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同之梦(4)轴心时代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7-13

  导读:孔子所处的时代,人类迎来了第一次思想之光的大迸发。从中国的百家争鸣,到世界文明的轴心时代,不同文化的思想基础从此发端。

3-10

图3-10 战国水陆攻战船纹铜壶

  中国航海博物馆保存着一对战国水陆攻战船纹铜壶(图3-10)。壶上镌刻的图形就有战国时攻城用的云梯。云梯底部装有车轮,便于移动,顶端装有钩状物,便于牢牢搭在城墙上。

  这种攻城工具是由当时著名的工匠公输班为楚国制造的。楚惠王准备用它去攻打小国宋国,以检验这种新式武器的功效。听到消息,一向主张“兼爱、非攻”的墨子决心去阻止这场战争。他一边安排300名弟子在宋国城头布防,一边独自赶赴楚国。经过十天十夜的跋涉,他才来到楚国都城郢。

  他先用道义说服了公输班,又去面见楚惠王。他向楚王发问:“有人放着自己漂亮的车子不要,却想偷邻居的破车,舍弃自己漂亮华贵的衣服不要,却想偷邻居的旧衣服,这是怎样一种人呢?”楚王不知是计,马上说:“这人有偷窃的毛病。”墨子抓住时机,慷慨陈词:“楚国有广阔的土地,而宋国只是一个小小的国家,这就如同一辆漂亮的车与一辆破车对比;楚国物产丰富,而宋国物产贫乏,这如同漂亮衣服和旧衣服对比。楚国攻打宋国,跟那个犯了偷窃病的人正是一类人。”楚王一时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接着墨子用衣带假作城墙,与公输班进行了一场模拟战。结果,任由公输班怎样改变攻城的战术,都被墨子抵挡在外。公输班攻城的器械用完了,墨子守城的方法还有富余。

  一场箭在弦上的战争终于被制止了。但是诸侯混战的局面并不会因此而逆转。墨子创立墨家学派,宣扬“兼爱、非攻”的主张,实际上也反映了当时人民渴望结束战乱、追求和谐大同的美好愿望。

  从春秋时期开始的思想大解放浪潮,直到孔子去世后的百余年,依然激荡不已。代表各阶级、各阶层、各派政治力量的学者或思想家,都企图按照本阶级或本集团的利益诉求,对宇宙、社会以及万事万物做出解释,提出主张。他们著书立说,广收门徒,高谈阔论,互相辩难,于是出现了思想领域“百家争鸣”的局面。

3-11

图3-11 西汉帛书《老子》甲本残片,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湖南省博物院藏

  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楚墓出土了一批先秦古竹简,当时轰动了整个考古界。其中的3组《老子》简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老子》手抄本,比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图3-11)还早100多年。据专家考证,这批竹简来自于齐国稷下,是稷下学宫一个学派的教材。公元前311年由出使齐国的屈原带到楚国,对屈原的作品思想曾产生了重要影响。

  稷下学宫创建于齐桓公田午时期。当时正是战国前期,齐国经济发达、政治开明。为了广揽天下贤士为己所用,桓公田午在国都临淄的稷门之下修建了巍峨的学宫,到齐宣王时期,稷下学宫达到鼎盛阶段,吸引了当时几乎所有的著名学派汇集于此,使这一时期成为中国历史上诸子百家政治、学术、思想大融合的重要时期。

3-12

图3-12 《百家争鸣》,北京中华世纪坛环形浮雕壁画《中华千秋颂》局部

  当时,四方游士、各国学者纷至沓来,儒、道、名、法、阴阳、兵、农等各家学派林立,学者们济济一堂,围绕着天人之际、古今之变、礼法、王霸、义利等话题,展开辩论,相互吸收,共同发展。(图3-12)历史上记载,稷下学宫里面的众位先生及其弟子人数最多时达“数百千人”。不仅如此,齐王还封76位著名学者为“上大夫”,并“受上大夫之禄”,拥有相当高的爵位和俸养。

  公元前318年,齐宣王率领仪仗队伍出了国都,以隆重的礼仪迎来了一位前来拜访稷下学宫的访客,并在自己的离宫——雪宫会见了他。这位访客是谁?他为何会受到如此礼遇?

  这个人名为孟轲,就是被后世尊为“亚圣”的孟子。孟子出生的地方距离孔子的老家曲阜只有30公里。和孔子一样,他也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孟母以“孟母三迁”的代价,为幼年孟轲创造了良好的成长环境。

  孟子曾受业于孔子之孙子思一门,他继承和发扬了孔子的思想,是仅次于孔子的一代儒家宗师。他仿效孔子,带领门徒游说各国,宣扬“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思想。他甚至以“仁政”为出发点,创立了一套以“井田”为模式的理想经济方案,提倡“省刑罚、薄税敛”“不违农时”等主张。要求国家在征收赋税的同时,必须注意生产,发展生产,使人民富裕起来,这样财政收入才有充足的来源。孟子的富国主张显然引起了齐宣王的兴趣,所以不惜出城远道相迎。

  《孟子·梁惠王(下)》中曾有记载,在华丽的离宫里,齐宣王问孟子:“贤人也有在这样的别墅里居住游玩的快乐吗?”孟子回答说:“有。”他告诫齐宣王:“国君以人民的快乐为快乐,人民也会以国君的快乐为快乐。国君以人民的忧愁为忧愁,人民也会以国君的忧愁为忧愁。以天下人的快乐为快乐,以天下人的忧愁为忧愁,这样才能使天下信服。”

