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故事|10昭君出塞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北京市社科规划办  发布时间:2019-07-17

  【编者按】

  2019年4月25日—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为使市民群众进一步了解“一带一路”在开创发展过程的优秀历史故事、人物事迹,本网在“高校青年教师社科普及基层行”栏目,特邀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张小锋教授撰写《古道驼铃入画卷、宝船洒香越海洋——话说“一带一路”》系列文章。

  “高校青年教师社科普及基层行”栏目,是为进一步丰富网站内容,鼓励青年社科专家积极参与社科普及活动而开设的,为高校青年教师深入基层研究、加强实践锻炼,进一步增强“四力”提供平台,主要邀请首都优秀青年社科专家撰写稿件。


  近年来,诸如《步步惊心》《甄嬛传》等“历史宫斗剧”火遍荧屏和网络,十分吸引社会大众眼球,把帝王宫闱描绘为“阴谋大本营”“内斗俱乐部”,这本是一些影视商家提高收视率的“噱头”,借“历史宫斗”来说“当下世事”,绝不能当真。但是历史上宫闱之内的斗争和矛盾冲突,确实是存在的。西汉元成之际的“昭君出塞”确实就有一点“宫斗”的味道。

王昭君雕像

  说起历史上的王昭君,可谓是家喻户晓,她是中国“四大美人”中最独特的一位,有人称她为“丝路上的最美大使”。她本为汉朝宫廷中豆蔻年华、美丽动人的宫女,但最终却自愿远嫁匈奴单于,踏上了草原丝绸之路,这其中如果没有一点“宫斗”的因素,似乎普通民众在心理上都难以理解和接受。

  王昭君,本名王嫱,是汉元帝的宫女,南郡姊归(今属湖北)人,原是良家女子,被选入宫,待诏掖庭。汉元帝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陈汤斩杀郅支单于,威震西域,解决了汉朝长期想解决而未能彻底解决的“匈奴问题”。次年正月,汉朝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告祠郊廟”,大赦天下,改元“竟宁”,以作纪念,大臣纷纷上表,为圣上祝寿。与此同时将征讨匈奴的过程以及匈奴土地、山川等画成图册,供后宫中的后妃贵人传阅。从那一刻起,匈奴,这个遥不可及、昔日闻之胆寒的民族,才在包括王昭君等后宫贵人中变得清晰起来。

  关于“昭君出塞”的动机和原由,史书记载十分简略,《汉书》中仅有“单于自言愿婿汉氏以自亲。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墙字昭君赐单于”,“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为阏氏”、“王昭君号宁胡阏氏”等句,其他的语焉不详,真是应有了那句“文字越少,事情越大”。好在《后汉书》卷八十九《南匈奴传》有补充记载。

郑慕康《昭君出塞图》

  《后汉书》记载: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愤”,适逢呼韩邪入汉朝见,自言“愿婿汉氏以自亲”,元帝便答应将五名宫女赐予她。昭君因为积怨在胸,于是主动请行。在临行前的欢送仪式上,王昭君精心打扮,“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徘徊,竦动左右”,元帝见状,大为悔恨,很想把她留下,但又不便失信匈奴,只得让她跟随呼韩邪单于出关去了。看来,“昭君出塞”的动机,确实有点“宫斗”的因素,否则不可能有“入宫数岁,不得见御”和“积悲愤”的记载了。

  后世出现了一本反映西汉一代帝王后妃、公侯将相、方士文人等的志人小说《西京杂记》,其中记载了“画工弃市”故事:

  “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按图招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案图以昭君行。及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对,举止闲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帝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市。籍其家,资皆巨万。画工有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陈敞,新丰刘白、龚宽,并工为牛马飞鸟,亦肖人形,好丑不逮延寿。下杜阳望亦善画,尤善布色。樊育亦善布色。同日弃市。京师画工,于是差稀。”

  按照“画工弃市”的描写,昭君出塞完全是因为“宫斗”剧烈、各位“美人”为了接近天子,施展浑身解数,“斗法”登峰造极,争相贿赂画师,王昭君“貌为后宫第一”,但因不肯贿赂,被画工毛延寿、陈敞、刘白、龚宽等人丑化,汉元帝按照画工进献的画像,才将王昭君等人赐予匈奴,误了昭君的青春,害得她背井离乡,远嫁异域。将罪魁祸首归结为“画工”的错,这完全是转嫁矛盾,为“圣上”和“诸宫人”讳而已。当然,通常学者认为,《西京杂记》这一记载出于附会,与真实的历史面貌不符。

1980年代陈林斋據宋人筆意临摹“昭君出塞图”长卷(手绘本)

  真实的情景是:汉元帝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春正月,匈奴呼韩邪单于第三次入汉,请求和亲,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昭君出塞”的便应运而生。呼韩邪单于得到王昭君后,大为欢喜,封她为“宁胡阏氏”。所谓“宁胡”,顾名思义,就是说“胡”地从此永享安定之意。

