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文明分野(4)辟雍礼乐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7-07

  导读:古希腊奥林匹亚的运动会充满了力与美;而周朝的运动会,则贯穿着德与礼。中西文明,此时都已显现出它们鲜明的个性。

  黄河,浊浪滔天;岸边,劲风扑面。周公站在岸上,此时的他面临着极大的困境。

  牧野之战结束后不到两年,武王就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留下不到13岁的儿子继位,这就是周成王。成王年幼多病。为了安定局势,周公不得不摄政称王。然而,这引起了管叔和蔡叔的不满,他们四处散布周公将要篡位的谣言,并联合商纣王的儿子武庚一起发动叛乱。周公决定放手一搏。但是,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成王。面对滚滚黄河,周公祈祷上苍:“成王还小,还没有见识,如果有什么过错的话,就都算到我的头上吧。”

  周公率领大军从周的都城镐京出发,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周公东征。与当年伐纣的一役功成不同,东征的战役异常艰苦,整整持续了3年才取得了最后胜利。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一名侥幸生还的小兵吟唱道:“……我的圆孔斧战破,我的凿已经残缺。周公率师去东征,四国臣民被感化。可怜我们从军者,能够生还是喜事……”这首后来名为《破斧》的诗,被收录在《诗经》里。此时的周公清醒地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没有一套让社会良性运转的制度,就会重蹈殷商的覆辙,征战就会永无休止。

2-12

图2-12 西周宗法制度示意图

  东征之后,周公开始了大规模的分封,先后封了71个诸侯国。建立了一整套以王室为首的方国体系,同时完善了宗法制度。(图2-12)

  伴随着分封,周公将家族的伦理逐渐推及到国家治理之中。

  周公的儿子伯禽封在鲁国。临行前,周公对伯禽谆谆告诫:“德行广大,却很谦恭,就能荣。土地广阔,却很节俭,就能安。位高权重,却很谦卑,就能贵。人众兵强,却很小心,就能胜……一定要谦虚,纣王失败的例子就在眼前啊!”

  伯禽没有让周公失望,他用了3年时间安定了鲁国的局面。他从自己做起,改变鲁国的风俗,用礼来感化、教育百姓。在鲁国,儿子要为去世的父母守丧3年,各级官员要恪尽职守,人们之间相处都要以礼相待。鲁国此后逐渐成为周朝东部的文化重镇。德,经由礼的转化,有了载体。灿烂的礼乐文明,开始显现出它完整的面目。

  当时周朝的大学——辟雍举行了一场规模盛大的射箭比赛。

  沼泽之中,一片圆形的高地,像璧,称之为辟;四面环水,称之为雍。高地上有一厅堂式的建筑,称作射宫,为射箭之处。

  对于选手们来说,这是一场决定命运的比赛。胜利者将会参加天子的祭祀仪式,而失败者将被降低爵位,甚至减少封地。

2-13

图2-13 各种表现“射侯”的汉代石刻拓片

(《礼记·射义》中有“故天子之大射,谓之射侯。射侯者,射为诸侯也”的记载,汪荣宝《义疏》引《音义》中的解释:侯、猴谐音,射猴即“射侯”;雀、爵谐音,射鸟即“取爵”。因此树下射猴、射雀这类图像,多含有射取官位、封侯取爵的美意。)

  第一轮为试射,不计分。第二轮为正式比赛。每轮每人4支箭。射完后,观察员将箭从靶子上拔下来,记下箭在靶子上的位置,送给相当于裁判的司射官。弓箭是古代最有力的远程杀伤性武器。善于射箭是评价官员最重要的标准之一。靶子,当时称作侯。射箭就是射侯,诸侯一词由此而来。(图2-13)

  最难的是第三轮,要跟随音乐的演奏来射箭,没有按照音乐节拍射出箭,即便射中了,也不算分。

  歌曲的不同,表示等级的不同。“芦苇茁壮又茂盛,射中5只公野猪。猎手箭法真神奇!蓬蒿茁壮又茂盛,射中5只小野猪。猎手本领真高强!”这首乐曲《驺虞》出自《诗经》,是天子参加射礼时专用的,用以歌颂百官齐备、共同努力实现目标。诸侯举办的射礼,用乐曲《狸首》,歌颂按时朝见天子;卿大夫用乐曲《采苹》,歌颂遵循法度;士用乐曲《采蘩(fán)》,歌颂不荒废本职工作。运动和音乐结合在一起,将原始的狩猎活动转化成为一种仪式。这种仪式不断提醒所有的参加者,要记住自己在社会中的身份、地位与角色,以及如何对待其他人。

  比赛结束后,失败者要向胜利者拱手,并且要喝下罚酒。这是周朝运动会的一个场景。比这稍晚些,在亚欧大陆的另一端,古希腊也开始举行奥林匹克运动会。第一届古代奥运会在公元前776年举行,当时只有短跑一个项目。

  传说,古希腊城邦的伊利斯国王为了挑选驸马,提出应选者必须和自己比赛战车。比赛中,先后有13个青年丧生于国王的长矛之下。第14个终于智取获胜。这位青年是天神宙斯的孙子——伊菲图斯。为了庆贺胜利,伊菲图斯与公主在奥林匹亚的宙斯庙前举行盛大的婚礼,会上安排了战车、角斗等比赛,这就是最初的古奥运会。伊菲图斯成了古奥运会的创始人。

