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教师情愫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21-10-08

  1936年7月,毛泽东在陕北保安(今志丹县)接受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采访,谈及自己报考师范学校的经历时说:我差不多已经做出结论,我最适合于教书。

  现实中,很少有人把毛泽东与“教师”这一普通职业联系起来。然而,这位闪耀着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书法家、诗人等诸多光环的伟人,的确一直对教师职业情有独钟。到了晚年,他依然喜欢与人谈论“当小学教员”那段备感自豪的“教书岁月”。

  在探索和梳理隐秘尘封的历史卷宗和公开、口述的历史文献基础上,韩延明5年数易其稿,著就了《毛泽东的教师情愫》(当代中国出版社)通过教师情愫这个主题,展现毛泽东波澜壮阔的一生。

  毛泽东始终强调知识和教育的重要性。1920年1月,他在《湘教职员请撤惩张敬尧》一文中写道:“窃我国今日要务,莫急于图强,而图强之根本,莫要于教育。”1938年10月,他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提出,改订学制,废除不必要的课程,“广泛发展民众教育,组织各种补习学校、识字运动”。

  少年时他如饥似渴地读书,成为国家领导人后,依然保持着学习的热情和习惯。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让他的外事秘书林克结合国际形势和政治需要教他学习英语。林克回忆说:毛泽东学习英语的兴致很高……有一段时间,往往天色未明时,他就邀请我到他的寝室去帮他学英语。毛泽东有次对客人说:我每天总要挤时间请老师教英语,现在算已有了点成绩……我已能阅读《纽约时报》了。

  毛泽东尊重知识和教育,还体现在他对待老师的态度上。无论是求学时期、革命年代,还是在成为大国领袖之后,毛泽东一直保持着与各位恩师的联系和交往,最长的赓续半个多世纪。

  在延安,他曾于1937年2月和1947年2月两次为师范老师徐特立隆重祝寿,而这两次都处于非同寻常的历史时刻——第一次是红军经过万里长征到达延安不久,第二次是胡宗南23万大军压境延安之前。新中国成立后,当毛泽东得知自己当年的国文教员袁吉六先生病逝、师母戴常贞生活困难时,多次给她寄钱寄物,并派人专程从湖南接师母进京住了两个多月。之后,他承担了师母的生活费用,直至师母去世。

  《毛泽东的教师情愫》一书,历史跨度大、涉及面广,信息量大,可谓纵横交织、上下贯通,犹如一部史诗般的舞台大剧,异彩纷呈。作者选取独特的写作视角,恪守实事求是、严谨治学的原则,仔细比较、反复甄别,选取最精当的史料,巧妙应用于新颖的观点中加以阐述。

  研究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著名美国学者约翰·霍金斯说:“毛泽东一生对于教育投入了极大的关注,他对教育的关心在许多大政治家中都是独树一帜的。要想了解中国的现代教育,是无法离开对毛泽东教育思想与实践的了解的。尤其当中国教育已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一种模式时,他在教育上的许多创举及对教育的影响也是教育工作者所应关注的。”

  毛泽东从“教师”职业踏上其壮丽的革命生涯,又以“导师”身份践行其神圣的历史使命。后来,他将中国大地变成一所大学校,让中国共产党书写的辉煌历史成为一本大教材。他的思想,已深入中国人的心灵和血脉,化作一种永恒的精神力量。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21年9月29日,第11版;作者;穆兆勇,系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三研究部副主任;图片:原文配图)

 

社科普及活动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贯彻全会精神的热潮。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聚焦理论研究成果,普及理论知识,人文之光网特开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专题。

扫一扫关注

京社科微信公众号

//51tongji //51tongji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