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交子命运(2)市井入画

来源:《中华文明五千年》  发布时间:2019-12-16

  导读:一幅《清明上河图》,展现的正是宋朝经济繁荣的缩影。

 

  (接上文)北宋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九月的一个早晨,端明殿学士、大文豪苏轼在汴京城外与朋友们话別,他要到北方的定州去做知州。由于不能带太多的人上路,临行时,苏轼从家人中领出了一个书童,亲手交给了他的好朋友驸马王诜。小书童站在岸上,目送着旧主人乘马远去。

  这个机灵精干的少年,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高俅。

  即使是苏轼也没有想到,他这随随便便的一个举动,会对日后的大宋王朝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高俅在王诜家里继续做仆人,默默无闻干了7年。一天,王诜叫他到端王赵佶的府中办一件事情。这次微不足道的差遣,改变了高俅的一生。

  事情的起因是一把梳子,端王赵佶在上朝的时候,向王诜借梳子用。赵佶见王诜的梳子样式新奇,遂赞不绝口。王诜就说,这是我定制的,可以送您一把。回到京郊的府邸西园,王诜叫来高俅,吩咐他去皇城东角楼篦梳铺,去取定做的梳子,然后送到端王府去。

  于是,高俅从西园出发,朝汴京城走去,这一路上等待他的,将是什么样的奇遇呢?

[宋]李公麟《西园雅集图》局部

  宋代大画家李公麟的名画《西园雅集图》描绘了苏轼、苏辙、黄庭坚等当世一流人物在王诜的西园集会的情景。在这幅图的最右侧,我们发现了疑似少年高俅的身影。

  走出西园,就到了汴京的市郊,那是另一幅旷世名画《清明上河图》的尽头。于是,高俅沿着这幅图走上郊外的大路,向城里进发了。

  幽静的田园风光渐渐被城镇的热闹熙攘所代替,离汴京城越近,高俅身边的人流越密集,送炭的驴队,挑着酒坛的挑夫,运货的骆驼商团,送水的,卖杂货的……商贾小贩,农夫民女,三教九流,都纷纷涌向城门,似乎汴京是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他们。

  汴京就是有这样的吸引力,当时汴京的人口已经突破了百万大关,为世界之最;而同时期的欧洲,最大的城市也不过十万人口。

  涌向汴京的人,很多属于“外来人口”,宋代的城市是开放的,户籍制度不再把民众分成三六九等,无论是“城郭户”,还是“乡村户”,都可以随意迁徙。根据宋代法律,只需在一个地方居留一年以上,就可以在当地落户。

  于是,数千年来的枷锁在宋代一下子打开了,人们的脚步轻松起来了,头脑活络起来了,财富流动起来了。

  国家改变了千年来“重农抑商”的观念,实行“通商惠工”的政策,农人弃农从商者常见。自由的空气弥漫在宋代的城市和乡村。宋人自由地迁徙,自由地选择职业,自由地出售劳动力或创业——宋朝商业革命的序曲由此奏响。

《清明上河图》中的虹桥

  在城外虹桥边上,人群忽然爆发出一片惊呼声,只见一艘装满货物的大船正要冲过桥洞,高高的桅杆却还没来得及放下,船上伙计手忙脚乱,街边的人失声惊叫,桥上的人扔下两根绳子试图救援,一场事故眼见即发。

  所幸在最后一刻桅杆终于放下,有惊无险,河道上终于又井然有序了。只见汴河之上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满载着粮食、茶叶、丝绸、瓷器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小船只涌向京城。

  为了便于货物流通,宋朝积极整修河道,特别是重新开通了南北大运河,形成了以汴京为中心的南北漕运网络,水运的发达大大减少了长途运输的成本,打破了流传数百年的“百里不贩樵,千里不贩籴”的古谚。汴京,这个当时全国最大的消费市场蕴藏着无限的商机。

[宋]刘松年《撵茶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商人们往来穿梭,江浙的稻米、河北绢、蜀锦成为运往京城最大宗的货物,追寻这些货船的出发地,商人的步履声第一次打破乡村的宁静,农村出现了专门种植经济作物一一蚕桑、茶叶、蔬菜、漆树、花卉、果树、甘蔗的专业户,他们的生产不再是为自用而是为出售。

