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长安街上两座门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22-04-20

  提起老北京的城门,众人皆知“内九外七皇城四”。不过,在长安街上,还有两座北京人同样耳熟能详的“城门”:建国门和复兴门。这两座门,虽然也曾开在内城城墙上,却与其他城门有着全然不同的来历。

  建国门和复兴门从何而来?这要从长安街的历史说起。

  明清时期的长安街,是御道天街,横亘在天安门前,两侧有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从长安左门至东单牌楼,名为东长安街;从长安右门至西单牌楼,名为西长安街。东西长安街总长约为3.7公里,有“十里长街”之美誉。东西长安街之间都是禁地,并非市井通衢。民国肇始,清帝逊位,东西长安街虽已通行,但仅从东单到西单,并没有形成贯通东西城的大路。

1890年代从古观象台上向北拍摄,远处可见朝阳门城楼和箭楼,左侧还可见贡院,建国门豁口就开在这附近。

  1937年北平沦陷。1939年,日伪当局为配合所谓的“新都市计划”,在东西长安街延长线方向各开辟了一个城墙豁口,安装了简易铁门。西豁口在1939年11月就举行了落成典礼,但东豁口却慢半拍,开辟后并未通行,直到1941年9月18日方才开通。

  据《日伪统治时期华北都市建设概况》记述:1939年日伪当局开始在北京西郊筹建用于商业和住宅的“西街市”,并在东郊筹建用于工业区的“东街市”。这分明是长期殖民的计划,可见日伪时期,建设重心在西郊,故对西侧城建更为重视。在开通西侧豁口之前,西郊干线已经修至城墙脚下,称为“长安大街”。

  豁口开通后,由西长安街至西单,经旧刑部街和卧佛寺街,或经报子街和邱祖胡同,可直通西郊。由东长安街至东单,经观音寺胡同或裱褙胡同也可达东郊。1941年6月,市政当局为东西两豁口分别取名“东长安门”和“西长安门”,但这其实是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的别称,闹了笑话,故数月后改为“启明门”和“长安门”。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洗刷耻辱的伤痕,有市民建议把日本修建的这两座城门命名为“胜利东门”和“胜利西门”。当时在社会局做主任科员的沈忍庵认为,现今日本投降,正是复兴建设时期,我国长期遭受日本侵略,这两座门,不如一名“复兴”,一名“建国”,比较适当。

  “建国一定成功,民族必定复兴,中华康乐无穷。”这是当年的一首流行歌曲,很多市民都把这两座城门的新名字与歌词联系起来。1945年11月9日,“启明门”改叫“建国门”,“长安门”改称“复兴门”。

1954年拍摄的复兴门。早在1950年,北京以复兴门作为大地原点,测量了“北京市及郊区全面图”。当时复兴门券门顶上,还曾设有测绘点,称为“复兴门三角点”,分外显眼。 冯文冈摄

  1947年3月24日,由时任北平市长何思源批准,在复兴门原有门洞基础上,花费“国币”一亿四千万元,扩修了城台,并计划未来在其南侧再开一个门洞。复兴门券门改用水泥浇筑,高九公尺,宽十公尺,城门两面还加了汉白玉石额,上书“复兴门”三个颜体大字,并新做了可推入墙内的铁门。

  为实现“十里长街”贯穿计划,1956年,北京市政府着手先将西长安街延长至复兴门,并拆除复兴门城台,这是北京市扩展长安街的第一步。复兴门建得晚、拆得早,后来这里还建起了北京第一座四通八达的立交桥。

  而建国门则一直保持着豁口的状态,从来没有过城门。1947年春,为加强城防,建国门再次封堵,直到1949年北平解放后,才于当年9月重新开通。

  1958年,筹备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之际,北京开始实施东长安街延长计划。东单以东拆除了东、西观音寺胡同南侧及笔管胡同等,从此有了建国门内大街。建国门和北侧的墩台一并消失于宽阔的路口,“建国门”遂以地名留存于世。

  难能可贵的是,在建国门以南,为老北京留下了一段宝贵的城墙。这段城墙,是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至十七年(1419年)向南拓展元大都南墙时增建的,明弘治年间重修后未再有大的更造,外观古老而残破。这段弘治朝重修的城墙有一段保留至今,即从东南角楼直到北京站东街东口,成了今天明城墙遗址公园的一部分。

  建国门和复兴门,这两个昔日的城墙“豁口”早已不复存在,但它们经过岁月洗礼,见证了长安街的发展,也见证了北京的发展。如今,当您路过这两个路口时,不妨在地标性的彩虹桥下,略微驻足。

  (来源:《北京日报》2022年4月19日,第11版;图文:李哲;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