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故事|13班超之略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北京市社科规划办  发布时间:2019-07-22

     【编者按】

  2019年4月25日—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为使市民群众进一步了解“一带一路”在开创发展过程的优秀历史故事、人物事迹,本网在“高校青年教师社科普及基层行”栏目,特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张小锋教授撰写《古道驼铃入画卷、宝船洒香越海洋——话说“一带一路”》系列文章。

  “高校青年教师社科普及基层行”栏目,是为进一步丰富网站内容,鼓励青年社科专家积极参与社科普及活动而开设的,为高校青年教师深入基层研究、加强实践锻炼,进一步增强“四力”提供平台,主要邀请首都优秀青年社科专家撰写稿件。

 


 

  班超雕像

  “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这句话用在东汉时期的班超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投笔从戎志不凡

  《投笔从戎》画册

  班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是东汉时期儒学大师班彪之子,他的哥哥就是《汉书》的作者班固,他的妹妹是一代才女班昭。受家风熏陶,班超自幼就胸有大志,不仅口才很好,而且知识渊博,“能言善辩,博学多才”,能吃苦耐劳。永平五年(62年)哥哥班固被征为校书郎,班超和母亲跟随来到都城洛阳。由于家境贫困,常受官府雇用抄书以供养母亲。时间久了,深感劳苦,再加上当时北匈奴不断骚扰边境,朝廷内外一片抗击匈奴之声,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班超曾中止抄书、投笔叹息道:“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周围的人都嘲笑他狂妄,但他却说:“你们这些臭小子怎么能知道壮士的志向呢?”后来班超被任命为兰台令史,但又被免官。

  光阴荏苒,不觉间十一载飞逝,永平十六年(73年),窦固出击匈奴时,以班超为假司马,率领一支队伍进伊吾,战于蒲类海,多斩首虏,凯旋而归。初步显示出自己突出的军事才能,从而受到了窦固的赏识。窦固认为班超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派他和从事郭恂一起出使西域,从而开启了东汉政府在西域的新篇章。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火烧匈奴

  班超的使命是联络西域各国君长亲近汉朝而抵制和疏远匈奴。班超接受这一神圣使命后,仅仅率领士吏36人便慨然出发了。他首先来到了鄯善(即以前的楼兰)。鄯善王广长期在汉匈之间左右摇摆,当他初次接见班超时,对班超一行极为恭谨,态度很亲热,照顾的也很周到。可是几天后,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鄯善王对他们的态度开始疏远和怠慢了。凭着自己的直觉,班超准确地分析了事态的发展变化,他对手下人说:“你们觉察出来了鄯善王广对我们的礼节淡薄了吗?这必定是匈奴有使者到来的原因。鄯善王广这个人狐疑不定,不知道该靠近大汉还是匈奴。明智的人能看清尚未萌发的事情,何况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朗了。”于是他唤来鄯善王的侍者,诈问他说:“匈奴的使者已经到了好几天了,现在何处?”鄯善王侍者不知是诈,便合盘托出。于是班超将鄯善王侍者关闭起来,将自己率领的36人集合起来一同畅饮,在酒酣之际激励大家说:“各位与我同在绝域,都想建大功,都想得富贵。现在匈奴的使者刚到几天,鄯善王广的就对我们失去了以前的恭敬,如果他将我们各位抓起来送给匈奴的使者,那我们将要葬身匈奴,弃尸异域了。大家说怎么办?”这些部众都说:“现在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愿意听从司马您的。”班超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当今之计,只有乘着夜色已晚,用火攻的办法来突袭匈奴使者,使他们摸不清我们到底有多少人,这样,他们必定震惊恐惧,那我们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消灭了这些人,那么鄯善王也就吓破了胆,不敢不听命于我们,到那时,我们就大功告成了。”大家都说:“这件事应该与从事郭恂商议一下。”班超怒气冲冲地说:“吉凶祸福,决于今日。从事是一个文弱俗吏,一听这事,必定恐惧,泄露计谋,那我们就死得不明不白了。”大家说:“好。”当天傍晚,班超便率领手下吏士奔向了匈奴使者的营地。那时,正巧狂风大作,掩盖了营外的一切声音,班超很快地完成了军事布置。他令十人拿着鼓藏在匈奴营舍的后面,约定好:一旦看见火光,都应鸣鼓大呼。其他人都刀出鞘,箭上弦,埋伏在营门的两侧,准备战斗。布置完毕之后,班超顺风防火,前后鼓噪。匈奴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惊慌失措,乱作一团,班超亲自杀死三人,其他人个个奋勇,将匈奴使者全部消灭。第二天,当班超将匈奴的首级呈现在鄯善王的面前时,鄯善国人惊惧异常。班超乘势宣告了汉朝政府的抚慰之意。经过这一果敢的行动,使鄯善王下定了和汉朝结好、摆脱匈奴的决心,并且“纳子为质”,表示臣服于汉朝。

