21

  北京的地名最接地气,富有生活气息。有许许多多“另类”地名,有的听着怪怪的,怪得十分有趣;有的富有渊源典故,体现“京味文化”的博大精深;有些则让人莫名其妙,不知言之何意,但细细回味,却又意味深长。

  “怪村”其实并不怪

  在丰台王佐镇有村名为“怪村”。就名称而言,不少人会以为村中有什么怪人、怪事或神仙传说之类的奇谈怪论。其实,据民国期间的史料称,怪村原称仙坨村,村西有小河从北往南流,河中生长一种不知其名的紫色小草,当地人称紫色小草为怪草,此地遂名怪草村,简称“怪村”。有趣的是在几十年前,怪村以村中的小街为界,南属良乡县,北属房山县,而今怪村已经属于丰台区了。

“怪村”油菜花盛开 摄影:刘平

  除了“怪村”,丰台区还有五圈、代皮店、四倾三等怪而有趣的地名。北京其他区至今仍存在一些很奇怪的地名,如奤(hǎ)夿(bā)屯、岢屯、乃干屯、茨顶、鸽子嵯、三炷香、瓜打石、迎门冲、吉卧、摞摞洞、赤鲁、八十亩地、摇不动、漒漒河、瞧煤涧等等。有些地名没有特殊含意,但不是常用字,大家不认识,就觉得奇怪,如奤夿屯的奤夿两字就不常见。奤夿屯在昌平区,奤夿乃是契丹语,意为湖塘。由此可见奤夿历史之悠久。岢屯在门头沟区,明已成村,因其地多露岩,道路坎坷而名,清代称岢罗屯,亦称苛坨。鸽子嵯在延庆,据说是因为附近的山上多鸽子窝,时有野鸽云集于此,山下小村就有了鸽子嵯的村名。摇不动听起来不像村名,但确是村名,按《通县地名志》介绍,摇不动村地处潮白河西堤斜坡西侧范围较小的高地上,其状如窑,昔日潮白河经常泛滥成灾,人们渐迁该地以避水患,多次大水因村址高未被冲动,故依美好愿望以摇不动而名。怀柔区有“转年”,外人认为转年不是个村名,其实它是由转村谐音而来。

  今人觉得奇怪的村名还有不少,像怀柔的碾子、项栅子、梁根、梭草;密云的金叵罗、石峨、番字牌、四十八盘;延庆的碓臼石、大呼沱、霹破石、转山子;平谷的克头、英城、熊儿寨、靠山集;大兴的采育、海子角、狼垡、千顷堂;通州的富豪、马务、口子、垛子;顺义的楼台、南法信、吕布屯、前苏桥;昌平的喜顺、阿苏卫、古将、下念头;房山的顾册、双孝、五侯、鸳鸯水;门头沟的碣石、雁翅、爨底下、斋堂及海淀的舍茶棚、东北旺;石景山的模式口、鲁谷;丰台的下柳子、羊圈头;朝阳的龙爪树、奶子房等等,每个区都有一些怪怪的有趣的村名。

  众多的胡同名称中,地名古怪的也为数不少。明代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中,就有唐神仙胡同、马厂崔姥姥胡同、杨狗头胡同、何薄酒胡同等等。到了清代,对明代京师的一些地名有所改动和净化,但在清代的《京城坊巷志稿》中,还留有不少让人难以理解的地名,如草厂眉掠胡同、臊达子胡同、变驴胡同、骆驼脖胡同等。

  昔日城中有坑有山

  北京把洼下的地方或小的水塘称为坑,故而城里城外的坑不少。至于山,大家都知道是高于地面的景物。如今,北京市区的坑几乎都不存在了,城里的山,除景山、白塔山外也见不到了。但是历史上地名中,有不少坑和山。

  水是生命的源泉,北京没有大海大河,但是有许多坑为北京补充了水分,使这方土地生机盎然。北京最有名的几个坑,值得一提的是二龙坑。现在二龙坑已更名为二龙路,但老人记忆中的二龙坑没有被彻底忘却,因为它是民国之初才填坑修路改为二龙路的。

二龙路由二龙坑更名而来 摄影:范志芬

  二龙坑驰名京华与坑旁的郑亲王府有关,郑亲王是“铁帽子王”,府中的惠园是北京最壮丽的王府花园。据《履园丛话》记载:“惠园在西单牌楼郑亲王府。引池叠石,饶有幽致,相传是园为国初李笠翁手笔。园后为雏凤楼,楼前有一池水甚清冽,碧梧垂柳掩映于新花老树之间,其后即内宫门楼也。楼后有瀑布一条,高丈余,其声琅然尤妙。”惠园中的池水和瀑布就是引用二龙坑的水,由此可见当年二龙坑的水势很大,并非是个小水坑。

  菱角坑的名气则超过二龙坑。菱角坑在当年朝阳门的护城河畔,曾是京城平民消夏乘凉的好去处。菱角坑三面环水,西依护城河,坑里生着菱角等水生植物,其中菱角最多,故有了菱角坑之名。菱角坑中央的土地上,杨柳重荫,古槐参天,枝叶繁茂,可蔽烈日,人们在树荫下聊天,以避暑热。与此同时,各类小贩与打把势卖艺的艺人也云集于此,成为了闹市和游乐场。菱角坑最吸引人之处是人们可乘游船从东便门或东直门到达。在缺少水上交通的北京,乘船游览可算是一件新鲜事。1961年前后,菱角坑被填了,于是供人们休憩游玩的菱角坑成为历史。

