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长安气象(4)魂兮归来

来源:《中华文明五千年》  发布时间:2019-07-22

  1970年10月初的一天,在西安市南郊何家村的建筑工地上,两个形状相同的陶瓮和一个银罐相继被发现。总数超过1000件的器物反映了唐朝生活的方方面面,有玛瑙器、水晶器、玻璃器、玉器、金箔、钱币、银铤、银饼、银板,还有朱砂、石英、琥珀、钟乳石等十几种名贵药材。其中数量最多的是金银器,金器总重量14900多克,银器总重量195000多克。

 “和同开珎”银币

  这其中,5枚“和同开珎(zhen)”银币尤其珍贵。经考证,这些银币的铸造时间是日本元明天皇的和同元年(公元708年)的5月到次年之间,即便在当时的日本,这些银币也很少有人能拥有,但如此罕见的银币却出现在当时的唐朝。此外,还在现场发现东罗马金币和波斯萨珊王朝的银币各1枚。

  经专家考证,出土的地点是在唐朝长安城内兴化坊的西南部,埋藏的时间是8世纪中后期。虽然考古学家们对于这批遗宝的主人的身份还没有明确认定,但这批融汇东西方文明的宝物也印证了唐朝时期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频繁程度。

  这5枚“和同开珎”银币究竟是如何流入大唐的呢?有专家认为,能将如此珍贵的东西带入唐朝的人,只能是遣唐使这样的正式使节。据推测,公元717年和733年的日本遣唐使都存在这种可能。

  从公元7世纪初至9世纪末约两个半世纪里,日本为了学习中国文化,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人数多时五六百人,最少的也有100多人。他们中的少数主要成员被允许进入长安,全面学习唐朝的文化。

  早在公元630年,日本舒明天皇派的第一批遣唐使到达长安,整个使团共200余人,分乘两艘大船而来。

  公元716年,唐开元四年,日本政府决定派遣以多治比县守为首,由557人组成的第8次遣唐使团。这其中,就包括19岁的阿倍仲麻吕。

  第二年3月,阿倍仲麻吕随多治比县守大使一行,从难波(今日本大阪)向中国大陆进发。经过了长期的艰险旅程后,于9月底到达了长安城。

  唐朝的新气象让年轻的阿倍仲麻吕兴奋不已,到达长安后不久,他就迫不及待地进入国子监太学学习,如饥似渴地攻读中国的《礼记》《周礼》《诗经》等经典。他刻苦学习,虚心求教,进步神速,毕业后参加唐朝的科举考试,竟然一举考中进士。

  他的才华很快得到朝廷的赏识。不久他被任命为左春坊司经局校书(正九品下),并辅佐太子李英研习学问。

  由于阿倍仲麻吕的引荐,让唐玄宗对于天宝年间来唐的日本遣唐使藤原清河印象不错。正月初一贺正皇上在含元殿接见各国使臣,以往的安排席次是:新罗、大食居东班,吐蕃、日本居西班。这次皇上特意将日本和新罗调換了位置,日本大使被提升到东班首位,提高了日本的外交待遇。

  阿倍仲麻吕在唐住了54年,历仕玄宗、肃宗、代宗三代皇帝,唐朝的三位皇帝没有因为他是一个外国人而冷落他。他在唐朝的仕途步步高升,历任仪王友、卫尉少卿、秘书监兼卫尉卿,肃宗时他被提拔为左散骑常侍兼安南都护,官至三品。

  像阿倍仲麻吕这样的外国人在唐朝做官并不鲜见。为唐朝开拓西域立有大功的高仙芝就是高丽人,官至河西节度使;高宗时期,波斯国王子卑路斯因国亡求援于唐,到长安后,被授予右威卫将军。

  除了学问高,阿倍仲麻吕同时还是一个天才诗人,很快,他就跟许多唐朝诗人成为好友。其中跟阿倍仲麻吕有密切交往的唐代著名诗人及名士就有李白、王维、储光羲、包佶等人。

  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56岁的仲麻吕以双亲年迈为由,请求回国,朝廷准许。但他乘坐的船在归国途中遇到了风暴,藤原清河大使和阿倍仲麻吕所乘的第一艘船触礁,不能继续航行,与其他三艘船失去联系,最后被风暴刮到越南的驩(huan)州海岸。