  三十余人安西域

  一举制服鄯善,班超受到了东汉政府的嘉奖,由假司马升为军司马,仍然肩负出使西域各国的重任。此时,班超的老领导大将军窦固想给班超配备更多的人手和兵力,班超回答说:“我只要本来所从属的30多人就够了。如果发生什么不测,人多了反而成了累赘。”他还是带领30多人继续出使西域各国。

  下一个目标是于窴。于窴是西域道上的一个亲匈奴的国家。当时于窴王刚刚攻破莎车,称雄西域南道,而且匈奴派使者在这里监国。所以于窴王对班超的到来态度十分冷漠。于窴人听信巫师的话,竟然要索取班超的马来祭祀。当班超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便假装答应,让巫师亲自来取马。当巫师来到了班超的营地时,班超便将巫师斩首,将巫师的人头送给了于窴王,并斥责于窴王对汉朝的无礼行为。于窴王广德对班超在鄯善的神勇表现早有耳闻,看到巫师血淋淋的头,大感惶恐,攻杀了匈奴使者而投降了班超。班超对于窴王和他的部下进行了奖赏,镇抚了于窴。

  于窴归附后,班超紧接着解决疏勒问题。疏勒人本来是亲汉的,但龟兹在匈奴人的支持之下杀死了疏勒王,将龟兹人兜题立为疏勒王。针对这种形势,班超于永平十七年(74年)春,抄近路到达了疏勒,在距离兜题所盘踞的槃橐城90里时,班超派田虑前往劝降,并授命田虑若兜题不降,可出其不意,将其擒获。田虑到了槃橐城,见兜题对自己很傲慢,没有投降的心意,便趁其不备,将他劫缚。兜题周围的人,看见这惊人的一幕,惊慌四散。班超得到田虑成功的信息后,很快赶到,他历数龟兹罪恶,并按照疏勒人的意愿,拥立前疏勒王哥哥的儿子忠为疏勒王。到此,既解除了龟兹对疏勒的压迫,也消除了匈奴人在北道的势力。

  到汉明帝永平十七年(74年)窦固、耿秉使用武力征服车师,班超凭自己的政治外交才干和谋略使疏勒、鄯善、于窴归附后,东汉政府重新在西域设置了都护和戊己校尉。从而使汉与西域之间的往来通道重新畅通了。

  “依汉使如父母”,何忍归去?

  永平十八年(75年),汉明帝驾崩。焉耆(今新疆焉耆县)在匈奴贵族的支持和怂恿之下,认为汉朝正处于大丧期间,无暇西顾,于是出兵攻杀了刚刚建立不久的都护陈睦,并联合龟兹(今新疆库车)、姑墨(今新疆阿克苏)等进攻疏勒,班超拒守槃橐城,与疏勒王忠前后呼应,但因手下人少,拒守了一年多时间。加上当时中原地区发生了大旱,粮食价格急速上扬,人民的负担极为沉重,政府的财政困难,使政府对西域的控制有力不从心之感。刚刚即位的章帝,考虑到班超处境危险,于建初元年(76年)下令让班超还朝,撤销了西域都护和戊己校尉。

  班超整装还朝时,疏勒国举国上下,忧惧不安,都尉黎弇说:“汉朝使者抛弃了我们,我们一定又会被龟兹所消灭。我真不忍心看到汉使离去。”于是饮刀自刭了。

  班超退到于窴时,于窴王侯以下的人都号泣不止,他们说:“依汉使如父母,诚不可去。”很多人抱住班超的马腿,这种感人的场面使班超无法继续东归。班超担心于窴人民不肯答应让自己东归,同时也想施展自己的志向抱负,于是又调转马头,回到了疏勒。自从班超离去后,疏勒两城又投降了龟兹,而与尉头(尉头国南接疏勒,距离长安八千六百五十里)连兵。班超捕斩反者,击破尉头,杀六百余人,疏勒又一次安定下来。

