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丽雯:听来的运河故事—外婆的长河记忆

来源:“我身边的运河故事”征集发布活动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8-08-06

长河古镇(编辑配图)

  初夏的傍晚,外婆静静地坐在朝南的窗口,抬头看到远处的山峦,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知道外婆又在想在长河古镇度过的那段老时光。

  外婆生在杭州,是在一个叫长河古镇的地方长大的。我查阅资料知道长河古镇是运河边有着一千年的建镇史的地方,历史悠久。

  长河古镇是个依水而建的小镇。在长河有两条著名的古街——泽街和槐街。泽街,亦称“直街”,背靠泽河,东西走向,长约300余米,街宽2米,街两边店面建筑考究,多为明代所建。外婆说民国古镇鼎盛之时,泽街两旁有大小店铺百余家。

  外婆还说那时“萧山长河头”的繁华富足,名镇八方。

  槐街依槐河设街,沿槐河成市,亦称“横街”。槐街长约500余米,街宽6米,为南北向,与东西向的泽街呈“丁”字状,相汇于财神桥头。

  槐河,因为河边栽满了老槐树,久而久之,河道也便被老百姓以树命名了。每到夏末,一连串儿的白色槐花挂满枝丫,白花碧水,衬得树下的河水愈发清新好看了。外婆小时常在槐树下提着小篮子采满满一篮子,回家给大人做槐花麦饭、槐花鸡蛋饼。

  古时,水运交通便捷,长河古镇的泽河和槐河沿线便成了商人们货物中转之地。那时北面的钱塘江还是一片沙地,集镇的蔬菜、货物要运至江北需通过槐河、泽河,于是长河镇就这样逐渐成了货运中转站,不少商户们都聚集于此,随之,烟草店、茶馆、银行都开了起来,商业一度很繁荣。

  在外婆的童年记忆里,槐河泽河已取消了通航功能,但水质依旧干净清澈,河水很平缓,河岸边多是杨柳依依,水里常有鱼儿跃出水面。

  夏日的傍晚,有不少孩童沿着水边嬉戏打闹,用脚溅起高高的水花伴着欢快的笑声落到水面上。常常有小男童突然高喊着:“踩着小河蚌啦”!。

  外婆午睡后会把西瓜泡在大人挑来的冰凉的河水里。卖冰棍的人路过院子门外,笃笃敲响木板。黄昏时,用水和盐煮上一大篮子花生。吃完晚饭,早早抱着竹床子放到河边乘凉。夜空繁星,密密麻麻,躺在河边的竹床上看星星。有老人在旁边唱乡间小调。

  那时候,古镇的河岸边是最热闹的地方:来来往往挑水、做活儿的男人们;淘米、洗菜、洗衣服的女人们;欢呼雀跃的孩童们。

  那时没有自来水,河里的水还能喝,外婆说,每家每户都对水很爱惜。后来,家家户户装上了自来水,加上沿线的企事业单位将污水排入河中,慢慢地,河中漂浮物随处可见,两岸杂草丛生。再后来,外婆离开了长河古镇,随着妈妈来到江西定居。但我知道,外婆是很想念曾经在长河古镇度过的美好童年时光。

  前两年,我们陪着外婆回了趟长河古镇,滨江区开始对长河加快整治。在整治中,滨江区和长河街道对整个河道分段清淤,清理了河中生活垃圾,并进行了曝气处理,并对河道全面进行截污纳管和清理淤泥。

  我看到外婆站在河边举目四望,杨柳恢复萋萋旧貌,时不时有小鸟啾啾其间,这样的景致怎不让人流连!在那个时候,我想,外婆一定是又想起了在长河古镇度过的美好童年。   

  作者:许丽雯   单位:江西省艺术研究院

      (本文为“大运河沿线八省市社科联+北京市网信办”联合主办的“我身边的运河故事”征集发布活动办公室来稿。)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