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交子命运(3)万国商港

来源:《中华文明五千年》  发布时间:2019-12-23

  导读:宋朝发达的海上贸易为国家带来了滚滚财源,也造就了巨商时代,商人的地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

 

  1987年8月,广州救捞局在南海上、下川岛海域作业时,意外地发现了深埋在海底的一条古代沉船,这条古船被命名为“南海一号”。2007年12月22日,整整20年后,“南海一号”才被成功起吊出水,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经考古学家鉴定,这是一条南宋初年的商船,它在连通中国沿海和印度洋乃至非洲的海路上,不知航行了多少岁月。仅仅一个舱里,就有名贵瓷器数千件。这条船的主人是谁?这些中国宝物要运向何方?

宋代镏金腰带(俄国庆/摄)

  船上没有发现船主的任何信息。但是,船上一条阿拉伯风格的镏金腰带,以及两具眼镜蛇的遗骨,使人们想到了一个阿拉伯人的后代,他与这条船很可能有极大的关系。他就是南宋末年福建泉州的海上巨商蒲寿庚。

  宋朝的泉州港,千帆竞发、万桅如林,街头各国商人云集,一派异域风情,海外交通、贸易空前繁盛。泉州港被誉为“世界最大贸易港”之一,驰名中外,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宋朝时,泉州与70余个国家和地区有往来,海外交通畅达东、西二洋,东至日本,南通南海诸国,西达波斯、阿拉伯和东非等地。

  如果说唐诗“万国衣冠拜冕旒”表达了朝贡体制下的政治荣耀,那么宋诗中赞泉州“涨海声中万国商”体现的便是通商体制下的商业繁华。

  今天的福建泉州城南一带,东至涂门街,西至溪亭,南至今泉州七中,北至涂山街,周围约300亩,均为蒲寿庚府邸。这里有蒲寿庚观望海船的海云楼,有据说为蒲寿庚专用的港口,甚至还有一座棋盘园。园子修成一张大棋盘,以32名美女为棋子,美女各就各位,听候弈棋者号令进退。

  只要蒲家的棋盘上,珠围翠绕,欢声笑语;大宋的棋盘,就有了一个稳定的后方。甚至当南宋丢失了北方大片国土之后,仍然可以依靠海洋贸易获得大量的收入。

  唐代末年,蒲寿庚的祖先从阿拉伯航海而来,蒲家的商船已经在海上航行了3个世纪,积累了难以计数的财富。正是以蒲氏家族为代表的海商,把中国内陆的产品,从福建泉州港装船起航,远销东南亚、中亚甚至非洲国家,来换取满船的黄金、白银、铜币。当然,也为宋朝廷创造了巨大的税收。

  这些中国商船,依靠世界一流的造船技术,规模惊人。南宋官员的笔记中留下了这样的记录:“一条船可容纳数百人,船中积蓄足够吃一年的粮食,可以养猪、酿酒……”船上装备的指南针和详尽的海图,使船在一次次远洋航行中满载而归。

  为了更好地管理贸易流通,宋朝政府制定了《元丰市舶条法》,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成文海商法。基本的原则和今天并无二致。

  君王的想法非常实际,宋高宗下诏称:“海上贸易获利最为丰厚,如果措施得当,税收以百万计,不是比从百姓手中收税强多了吗?”

  巨大的中国商船,往来于广阔的海洋之上,由此而来的巨额收入,源源不断地流入南宋国库,到公元1128年,海外易所得已占国库收入的20%,这种现象,在封建中国也是孤例。

  海上丝绸之路的畅达更甚于陆上,非洲的珍禽异兽,东南亚的香料珠宝,还有日本的铜器等,都顺着这条路,直达东南沿海各大港口,成为皇族高官的珍玩。

古代泉州海港的繁忙景象,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内壁画(马耀俊/摄)

  这条路连通的不仅仅是远洋航线,它还通往江浙农村一台台昼夜穿梭的织机,通往景德镇瓷器出炉的窑口,通往印书坊装订书籍的工坊……远洋贸易带动了制造业、加工业、运输业、服务业的兴盛,甚至农业和种植业,也开始以市场为导向。

  民间贸易和海外贸易开辟了广阔的市场。市场,成为宋朝这场商业革命中最活跃的元素。

  公元1274年前后,蒲寿庚升为福建广东招抚使兼福建提举市舶,总理海上事宜,管辖所有的商船贸易,成为当之无愧的海上霸主。

  蒲寿庚摇身一变,完成了从商界到政界的成功转换,这种身份的变化耐人寻味。

  宋朝由商入仕,亦官亦商的情形相当普遍,千年延续的“士、农、工、商”的排行在宋朝被底颠覆,这在前朝是不可想象的。

  宋代以前的朝廷,无不奉行重农抑商的政策。唐代禁止商人骑马、穿华丽的衣服,禁止商人参加科举考试。甚至大诗人李白,也因为是西域商人的儿子,一度被拒于主流社会之外。但是在宋代,抑商政策被废除了。士、农、工、商,都是平等的社会公民。商人,开始以全新的姿态,登上历史的舞台。