  西域五十余国“纳质内属”

  汉章帝建初三年(78年),班超率领疏勒、康居、于窴、拘弥四国兵力一万人,攻克姑墨城,斩杀七百级。班超想乘热打铁,彻底解决西域问题。于是上书章帝,请求增兵。五年(80年),汉章帝于是派假司马徐幹率一千人前去增援。

  当徐幹尚未出发之前,莎车认为汉不会增兵。于是投降了龟兹,而疏勒都尉番辰也再次反叛。正巧徐幹的增兵已到,班超便和徐幹攻击番辰,斩首千余级,俘虏无数。为了借助于兵强马壮的乌孙大国,班超又上书章帝,希望能充分利用和亲的影响,召抚乌孙。章帝采纳了班超的意见。建初八年(83年),任命班超为将兵长史,“假鼓吹幢麾”,以徐幹为军司马,并派遣卫侯李邑护送乌孙使者。

  李邑初到于窴时,正赶上龟兹进攻疏勒,他因为害怕不敢继续前进,因而上书朝廷,陈述平定西域不可能成功的原因,又极力诋毁班超,说班超在西域时坐拥爱妻,怀抱爱子,“安乐外国,无内顾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班超得到了李邑弹劾的消息后,除“去妻”明志外,没有为自己申辩,也没有对李邑打击报复。李邑对班超的这番诋毁,被明察秋毫的章帝识破了。第二年,章帝又派假司马和恭等四人率领八百士兵接应班超,加上原来的将士共一千八百人,班超利用这些军事武装,联合亲汉诸国,在西域展开了反攻。

  元和元年(84年),班超发疏勒、于窴兵进攻投靠匈奴的莎车,但莎车却以重利引诱疏勒王忠叛变,而据乌即城与汉军对抗,相持达半年之久。康居国又派兵援助忠,使乌即城久攻难下。当时康居与大月氏通婚,关系密切,班超就联络月氏,通过月氏使康居退兵,这样才攻下了乌即城。三年以后,疏勒王忠又向康居借兵,与龟兹暗中勾结,蠢蠢欲动,班超设计将他斩杀,铲除了在南道上的障碍。

  章和元年(87年),班超发于窴诸国兵二万五千人,再击莎车,龟兹王则派左将军率五万人来救。班超见人多,声称夜间退兵,令于窴军向东,自己率兵向西,龟兹王闻讯大喜,当夜将主力埋伏在东西两方。不料班超却于鸡鸣时直捣莎车大营,将其一举击溃,莎车投降,龟兹只好退兵,从后,班超的威名远震西域。

  当班超在西域取得胜利的时候,北匈奴却遭到了很大的困难。东汉政府抓住有利时机,以窦宪、耿秉等人为将,发动了对匈奴的多次出击。北匈奴惨败,从此踏上了西去的不归路。与此同时,班超在西域也展开了同月氏的激烈角逐。永元二年(90年)五月,趁汉匈激战于塞外之时,月氏派七万军队向班超进攻。在众寡悬殊的情况,班超沉着冷静,采用以逸待劳,坚壁清野的战术,使爬越帕米尔高原远道而来的月氏军队攻城,久攻不下,最终因粮尽无援而失败。从此,大月氏岁岁向汉朝朝贡,再也不敢向东谋求发展了。

  北匈奴的惨败,使西域反汉势力失去了有力的靠山。永元三年(91年),长期同汉为敌的龟兹、姑墨、温宿都向班超投降,东汉政府委任班超为西域都护驻龟兹它乾城,徐幹为长史,屯驻疏勒,拜白霸为龟兹王。又设置戊、己校尉分别驻屯车师前部高昌壁和后部城。但是焉耆、危须、尉犁因以前曾攻杀过都护,不敢投降汉朝。西域其他各国都重归于汉。

  永元六年(94年)班超发龟兹、鄯善等八国兵共七万人,及汉人吏士商客一千四百人共讨焉耆。他采取军事镇压和诱降相结合的方式,坚决铲除了焉耆王广、尉犁王汛等,改立元孟为焉耆王,使这些地区也臣服于汉。至此,西域五十余国都成为了东汉版图的一部分,再次统一于中国。为表彰班超在西域的卓著功勋,永元七年(95年),东汉政府封他为定远侯,食邑一千户。