  北京城在建城之初就有了大大小小的坑,留在地名中的坑自然很多。像《北京的胡同》等史籍就记述有鲁家坑、黄土坑、苇坑、猪尾坑、段家坑、司家坑、染靛坑、臭泥坑、鸭子坑、八宝坑、罗车坑、丁家坑、后坑,以及东、西枪厂大坑和北大坑、后大坑、草场大坑等。东城区的坑除孙家坑外,还有象鼻子坑,北京不产大象,不知道已消失的象鼻子坑是什么样。

  北京城区的山,除人们至今能见到的景山和北海公园的白塔山外,别的山都留在地名中了。九龙山、图样山和崇文门外沙土山都曾是北京城中的山。九龙山在北京至少有两个,一个在门头沟大峪,至今还在。另一个则在朝阳区,目前已消失,无迹可寻。九龙山在广渠门外,“有土埠数丈,蜿蜒里许,形势若龙”,山上还有观音阁小庙一座。山是疏浚凉水河挖出的土堆积而成,每逢雨季,雨水在山上冲出九条水沟,水流像龙一样从山顶上顺水沟飞瀑而下,“委蛇起伏,宛如游龙”,故被人们称为“九龙山”。而且这个九龙山还“环植桃柳万株”,“夏木阴阴,水田漠漠;不减江南风景也”,春夏之际“游人挈榼,敷席群饮”。如今,在地铁14号线留下了九龙山站名。

  图样山在西城区,又称兔儿山和兔园山、小山子、小蓬莱等名。在明清时期,此处确有小山一座,据《北京地名谈》称,图样山是“明世宗修炼之处,每岁九月九日在亭中食迎霜免”。清人高士其在《金鳌退食笔记》中,称兔园山“在灜台之西。由大光明殿南行,叠石为山,穴山为洞,东西分径,纡折至顶,殿曰清虚,俯瞰都城,历历可见”。到了清代“山前亭观尽废,池亦就湮,仅余一亭及清虚殿,与长松古槐,摇落春风暑雨中”。若干年前,有人称图样山是明清两代存放修筑紫禁城图样的,故称图样山。西城区有图样山胡同,但该胡同是1965年才定名的。

  沙土山在崇文门外,是最年轻的山了。据故老相传,在清末民初时,有几户靠熬硝谋生的人住在这里,其熬硝剩下的沙子泥土堆积起来,日久天长成了土丘,故有了沙土山之称。后来,熬硝为生的人大多迁走,沙土山的沙和土成为当地人盖房的建材,用了几年山也没有了。沙土山的泥土含盐多,山上寸草不生,在大风天气时,尘土飞扬,环境十分恶劣。现今留有沙土山街及沙土山后街和沙土街一、二、三、四巷的地名。

  曾有16条扁担胡同

  在北京有许多地名“重名重姓”。据《北京的胡同》统计,“像叫扁担胡同的最多时曾达十六条,井儿胡同最多时也有十四条,花枝胡同、口袋胡同都达到过十一条,罗圈胡同有过八条,箭杆胡同、真武庙、堂子胡同各有七条,至于两、三条相重的起码超过六百条。”重名的胡同有时会给人带来麻烦,但或许还带来趣味。像史家胡同至少有三条,最有名的应数灯市口的史家胡同,因为那里有著名的“史家小学”和“史家胡同博物馆”,其他的史家胡同也跟着“沾光”了。

  在重名的地名中,半壁店和海户屯是最有意思的。半壁店在朝阳区、顺义区、大兴区、房山区、昌平区、通州区都有。所谓半壁店其实是半边店的转音称呼,主要是这种山村小店是前边为售卖杂货的店铺或饭铺,后边住人,故被称为半边店,天长日久成为了半壁店。朝阳的半壁店因在高碑店村之南,曾称“南店”。西城的半壁店,在清代称半边街,后改称半壁街,现在称北半壁胡同。大兴区有两个半壁店,在半壁店乡的半壁店“明初山西移民建村,相传村落初分四片,合称半边店村,后演为今名”,半壁店既是乡名也是村名。另一个半壁店称东半壁店。在大兴还有半壁店森林公园,占地2000余亩,是大兴区最早植造的千亩片林,也是北京城区最先确定的森林公园。

  房山区半壁店处在交通要道南侧,“昔日仅沿路一侧建房设店,因称半边店,后称半壁店”。海淀的半壁店在玉渊潭乡,传说此地曾有小皇陵,在陵东开设有半截院墙的饭馆而得名。昌平区有三个半壁店,据记载:“明初徐姓从山西迁来,在村东建房开店,因店铺东侧靠直立土壁而无墙,过往客商称该店为半壁店,后村以店得名。”另外两个半壁店分别称为东半壁店和西半壁店。这两个半壁店离得很近,分别在一条小河的东、西方向,属史各庄乡,又称半比店。

  海户屯北京有四个,海户屯是当年在海子里当差的杂役、护军等所居之地。屯在北京与营一样,是军队的驻地。几年前晚报有过介绍,本文不再重复,四个海户屯围绕在“南海子”四周,分别在大兴、丰台、朝阳和通州区内,都是在明代出现的。

  北京的另类、怪而有趣、重名重姓的地名不少,难以一一列举。地名是“活化石”,也是宝贵的财富。在地名中,寄托着人们的期望和想象,也是特定历史时段的见证。

  (来源:《北京晚报》2024年5月14日,第20版;作者:张双林;图片来源:原文配图;原文有删改)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