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海上浮沉(2)走向海洋

来源:《中华文明五千年》  发布时间:2020-04-03

  导读:中华文明从来不是脱离海洋的所谓“黄土文明”。其实,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早走向海洋的民族之一,到明朝时,已经拥有了领先于世界的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

  我国的航海活动早有记载。《竹书纪年》中有夏代的航海活动记录,“东狩于海,获大鱼”。甲骨文中也有商代人扬帆出海的记载。《史记》记载,春秋时,齐景公曾出游于海上,而吴国水军也曾从海上发兵进攻齐国。《论语》中,孔子也表示过想“乘桴浮于海”。秦始皇时,徐福船队出海东行。从汉代开始,中国船队已经可以经东南亚,从马六甲海峡直到今天的印度、斯里兰卡。

  在唐中叶以前,往来于南洋的船舶大都是外国船,“西域舶”“西来夷舶”“蛮舶”等名称屡见不鲜。唐末时,中国海船的制造水平已经超越了许多国家。宋朝时,造船修船已经开始使用船坞,这比欧洲早了500年。工匠还能根据船的性能和用途,先制造出船的模型,进而依据船图施工,这比欧洲早了三四百年。

  到了宋元时期,阿拉伯人的远洋航行逐渐衰落,中国的四桅远洋海船以体大坚固、易于操纵、安全性高而著称,几乎垄断了南洋、印度洋一带的航线。

  宋代时,中国开往南洋及印度洋的大船,虽然不能与今天的游轮相比,但也足够舒适。当时的书中记述,大船形状像巨大的居室,船帆如同从天上垂下的一片云,长达数丈。船的载重量大,不惧风浪。一船有数百人,船舱内存储了够吃一年的粮食。船上还养了许多的猪,装载了大量的酒,可供全船人天天吃肉喝酒。

  元代时,著名的阿拉伯旅行家伊本・拔图塔在游记中写道,在南洋见到的中国船,大的有12帆,每艘船上有水手600人、兵士400人,且有3艘随行的供应船;船有4层,分舱房、公共活动场所,舱房之中还附设有小房间,可以储藏私人杂物,乘船的商人和船员都可以携带眷属同住。当时,大都所需的粮食主要依赖海运,从太仓张家港运到天津杨村码头,一年最高达352万石。大的海船可装千石,小的可载300石。每年春夏两季,船队每30只船为一纲,集体航行,上千只船集中靠岸,连绵四五十里,场面蔚为壮观。由于海运,上海、天津逐渐繁荣起来,成为商业、交通发达的重要门户。

  到了明初,北起松花江,南到广东沿海,都设有造船和修船的船厂,其中以龙江船厂和清江船厂为规模之最。据记载,公元1403年至公元1419年,造海船数达2735艘,仅公元1405年就造了1273艘。大批造船用的大杉、松木,被编成木筏,从四川、贵州等长江上游地区顺流而下;造船坞用的铁力木,更是从云南甚至印度、缅甸、越南漂洋过海而来。

  经过不懈的总结摸索,我国的航海技术不断发展,大规模、远距离的海上航运成为现实。唐代时,从中国前往阿拉伯地区、非洲沿岸国家,已经不再需要在印度洋沿岸国家换乘阿拉伯商船中转,而能直接抵达。宋代时,中国海船首先用罗盘导航,开创航海技术的重大革命,后经阿拉伯人传到欧洲,オ有了欧洲的大航海时代。在罗盘的导航下,宋代海船可以横渡印度洋,到达红海和东非。元代时,中国船只已能到达西太平洋与北印度洋全部海岸,与亚非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航海贸易关系。据元《异域志》记载,泉州与爪哇之间,每月有定期船舶往返,自泉州发船一月可到爪哇国。

汪大渊像(图片来源于广东文艺网)

  公元1330年的一天,在当时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港口——泉州,不到20岁的汪大渊,徜徉在店肆林立、商品丰富的街市上。他惊奇地发现,这个繁华的城市里洋溢着浓厚的“国际”气氛:珍珠、象牙、犀角、乳香等各种海外物品货色繁多,众多阿拉伯式、波斯式、印度式、意大利式的建筑比邻而建,大量的阿拉伯人、波斯人、欧洲人、犹太人、印度人、非洲人在此生活、定居。

  汪大渊出生在现在的江西南昌,那里自唐以来一直是朝廷的造船基地和水上交通良港。成长在航运繁荣的环境中,汪大渊从小就有了远航探求的愿望,他立志效仿司马迁游遍名山大川。不久,汪大渊从泉州登上了一艘远洋商船,开始了一段漫长的、足以载入历史的航行。他从东南亚到西亚,横渡地中海到非洲的摩洛哥,然后回到埃及,出红海到索马里,折向南直到莫桑比克,再横渡印度洋回到菲律宾群岛,最后返回泉州,时间长达4年。公元1337年,汪大渊第二次从泉州出航,游历南洋群岛、阿拉伯海、波斯湾、红海、地中海、莫桑比克海峡等地,两年后才返回。每到一地,他都记录下该地的山川、习俗、风景、物产以及贸易等情况,回国后,他把几乎遍及半个世界的所见所闻记录整理,写出了《岛夷志》和简行本的《岛夷志略》。

  《岛夷志》出版后,汪大渊仿佛人间蒸发,不再有关于他的任何记载,其后经历也无从考证。即使在他的家乡,也找不到他留下的任何痕迹。但作为一个伟大的航海家,他被后人所铭记。他的著作《岛夷志略》被收入“影响中国的100本书”中,西方学者称他为“东方的马可・波罗”。

  如果说马可・波罗把中国介绍给世界,那么汪大渊则把世界介绍给了中国。《岛夷志略》是一本古代中外交通地理、经贸志,也是一本古代亚非风俗志。它涉及亚洲、非洲、大洋洲的国名和地名达220多个,其中,99个国家和地区是作者亲身所至,遍及东南亚和印度洋沿岸,涉及的海外物产和商品的种类达300多种。随郑和下西洋的马欢曾感叹地说,在郑和宝船航行中,他耳闻目睹了诸多地方的天时、气候、地理、人物,“然后知《岛夷志》所著者不诬”。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关于罗娑斯、麻那里的记载,可能是对大洋洲最早的记录。不少中国学者提出,元代时中国人曾到过澳大利亚大陆,将之统称为罗娑斯。当时的商人、水手认为澳大利亚是地球最末之岛,故称之为“绝岛”。

《大明混一图》局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大明混一图》是绢本彩色绘制的国宝级的古地图,它以明朝为中心,东起日本,西达欧洲,南括爪哇,北至蒙古,是我国目前已知尺寸最大、年代最久、保存最完好的古代世界地图。此图推定绘于公元1389年,比郑和下西洋早了16年。

  地图上画出了非洲大陆,甚至有好望角,海陆线条精美,形制一目了然,是目前所知的最早描绘非洲的世界地图。南非历史学家曾对该图进行深入考察和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早在欧洲人宣称他们“发现”非洲大陆100年前,中国人就对非洲有所了解了。

  (资料来源于《中华文明五千年》一书)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