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变法图强(2)郡县先河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7-15

  导读:春秋战国时期,为了富国强兵,各国纷纷变法图强,给社会带来了一系列改变。

  中华文明在风雨中继续向前行进着。正当黄河沿岸的中原诸侯借着“尊王攘夷”旗号明争暗斗之时,位于长江沿岸的一些蛮夷之邦也在悄然兴起。

  虽然楚国与齐国同为周朝的诸侯国,但由于楚国先祖南迁,与西周保持相对独立,又与汉水中下游和长江中游一带原始民族杂居,中原地区人们因此称他们为“南蛮”。楚人也干脆以蛮夷自居,自称为王,他们不受那么多清规戒律束缚,不断求变、求新,用自己的方式图强发展。

  公元前735年的一天,楚国第20任君王楚武王芈熊通举办了一次阅兵大会。佩剑方阵在检阅队伍前边开路,接着斧钺方阵齐步走来,骏马方阵威武雄壮地跟在后面,最后战车方阵整齐划一地驶入广场。突然,各个方阵改变了阵形,开始模拟实战演习。楚武王因艳羡中原大地华美的风物,曾于3年前挥师北上,可是楚国士兵在山林地带用的短小武器,显然无法与驰骋在广阔平原上的兵车相抗衡。战败后的楚国开始学习中原的战车制造技术和阵法,这场阅兵就是一次成果展示。

  随后,汉水流域和长江中游的周边小国都成为了楚国的囊中之物。不过,芈熊通值得后人重视的,不是他在战争中的用兵方略,而是他对所占领地的设治决策。

  公元前8世纪,楚国攻占了权国。该用什么办法来管理这片土地呢?楚武王犯了难。之后,就有人想出了点子:周天子的王畿不是叫“县”吗?那我们就在占领的权国土地上也建立县吧。

  从此以后,楚武王占领别国土地后,不再像以往那样直接分封给卿大夫家族,而是设立由自己亲自管控的“县”。县官没有完全自主的行政权、财政权、军事权,而是直接受命于楚王,县官的大印随时可以被楚王收回。然后,楚王不断削弱卿大夫的封邑,扩增便于直接控制的县。县多了,楚王直接征粮、征兵的资源就多了,楚王成了真正可以调动全国资源的大王。

  楚国“县”制的推行是一个历史性突破,它开创了郡县制的先河,具有分封制所不具备的优势,直到今天仍为我们所沿用。这是楚国能在春秋时期崛起为百年不衰的强国的关键,也为后来其他国家的改革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改革大潮在各国普遍兴起,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战国时期,冶铁业的崛起,铁制工具和牛耕的普及,大型农田水利设施等的兴建,必然要求社会结构与之相适应。变法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了各国“富国强兵”的目标,不少城市也因此迅速发展了起来。

  一天,齐国临淄来了一队赵国商人的马车,他们径直前往东北角的旅店。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吃到免费的午餐——为加强对外贸易,齐国规定前来做生意的各国商人,4匹马1辆车的可以免费吃饭;12匹马3辆车的既可以免费吃饭又免费供给饲料;20匹马5辆车的还专门配备5个佣役人员。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从车上跳下来,他是随做丝绸生意的父亲到临淄城西进货的。

  父子二人一出门,少年听到了从南边雍门处传来的歌声,便跑去看热闹。原来是歌唱家韩娥正在表演。像韩娥一样的民间歌手在临淄还有不少,他们很多人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靠卖唱为生。为了吸引更多的听众,歌手们除了不断提高演唱技巧,还要创作大量新歌以满足不同受众的需求。

  父子二人途经一个卖陶瓷的摊位,父亲对其中一款陶瓷爱不释手,便拿出刀币买了下来。管仲曾把制造天下一流精品提到了关系国家安危的高度,把发明创造各种工具和器物的人称作“圣人”,把掌握某种科学技术的良工巧匠置于让全社会尊崇的地位,还以“黄金一斤,直食八石”的高额奖金奖励各行各业的高手,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战国时,临淄郊外遍布着冶金(主要是炼铜、炼铁)、纺织、制车、制陶、制造漆器、铸币等各种作坊。临淄城成为东部地区最大的手工业中心。

  父子二人继续向西走,一路上,博彩斗鸡、酒肆歌妓,令人目不暇接。临淄市民长于体育和艺术,闲情逸致甚多。他们喜欢议论,多有智慧,具有宽松徐缓的性格、开阔放达的心态。这正是春秋时期管仲在商业与经济上的大胆设计由战国时期齐威王继续推进的结果。

  战国时期,不仅商业精神已经深入人心,士的忠义精神也是这个时代的重要符号之一。在那个竞争不讲名分、以胜败论英雄的时代,作为人才的“士”,在国家政治生活和国际事务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统治者对人才的渴望,使他们在招贤纳士时,已不像春秋时期一样要求德才兼备,而变成了唯才是用。作为特殊的社会阶层独立存在的士人们,没有贵族的权力和义务,只能凭借知识和技能游走各国,为统治者出力,以便谋生。

  孟尝君是战国四公子之一,养士三千。有一位名叫冯谖的穷人,托人找孟尝君,希望能到孟尝君门下做门客。第一次见面,冯谖拿着把破剑,穿着双草鞋。孟尝君问他有什么爱好,冯谖回答说没什么爱好。孟尝君又问他有什么才能,冯谖回答说也没有什么才能。这是不是一个为了混口饭吃前来滥竽充数的骗子呢?不过,爱好养士的孟尝君还是收容了他。可下人们看不起冯谖,成天只给他粗茶淡饭。

  一天,冯谖倚在门柱上弹着自己的剑唱道:“宝剑啊宝剑,咱们回去吧,这里连鱼也吃不到!”孟尝君听说后便把他升为有鱼有肉吃的二等门客。过了没几天,冯谖又弹他的宝剑了:“宝剑啊宝剑,出门连车都没有,咱们还不如回去!”孟尝君听说后又把冯谖升为出门有车的上等门客。过了不久,冯谖又唱歌了:“宝剑啊宝剑,咱们还是回去吧,待在这里,没钱养家!”于是孟尝君派人给冯谖的老母亲送去了吃、用的东西,使她什么也不缺。

  在一次次的试探下,冯谖看出孟尝君是一个礼贤下士的人,值得相交,便决心全力辅佐孟尝君,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

  一次,孟尝君请冯谖帮他去封邑薛城收债。没想到,冯谖不仅用收上来的利息请欠债的人吃饭,还自作主张免除了穷人的债务。孟尝君很恼火,冯谖却认为,烧掉还不起钱的穷人的虚账,反而能为孟尝君换来仁厚爱民的美誉。一年后,孟尝君被齐湣王(也称“齐闵王”“齐愍王”)罢相回到薛城,受到了人们的夹道欢迎。他热泪盈眶地对冯谖说:“先生为我换来的仁义,我现在看见了。”

  冯谖用财富为孟尝君交换来了“仁义”和“人心”。战国时期“士”的风骨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上一节:第四章 变法图强(1)囚徒拜相

  下一节:第四章 变法图强(3)徙木立信

  回到目录:《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连载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