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华之源(5)九州息壤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7-01

  导读:孔子说过,“大禹作为君王,住的是低矮的宫室,心思全用在治水的工程上面。对于他,我真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

  距今4000多年前的一个春天,山西南部临汾盆地中的陶寺大城,晨曦微露。东南城墙外一处特殊建筑内,贵族们已经陈设好了石磬、鼍(tuó)鼓、俎豆和牺牲,肃穆以待。

  春日的朝阳终于从塔儿山顶喷薄而出,刹那间,一道灿烂的阳光从缝隙中精准地射入这特殊的建筑,直达圆心。人们开始了献祭的典礼……

图1-10 陶寺古观象台遗址复原及全貌草图

(陶寺古观象台目前被认为形成于原始社会末期,位于陶寺古城遗址东南,呈半圆形平台,有3个圈层的夯土结构。第一圈内有一排夯土柱,专家分析,夯土柱上原竖立着13根石柱,古人透过石柱间的缝隙观测正东方塔儿山日出的上切与下切,以此来确定节气)

  这是考古学家何驽对陶寺遗址观象台(图1-10)的描述。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观象台,比英国巨石阵观测台要早500年左右,比玛雅人的观象台要早3000年左右。

  陶寺大城,面积约280万平方米,生活着四五万人,这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人们推测,这就是尧的都城。

  人们现在无法知道,这些观测天象的贵族是否能够预见到一场巨大灾难的来临。

  尧,是诸侯国联盟的第四任君主。在他的时代,中国已经进入文明的前夜。这个时代,文明在无数挑战中倔强成长起来。尧、舜时期的大洪水,是对先民们又一次严峻的挑战。

  这是一个让考古学家们为之动容的场景。在青海民和县喇家村的一处荒芜的台地上,随着泥土被一层层清理开,一幕幕凄惨的景象令人震惊。

  姿态各异的人类骸骨,有卧、有跪、有伏。在4号房址中,共有14具遗骸,仅18岁以下的未成年骨骼就有10具,最小的才一两岁。其中,一个成年男子用手臂紧护着4个幼童。房址东面的墙壁上紧贴着一位30岁左右的妇女,怀中紧紧护卫着只有1岁的孩子。而在3号房址中,同样是一对母子,母亲双臂紧搂着年幼的孩子,双膝跪地,抬头仰望上方,似乎在祈求上苍保佑。在7号房址中有一对母子侧卧在地,在母亲的左肩上方露出一个小孩的头颅,似乎母亲在最后的时刻用身体紧紧把孩子护住。

  在场的人们似乎听到了4000多年前绝望的呼喊、无助的祷告与孩子的哭泣。

  是什么使得他们在一瞬间失去了生命?考古学家认为:灾难的罪魁祸首是地震、山洪和离这里不远的黄河突发的大洪水。

  4000多年前,暴雨突降、昼夜不停,咆哮的山洪和决堤的黄河一瞬间摧毁了这里的一切。黄河上游如此,中下游可想而知。处于黄河中游的陶寺遗址也有被洪水摧毁的痕迹。

  《说文解字》记载:尧的时候,遭遇了洪水,人民只能住在水中的高地之上,这就是九州。由“九州”这个词,我们可以想象到那场洪水之大,危害之烈。

  在传说中,洪水滔天,天神鲧(gǔn)不忍心看到人们的苦难,便冒着巨大的风险,让神鸟从天帝那里偷来了“息壤”。这是一种神奇的土壤,遇到水就能不断生长。“息壤”被投向大地,洪水顿时被挡住了。

图1-11 《剖鲧禹生》,湖北武汉大禹神话园雕塑

(龙在中国文化中是力量、权势、威严的象征,禹为虬龙所化代表着他非同一般的地位)

  然而,天帝很快得知情况。他不仅将“息壤”收回,还派火神将鲧诛杀在羽山脚下。但鲧的尸体3年不朽,于是天帝再次派人用吴刀划开了鲧的肚子。肚子被剖开的一刹那,一条龙从中腾空而起,这就是禹。(图1-11)

  父亲的遗志、苍生的苦难激励着禹。他没有求助天神,而是带领人民担起治水的重任。他与涂山氏之女——女娇新婚4天之后,就踏上治水的道路。他亲自拿着锄头、斧子,与百姓一起动手,最多的时候动员几十万人,他们疏通水道、开凿沟渠,将洪水导入大海。

