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都风格(3)杂剧远播(上)

来源:《中华文明五千年》  发布时间:2020-03-13

  导读:元杂剧载歌载舞,滑稽搞笑,浅显通俗,明白易懂,深受普通百姓以及达官显贵的喜爱,盛行一时。

  2010年9月,山东省文物部门在菏泽市的一处考古工地上,发现了一艘元代的木质沉船,地点正处于古运河的河道上。船上出土了大量的瓷器,其中有三件瓷器引起了人们的格外注意。

  元代的京杭大运河上,来来往往的商船运输的大量货物中,就有这种瓷器。当时的人们无法想象几百年后这种瓷器的价值。

《鬼谷子下山》青花大罐

  2005年7月12日,英国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件《鬼谷子下山》元青花大罐成功拍卖。这件罐高27.5厘米、腹径33厘米、20多斤重的元青花,当时的成交价折合人民币2.3亿元,价格相当于两吨黄金。

  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是运用钴料进行绘画装饰的釉下彩瓷器,制作过程是用钴料在素色瓷胎上绘画,然后上透明釉,在1300℃左右的高温窑炉里一次烧成。

至正型青花龙纹大瓶

  在大英博物馆的中国瓷器展厅内,陈列着一对元代至正型青花龙纹大瓶。瓶高63.6厘米,瓶身主体纹饰为四爪云龙,自口、颈、肩至底足共有8个层次的图案装饰,几乎囊括了除人物外元青花绘画的全部元素。

  在专家们看来,这对青花瓶有三大特点:第一,有确切纪年,而且直接书写在瓶颈上,清清楚楚。第二,此瓶成对,器型复杂,形体大,纹饰丰富,绘制精良,难有与之比肩者。第三,如果没有这对瓷瓶,人们可能还不知道元青花的存在。

  与唐宋瓷器不同,典型元青花的装饰图案出现了大量的人物故事题材。这也许是受到12至13世纪波斯彩绘陶器盛行用人物形象装饰的影响,但更主要的,是元杂剧的影响。

元青花瓷器上的杂剧图素

  元代杂剧盛行,大众喜闻乐见的杂剧故事常常被移植到青花纹饰中。《西厢记焚香》罐上的图案,出自王实甫的《崔莺莺待月西厢记》。元青花绘制的“昭君出塞”的图案故事,相关的杂剧更多,有关汉卿的《汉元帝哭昭君》、马致远的《破幽梦孤雁汉宫秋》等。

  《朴通事谚解》一书中,详细记载了元大都生活的方方面面,是高丽人学汉语的教科书。

  吃着美味的涮羊肉,喝着高度的蒸馏酒,是一件很舒服的事。而最惬意的,莫过于在酒足饭饱之后,去勾栏里看场杂剧演出。

  不但普通百姓,甚至蒙古贵族都喜欢欣赏杂剧。他们本身文化素质不高,许多人胸无点墨,甚至连签名都不会,只能用印章,而元杂剧浅显通俗,明白易懂。且蒙古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元杂剧载歌载舞,滑稽搞笑,不少杂剧中间还掺杂有蒙古语,自然可以得到他们的欢迎。

  女艺人大量进入杂剧演出,更加促进了杂剧的繁荣发展。在这些女艺人中,最著名的就是朱帘秀。

  朱帘秀被誉为“杂剧为当今独步”。她表演领域宽广,艺术才能全面。更重要的是,她国色天香,色艺双绝。每次演出,观众都如痴如醉,在元大都引起轰动。

  据传,盛极一时的朱帘秀,却时常为剧本烦恼不已。她急切渴望一个个好的剧本,以维持自己的人气。

  元朝前期,科举制被取消,读书人丧失了进入上层社会的通道,社会地位骤然下降。他们被迫走出书斋,组织“书会”,投身杂剧创作。大部分杂剧剧本,都是这些“书会オ人”创作的。

  一个《于公高门》的剧本引起了朱帘秀的注意。故事取材于汉代刘向编著的《说苑》和班固《汉书・于定国传》中的“东海孝妇”,说的是东海有一位年轻寡妇,非常孝顺,婆母劝说孝妇改嫁,孝妇不肯,婆母不愿连累孝妇而自尽身亡。孝妇被人诬陷为谋杀,被官吏屈打成招,最后被处死——结果东海郡大旱3年。于公为孝妇平反冤案后,天降大雨,年成丰收。

  在朱帘秀看来,这个颂扬清官的公案剧《于公高门》让人感觉总有点儿不满意。于是,她找到了老朋友关汉卿。

  关汉卿是当时的“梨园领袖、编修师首、杂剧班头”。他在元大都“玉京书会”里,能编,能导,能演,自称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未完待续)

   (资料来源于《中华文明五千年》一书,图片来源于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