楼俦《耕织图》局部

  当时一个江南下等农户一年的支出,已经有30%换作铜钱,这个水平高于同时代的西欧、西亚社会的货币经济比重。这说明商品经济已经深深地渗入宋代的农村之中,农业的商品化、货币化趋势有力地打破了农村绵延千年的自给自足经济,也奠定了城市兴起及不断扩张的基础。

  这满船的丝帛锦缎,不仅是富人身上华丽的衣衫,更是商人手中的金钱,农民眼里的希望。

  汴京繁华的商业区,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市列珠玑。

《清明上河图》中的店铺

  城门不远处就是一座三层楼房——孙家正店(酒楼),十分富丽堂皇。街道两旁随处可见各类商店的招牌幌子:“王家罗锦匹帛铺”“刘家上色沉檀拣香”“刘三叔精装字画”“孙羊店”“功夫针铺”“陈八郎书店”“刘家檀香铺”,还有豪华的招商旅馆“久住王员外家”。

  这样的宋代城市功能已和今天相似,可以随心所欲地选购各种商品,甚至早上还可以买到滚热的洗脸水、漱口水。今天的火锅、肉串、南京板鸭、云南米线、炒肝,都可以在宋代的街头吃到。有些头疼脑热的小病可以到“赵太丞家”这样的诊所去看病。

  当时汴京以经商为业的有20000多户,其中640家资本雄厚的商户,分别属于160行,囊括米、盐、茶等各类商品贸易。号称“正店”的大酒楼有72家。此外还有3000家称为“脚店”的小酒楼,全都通宵营业。

  这样的市场规模和营业时间是前朝不可想象的。唐朝的东市、西市等商业区都是封闭在“坊”中,除了特定的高官以外,不许向街路开门。这种对商业严格控制的制度到了宋朝完全崩溃,庶人也可以面街造屋开门了。

  打开沿街的一扇门,也打开了宋朝商品经济发展的闸门,把商业活动从封闭的“坊”中解放出来,扩散到大街小巷,形成了近代都市商业街的雏形。

  穿过热闹的街市,高俅来到京城东角楼找一位木梳匠,取主人定做的梳子。

  那是20年前,公元1072年,这位木梳匠刚出来闯世界,他一到汴京就发现,制作木梳所需要的材料都垄断在京城本地富商的手中,向他们购买,价格昂贵。过了一个多月,他一把梳子也没卖出去。木梳匠陷入了困境。

  这时,城墙上的一张告示吸引了他,他看了之后,精神为之一振。

  告示上说,宰相王安石推行市易法,并设市易司,从外地商贩手中收买木料,向各木梳铺平价出售。

  靠着市易司的低价原材料供应,木梳匠终于在京城扎下了根。

  此举确实平抑了物价,发挥了国家调控的作用。到了宋徽宗年间,皇城东角楼一带,已经是名工巧匠云集,小小的木梳大放异彩。

  民间市场的发展,催生出对商业法规的要求,官府顺应民意,积极立法,正是当时高层政治的开明之处。

  不过,市易法并不成熟,在强化了官府控制的同时,也形成了垄断,限制了自由贸易的发展。此后,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又做了许多反方向的调整。

  无论是王安石还是司马光,这些心怀天下的政治家们,主动地摸索着市场规律,并不断地积累经验。这正是他们和以前朝代的君臣极大的不同之处。在不断的博弈争辩和实践操作中,双方都走向成熟。于是,宋代的财富节节攀升,超过了以前的秦、汉、唐等任何一个大一统的国家。

  取来了定做的梳子,高俅随着人流进入城门,送往端王府,也迎来了他人生传奇性的转折,他的故事我们留待后面再说。

《清明上河图》中的税务所

  高俅经过的城门边的一个税务所,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交子,画面上,缴税的人用的已经不是铜钱或者铁钱,而是纸币。

  此时,距离成都富商发明交子已经过去了近百年,交子也在公元1023年正式由官方发行,称为“官交子”。成都成立了“交子务”,规定分界发行,每界3年,界满兑换新交子。首届交子发行1256340贯,备本钱36万贯,准备金相当于发行量的28%。这套比较严密的“金融监管体系”在几十年间使交子维持了不错的信誉,贬值率一直维持在10%左右,也促进了商业的进一步繁荣。

  让我们追寻着交子的踪迹,来到“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一一泉州港,一段大宋的海上传奇正在这里上演。(未完待续)

  (资料来源于《中华文明五千年》一书,图片来源于原书及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