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交子命运(4)崖山葬海

来源:《中华文明五千年》  发布时间:2019-12-30

  导读:军队经商成风,军备废弛;纸币滥发,信用崩溃。内忧外患之下,宋朝的繁华在异族铁蹄下零落成泥。

 

  公元1117年,南宋禁军的一场竞赛演习,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演习场上彩旗飘飘,丝竹悠扬,士兵们操练的不是整齐的队列,比试的也不是谁的武艺超群,上演的竟然是各种杂技,舞狮舞旗,装神弄鬼,热闹非凡。这场闹剧的“总导演”就是我们熟悉的高俅。此时,他已是朝廷高官,掌管禁军。他别出心裁,想以这场另类的禁军演习博得宋徽宗一笑。

  驸马王诜家的一个小小仆人,如何爬上如此显赫的高位?改变他命运的正是那把梳子。当时,高俅随着人流进了汴京城门,他捧着定做的梳子来到端王府。端王赵佶正在王府院子里踢球。

  看到这一场景,擅长踢球的高俅不禁技痒。赵佶就叫他下场踢了一番,高俅使出全身解数,把球踢得出神入化。端王赵佶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他叫人传话给王诜,说:“你的梳子和那个送梳子的人,我一并收下了。”

  过了一个月,宋哲宗逝世,端王赵佶登基,这就是宋徽宗。从此,高俅在宋徽宗的庇护之下,节节高升,终于实现了他的风光美梦。

  市井出身的高俅,本是个贪财之徒,毫无政治操守可言。他竟然把军队变成了一个生意场。高俅不但侵占军队营盘为自己建造宅第,还把禁军当作用人,让他们为他家干私活。凡是会手艺的士兵,都得去高家服私役;如果你没手艺,就得花钱雇工匠代替。由于军饷经常被克扣,士兵们也荒废训练,纷纷出去做生意赚钱。

  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军队经商屡禁不止,高宗时,名将刘琦手下专门从事贸易的军兵多达6000人,从国库支取的本金为70万缗。

  这些军兵疲于为将领们热衷的商贸经营而奔波,赚得的利润统统流入上司私囊,而军卒应得的衣粮却被任意克扣,结果他们个个“羸瘦单薄,有可怜之色”。

  这样的士兵和军队军纪废弛,斗志消损,如何担当保家卫国的重任?这股将帅动用国库经商之风官府并未有效遏制,南宋在军事上节节败退,最终葬身于外族的铁蹄之下,从这里已经埋下了伏笔。

  更大的危机正在来临。

  公元1209年冬天,繁华的临安城忽然变得有些异样,一夜之间,所有的米市全都闭门歇业。清晨,买米的人群在店门口越聚越多,“为什么不开门?”愤怒的质问此起彼伏。

南宋纸币铜版拓片

  米店的歇业持续了一天,两天,三天……京城陷入一片混乱,等米下锅的饥饿人群终于忍不住了,大家砸开米店的大门,开始抢米。这股抢米风潮持续了将近3年,临安也逐渐陷入萧条之中,惹出这场祸端的正是由纸币交子改名的会子。

  原来,为了拒收会子,临安城所有的米店老板决定用集体罢市的方式抗议。此时,北宋时交子良好的信誉早已经不复存在,公元1107年,朝廷改交子为钱引。钱引的纸张、印刷、图画和印鉴都很精良,但它与交子最大的区别在于其不置准备金,不许兑换,可以随意增发,这就为中国纸币打开了末日之门。

  南宋时,钱引改为会子。宁宗年间,为了北伐筹备粮草,朝廷把会子的发行量扩大了14倍,导致会子不断贬值,老百姓谁都不愿意把不断贬值的会子攥在手里,纷纷以会子挤兑铜钱。朝廷的禁令也无法阻止低价抛售和拒收会子的狂潮。通货膨胀引发的社会动荡,使富户大受损失,贫民更是雪上加霜。

  抢米风潮的爆发并未让朝廷警醒,南宋朝廷一有财政短缺,就以溢发会子的方法来饮鸩止渴。几十年后,宋理宗时期再次爆发会子危机,会子与铜钱的兑换率暴跌25个百分点,米价也立即暴涨至以前的13倍。200文的会子,居然还买不到一双草鞋,老百姓不再把会子当钱看,纷纷抛弃焚烧,毫不爱惜。

  这样的恶性循环,造成国家财政枯竭,朝廷不但无力扩充兵员,增添装备来抵御外敌侵犯,反而严重的通货膨胀导致人心涣散,繁华一时的大宋因国家信用的丧失一步步走向崩溃。

[宋]刘松年《四景山水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柳永《望海潮》描绘的杭州胜景引来后世无数的艳羨和唏嘘,繁华与贫弱,成为宋朝最复杂,也最难解的悖论。

  传说这首词引发金主觊觎江南而挥军南下,无力守护的财富竟成了宋朝的催命符,异族铁骑踏上中原,直至崖山的绝壁上。陆秀夫背着8岁的小皇帝纵身跳入万顷碧波,宋朝的繁华终于在金戈铁马中零落成泥。

  宋朝这场延续几百年、盛极一时的商业革命随着国家内忧外患的加剧逐渐走向沉寂,最终未能促成更大的飞跃。此时,在世界的另一端,商品经济的种子オ悄悄萌芽。

  地中海沿岸,以桥梁和广场为中心,从庄园和城堡里逃出来的自由民开始聚集,这里流动着自由城市的空气,他们将建造日后的名城一一威尼斯、佛罗伦萨、热那亚……这就是11世纪欧洲自治城市的原形。

  乍看起来,它们和宋代中国城市比起来,可谓相当的“糟糕”。然而就是在这些看似糟糕的地方,在封建领主管辖的缝隙中,一种全新的、足以改变后世的蓬勃力量正悄悄孕育着。城市的自治,市民阶层的扩大,工商业活动的日趋繁荣与规范,金融信贷的兴起,契约精神和法律的完善……这所有的一切都将最终成为封建制度和小农经济的掘墓者,并进而演变为资本主义横扫欧陆乃至席卷世界的强大原动力。

  结语:宋代处于中国历史上重要的转型期。它面临着来自内部与周边的诸多新问题、新挑战,并不是古代史上国势最强劲的时期;但它在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方面的突出成就,对于人类文明发展的贡献与牵动,不愧为历史上文明昌盛的辉煌阶段。

  经历过晚唐五代的社会变动,既有秩序被冲击,社会结构调整重组,平民化、世俗化、人文化趋势明显,王朝的务实基调体现在方方面面。从宋代本身的发展来看,大量新的因素出现:生产水平提高,租佃制、雇佣制发展,坊郭户等非主体社会阶层成长,商品经济与海外贸易兴盛,都市面貌改观,人口流动频繁。经济与都市的繁荣在这一时期都达到了顶峰。

  汹涌的黄河紧邻着古都开封,直到今天,一旦决口,随时会给这座城市带来灭顶之灾,这似乎象征了自然对人类的警示,野蛮对文明的威胁。事实上,开封城已经多次被黄河水淹没,《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宋代故都早已埋在了10余米深的地下,但是,国防和民生,经济和文化,积累与消费,战争与和平,仍然如同这滔滔河水与漫漫堤岸的冲撞,成为激辩不已的千古话题。

  王朝可以灭亡,但是文明不会。

  (来源:资料与图片来源于《中华文明五千年》一书)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