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京城王府里的学校:古色古香的前尘往事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8-07-01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网络图)

  又到了开学季,往日平静的校园充满了欢笑。熟悉北京的都知道,有一些学校的校园建在古色古香的建筑里。初春时节,典雅秀美的校园春意十足,加上琅琅读书声,呈现出勃勃生机。追溯这些建筑的历史,就会发现,它们都有着不小的“来头”——明清时期的王府。最令人熟知的要数新文化街的克勤郡王府,现在是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校园;而与它相邻的鲁迅中学,校园同样也是一座王府——斗公府;还有方家胡同小学等学校,也在王府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学校,虽然校园不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但其前身却是名副其实的王府。

“铁帽子王府”传来读书声

  说起北京的王府,不少读者都听说过“八大铁帽子王府”。它们是清初为有着赫赫战功的8位王爷修建的府邸。在此后的数百年间,这些王府有的不见遗存,有的得以幸存至今仍为人们使用,有的甚至还传来琅琅读书声。

  在了解王府现状前,先来看看八大王府的历史。

  铁帽子王是清朝的一种封爵制度。铁帽子王比一般的亲王享有更优厚的待遇和特权。清朝共有十二位承袭爵位无需降等的“铁帽子王”,其中八位是在清朝开国之初立下战功的皇亲宗室,因为他们功勋卓绝,所以获得世袭罔替的永久封爵,同时还享有配享太庙的殊荣。这八位王爷在北京城有自己的王府,分别是:礼王府、郑亲王府、睿亲王府、豫亲王府、肃亲王府、庄亲王府、克勤郡王府、顺承郡王府。

  礼王府如今所在地是西黄城根南街7号、9号,明代时是崇祯皇帝的外戚周奎的私宅。清朝入关后,此地便为礼亲王、清太祖努尔哈赤次子代善所有。此后封号有所变化,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代善的后代恢复礼王的封号,遂改称礼王府。嘉庆十二年(1807年),王府毁于火,由当时的礼亲王昭连集资于原址重建,即现存之邸。礼王府规模宏大,占地广阔,重门叠户,院落深邃。

  郑亲王府位于西单大木仓胡同北侧。最早的郑亲王济尔哈朗是努尔哈赤同母弟舒尔哈齐的第六子。他从小由努尔哈赤抚养,并追随努尔哈赤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郑亲王。郑亲王府的花园,被认为是清代北京最美的王府花园。花园在西路,乾隆年间建成,名“惠园”。园后为雏凤楼,前有水池,后有瀑布,意境极美。北京有句老话说的是,“礼王府房,豫王府墙”,就是说礼王府的房子多,豫王府的院墙高。清朝末年,郑亲王后代因债台高筑,便将王府抵押,当时,中国大学买下了郑王府。1949年后中国大学停办,郑亲王府现为教育部使用。

  睿亲王府共有两处:一在东华门大街迤南普渡寺一带;一在外交部街。前者是睿亲王进北京后的住所,后者则是乾隆年间恢复睿亲王世爵后的新府。睿亲王即清初的摄政王多尔衮,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四子、清太宗皇太极之弟。老睿亲王府如今是南池子胡同的普渡寺(在《宸垣识略》等多部记述北京历史地理的资料中,均写作“普度寺”)。

  豫亲王府在今天协和医院的位置。最初的“豫亲王”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第十五子多铎。1916年末,为了维持家族庞大的开销,有近300年历史的豫王府,不得不卖给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美国人拆除了王府全部建筑,请中美两国的专家设计,修造了中西合璧的协和医学院及附属医院。值得一提的是,协和医院大门外的一对卧狮是北京清代王府门前为数不多保存完好的卧狮。

  肃亲王豪格是清太宗皇太极的第一个皇子,从乾隆十五年绘制的《乾隆京城全图》上来看,当时肃王府还称为“显亲王府”。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恢复肃亲王世袭封号,从此就一直称呼为“肃王府”。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肃亲王府沦为日本使馆,后来在战火中被摧毁。

