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下一统(1)生离死别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7-19

  人心向背,是王朝兴替之根本。秦王嬴政顺应了天下统一的民心,奋六世之余烈,从局部统一到兼并天下,只用了10年。然而,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短短15年,秦朝虽然置郡县、修驰道、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统一货币,但繁重徭役、严刑峻法和焚书坑儒等却一点点蚕食天下人心,没有民心支持的秦王朝历二世而亡自然顺理成章。

  生离死别

  导读:分裂的无限苦痛和生计的万般艰难,让天下的百姓都盼望天下统一、天下太平,哪怕为此付出战争的代价。

  公元前224年,新婚的喜悦让18岁的惊暂时忘却了生活的种种烦恼和不快。看着年轻貌美的妻子,惊似乎永远都看不够,似乎有说不完的情话。

  不过,就在结婚的第二天,惊却背着妻子做了一件事,他用家里仅剩的一点积蓄,在集市上为自己买了一套粗布衣裤——红色的上衣搭配绿色的长裤。更不可理解的是,他就要穿上新买的衣裤,离开妻子,出门征战。

  惊的目的地,是秦国的都城咸阳。出发前,他终于鼓起勇气,把自己应征入伍的决定告诉了妻子。短暂沉默后,妻子点头表示支持,并默默地把他送到村头的路口,目送他踏上征途。

  和惊一样,这时秦国共有60万人向咸阳聚集。他们将在王翦将军的带领下,全力攻伐南方的楚国。惊入伍后,给他的哥哥衷写信讲述了这件事。这是他从军后写给哥哥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信。据专家推测,惊是在攻打楚国的战争中阵亡了。

  一年前,20万秦国军队曾经兵分两路攻打楚国。一开始,两路秦军连连击败楚军。然而,就在逼近楚国都城时,秦军遭到了楚军的绝地反击。三天三夜不分昼夜的鏖战,秦军大败,7名都尉全部战死。

  消息传来,秦王大为惊愕,急忙亲赴频阳(今陕西富平),请告老还乡的王翦将军出山,领兵伐楚。

  王翦将军吸取上次秦军兵败的教训,决定以静制动,寻找战机。他把60万秦军扇形部署在楚国边境,与倾全国之力的楚国军队面对面扎营。一天、两天、三天,王翦将军严令所有将士驻守不出、坚壁不战。

  时间一天天过去,楚军慢慢失去了耐心,拔营东撤。机不可失,王翦将军立即命令部队全速出击。秦军把长时间积蓄的力量,全部释放到了惊慌失措的楚军身上,追杀了数十里。在蕲(qí)南(今安徽宿州南),他们杀死了楚军的大将项燕,击溃楚军,乘胜追击,先后夺取陈(今河南淮阳)以南到平舆(今河南平舆北)的广大楚国土地。

  公元前223年,秦军攻陷楚国都城寿春(今安徽寿县),俘虏楚王。

  地广人众的楚国灭亡,宣告了秦国统一天下的步伐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此前,它已经先后打败了韩国、赵国和魏国。

  天下一统,是秦国的梦想,也是战国时期许多诸侯国的梦想。公元前475年,中华民族进入战国时期。春秋时期的100多个诸侯国经过长时间的兼并,到战国时期只剩下了十几个。

  这些诸侯国虽然地理位置不同、实力各异,但他们都认为,式微的周室王朝已经没有办法号令全国,神州大地缺少天子很久了。于是,一些大的诸侯国国君便开始称王、称帝。到公元前323年,“战国七雄”的国君全部称王,连实力弱小的中山国国君也称了王。公元前288年,秦国国君自称“西帝”,与东边齐国的“东帝”遥相呼应。

  关中,在秦人看来,可是一块非同一般的土地,这是他们在西周王朝分崩离析后得到的,属于“夏”。而夏是比商更早的王朝,夏禹传子是“天下为家”的开始。

  这种天下正统的想法,让秦人觉得特别自豪。他们不仅看低相邻的东边土地,更把自己看得高人一等。秦国法律规定,即使是嫁到其他诸侯国的秦国女子,她们所生的儿子也是“夏子”。

5-1

图5-1 春秋秦公镈,陕西宝鸡出土

  几乎与秦人把天下正统的主张铭刻于秦公镈(bó)(图5-1)的同时,东边的齐国人也铸造了一件青铜器,叫叔尸镈,也称叔夷镈。从这件青铜器的铭文上可以看出,齐人认为自己才是继承了商王血统的人,具有正当的天下统治权。

5-2

图5-2 战国形势图

  正统地位的争夺,加快了“战国七雄”一统天下的步伐。最初,他们主要针对处于中间地带的小的诸侯国或部落,以图局部统一。后来,随着一个个小的诸侯国被吞并,“战国七雄”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图5-2)从公元前463年到公元前222年,242年中没有战争的年份大约只有三分之一。