  禹奔走在各地的水灾现场。因时间紧迫,三次路过自己的家,都没有回去。有一次,食物煮好后,水还在沸腾,禹不愿等待,就砍下两根树枝捞食。后来人们纷纷效仿。传说,这就是筷子的雏形。今天,筷子已经成为中国饮食文化的重要内容。

  皎洁的月光下,一位素衣女子站在山峰上,望着远方的路,轻轻地吟唱:“候人兮猗……候人兮猗……候人兮猗……”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无声地流淌下来。

  吕不韦的《吕氏春秋》中记载,大禹治水在外,长年不能回家。他的妻子女娇每天站在山峰上翘首以盼。日日月月,却不见禹的踪影。

  中国有史以来记载的第一首情歌,正是《吕氏春秋》中的这首《候人歌》,传说为女娇所创。这首歌仅有一句歌词——“候人兮猗”,意思就是“等候人儿啊……”但是,却欲言又止,如泣如诉、如怨如慕,抒发出无尽的怅惘与思恋。

  女娇后来不顾身怀六甲,找到了禹的工地。当时,禹正化作一只巨大的熊,奋力挖土。女娇见到之后,受到惊吓,变成一块石头。禹赶到之后,石头裂开,一个婴儿呱呱坠地。禹于是给他起名叫启。

  实际上,禹娶的涂山氏属于淮夷族。很多专家将这段神话解读为:这是治水期间黄河中游地区与淮河中游淮夷部落第一次共同应对危机。

  十几年之后,洪水终于退去。人们说:如果没有禹,我们早就变成鱼鳖了。人们为了表达对禹的感激之情,尊称他为“大禹”,即“伟大的禹”。

图1-12 15世纪牛皮纸绘画局部“离开挪亚方舟”,英国伦敦大英图书馆藏

  在全世界254个主要民族、84种语言区里,都发现过有关洪水的记载。已出土的二三千年前的苏美尔人泥版文书中,记载了一位叫祖苏德拉的人应对洪水的故事。他受神明的警告而建造了一艘船,并因此逃过了一场欲将人类灭绝的大洪水。《圣经》中挪亚方舟的故事即源于此。(图1-12)

  西方文明将洪水视为神的惩罚,而中国的神话显示的则是人的胜利。那么,大禹到底仅仅是一个神话人物,还是确有其人呢?

  1995年,新疆民丰县出土的一件文物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这是一件汉晋时期的蜀锦制品,是拉弓射箭时使用的护臂。然而,让人惊奇的是这件蜀锦制品上竟然绣着雄浑的汉隶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在古代,五星汇聚,被迷信的人们看作是中国盛世出现的吉兆,因而被屡屡记载。

  美国汉学家班大为发现,古书曾记载:“禹时五星累累如贯珠,炳炳若连璧。”也就是说,在大禹时代的一天,土星、木星、水星、火星和金星,一起出现在黎明时分的东方地平线上,连成一线,宛如珍珠,灿若玉璧。

  天文史学家黄一农先生回推过去4000年间的天象,发现五星汇聚于30度内的情形有107次,其中肉眼可以观察到的大约有40次之多。由于行星运动的复杂性,古人不可能精确计算,因而这条记录也不可能是后世伪造或者讹传。

  班大为考证,这次五星汇聚发生在公元前1953年。禹元年是公元前1994年,按此推理,此时正是大禹在位的第41年。古本《竹书纪年》记“禹立四十五年”,那时,禹已到晚年。

  大禹,真正从神话走进了历史。

  孔子说:“大禹作为君王,住的是低矮的宫室,心思全用在治水的工程上面。对于他,我真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

  如今,大禹已经4000多岁,他手拿耒锸,赤着脚,一心为天下苍生而奔走的形象,永远定格在中华文明之中,成为中华文明的理想人格。正是无数这样的人,使得中华文明无数次绝处逢生、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大禹死后埋在了会稽山脚下。大禹的儿子启后来夺得王位,开创了中国近4000年王位世袭之先河。夏朝共传14代,延续约471年。2000年11月9日,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公布了《夏商周年表》,定夏约开始于公元前2070年,距今4000多年。后人常以“华夏”称中国。唐朝人孔颖达在《春秋左传正义》中解释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上一节:第一章 中华之源(4)玫瑰华夏

  下一节:第一章 中华之源(6)神秘曲线

  回到目录:《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连载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