  庄亲王府原在西四北太平仓,向北直到麻状元胡同。顺治元年(1644年),皇太极第五子硕塞被封为承泽郡王。顺治八年(1651年)因功晋为亲王。硕塞第一子博果铎于顺治十二年(1655年)袭亲王,改号曰庄。此后均以庄亲王承袭。庄亲王载勋曾在王府设立拳坛。八国联军入侵,其府被焚。上世纪20年代,北洋军阀李纯及其弟买下庄王府,后把庄王府拆除,并将建筑的各个部件编上号码,运至天津重建。

  顺承郡王府为清代现存规模较为完好的一座郡王府,系礼亲王代善后代勒克德浑的府邸。顺治五年(1648年),勒克德浑晋封顺承郡王,顺承郡王府的名称也因此而来。顺承郡王府在民国年间一度为张作霖的大帅府,1949年后为全国政协办公地。顺承郡王府一直保存完好,上世纪末,全国政协礼堂修建新楼,顺承郡王府搬迁异地,在朝阳公园东侧复建,即今日“郡王府”之所在。

  而克勤郡王府,则是八座王府中唯一一座作为中小学校园的王府。第一位克勤郡王名叫岳讬,他是礼亲王代善的长子、清太宗皇太极之侄。岳讬死于沙场,被封为“克勤郡王”。清军入关后,在西城石驸马大街(今新文化街)专门为岳讬之子罗洛浑兴建了王府(也有说法是此府在明代宣宗皇帝驸马石璟府邸基础上改建),这便是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克勤郡王府。

  真正使得这座郡王府名气大扬的,还是岳讬的五世孙平郡王(自罗洛浑之子罗科铎开始,克勤郡王改号为“平郡王”)福彭,他深受康熙、雍正和乾隆三朝皇帝的喜爱,乾隆皇帝幼年读书时,福彭还作为伴读陪侍其左右,可以算得上乾隆的“发小儿”。乾隆皇帝即位前所写的诗歌汇总后编印成《乐善堂文钞》,还专门请福彭作序。当然除了自身表现出色之外,福彭还有位大名鼎鼎的表弟——曹雪芹。有红学家认为,克勤郡王府中有宁荣二府的缩影,而这位福彭王爷,则多多少少有些像《红楼梦》中的北静郡王。

  值得一提的是,克勤郡王后人的命运,似乎在冥冥之中印证了红楼梦的故事情节。首先是福彭晚年失宠于乾隆皇帝,之后克勤郡王这一支再也没有大的起色,有两代郡王甚至遭到了削爵的惩处。而末代郡王晏森,由于生活窘迫,在民国初年将王府卖给了香山慈幼院的创始人、北洋政府总理熊希龄,而这些卖王府的钱最终也被他花光。到最后为了维持生计,这位当年的王爷,被迫干起了拉洋车的行当,因此民国时,人们把克勤郡王戏称为“车王”。

  如今克勤郡王府由北京第二实验小学使用。昔日的王府经过改造,成为了宽敞明亮的教室。当今天的孩子们在教室里读着《红楼梦》的时候,可曾会联想到这座和《红楼梦》息息相关的王府的往事呢?

  在清朝时期,克勤郡王府向东不远,有一处斗公府。这位“斗公”,说起来也是克勤郡王这一支的族人,他名叫斗宝,是岳讬的玄孙,和福彭的父亲讷尔苏是平辈。乾隆五年(1740年),斗宝承袭辅国公爵位,因此他也被称为“斗公”。斗公府和克勤郡王府东西并列,因此这两座府邸也被俗称为“东府”和“西府”。不少人认为它们就是《红楼梦》中荣宁二府的影子。1909年,京师女子师范学堂在斗公府的原址上建成。1923年,鲁迅先生到这所学校任教。1924年京师女子师范学堂更名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后几经波折,1996年更名为鲁迅中学,校名沿用至今。