  无休止的战争,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据《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记载,仅秦国和赵国的长平之战,秦坑杀赵卒40万人,前后共杀赵卒45万人。

  战争也把人民抛入水深火热之中。

  惊的大哥衷,虽然没有和弟弟一起出征,但他所承受的苦难一点也不少。他不仅要起早贪黑种地,交纳更多的税赋,还要承担繁重的劳役。风调雨顺时,他和全村老少能勉强度日;如果碰上凶年饥荒,则很多人可能被饿死。苟活下来的人,有的不得不流亡山林,有的被迫沦为奴隶,有的因为养不起老婆而把其卖给有钱的地主或贵族。

  生活上,人们也遇到了许多麻烦。因为诸侯割据,几乎每个文字都有异体字,少则三五个,多则上百个。

5-3

图5-3 秦统一货币示意图

  当然,各个诸侯国还使用不同的钱币。韩国、赵国和魏国使用的是铲状的铜质布币,燕国、齐国则以铜质的刀币为主,而楚国通行的是小方块黄金制作的郢爰币和贝壳形状的铜币。而且,这些钱币大小不同、轻重有别,轻则五钱,重则六两。(图5-3)

  币种的不同、大小的差异,让人们在买卖物品时费尽了周章。不要说在诸侯国与诸侯国之间,就是在同一个诸侯国内也会因为使用不同的钱币而难以折算。当时,钱币的发行是由各国城邑负责的。有人统计,战国时期的钱币有100多个种类。

  战争频仍而惨烈,生活艰难而不便,怎么办?

  惊下定决心告别新婚的妻子,和60万秦人一起应征入伍,想的就是用一时的别离换取长久的安稳生活。

  许诺为百姓带来幸福安稳生活的人,叫嬴政。公元前246年,13岁即位秦王的他虽然没有亲政,但已听到了人民的呼声。于是,他立志长大后努力平定暴乱、铲除祸害,让百姓过上安宁的生活,不再有征战;男人们乐于耕作,女人们打理家务,漂泊者返回故乡,所有的人都安居乐业。

  12年后,秦王嬴政开始把理想付诸行动。公元前234年,他兴兵攻打韩国,希望通过这个地处中原要冲的跳板,扫灭其他诸侯王国。

  这一年,比嬴政大4岁的喜也投笔从戎,成为一名秦军士兵。喜死后,他与惊的大哥衷都被埋葬在今天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根据这里出土的竹简记载,喜在20岁到30岁时曾经参军3次。

  一场接一场的战争,喜慢慢熟悉了秦军的各种兵器、兵种、阵形和制度。他知道,秦军兵器有远射兵器、长兵器和短兵器三类。其中,远射兵器有弓、弩、箭,长兵器有矛、戈、戟、钺、殳(shū)、铍(pī),短兵器有铜剑等。不过,对于喜来说,最称手的兵器还是箭。

5-4

图5-4 秦代青铜箭镞

  1974年,考古人员在陕西省临潼县秦始皇兵马俑坑中发现了青铜箭头。(图5-4)这种箭头取消了翼面,只有3个锋利的棱角,大大提高了射击的精准度和攻击力。在这些箭头击中目标的瞬间,箭头的三棱角就会产生强大的切割力,穿透厚厚的铠甲,直达体内。制作工艺上,这些箭头更是近乎完美,三边宽度的平均误差只有0.83毫米。如果把它们放大20倍进行投影,箭头的轮廓误差也不会超过0.15毫米。

5-5

图5-5 秦代青铜戈,柄上刻有铭文

  细心的喜还发现,秦军的每件兵器都刻有4个人名,分别是相邦、工师、丞和工匠的名字,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相邦吕不韦”。历史学家认为,这是秦国军械制作和管理的重要发明,被称为“物勒工名”。(图5-5)官府在每件兵器上刻具工匠姓名,一旦兵器有质量问题,就可以迅速追查到制造者和管理者,使其承担终身责任。

  在兵种上,喜最羡慕的是弩兵。这些身强力壮的弓弩手至少接受过两年的专业训练,个个是擅长击发强弩、虽远必中的兵中之王。弓弩手或者与车兵、骑兵配合,或者组成独立的小方阵。当敌军迫近时,站立的射手首先射出强弩,然后由跪着的士兵发射弓箭。如此一波接着一波,弩兵方阵箭矢不绝,产生持续的攻击波。当然,有些弩兵方阵中还配有重装弩机手。他们身披铠甲,借助强大的弩机,进则摧枯拉朽,退则坚若磐石,远程攻打能力非常强。

  依靠锋利的兵器和勇猛的士兵,秦军在战场上形成了无比凌厉的攻势。他们远交近攻,用连横之策化解合纵之约,在公元前230年首先俘获了韩王,消灭了韩国;两年后,又大破赵国军队,攻克其都城邯郸;公元前226年,秦军攻占燕国都城蓟(今北京);公元前225年,秦军围困魏都,魏王投降,魏国灭亡;公元前223年,又消灭楚国。前后不到10年,秦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战国七雄”中的五大诸侯国。

  秦国凭什么这般气势如虹?