  就在“昭王出塞”的当年的五月,享国十六载、终年四十六的汉元帝崩逝,太子刘骜即位,是为汉成帝。两年之后,汉成帝建始二年(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病世,呼韩邪单于与大阏氏的儿子继承单于之位,是为复株累若鞮单于,简称复株累单于,汉朝和匈奴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匈奴语“若鞮”是“孝”的意思,汉朝以“孝”治天下,由于受汉朝的影响,自复株累单于开始,每个“单于”均会加上“若鞮”二字,正如汉朝每个皇帝谥号前均加“孝”字一样。

  史书没有记载,王昭君对汉朝天子的亡故表现出了怎样的感情,但是呼韩邪单于的去世,却给她带来莫大的打击和伤痛。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共同生活仅有两年时光,二人生下了一个儿子。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复株累若鞮单于准备娶王昭君为妻,此时王昭君内心十分痛苦,夫亡子弱,孤儿寡母,她还没有从丧夫的巨大悲痛中摆脱出来,又要面对一次内心的巨大煎熬。王昭君从小接受的汉文化伦理教育,很难接受夫亡而再婚后子的习俗。怎么办?惟有上书朝廷,请求允准归汉。但是汉成帝敕令传来,要王昭君“从胡俗”,也就是按照匈奴人的风俗,再嫁给继任单于。

  谁也不知道王昭君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煎熬,她最终还是嫁给了复株累单于。王昭王与呼韩邪单于所生的儿子名叫伊屠知牙师,后为匈奴右日逐王;与复株累单于生了两个女儿,长女名叫云,后嫁给右骨都侯须卜当,故称须卜居次;小女嫁给当于氏,故称当于居次;“居次”是匈奴语,意为“公主”。人生多舛,世事难料,复株累单于仅仅立国十年,于鸿嘉元年(公元前20年)死去,王昭君再次丧丈寡居。

  王昭君卒年不详,她死后,她的女儿须卜居次和女婿须卜当继承了王昭君的遗志,继续为汉匈两族的和睦而努力奔走,扮演着丝绸之路上“和平使者”的角色。

  王昭君是一个平民出身的宫女,为了汉匈两族的团结友好,自愿应召,作为“和亲使者”远嫁匈奴,胆识过人,贡献巨大,形象光辉。昭君出塞的故事,广泛而强烈地吸引着历代的文人墨客,如南朝刘宋的鲍照,唐代的李白、杜甫、白居易,宋代的苏轼、陆游,明代的陈子龙,清代的袁枚等著名诗人,都留下了咏唱昭君的诗词佳作。唐代诗人张中素有《王昭君》诗曰:“仙娥今下嫁,骄子自同和。剑戟归田尽,牛羊绕塞多。”宋代王安石有“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贵在相知心”的诗句,这些诗句比较正确地反映了对昭君和亲的历史作用的认识,特别是1963年董必武作了一首吟昭君诗,镌刻在昭君墓前的石碑上,诗曰:“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词客各抒胸臆懑,舞文弄墨总徒劳。”一扫千百年来词客骚人抒发个人胸臆的老调,开创了一代歌颂昭君的新声,真正在艺术形象上还了昭君的本来面目。

  “万种丹青画昭君。”历代描绘昭君出塞的图画,几乎万变不离其宗,大都把昭君画成这样的形象:头戴红暖兜(后人称为“昭君套”),身穿红斗篷,骑着白马,怀抱琵琶。昭君出塞时是不是骑马前行,史未明载。但历来许多诗人都推测昭君是骑马出塞的,也有作骑骆驼或坐车的。反正各有各的道理,都不是没有道理的。至于怀抱琵琶,马上弹奏,以诉哀情,这种悲剧性的典型形象,却是子虚乌有的臆想,于事实毫无根据。琵琶之事,始见于晋。石崇《王明君辞》序中说:“昔公主嫁乌孙,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尔也。”从前公主刘细君远嫁乌孙时有“琵琶马上”的传说,昭君手抱琵琶之事则无,石崇推测昭君出塞“亦必尔也”,只是出于“想当然”罢了。后人文人便引此为据,以致出现大量的昭君出塞怀抱琵琶的诗词、戏曲和绘画。

昭君墓(青冢)

  有古籍称昭君墓为“青冢”,据说墓上草色常青,故以为名。今天内蒙古乃至全国各地,留下了多处昭君墓以及无数后人追慕和纪念昭君的遗迹,所有这一切,无不凝结着人们对王昭君的敬仰和怀念之情。

  (作者:张小锋,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往期回顾

  “一带一路”的故事|01嫘祖始蚕

  “一带一路”的故事|02妇好鸮尊

  “一带一路”的故事|03穆王西征

  “一带一路”的故事|04徐福东渡

  “一带一路”的故事|05平城之围

  “一带一路”的故事|06张骞“凿空”通西域

  “一带一路”的故事|07苏武牧羊

  “一带一路”的故事|08冯嫽之使

  “一带一路”的故事|09甘英之憾

社科普及活动

2019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9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推进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