二十四中曾为睿亲王新府

  说起睿亲王多尔衮大家一定不陌生,他因战功显赫而被封为“皇父摄政王”,其王府位于东华门外原明代的“东苑”重华宫内,就是前文提及的老睿亲王府。

  顺治七年(1650年)多尔衮去世后,被朝廷追封为“成宗义皇帝”,因其无子,顺治帝特命豫亲王多铎之子多尔博过继给他,可谓是荣耀至极。 但是好景不长,因多尔衮生前树敌太多,死后,他的政敌们开始揭发多尔衮生前的种种罪状。最终顺治帝剥夺了给予多尔衮的一切封号,并掘毁其坟墓,多尔博也被敕令归其本宗。直到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乾隆皇帝才为多尔衮“翻案”,恢复多尔博一支睿亲王的封号,此时继承睿亲王的是多尔博的后代淳颖。当年多尔博归宗后搬到了石大人胡同空出来的原端重亲王府邸居住,由于原有的睿亲王府已于康熙年间改为喇嘛庙(今普渡寺),因此老端重亲王府便被更名为睿亲王府了,这也就是后世所称的睿亲王新府。这座新府在规模极盛时有房屋五百余间,中路为主体建筑,西路为花园,东路则以祠堂和府内太监、下人住所为主。

北京市第二十四中学(网络图)

  睿亲王家族有两个人值得在这里提上一笔。其一是淳颖的曾祖父塞勒,这是位脾气十分耿直的王爷。康熙年间废太子后,皇帝命群臣议论新太子人选,当时八王爷(胤禩)觊觎皇位,通过活动买通了不少人,这时塞勒拍案而起,直接在朝堂上喊道:“惟有立雍亲王(即后来的雍正帝),天下苍生始蒙其福也。”后来雍正帝即位后,虽然表面上批评塞勒当时的言语威胁到了自己的安全,但暗地里还是非常赞赏他的忠心,不过雍正皇帝还是劝诫他今后少说话。塞勒自然也领会新皇帝的意思,自此之后,醉心于自己的爱好——饮酒,甚至终日喝得酩酊大醉,以至于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醉公”,朝阳区单店附近还留有“醉公坟”的地名,就是因为塞勒的墓地在此而得名。

  其二便是末代睿亲王中铨,这位王爷是一位十足的“败家子儿”,唯一的长处就是吃喝玩乐。民国四年(1915年),他承袭了睿亲王的封号,开始和弟弟中铭过起花天酒地的生活,甚至互相之间“斗富”。两个人比着盖洋房、修花园,甚至给王府的每个房间都安上了当时最先进的电话,算是把最前卫的科学技术普及到整个王府。不仅如此,他们还经常拿着钱到外面赌博,基本都是输得精光才回到家里。时间不长,便把睿王府这点老底儿花光了。没有了钱,他们就典当房屋,这座睿亲王府被他们卖给了几个北大毕业生。

  当时,这几位毕业生利用府邸的房屋,开办了一所私立大同中学,在当时的北京城颇有名气。而中铨哥俩儿在卖掉王府后仍然难以维持生计,便动起了自家祖坟的主意。最终中铨因“偷坟掘墓”被判七年有期徒刑,在监狱里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后来府中建筑屡经拆改,渐失原貌。1949年后,大同中学更名为北京市第二十四中学。

循郡王府见证一段教育往事

  循郡王是乾隆皇帝第三子,名爱新觉罗·永璋。他的母亲是乾隆帝的纯惠皇贵妃苏佳氏。去过清东陵的读者,如果参观安葬乾隆皇帝后妃的裕陵妃园寝,会看到一座颇为壮观的城楼式建筑,这便是纯惠皇贵妃地宫入口处的方城明楼。清代建有方城明楼的贵妃墓葬只有三座,其余两座是对乾隆皇帝有抚育之恩的康熙帝两个妃子,由此可见苏佳氏地位之高。但永璋的命运并没有因为生母的高地位而一帆风顺。乾隆十三年(1748年),乾隆帝的原配皇后富察氏(即孝贤纯皇后)去世,当时才十三四岁的永璋在皇后的丧礼上没有表现出哀痛,这惹恼了乾隆皇帝,永璋也因此被严厉斥责。

