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印象京津冀·津门十景|沽水流霞——天津海河公园

来源:《美丽天津》  发布时间:2017-09-11

  海河风景线,始于三岔口,止于大光明桥,横穿繁华的天津市区。它宛如一幅长长的风景画卷,把天津装扮得愈加楚楚动人。它的美丽,表现在令人留连忘返的海河公园、闻名于国内外的望海楼教堂、雄伟壮观的“老龙头火车站”——天津站……但它最让眷恋的却是夜幕降下之后,海河流水闪烁的波光灯影的美,流动不息的美。那两岸若明若暗的各色灯光,倒映在河中,浮如绚丽的彩霞,缓缓的流水,又把一道道彩霞送向远方,使人们产生无限的遐思。在天津,有“七十二沽”之称,海河还被一些人称作“沽水”。于是,“沽水流霞”就这样传开了。

海河广场

  海河公园

海河公园

  海河两岸的海河公园,是天津人民最喜欢散步、游玩、休憩的地方之一。在三岔口紧靠狮子林桥的水面上,有两组铜质塑像,这是海河公园的起点。其中,一组塑像是两条雄踞的蛟龙,它们相对昂首嬉戏,龙首中间有一枚彩色圆珠悬空疾转,龙口喷出丈余高的水雾,构成一幅生机盎然的“二龙戏珠”;一组塑像是顽皮可爱的哪吒,脚踏风火轮,手持降魔圈,身骑一条蛟龙,威风凛凛,气盖山河,再现了我国古代神州传说“哪吒闹海”的生动场景。在两组塑像的周围,悬挂着一串串七色彩灯。每逢傍晚,苍穹深遽,祥云渺茫,彩灯闪闪烁烁,水声哗哗作响,水雾团团迷濛,如若置身其间,便会立即有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沿岸东行到北安桥,是海河公园的青年园。步入园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银灰色的双面同步电子石英钟,这是设计者在有意启迪青年们珍惜“黄金时代”的宝贵光阴。花丛中矗立着一座名为"青春"的群雕,4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手挽着手,用热烈的目光互相勉励去追求美好未来。园内中心处有一座花岗岩石碑,镌刻着邓颖超亲笔题写的大字——“青年园”。挺拔、翠绿的白蜡,艳丽、火红的串红,遍布各处,洋溢着一派青春气息。

  与青年园毗邻的是草花园。园内草本花卉繁多,五彩缤纷,目不暇接。这里靠近天津市繁华的地区,园外车辆川流不息,人流熙熙攘攘,园内却是闹中取静的好去处。高耸的草花丛中一座名为“海河儿女”的雕塑,塑造了一位体态轻盈、健美的渔家女,站立在海河波涛之中,右手高攀一只振翅欲飞的海鸥,一对明眸凝望着蓝天、白云,表达了对新生活的一片向往。这里最引人注目的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人造叠水瀑布——涌春泉。它占地800多平方米,瀑布3叠直落河中,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草花园以东依次是春花园、夏花园、月季园、秋景园,分别栽植了各季盛开的花木和四季常青的松柏,三季花事不断,四季各有佳景。春花园以泡桐、洋槐、西府海棠、连翘、碧桃、榆叶梅等为主体植物,早春时节,百花争艳,呈现出春到海河的景象。夏花园有合欢、栾树、紫薇、木槿、珍珠梅等花木,盛夏时节,绿树成荫,鲜花点缀,美在其中。月季园错落有致的花坛,种满了天津市市花——月季,五颜六色,分外妖娆。秋景园采用自然式的山林野趣手法布置,起伏不平的土丘、曲折迂回的小径和小巧玲珑的茅亭,显得层次分明,雅致朴素,而表现秋色的火炬、银杏、杜黎、金银木、枸杞等,在天高云淡的秋月里,红绿相映,格外鲜艳。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夏花园内占据显赫位置的一组山石。这山石是从天津蓟县老虎顶采集来的寒武纪叠层石,距今已有漫漫的10亿年。李先念同志书写的“人民城市人民建”大字,镌刻在这块石头上。