  实际上,古希腊各个城邦之间长期征战不休,不分输赢,通过举办运动会可以实现暂时的休战。古希腊文明衰落之后,运动会也就随之停止,直到近代才逐步恢复。

2-14

图2-14 公元前500年表现搏击运动的雅典黑绘双耳瓶,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

  古希腊奥林匹亚的运动会充满了力与美;(图2-14)而周朝的运动会,则贯穿着德与礼。中西文明,此时都已显现出它们鲜明的个性。

  “礼”这个字在殷商即已出现,在商代的甲骨文中表示用豆盘盛着玉来祭祀祖先与神灵。礼,让人们明确各自的社会角色以及交往方式;乐,通过歌舞促进和睦与和谐。

  周继承了很多殷商礼乐的内容,但是却抽去了很多神鬼的内核,注入了人文的内涵。礼乐,是“德”的载体,“德”的外化。礼乐文明是一种对话的艺术、交往的境界、和谐的伦理,是对人类欲望的合理节制。

  传说,制礼作乐的是周公。为了制定礼法,周公早上读书百篇,晚上还要接见70贤士。只要听见有贤人来,哪怕他在洗澡的时候也会提着湿头发出来,吃饭的时候也会吐掉嘴里的食物急忙出来相见。周公还经常到平民家里访问,向上万人征求意见。

  他的礼仪规范制成后,被称为“周礼”。周公制礼作乐,有一个基本的指导思想,即“敬德保民”。《礼记·王制》中记载着这样一个制度:老人50岁可以拄杖于家;60岁可以拄杖行于乡里;70岁可以拄杖行于国都;80岁可以拄杖去朝拜君王,作揖就可以出来,不必等朝事结束;90岁,天子若有事,就到其卧室求教,还要带来珍贵的慰问品。

  实际上,礼乐涵盖极为广泛,所谓大礼300,小礼3000。从政府如何组织到诸侯国如何交往,从军事到教育,从吃饭穿衣到婚丧嫁娶、日常起居,莫不以礼为准则。礼,既是一种理想,又部分得以实现,逐步成为中华文明的标志与特征。中华礼仪之邦,可以说自周公开始。

2-15

图2-15 西周“长思”青铜编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王国维在《殷周制度论》里说:“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近代著名历史学家夏曾佑说:“孔子之前,黄帝之后,于中国大有关系者,周公一人而已。”“周道四达,礼乐交通”,是西周盛世的写照。(图2-15)

  这是一个乡村的黎明时分。公鸡开始打鸣。一户人家里住着小两口。女人说:“你听,鸡叫了,赶紧起来吧。”男人却不想动。女人又说:“野鸭和大雁都要飞起来了,你快去打几只。我给你做下酒菜。”

  当男人终于整好装束,迎着晨光出门打猎时,女人反而对自己的性急产生了愧疚,便对丈夫说:“将来我们要共享佳肴,与子偕老。弹琴鼓瑟,一起安安静静过日子。”男人被深深感动,解下玉佩赠给妻子。

  这是数千年之前,农耕时代夫妻之间的恩爱与浪漫。一菜一蔬,一粥一饭,看似平淡,却饱含无限的深情,蕴含着夫妻相处之道。也许是摇着木铎(duó)下乡采风的人,把它记载在《诗经》之中,名为《女曰鸡鸣》。那时的爱情和生活,有着泉水般的清纯,散发着田野般的芬芳和天然的真诚质朴。

  周公摄政的第七年,局势已经安定,礼乐推行。周公于是还政于已经20岁的成王。经过武王、周公、成王以及后来康王的治理,西周进入了一个盛世,史称“成康之治”。历史学家形容这段时期“天下安宁,各种刑罚措施40多年都没有被使用过”。

  又是一年春来到。由周公规划主持营造的东都洛邑城外,桃花盛开。田野里,伴随着劳动的号子,农人们正忙着耕种。一位农人抬起头,擦拭脸上的汗水。那位吟咏《破斧》的小兵,此时已经解甲归田,重新回到了期待已久的土地,开始了安宁的生活。在官方划定的井田中,他正在播下希望的种子。

  200多年之后,都城镐京被占领,西周遂迁都洛阳,史称东周。东周分为春秋和战国两个时期。整个周朝,共延续近800年。

  结语:周朝是决定中华文明品格的关键时期。周公制礼作乐,是要建立一个“道德之团体”,要用道德把贵族、平民和其他的人维系起来。这使得中国实现了由鬼道向人道的伟大飞跃。中国的民本思想及以德治国的思想都由此而来。当时,这些思想在全世界都是先进的,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直接孕育了春秋战国时期的儒家思想,直接影响了中华文明的走向。

  当周公把商纣王的哥哥分封在宋国的时候,周公绝对不会想到,宋国的后人里面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人。这个人一生以周公为楷模,以复兴周公的事业为己任。这个人是殷商血脉、宋国的后人,出生在周公儿子伯禽的封地——鲁国。

  这个人就是孔子。

  上一节:第二章文明分野(3)德字嬗变

  下一节:第三章 大同之梦(1)命途多舛

  回到目录:《中国故事:中华文明五千年》连载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