循郡王府(网络图)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年仅二十六岁的永璋去世,他被追封为循郡王,其生前只有一子,但未命名即夭折,因此十六年后,其弟皇十一子成亲王永瑆之子绵懿过继为嗣。但由于循郡王并非是铁帽子王,因此绵懿承袭的只能是降一等的贝勒爵位。此时,绵懿开始在方家胡同按照贝勒府的规制修建了循郡王府。颇具戏剧性的是,继承了贝勒爵位的绵懿,其姑姥姥,正是当年永璋没有“充分寄托哀思”的乾隆帝的原配皇后:孝贤纯皇后,有时候历史就是一种巧合吧。

  绵懿之后这座府邸经历了奕绪、载迁、溥葵三代,1926年溥葵去世,因为无子而由其弟溥荃之子毓椮承袭辅国公爵位。清末的状元外交官洪钧曾在这里租房子寓居过一段时间。

  到了民国,循郡王府周边逐渐演变成了一片“文化区域”。首先是1906年在循郡王府西侧成立了京师公立第二十七小学堂;后来其东侧的原国子监南学旧址于1917年迎来了由广化寺迁来的京师图书馆;而循郡王府本身则在1928年夏天迎来了自东四炒面胡同迁来的平民中学。

  京师公立第二十七小学堂后来更名为第十七小学校,1918年,刚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19岁青年成为了这里新一任的校长,他就是后来著名的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上世纪30年代,第十七小学校更名为北平市立方家胡同小学。

  而平民中学则在入驻循郡王府后,更名为北平市市立第五中学,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英千里和沈兼士两位先生的协调下,第五中学从循郡王府迁出,移至今天的细管胡同校址,1949年后更名为北京市第五中学。五中迁出王府后,空出来的校舍由女二中使用。1963年,女二中再次迁出,移至东直门内北顺城街,1968年女二中开始招收男生,1980年女二中更名为北京市东直门中学,校名沿用至今。

  女二中迁出后,循郡王府一度为143中学(今国子监中学)校舍和东城区老干部活动中心使用。2011年,方家胡同小学完成了校址置换,循郡王府再次成为学府。随着东城区北京五中教育集团的成立,曾先后在循郡王府办过学的北京五中、国子监中学以及方家胡同小学成为了一个大集体,共同见证了这座古老郡王府的教育之路。

恭亲王府里的大学和中学

  恭亲王府如今已是北京著名的旅游景点,很多随团来到北京的游客,都会到这里来看看昔日和珅和大人以及恭亲王奕訢曾居住过的府邸。从王府大门向西,沿着定阜街走不出百米,一座中西结合的大楼便会映入眼帘,这便是昔日辅仁大学的校舍。1952年院系调整之后辅仁大学并入北京师范大学,这里一度作为北师大化学系的教学区。如今这里是北师大继续教育学院所在。

  如果再向上追溯一下,这里曾经是康熙皇帝皇十五子愉郡王允禑的府邸:愉郡王府。同治年间,根据清代“袭爵位世降一等”的原则,这座府邸的主人载灿承袭辅国公的封号。因此这期间宫廷安排了一次府邸的“置换”,已经是辅国公身份的载灿搬出了这座郡王府,移往东四七条的官房居住。而搬进来的这位身份也比较复杂,他叫载滢,是恭亲王奕訢的次子。因其八叔钟郡王奕詥无子而由清廷安排载滢承嗣。当年奕詥所分配到的王府,是西单附近的郑亲王府(郑亲王端华则因为辛酉政变而被慈禧太后赐死)。奕詥在郑亲王府直住到去世,继承爵位的载滢在郑亲王府居住了三年,又被“置换”到了愉郡王府。

恭亲王府(网络图)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1900年庚子事变,载滢因支持义和团而获罪,被剥夺郡王爵位,回归自己的本支。此后,由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涛继承钟郡王的香火,袭贝勒爵位,从此这座府邸又被称为“涛贝勒府”。

  1925年3月,载涛以16万元的价格,100年为期限,将贝勒府典给了天主教本笃会。之后这里就成了辅仁大学这所教会学校的办学地点。辅仁大学在接收了涛贝勒府之后对于西路建筑有了比较大的改建,兴建了如今所看到的教学楼。