  从秋景园到海河对岸向西折回,便是植物造型园。这里呈现另一种园艺风格,设计者借助西方园林的造园手法,以规则式布局为主,每隔七、八十米,就会展现不同形状的组合花池,使甬道更向,丘峦起伏,空间变幻,新意迭出。这里的叠水台、海波亭、儿童乐园、天鹅雕塑以及用五色草编扎成的海狮戏球、白熊憨立、飞鱼展翅、海马望月、海豚钻圈等植物立体造型,也会使人觉得美不胜收。

  向西行到四纬路和六经路交口处,一组更为恢宏的美景,映入人们眼帘。这组美景,是大型浮雕彩灯水景——“百龙戏水”。它地处海河风景线中段,主段是一座长107米、宽4米的白色大理石浮雕,镌刻着近百条神态各异、翻腾奔跃的白龙,构成4个“游龙戏水”的逼真画面。两侧的汉白玉石上,一边刻着“百龙戏水,时泰景和”,一边刻着“津门龙影,万象更新。”每一条龙的嘴部,都含有一个喷头,海河水从龙嘴中喷涌而出,在音乐程序的控制下,不断变幻着水柱的高度和形状。浮雕的前面,装有造雾喷头和300盏水下彩灯。入夜,龙嘴中的水柱,造雾喷头的水雾,交汇在一起,浮雕前仿佛进入“云海茫茫”的境界,水上彩灯又将白龙、水柱、水雾映得五光十色,堪称天津一大奇景。

  再向西行,就到了喷泉游乐场。这里的海河水面上,龙船、快艇、鸳鸯船,随波游荡,轻松自如,欢声笑语,不时在空中回荡;鲸鱼号、黄莲圣母号等大型游船,载着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游客,浮波而行,两岸的旖旎风光尽收眼底。位于游乐场中心的是大型声控喷泉群,20多米高的水柱腾空而起,伴随着悠扬、明快的乐曲,又分别展示幕帘状、涌泉状、雾球状、喇叭状……到了夜晚,160盏水下彩灯,大放光华,水柱被涂上了瑰丽的色彩,顿时变成童话般的世界,不知陶醉过多少游人。

  望海楼教堂

望海楼教堂

  坐落在三岔口一带海河北岸的望海楼教堂,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天津教案”遗址。这里原有一座望海楼,建于清代康熙年间,曾是清代皇帝出巡到天津时游玩的地方。这一带车船交汇,商贩云集,是水陆交通的要道。望海楼的旁边,还有香火旺盛的崇禧观、望海寺等庙宇。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英、法等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北京条约》,使法国获了在中国“各省租买地”和“建造自便”的“权利”。1862年,法国攫取了望海楼一带方圆15亩地方的“永租权”。1896年12月,法国传教士谢福音主持拆掉了崇禧观,在原来地基上盖起一座规模可观的天主教堂。这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呈长方形,前边有3个钟楼,仿佛3个笔筒。法国传教士给这座教堂取名为“圣母胜利之后堂”,并将此名用法文刻在教堂钟楼正面的大理石上。当地人称这座教堂为“望海楼教堂”。

  1870年夏,与望海楼教堂仅有一河之隔的仁慈堂三、四十名儿童,由于法国传教士和修女的虐待,再加上流行瘟疫,被折磨而死。随后,这些儿童的尸体被胡乱地埋在荒野里,不少尸体露出地面,遭到野狗争食,四肢离散,惨不忍睹。当时,天津又发生几起拐骗儿童事件,罪犯被抓获后,都供认受望海楼教堂教民的指使。于是,天津人民对侵略者郁积已久的仇恨,终于爆发了,书院开始停课,士绅纷纷集会,反洋教的传单很快贴满大街小巷。6月21日,数千群众在望海楼教堂前示威。一贯无视中国人民的法国领事丰大业,带着秘书西蒙,气势汹汹地闯入通商衙门,见到三口通商大巨崇厚就破口大骂,鸣枪进行恐吓,将屋内陈设砸得粉碎。归途中,丰大业举枪向天津知县刘杰射击,刘杰一闪身,子弹击伤了身旁的随从。西蒙也在一旁鸣枪恐吓群众。在场的群众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当场打死了民愤极大的丰大业和西蒙。紧接着,又鸣锣聚众涌向望海楼教堂,打死了谢福音和其他二十多名教士、修女等,放火焚烧了望海楼教堂和法国领事馆、仁慈堂。这就是“天津教案”爆发的过程。