  有关阿倍仲麻吕“遇难”的消息很快传开,好友李白听到后悲痛万分,挥泪写下了《哭晁卿衡》的著名诗篇:“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李白把阿倍仲麻吕比作洁白如壁的明月,把他的死比作“明月沉碧海”,以此纪念两人之间的诚挚友谊。

  幸运的是,阿倍仲麻吕并没有死。公元755年(天宝十四年)6月,阿倍仲麻吕等10多名幸存者历尽艰险,再次回到了长安。当他看到李白为他写的诗后,百感交集,当场回了一首《望乡》,诗中写道:“卅年长安住,归不到蓬壶。一片望乡情,尽付水天处。魂兮归来了,感君痛苦吾。我更为君哭,不得长安住。”

  大历五年(公元770年),时年72岁的阿倍仲麻吕在长安去世,代宗为了表彰他的功绩,追赠他为从二品潞州大都督。日中两国也分别于1978、1979年在奈良和西安建立了“阿倍仲麻吕纪念碑”,用来纪念这位オ华横溢的友谊使者。

  木雕彩绘鉴真和尚坐像,日本奈良东大寺

  跟阿倍仲麻吕一同来到唐朝的还有吉备真备,他在唐朝生活了17年,回国后根据汉字楷书偏旁创制了“片假名”。公元753年,66岁的鉴真在经过了40天的海上颠簸后,他的第六次东渡终于成功。鉴真此行的队伍中,除了僧侣外,还有建筑、绘画、雕刻、铸写等专门人才。此后,鉴直定居奈良,讲授佛经,成为日本律宗的开山鼻祖。“从此以来,日本律仪,渐渐严整,师师相传,遍于寰宇”。

  留学僧最澄、请益僧圆仁也都在唐朝生活多年。他们将唐朝的典章制度、天文历法、书法艺术、建筑艺术和生活艺术输入日本,对日本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日本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化改新(公元645年)就是模仿唐朝的典章制度进行的。参与其设计的博士僧旻、高向玄理等都是留唐归国人员。日本的《大宝律令》几乎全部抄自唐律。《大宝律令》的官制一直沿用到明治维新,到现在日本中央各部仍然称省,也是承袭《大宝律令》。

  日本在公元710年迁都平城京(今日本奈良),公元794年又迁都平安京(今日本京都),两座都城都是按照唐朝的长安城的城市布局规划营建的,其中街道如朱雀大街,东市、西市等,都照搬沿用唐朝的长安城。

  朝鲜的文化也深受唐朝的影响。新罗在统一朝鲜半岛后,派遣了很多留学生到唐朝学习,长安城内就设有“新罗馆”,最多的一年,新罗派到唐朝的学生就有200多人。仅从公元821年到唐朝末期,登科举的新罗学生就有58人。新罗留学生中最有名的就是崔致远,他在12岁就入唐求学,他的父亲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临行前告诚他:“如果十年还没有及第,你就不是我的儿子!”崔致远在中国一共待了16年,前面的七八年在长安、洛阳求学,后半期则先后在溧水、淮南为官。崔致远28岁回到新罗,在新罗王朝继续担任要职。崔致远一生文学创作不断,留下了个人文集《桂苑笔耕集》,他是朝鲜国历史上第一位留下了个人文集的大学者、诗人,被朝鲜和韩国学术界尊奉为韩国汉文学的开山鼻祖,有“东国儒宗”“东国文学之祖”的称誉。

  朝鲜半岛使用汉字有1000多年的历史,一直到15世纪才有自己的文字。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唐高祖派遣沈叔安前往高句丽封高建武为上柱国、辽东郡王。到了高句丽后,同去的道士专门为高句丽的国王及道土等讲解《老子》一书,前来听讲的竟有数千人。

  (来源:资料来源于《中华文明五千年》一书)

社科普及活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

2017北京社科普及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为主题,开展了一系列社科普及活动。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