  教学楼北侧,是辅仁男附中。后来男附中演变成了今天的北京市第十三中学。

  乘坐地铁五号线在张自忠路站下车,来到路面上,很容易就能看到十字路口东南角的一座大亭子,亭子旁边则是东四九条小学的教学楼。这座亭子经过整修,看起来很像是一座仿古建筑。实际上,这并不是仿古建筑,而是地地道道的文物,它原本是嘉庆皇帝之孙贝子奕谟府邸花园中的建筑,后来被移至此处。

  贝子府是溥仪祖父醇亲王奕譞的堂兄弟奕谟的府邸。奕谟没有后嗣,因此先是在光绪二十年(1894年)将自己的五哥惠郡王奕详第二子载济过继为后嗣,但两个月后年仅十五岁的载济去世。于是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慈禧太后命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涛过继给奕谟。奕谟夫妇对载涛疼爱有加,但不想五年后,慈禧太后再次降旨,将载涛改为过继给钟郡王奕詥。

  光绪三十年(1904年),朝廷将奉国将军载光的第二子溥佶过继给奕谟为孙,溥佶之子名毓崧,因此这座贝子府也就先后有过“佶公府”和“崧公府”的称呼。

  1949年后,原东四十一条小学迁到贝子府附近,并于1973年改名为东四九条小学,校名沿用至今。

佟府里走出的学校群

  北京市第二十五中学和第一六六中学这两所学校,从名字上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关联,但几十年前,两所学校却都是美国基督教公理会传教士于1864年所建立的学校。二十五中的前身是育英学校(男校),而一六六中学的前身则是贝满女中(女校)。这两座学校如龙凤呈祥一般,在那个年代的灯市口焕发出奇光异彩。彼时如果能对别人说自己是贝满或是育英的学生,都会被人高看一眼,足以见当时这两所教会学校教学质量之优秀。

  极具戏剧性的是,如今育英学校的继承者二十五中,所使用的校园,却是当年贝满女中的校园。这座校园内如今还遗存有贝氏楼、邵氏楼等建筑,使得这所校园别有一番风貌。而一六六中学却是在原有贝满女中校园的西北处另择新址。

北京市第二十五中学(网络图)

  如果时间倒退到明末清初,在这一带居住过的都可以算是重量级人物。首先是明代嘉靖年间,这里是权相严嵩之子严世藩的府邸。到了清初,这里则是佟佳氏家族的府邸。熟悉清史的读者一定会对佟图赖这个名字不会陌生。他的父亲佟养正本是明朝守卫东北地区的一名军官,在和后金交战的过程中失败,于是便拉着弟弟佟养性直接投奔了后金,后来被编入汉军八旗。后来佟养正的孙女,也就是佟图赖的女儿嫁给了顺治皇帝,并为皇帝生下一子,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康熙大帝。

  至此佟家还没有达到全盛之时,康熙皇帝的三位皇后中,有一位孝懿仁皇后,她是康熙帝生母孝康章皇后的亲侄女,也就是佟图赖之子佟国维的女儿、康熙皇帝的亲表妹。而佟国维的另一个女儿,是康熙皇帝的妃子,即悫惠皇贵妃,这位皇贵妃因为抚育过幼年的乾隆皇帝,死后被葬在康熙皇帝景陵的皇贵妃园寝中,这座妃园寝是清代所有妃园寝里等级最高的一座。

  佟家的辉煌至此还没有结束,康熙皇帝驾崩之时,佟家又有一个人站出来,对雍正皇帝顺利继承皇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位“能人”,便是佟国维的侄子、佟国纲之子隆科多。

  由于佟家在康雍年间一直受到皇帝的重视和信赖,其府邸规模也自然是非常宏大,以至于附近的街巷都被命名为“佟府夹道”。后来地名整改将这里更名为“同福夹道”。如今佟府的痕迹已经很难寻觅,取而代之的,是东城区优秀的教学资源“群”:景山学校、一六六中学、二十五中,这些学校都位于这条夹道附近,昔日王公贵族府,如今则是书声琅琅。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