  现在,望海楼已经成为国家级的重点保护文物之一。

  “老龙头火车站”

昔日的老龙头火车站

如今的天津火车站

  天津站位于海河风景线的中心,是一座造型新颖、宏伟和富有时代感的车站。天津站原为“老龙头火车站”,始建于1888年,是全国最老的车站之一,但站舍十分简陋,设施十分落后。后经几次改建,仍然满足不了社会发展的需要。1987年4月,天津新客站开始建设,转年10月建成,邓小平同志亲自题写了站名——天津站。

  天津站主站房高23.75米,上面的圆形塔楼高70米,外部用花岗岩蘑菇石和剁斧石装修,呈现银灰色。从空中鸟瞰,它形成一个夹角,与海河的走向基本平行,而且宛如一只振翅飞翔的银色海鸥,象征着天津正在新长征中雄姿勃勃地腾飞。圆形塔楼的顶部,是一座6米见方的石英钟——这是目前全国铁路车站最大的石英钟,雄浑的钟声,传遍方圆数里,时时催促人们去建设新的生活。

  与天津站主站房毗邻的商业大楼——龙门大厦,是一种造形奇特的米黄色建筑物。远远望去,它就象一条横卧的金龙,龙首高高昂起,龙尾稍稍翘立,显示奔腾万里之状。它向人们预示:昔日的“老龙头”,今日又焕发了生机。

  天津站的各种服务设施,技术先进,门类齐全,在国内堪称一流。同时,天津站又是一座“艺术宫殿”。主站房的中央圆厅,直径40米,高21米,中部是由10根石柱围合而成的高大空间。中央圆厅的顶部,是一幅目前国内最大的穹顶油画——《精卫填海》,由著名油画家秦征等人创作。画面上的精卫,背生双翅,披发裸体,集爱、美、刚毅,顽强于一身,表现了中华民族移山填海的博大气魄。

  此外,由朱子平和李家旭创作、王之江监制的镶嵌在南出站口的浮雕壁画《盘古开天》,曹德北创作的装饰在硬席候车厅的壁画《玉兰花鸟》,李长有创作的装饰在站台的壁画《津东第一关》、黄国忠创作的装饰在餐厅的壁画《阳光·生命》等,无不取材新颖,立意深刻,唤起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著名书画家王学仲、孙其峰、肖朗、溥佐、赵松涛、孙克纲、王颂余、慕凌飞等创作的一批书画珍品,也散落在各个贵宾室、候车厅,使屋内熠熠生辉。

  天津站前身的“老龙头火车站”,又是当年义和团抗击八国联军的纪念地。1900年6月15日晚,八国联军的1700多名沙俄侵略军攻占了“老龙头火车站”,于是义和团发动了一场攻打“老龙头火车站”的激烈战斗。吕祖堂坛口的首领曹福田,担任这次战斗的指挥者。6月18日,曹福田率领数千名团民,协同部分清军,合力攻打火车站,双方激战10多个小时。尽管义和团的武器落后,但人人奋勇冲杀,终使侵战略军支撑不住,“皆高挂白旗,以示不战”。曹福田识破这是缓兵阴谋,继续同敌人展开搏杀,歼敌500多名。后来,义和团几度占领火车站,又几度退出,一直到天津城陷落之前,战斗始终没有停止。一位西方记者评论“老龙头火车站”战斗时说:“华人此次甚勇敢,为从来所未见,向尚不信其有此耐战之心,目下观之,彼等之勇猛及耐心之处。较被围西人之心更胜矣。”

  往昔的战场换了新颜。如今,天津站高大建筑物前的视野开阔的广场,是一块十分美丽的地方。广场的中心,是一座盆景式大花坛,盛开的月季花灿若繁星;广场的两侧,除树冠旋式楼梯之外,还没有电梯直通塔顶。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