  一个以商品经济为主体的经济体制,正在悄然形成。商人阶层,正在蓬勃兴起。

  宋仁宗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大学者邵雍正在向得意门生张仲宾传授《周易》的精髓一一太极图。在他看来,先后考中进士的张仲宾兄弟三人,实在是难得的人才,是他千古绝学的合格继承人。张仲宾却告诉老师,一切荣耀,应该归因于他们有一位伟大的祖父。

  张仲宾的祖父十五六岁时,顽皮淘气,天天被父母训斥、家人鄙视,他就留下一句话:“出人头地何足道哉!”

  于是,他奋发图强,在县里做起了生意。

  几年后,他竟然成了一县的首富。面对着全家人的刮目相看,他又留下一句话:“区区一个小县城何足道哉!”

  他就把生意扩展到潞州城去了。过了3年,他成了潞州首富。

  面对众人艳羡的目光,他又留下一句话:“区区一个州何足道哉!”

  他就把生意扩展到全国。又过了3年,他成了山西首富。

  当他富甲山西之后,面对众多的追随者,他又留下一句惊世骇俗的话:“区区一个首富何足道哉!”

  于是,他买尽天下之书,大规模兴建学校,花重金聘请四方名士前来讲学。他的3个孙子考中进士,他自己也成了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

  学识渊博、阅人无数的邵雍,也不得不对这位伟大的祖父表示深深的敬意。

  于是,宋代的思想精英开始反思商业和商人的作用。苏轼说:“农力耕而食,工作器而用,商贾资焉而通之于天下。”南宋黄震认为:士农工商,同是一等齐民。认为商人和其他职业是平等的。基至在范仲淹的笔下,第一次出现了专门歌颂商人的诗,为商人献上了热情的礼赞。

  范仲淹认为,依靠商人,才能使天下货物流通,远近互通有无,上利国家,下利个人。商人绝非品格卑下、追求庸俗之辈,而是自古以来就承担着重要的社会分工。

  宋代的思想巨人,无不对商业文明持积极的态度。这是从古未有的风气,这是崭新的思想革命,也成为宋代商业革命的最大内动力。

  南宋都城临安,有一天忽然紫气漫天,宛若神明降临。却只见陶家染坊附近,紫色的大火冲天而起,奇异无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满城居民惊奇地跑过去看,却发现不是火灾,而是染坊掌柜陶四翁在空场地上焚烧堆积如山的紫草。

  紫草,是染坊必备的紫色染料。陶四翁为什么要一把火烧掉呢?

  原来,陶四翁花了400多万钱,买进了一批紫草。对于他的小作坊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投资。不想有个懂行的告诉他:这批草被人做过手脚,是伪劣产品。陶四翁一试,果然如此,他后悔莫及。有人出主意说,您不要担心,也不要声张,我帮您偷偷卖给城里的各家小染坊。陶四翁满口答应。第二天早上,拉货的人来了,却见陶四翁将紫草堆在空地上,手拿火把,面对众人说:“宁可让假货误我,决不误他人!”

  说完,陶四翁毫不犹豫地将火把投向紫草堆成的大山,当着众人的面,把这批假货烧得干干净净。

  那一天,漫天紫气笼罩了整个临安城,久久不散。如果说真有神明的话,这神明正是宋代商人所信奉的诚信不欺的职业操守。

  神奇的是,陶四翁的染坊不但没有因此而破产,反而更加兴隆,陶家连续四代富甲一方。到了他曾孙陶与谐的时候,陶家已经成为当地人オ辈出的名门望族。

  商人吞吐大荒的气度,对诚信道德的坚守,成为宋代商业文明最好的注脚。

  伴随着经济政策的成熟,市场规模的扩展,商业精神的升华,继盛唐之后,宋代创造了中华文明的又一次辉煌。据现代学者测算,宋仁宗时期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世界的一半以上,堪称和平崛起的世界首富,胸怀博大的泱泱盛世。

  没有对外的掠夺,没有领土的侵占,没有对其他民族的压迫,只有和平的发展。现代文明的黎明,似乎已经出现在宋王朝的地平线上。

  然而,盛世的辉煌下,危机和隐患也在不断聚集。

   (资料来源于《中华文明五千年》一书,图片来源于原书及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