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西域凿空(3)地理发现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8-01

  导读:张骞出使西域,第一次打开了中国西面的国门,被后来的学者们称为“凿空”。这也是中国人第一次在这一地区成功的地理发现和探索。

  传说,丝绸的发明源于黄帝的后妃嫘祖。嫘祖发现,蚕在桑树上吐的丝非常柔软、非常细长,完全可以用来编成织物。用丝编成的织物不仅可以遮挡身体,还具有很好的保暖作用。

  于是,她高兴地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人们,教导他们如何养蚕,怎样缫丝织绸。在嫘祖的带领下,中原大地的很多妇女都学会了用丝织绸。大禹时期,东至山东半岛,南到江淮流域,很多地方都盛产丝绸。

  到了汉朝,纺丝、织丝几乎成了女人们的基本技能。在每年阳光明媚的春天里,黄鹂鸟不停地在枝头歌唱,养蚕的少女们、妇女们手拿深深的竹筐,三五成群走过田间小路,到山野农田采摘柔嫩的桑叶。

  春天是桑叶最繁茂的季节。女人们在这时,通常会不舍昼夜地把桑叶全部采摘回家。到了7月,伯劳鸟开始啼鸣,女人们便开始搓麻织布。她们要把麻和丝染成不同的颜色,有黑的,有黄的,还有朱红色的。当然,最漂亮的朱红色丝绸要留给公子们做衣裳。

7-3

图7-3 西汉素纱褝衣,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

  20世纪70年代,在湖南长沙东郊,考古人员发掘出马王堆汉墓。在一号墓中,他们找到了两件薄如蝉翼的素纱褝衣(图7-3)。其中一件织品虽然衣长128厘米,两袖展宽达190厘米,领口、袖头又都有绒圈锦,但总重量却只有49克。

  超轻的素纱褝衣代表了汉朝高超的纺织技术。在纺织品花色和品种上,汉朝也十分丰富。在缯或帛的总称下,丝织就有纨、绮、缣、绨、练、绫、绢、缟、锦等数十种。其中,彩锦深得人们喜爱,它是一种经丝起花的彩色提花织物,花纹生动,纹理清晰,外观和手感俱佳。

7-4

图7-4 《张骞出使西域》局部,甘肃敦煌莫高窟323窟壁画

  对于西域,汉朝有一股强烈的交往冲动。公元前119年,张骞再次领命出使西域,目的地是天山以北、伊犁河流域的乌孙。(图7-4)这次,汉朝使团的阵容更加壮大,除了正使张骞,还有多名持节副使和300名随从,每人都配备两匹马,携带牛羊上万头和价值数千万的金帛。汉朝要从军事和政治上彻底打通和西域的关系。

  到达乌孙,张骞便把副使们派了出去,分别出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和于阗(今新疆和田一带)等地。

  1978年,阿富汗东北部蒂利亚山6座墓葬被发掘,20000余件文物出土。在2号墓中,一面直径17厘米的圆形铜镜吸引了考古人员的目光。这面铜镜联珠纹纽座,内区由内而外依次为栉齿纹带、凸带、八内向连弧纹带;外区为内外两圈的栉齿纹带,以及铭文组成的圈带。古朴的造型、典雅的色彩,让这面铜镜别具韵味。它是一种西汉铜镜,铭文是修身养性的至理名言。或许这就是张骞及其副使们的功劳,让文化在汉朝与西域之间传播。

  公元前115年,张骞返回长安,给汉武帝带回了一本公元前2世纪流行于新疆天山以南地区,特别是龟兹一带的大型古典乐曲书籍。有文献记载书中讲述的是“木卡姆”。

  有“东方音乐明珠”美誉的木卡姆,集歌、舞、乐于一体,是“喀什木卡姆”“多兰木卡姆”和“哈密木卡姆”等的总称,主要分布在南疆、北疆、东疆等维吾尔族聚居区。

  在现代维吾尔语中,木卡姆除了具有大型套曲的意思,还拥有法则、规范、曲调等含义。十二部木卡姆的每一部都由琼乃额麦(大曲)、达斯坦(叙事套曲)和麦西来普(民间歌舞)三部分组成,含20~30首歌或乐曲,时长大约是2个小时。

  木卡姆体裁多样,节奏复杂,曲调丰富。生动的音乐语言、深沉的古典曲调、欢快的民间舞蹈,再加上优美的叙事组歌,让很多人如痴如醉。

  在复调的木卡姆艺术氛围中,张骞的副使们陆续返回汉朝,并带来了很多西域使臣。张骞出使西域是迄今为止我们所知道的、中国与帕米尔高原以西地区的第一次直接接触,此后汉朝又陆续派遣了更多的使者到达西域地区。张骞出使西域,第一次打开了中国西面的国门,《史记》称之为“凿空”。这也是中国人第一次在这一地区的成功的地理发现和探索。这使得河西走廊至长安的道路更加畅通。古道两边,村舍和军营相望,边民和汉朝屯田守边的士兵经常相见。西域地区到处留下汉朝军民留守屯垦的足迹。

  上一节:第七章 西域凿空(2)虎口逃生

  下一节:第七章 西域凿空(4)定远大业

  回到目录:《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连载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