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大运河滋养的多元文化特色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7-12-18

通州漕仓

李贽墓原貌

  古通州的发展,得益于自辽以来历代建都北京。北京的人、财、物仰仗大运河这条交通大动脉,源源不断地从南方漕运到通州,再行转输到京师。地处商流、物流、客流要会的通州不仅自身的经济得以发展,而且皇家文化与民间文化在此交融、南北文化在此交合、东西方文明在此交汇、宗经正道与谶纬之说在此交杂。数百年间的碰撞、交融,发展、延伸,逐步形成了具有鲜明特点的运河文化特色与通州人民的精神品质。北京社科院历史专家吴文涛,在《大运河对北京的历史文化意义》一文中讲:京杭大运河“既能将京城文化流传到全国各地,也使北京吸收各地文化元素,兼容并蓄集大成,从而形成引领文化潮流、对全国产生强大辐射作用的文化中心”。“通州作为漕运枢纽和北京的门户,运河文化表现得尤为典型。”

  漕运发展中的文化融合

  通州自金代开始至以后的800多年间,护卫与管理漕务成为其基本职能,居民生业也多因漕运所需而兴废。因此元代以后,通州逐渐形成了以漕运为代表的特定文化氛围。而这种特定文化中,漕运、仓储文化是其本原,其它文化多源于此。通州在全国独具的三座庙宇中的仓神庙、铁锚寺正是通州漕运仓储文化的显著特征。明清两代仓储衙署官员责任重大,为祈祷神灵保佑无事,故建有仓神庙。明朝在张家湾码头还建有铁锚寺,无论何船经过此寺,舵手均要上岸入寺,恭拜祭锚,以祷安航。

  每年农历三月初一,春暖花开之际,通州还在土坝码头举行开漕典礼,祭祀坝神。山东、河南二省漕船率先到达通州参加开漕典礼活动。典礼上,由一个壮汉扮演“坝神”,双肩各扛一石粮食,两臂各夹一石粮食,伫立坝上,在鼓乐、鞭炮声中仪式开始。由仓场总督率所辖漕衙下属,向坝神大礼参拜,焚香叩头,祈求保佑。同时到崇报祠祭祀吴仲、何栋等修河功臣。头帮漕船彩绸装饰开进,一年一度的漕粮收纳工作便宣布开始。漕粮的收纳和支放场景是蔚为壮观,构成的是一幅幅特殊的仓储文化画卷。这段历史,清代的纳粮图、晒粮图以及江萱所绘的《潞河督运图》中都有记载。著名作家王梓夫先生的长篇小说《漕运码头》(已改编40集电视剧)也从文学方面有所体现。

  李贽在通州

  通州还安葬了一位赫赫有名的重量级人物,就是我国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心学泰州学派的一代宗师李贽。李贽号卓吾,一生好读书,著述很多,有《焚书》、《藏书》等代表作。他在著作中以极鲜明的反封建主义色彩和敢于抨击一切虚伪道学家的战斗精神,为后世人所景仰。李贽生于福建省泉州市南安县,而死后葬在了几千里以外的北京通州。他7岁跟父亲读书,20岁以后就离开家乡自谋生活,26岁中了福建乡试举人,30岁做河南辉县教谕,51岁任云南省姚安府知府。李贽为人耿直,刚正不阿,总是与上司意见不合,经常与他们发生冲突。54岁时,封印挂冠而去,从此云游四方,访师寻友,切磋学问,到处讲学。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李贽的《焚书》在湖北麻城刻成,并公开发刊。在《焚书》中他大胆尖锐地揭露了封建道学家们的假面具,由此招来了长期的打击和迫害。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闰二月,李贽由马经纶陪同北上,来到通州居住。他虽年老多病,仍同马经纶一起读书著述,在一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他的最后一部著作——《九正易因》。这时的李贽已76岁高龄,自觉来日无多,遂于万历三十年(1602年)二月初五日写下遗嘱。由于礼科给事中张问达出面特疏奏劾李贽,奏本上达,明神宗万历皇帝批示:“李贽敢倡乱道,惑世诬民,便令厂卫五城严拿治罪。其书籍已刊未刊者,令所在官司尽搜烧毁,不许存留。如有徒党曲庇私藏,该科及各有司访参奏来并治罪。”李贽被捕下狱后,坚强不屈,镇定自若,不承认自己有罪,并作诗明志。诗曰:“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我今不死更何待?愿早一命归黄泉。”终于在狱中夺刀自杀。

  今李卓吾先生墓仍肃立于通州西海子公园内,至今仍经常有海内外学者到先生墓前拜谒。

  对妈祖的祀奉

  祀奉妈祖习俗,因漕运而传到北京地区。南方有妈祖庙、天妃庙,北京地区有天妃宫、天后宫。南方沿海地区对妈祖的信仰传至北京地区,这不仅促进了南北方文化信仰的交流,而且使两地人的关系更加密切。《日下旧闻考》记载,明清时期,朝阳门南,大通桥西北处建有天妃宫。由通州里河石坝装运漕粮的船只溯通惠河而上,直达大通桥,这里靠河谋生的人众多,天妃宫也是应漕运而建。位于通惠河东端,运河北端的通州,旧时南接西送,转运漕粮,漕务繁忙。来自南方的众多船户、纤夫、运丁将对妈祖的信仰带至通州,建庙祭祀。每年春季开河后,朝拜天后者日众,直到将要封河,烧香的人才日渐减少。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天后生日那天,与河运有关的人不分南北,均到庙中烧香祝寿,乞求天后保佑他们水运平安,能使漕粮顺利到京。传说天后娘娘还掌管送子之事,兼能“福佑众生”,所以不少当地善男信女也到天后宫朝拜祈子、祈福。曾经的北关天后宫香烟缭绕,磬声不断,男女老幼摩肩接踵,人流如云,一片熙攘和睦气氛。

  通州旧时有两座天后宫。一座位于城内东北隅,在贡院北边,隔城就是运河石坝楼。《光绪顺天府志》记载,此宫“始建无考,明崇祯十三年修”。但父老相传始建于元代。明嘉靖间编的《通州志略》载:“天妃宫在靖嘉寺东”(今贡院小学后院),元至正三年(1343年)建,印证了父老传述。民国初年在贡院旧址建小学时拆除,现在只留下一个天后宫的地名。另一座在北门外,始建时名天妃宫,清代时更名为天后宫。据《通惠河志》载:天妃宫一座,嘉靖七年(1528年)新建。建于运河西,通惠河北的三角地带;坐落于通榆大街南段西侧,坐西朝东。光绪版《通州志》载:“在张家湾,即天妃庙,旧名里二泗。”明清两朝这里是名符其实的京东道家第一福地,最大观场。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道长周从善奏请赐观额曰:“佑民观”,沿称至今,但民俗仍称里二泗庙,历史上也是人们祀奉天后妈祖的重要道场。由此可见南北文化交流融合之一斑。

  实际上,三千多里的大运河,二千多年的通州历史,南北文化交流与融合的案例还有很多。如在民俗方面,婚丧嫁娶、饮食习惯等。在崇尚儒家文化方面,在民族交融和谐相处方面,还有很多可歌可泣、可传可诵的感人故事。

  (通州区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供稿)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