  孟子的“仁政”学说与齐宣王开疆辟土、实现霸业的基本路线并不相符,但是开明的齐宣王仍然给予他上大夫的礼遇,连孟母去世,孟子都是在齐宣王的资助下,才得以送母亲的灵柩回老家邹地安葬。孟子在家守丧3年后,又返回齐国。齐宣王为孟子提供了万钟经费,请孟子在临淄城内招徒办学,传授礼制主张。

  孟子把道德规范概括为4种,即仁、义、礼、智;把人伦关系概括为5种,即“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他提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推崇“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节,激励了2000多年来的志士仁人。

  在稷下学宫,我们还可以看到另外一位儒家学派代表人物的身影,他曾三度出任学宫祭酒,相当于现在的大学校长。这个人就是荀子。

  稷下学宫曾几乎毁于战乱。到齐襄王即位后,他召集亡散的学士,重整稷下学宫,荀子凭他的学识和才德,成为稷下学宫的领袖。

  荀子继承并发展了儒家学说,在孔子、孟子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礼”,他提出了“水则载舟,水则覆舟”的著名论断。“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荀子是世界上较早提出“终身学习”的人。

  当孔子在追求大同之梦的道路上执着前行的时候,在世界的其他不同区域,哲人们不约而同地发起了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人类思想史进入了一个璀璨的时代,德国哲人雅斯贝尔斯把这个时代称作“轴心时代”。在“轴心时代”里,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都一直影响着人类的生活。

3-13

图3-13 《释迦牟尼本生如意树》,雍和宫唐卡

  在古老的恒河岸边,一株枝繁叶茂的菩提树下,迦毗罗卫国王太子乔答摩·悉达多静坐多日,自觉悟出了解脱人世间苦难的良方,那就是洞穿一切使人痛苦的欲望。以“圆觉觉他”为主要理念的佛教从此在世界上传播开来。(图3-13)

  在古代地中海,航海业和海上贸易的发展,使古希腊人不再把命运维系于虚无缥渺的神秘领域,而是以理性的态度来认识和考量这个世界,把对自然奥秘的探索当作生活的乐趣。他们的好奇与惊讶推动了希腊哲学的发展,造就了希腊人理性的精神,并对后世西方哲学和近代科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古代中国,人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与西方不同,但是中西方哲人们对人类社会的思考却不谋而合,那就是,都以人为中心,把对人的终极关怀作为自己的任务。释迦牟尼的关爱一切“有情”(众生),柏拉图的“认识你自己”,孔子满心期待要建立一个充满“仁爱”的世界……这些都体现了人类对于人本思想的探索和追求。

  尽管孔子和他的继承者孟子、荀子等毕其一生都无法实现大同之梦,但是他们的学说却为中华文明的发展奠定了思想基石。

  此后的儒家思想,虽经历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但依然薪火相传,到汉武帝时,更是被统治者确立为国家意识形态,成为2000多年来贯穿中华文明发展进程的核心思想。即使在积贫积弱的近代,康有为等人在探索强国之路时,提出的依然是孔子的大同思想。

3-14

图3-14 [意]利玛窦、[比]金尼阁《中国札记》,拉丁文版荷兰原版初印本

  1601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应明万历皇帝之诏住进了北京。在华期间,他潜心研读儒家经典,最早把儒家经典“四书”译为拉丁文。他撰写的《利玛窦日记》第一次向欧洲全面介绍了中国的道德和宗教思想,欧洲人第一次从此书中知道了中国圣人——孔子和中国文化的精粹。(图3-14)

  18世纪法国大哲学家、启蒙运动的导师伏尔泰的房间里也供有孔子画像,画像下面有伏尔泰的四句话:“他是唯一有益理智的表现者,他从未使世界迷惑,而是照亮了方向。他仅以圣贤而从未以先知的口吻讲话。大家认为他是圣贤,甚至在全国也如此。”伏尔泰认为,每个法国人都应该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1963年,马丁·路德·金在林肯纪念堂前发表演讲《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人人生而平等的真理不言而喻。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从前奴隶的后嗣将能够和奴隶主的后嗣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如果圣人已经化成天上的星辰,他应该会看到,大同已经成为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理想。

3-15

图3-15 欧洲古籍中的孔子全身像

  今天,在世界各地,人们仍以不同的形式纪念着孔子这位伟大的先贤。(图3-15)遍布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更使孔子成为中华文化的象征。孔子的仁爱之音,穿越了几千年的历史风尘,而今依然优美清澈,宛如尼山上皎洁的月光,宛如舞雩(yú)台上温暖的春风。

  结语:孔子的精神世界是一个生机盎然、发育万物,既有天道流行,又有人情温暖的世界。他的思想缔造了中国人的基本品行,那就是崇德向善,以人为本,以和为贵。他为人类勾画的无比美妙的前景,到今天仍是全人类为之奋斗的目标。

  历史总是在曲折中前行,就像河流总会有转弯和回流一样。孔子的思想在他所生活的年代得不到理解和支持,在他身后的战国时期,7大强国更加信奉强权和暴力,通过变法革新探索强盛之路,都力图成为问鼎中原的王者。

  上一节:第三章大同之梦(3)大道未行

  下一节:第四章 变法图强(1)囚徒拜相

  回到目录:《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连载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