  “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

  故土难忘,叶落归根。人之常情,班超也不例外。班超在西域近三十年,“久在绝域,年老思土”,特别是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生在西域的小儿子班勇早已长大成人,但还从未见过自己的故乡。永元十二年(100年),班超用颤抖的手,伏案写下感人至深《上和帝疏》,其辞曰:

  臣闻太公封齐,五世葬周,狐死首丘,代马依风。夫周齐同在中土千里之间,况于远处绝域,小臣能无依风首丘之思哉?蛮夷之俗,畏壮侮老。臣超犬马齿歼,常恐年衰,奄忽僵仆,孤魂弃捐。昔苏武留匈奴中尚十九年,今臣幸得奉节带金银护西域,如自以寿终屯部,诚无所恨,然恐后世或名臣为没西域。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臣老病衰困,冒死瞽言,谨遣子勇随献物入塞。及臣生在,令勇目见中土。

  随后,他派儿子班勇将书信及给皇帝准备的礼物贡献送达京师。请归的报告递交到朝廷之后,一晃三年过去了,仍未见回信。风烛残年的班超,已到了灯枯油尽之时,他是凭着对亲人的深深眷恋、对故土的无限深情在努力续命。他的妹妹一代才女班昭再也无法等待下去,也上书朝廷,陈诉衷情:

  妾同产兄西域都护定远侯超,幸得以微功特蒙重赏,爵列通侯,位二千石。天恩殊绝,诚非小臣所当被蒙。超之始出,志捐躯命,冀立微功,以自陈效。会陈睦之变,道路隔绝,超以一身转侧绝域,晓譬诸国,因其兵众,每有攻战,辄为先登,身被金夷,不避死亡。赖蒙陛下神灵,且得延命沙漠,至今积三十年。骨肉生离,不复相识。所与相随时人士众,皆已物故。超年最长,今且七十。衰老被病,头发无黑,两手不仁,耳目不聪明,扶杖乃能行。虽欲竭尽其力,以报塞天恩,迫于岁暮,犬马齿索。蛮夷之性,悖逆侮老,而超旦暮入地,久不见代,恐开奸宄之源,生逆乱之心。而卿大夫咸怀一切,莫肯远虑。如有卒暴,超之气力不能从心,便为上损国家累世之功,下弃忠臣竭力之用,诚可痛也。故超万里归诚,自陈苦急,延颈踰望,三年于今,未蒙省录。

  妾窃闻古者十五受兵,六十还之,亦有休息不任职也。缘陛下以至孝理天下,得万国之欢心,不遗小国之臣,况超得备侯伯之位,故敢触死为超求哀,匄超余年。一得生还,复见阙庭,使国永无劳远之虑,西域无仓卒之忧,超得长蒙文王葬骨之恩,子方哀老之惠。《诗》云:“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超有书与妾生诀,恐不复相见。妾诚伤超以壮年竭忠孝于沙漠,疲老则便捐死于旷野,诚可哀怜。如不蒙救护,超后有一旦之变,冀幸超家得蒙赵母、卫姬先请之贷。妾愚戆不知大义,触犯忌讳。

  班昭的奏折终于上达天听,汉和帝看到后,深受触动,下诏征班超还朝,任射声校尉一职。永元十四年(102年)八月,班超终于返回了京师洛阳,一个月后,病逝于长安,终年71岁。

  经略西域心得:“宽小过,总大纲”

  班超接到班师还朝的诏令即将返回时,他的继任者任尚向班超请教,如何才能治理好西域。班超思索之后说到:“塞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怀鸟兽之心,难养易败。今君性严急,水清无大鱼,察政不得下和。宜荡佚简易,宽小过,总大纲而已。”这是班超经略西域三十一年的菁华心得。任尚请教,班超一片赤诚,倾囊相授。在班超看来,治理西域,在坚持大汉主权和利益底线不容动摇的前提下,凡事要商量着来,粗一点、宽一点、缓一点,千万不能政苛性急。

  任尚以为班超会传授什么高深的秘笈宝典之论,但班超所言却是最普通不过的管理心得,任尚颇感失望。班超走后,他对自己的亲信说,“我原以为班君有什么奇策高论,但听他一言,全是平平之言。”他把班超的告诫当成了耳旁风。几年之后,任尚因治理不善而获罪,西域又一次陷入了叛乱动荡之中。

  (作者:张小锋,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图片来源于网络)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