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丝绸之路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21-10-20

  魏晋南北朝时期,丝绸之路仍由东段、中段、西段组成。从长安起始,经过陇右、河西、玉门关、阳关的路段为东段,从玉门关、阳关至葱岭为中段,越过葱岭向西各条路线为西段。

  丝绸之路的变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丝绸之路东段有洛阳、长安、平城、邺城等多个起点,从每个起点出发行至凉州,形成了不同的路线。其中,陇右道是主干线。陇右道最大的变化是南道与北道间尚有中道,此道从长安至陇县,而后西行经陇关或大震关越陇山,西北经略阳(今甘肃秦安东北)、平襄(甘肃至渭西)到金城(兰州),过黄河至河西走廊。丝路东段南道和北道仍利用最多。

  魏晋南北朝时期,处于丝绸之路要道的河西走廊和西域的形势动荡,但诸政权对河西通道的经营和治理没有中断,河西走廊干线则变化不大,仍是中西交通的重要通道。除河西走廊的主干线之外,还有吐谷浑路、居延路和草原路。

  丝绸之路中段即所谓西域道。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中西交通和交流的发展,西域道继续被利用,但西域道从两汉时期的两道增加为三道或四道,多出了“北新道”和“新道”,即从敦煌至车师(今吐鲁番市西交河城)的一条支线和从车师后王庭(新疆吉木萨尔县南山中)西行,经天山北麓诸王国的草原路,西入乌孙、康居等的路线。公元3世纪,一条新的东西交通线“北新道”开通。“北新道”从敦煌、玉门关沿天山北麓西行,经巴里坤、古城、吉木萨尔、玛纳斯到达伊犁。由于有了“北新道”,“北新道”西域至康居段路线比之前的北道更靠北,汉代“北道”便改称为“中道”。“中道”自敦煌、玉门关西行,经楼兰道与汉代北道汇合。“中道”的变化在于更多地利用了“新道”。“新道”是指从玉门关西北行至高昌、转西与“中道”在龟兹汇合,从而连接中道的支线。伊吾路自敦煌或晋昌(今瓜州县)经伊吾(哈密)至车师(吐鲁番西北),西行与西域北道或草原路连接。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亚地区是中国与南亚、西亚和东罗马交通的中转地。越葱岭西行的道路从汉代以来就分为两条。南道从于阗出发,越葱岭西行有三条路线进入中亚、南亚;北道经疏勒越葱岭出入西域,根据不同走向分别至南亚、西亚或西北行至拜占庭。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西间陆路交通几经盛衰起伏,但丝路交通仍继续发展。魏晋时,中原政权陆路交通的西部地区没有越过中亚。经过五胡十六国的长期战乱,北魏时期,中西交通出现了新局面。北魏通过与西域各国建交,才逐渐与南亚印度、西亚波斯和地处西亚东欧的拜占庭建立起陆上联系。可以说,魏晋南北朝中国通过陆上丝路交通的西部世界,首先是葱岭以西的中亚地区,又由近而远,扩大到南亚、西亚和东欧。

  丝绸之路与东西方的经济文化交流

  魏晋南北朝时期,虽然政治上动荡纷纭,北方长期混乱,民族迁徙频繁,但丝绸之路上的经济文化交流依旧。

  三国时期,来自中亚西域的商贾始终活跃于丝路沿线。河西走廊的敦煌、凉州、酒泉等地成为西域胡商的集散地。当时西域商贾一部分赴洛阳,直接与王室宫廷贸易;另一部分商贾在敦煌销售货物后便西返。早在4世纪初以前,来自撒马尔罕的粟特商队已经通过西域道进入河西走廊,许多粟特人定居在河西走廊,从事商贸活动。尤其是五凉时期,河西走廊的粟特商人通过丝绸之路把西方的罗马、波斯、中亚、西域与中国的商业贸易串联起来。粟特商人以凉州姑臧(今甘肃武威)为大本营,从事中转贸易,商队携带金银、麻制品、毛毡等纺织品,前往洛阳、金城、敦煌各地从事贸易活动,购入丝绸、麝香、樟脑等商品。

  西晋、十六国时期西域胡商不仅活跃于北方丝绸之路沿线一带,承担河西至长安、洛阳甚至南方的互市业务,而且逐渐向南方扩展。南朝时期的萧齐政权、萧梁政权与西域诸国政治交往密切,贡使往来频繁,也使得西域胡商往来于吴蜀之间。

  北魏、西魏和北周时期,河西走廊的敦煌作为丝路要道和进入中原地区的门户,是西域商贾进入河西走廊重要的集散地。凉州亦是河西走廊另一个重要的贾胡及商贸中转地。粟特商人不仅活跃在河西走廊的敦煌、凉州、酒泉、金城等地,而且足迹还远至南阳、邺城等地。粟特人主要向中国内地销售麻纺织品、毛毡、胡粉、胡椒等,在中国购买麝香、丝绸等物。

  北魏与西域的贸易主要采取贡使和互市两种形式。北魏与西域诸国的贡使贸易十分频繁,从北魏立国始至迁都洛阳止,河西诸政权和西域诸国先后100多次遣使到平城朝贡。迁都平城之后,西域诸国及波斯、大秦等又先后遣使至洛阳,西域使者进贡的物品主要是奢侈品和奇物,如大马、名驼、珍宝,还有汗血马、驯象、牦牛、宝剑等。北魏回赐“缯帛锦罽(jì )”。

  北魏与西域诸族的贸易沿袭魏晋以来的传统,主要集中于河西走廊和陇西的丝路沿线商业都市,如敦煌、酒泉、张掖、武威、陇西等。凉州州治姑臧是北魏与西域诸国互通有无的互市镇。西域商贾把西方的珠宝、织物、服饰、乐器等带来交换,同时把中国的丝绸、茶叶贩运至西域。突厥控制了漠北与西域后,大批西域胡商通过“朝贡”形式与北周、北齐贸易。

  除了商业贸易活动,粟特人因政治原因东来,通过陇右东去关中,西通河西、青海,南下蜀中,北达宁夏,他们在天水、陇西、兰州、河州、成州、西平、廓州等地形成聚落。粟特人及其后裔或定居或经行,或贸易或任官,甚至形成军事武装聚落,也形成了陇西米氏、西平曹氏等郡望,逐渐交融于当地族群之中。凉州一带粟特人比较集中,不少粟特胡人参与前凉、后凉的政治活动。

  总之,3—6世纪,丝绸之路上的经济文化交流并未因分裂格局而停滞。丝绸之路东段、中段均有路线开拓就是这一时期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繁荣的反映。

      (来源:《学习时报》2021年9月18日,第03版;作者:张连银 齐龙灵;图片源自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