  参与攻打赵国后,喜解甲返乡。回家后,他把自己在战场上的一些见闻记了下来。

  在喜看来,秦国士兵也不是天生勇猛而不怕死的。他们同样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有爱恨情仇,有喜怒哀乐,更有对于残酷战争的胆怯。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不害怕为国战斗,相反会表现得异常勇敢。刚入伍时,喜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后来,在攻打邢丘的一场战斗中,他顿悟了其中的奥秘。

  那天,正下着毛毛细雨。秦军在四更天便饱餐战饭,借着夜色的掩护对邢丘城发动突然攻击。刹那间,邢丘城内外人喊马嘶、箭矢纷飞。从凌晨一直到中午,喜不记得有多少个回合的冲锋与反冲锋。最后,在震天般的喊杀声中,将士们冲入了邢丘城,追杀那些来不及逃亡的敌军士兵。

  入城后,喜远远地看到一个士兵提着一个戴着官帽的敌军首级,兴冲冲地奔向部队。突然,跟在这个士兵身后的另一个士兵悄悄地举起手中的矛,对准了战友。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队长大声喝令他们快速向大部队靠拢。

  一场内部谋杀被轻松化解,但在喜的心中却重重地划上了一笔。喜终于明白了,秦军士兵在战场上之所以个个都像红了眼的虎狼,是因为他们一旦斩获敌人的首级,就能够获军功、受爵位。

  早在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就建立了严格的军功授爵制度。将士一旦受爵,就有资格受到赏赐或免除徭役。受爵的高低,全凭斩获敌军首级数量:数量越多,爵位就越高,从一到二十不等。更重要的是,爵位可以世袭。受爵的人如果死了,就可以把爵位传给后人。

  消灭了5个诸侯大国,秦国的最后一个目标就是齐国。这个位于最东部的诸侯国,是周武王灭商朝后建立起来的。建国之初,齐国并不强大。这里的土地碱化严重,不适合种植庄稼。到了齐桓公时,通过管仲厉行改革,增强了国力,齐国成为“春秋五霸”之首。公元前386年,田和取代沉迷酒色的齐康公,成为齐侯,完成了齐国的蜕变。后来,齐国任用邹忌和孙膑对政治、经济、军事再一次进行全面改革,综合国力得到了空前提升。

  到了战国中期,齐国已经东有琅邪、西有清河、南有泰山、北有渤海,方圆2000余里,兵甲数十万,食粮堆积如山。都城临淄更是繁华竞逐。7万户居民、20多万人口在这里生产、生活,他们家家殷实、人人富足。街道上,车轴互相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来往的人们摩肩接踵。

  20世纪60年代,山东省文物部门对临淄古城进行了系统勘探发掘。他们发现,临淄古城由大、小两城组成:大城是郭城,周长超过24公里;小城是宫城,在大城的西南,周长有7公里多。

  要攻打如此强大的齐国,秦人自当更加周密地谋划。在兴兵攻打韩国,准备统一天下前秦国就成功稳住了齐国,齐王甚至亲自到咸阳与秦王把酒言欢。

  为了保证战场上的军粮供应,秦国修建了多条粮道。同时,秦国还通过漕运运输粮食。从关中地区调集的粮食沿济水运抵敖仓,一部分转由陆路运达边郡,一部分沿黄河而上,再过渭水,运抵咸阳;西南地区所需的粮食,或者从巴蜀地区沿长江而下,或者从中原经汉水入长江,在洞庭湖沿湘水过灵渠,进入漓江,再转运到岭南各郡。

  在水陆交通中心,秦国还建造了中央、县和乡三级粮仓,负责储存和调拨粮食。

5-6

图5-6 秦灭六国示意图

  公元前221年,士气高涨的秦军乘消灭赵国和燕国之势,突然从燕国边境南下,对齐国都城临淄发动袭击。毫无防范的齐国军队来不及组织像样的抵抗,就被秦军冲击得四散逃亡,齐王建被俘。至此,强大的齐国轰然倒塌,中华大地实现了天下一统的梦想。(图5-6)

  天下统一,让饱受分裂之痛、战乱之苦的民众兴高采烈。他们奔走相告,笑逐颜开。喜就是其中一员,他深深懂得天下统一的可贵和来之不易。

  回到家乡后,喜继续当“令史”。天下统一后,他对自己的生活更加有信心,对秦朝即将全面推行的郡县制充满期待。

  上一节:第四章 变法图强(3)徙木立信

  下一节:第五章 天下一统(2)喜的见证

  回到目录:《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连载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