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原创|古人的取暖妙招

来源:北京社科联  发布时间:2019-01-25

古代文人取暖

  进入冬季,防寒保暖成为现代人生活中的重要内容之一,暖气、热水袋、羽绒服……各种取暖工具纷纷登场,那么在生产力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古人过冬,是否真的是一场与寒冷的博弈呢?其实,翻开历史你会发现,古人过冬的智慧令人惊叹,他们的取暖方法更是比今人想象的要多和妙——

  一壶温酒下肚暖

  在古代,冬日即将来临时,古人会先画一棵梅树,梅树分九根枝杈,每根枝杈开九朵梅花,从冬至开始,一天点一朵梅花,按照当天的阴晴雨雪,用不同的颜色点梅花,等到梅花悉数绽放时,冬天也就过去了,推开窗,春回大地……西府民间流传的“梅花九九消寒图”,就是由此而来。

  这则有诗意的故事告诉我们,古人冬日的生活充满创意和情趣。当一天天地冷下来,古人会用什么方式取暖呢?

  在唐代诗人白居易《问刘十九》诗中,人们似乎能找到些答案:“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先生透露了两种古人的御寒妙招——喝酒暖身和火炉取暖。

  先从喝酒暖身讲起。国人饮酒的历史久远,医学名著《素问·汤液醪醴论》中记载有黄帝与岐伯关于酿酒用于医疗的对话,醪醴即甘浊的酒。在宝鸡地区出土的西周青铜器中,就有大量的酒器及酒具,如盛酒的尊、罍、盉、觚等,还有饮酒用的爵、觯等,并有较精致的陶质、玉质的酒具。

  可以想象,在寒冬腊月,古人一边品尝着美酒和美食,一边欣赏着雪国景色的奇美,岂不快哉!而在古代的冬日,喝酒一定要“温”。还记得,关羽温酒斩华雄的故事吗?还有《水浒传》里的好汉吃饭都是烫一壶热酒,以及贾宝玉喝冷酒被薛宝钗教训的故事,这一方面是因为天冷,另一方面则是古代的酒里不会掺水之类的物质,就算温酒也不会有口感上的差异,反而会提升酒的醇香口感。

  其实,古人采用的饮酒取暖的方法不一定正确,因为喝酒时,人之所以会感觉温暖,是因为酒精使血管扩张,散热加快了,也就是说,体内的热量被快速带到体表消耗了;如果体内热量产生速度不及消耗速度,人就会冷起来,特别是在寒冷的环境中,酒后易造成低体温。所以,喝完酒一定要注意保暖。

  裘衣纸衣身上穿

  说到保暖,服饰也得有讲究。古代贵族过冬,穿的是裘衣,裘衣就是动物皮衣。在《周礼·司裘》中,就有“掌为大裘,以共王祀天之服”的记载,说的是古代天子过冬的龙袍制作考究,要用黑狐皮制衣,紫貂绒滚边,使保暖效果加倍,可以说,这款式和工艺堪比今日的高级定制。

  唐宋时期,冬日制纸衣、穿纸衣更为流行。说起纸衣,不少人会疑惑,纸做的衣服怎么保暖?

  这一时期,随着长江流域的人口数量明显增多,农田主要用来种粮食,解决吃饭问题,麻种植就被无形地挤压了,这时候衣着问题就显得紧迫了。但在这个时期,中国的造纸技术大为发展,不仅原料丰富,制造技术和纸张种类也有了前所未有的创新,于是一些缺衣少穿的穷苦人家就把御寒的脑筋动到纸张上来了,他们就地取材,将较为坚厚的楮皮纸缝制而成衣物,称为“纸裘”。

  据专家研究,唐代用楮麻等所造的皮纸,在控制一定厚度和打浆度条件下,其物理强度与透气度都适宜制造纸袄,而且价格相当便宜,是贫民寒士御寒的首选。到了宋代,纸衣的制作工艺有了进步,纸衣非常牢固,透气性也相对较好,加上造价便宜,成为很多贫民士子冬日御寒的首选之物。

  明朝时,棉花种植广泛推广,棉布、棉衣才开始普及起来。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有载,“棉布寸土皆有”“织机十室必有”,可以说,随着棉花种植的普及,纸衣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

  到后来,“棉袍”成为古人过冬的主要服装之一。《释名·释衣服》载:“袍,苞也;苞,内衣也。”袍,是上衣和下衣连成一体的长衣,有内外两层,夹层里放入柔软的防寒填充物。在古代,贵族用的是蚕丝质地的棉絮,而布衣百姓就只能用麦草和玉米叶做内里。

椒房制作流程图

  花椒涂墙御冬寒

  暖气,是现代人的御寒“神器”,而在古代,为了取暖,人们发明了火墙、火炕、温调房等取暖设施。

  火墙就是暖气的雏形。古代建筑师,想到了一种较科学的方法供暖,那就是房屋的墙壁砌成空心的“夹墙”,墙下挖有火道,添火的炭口设于殿外的廊檐底下。炭口里烧上木炭火,热力就可顺着夹墙温暖整个房屋,为使热力循环通畅,火道的尽头设有气孔,烟气由台基下出气口排出。

  火墙的建造,需要一定的劳力和财力,所以火墙多出现在皇家建筑和一些官宅,而老百姓取暖,更多的是烧炕。在史料中,有关“炕”的最早记载是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六:“观鸡寺,寺内有大堂,甚高广,可容千僧,下悉结石为之,上加涂塈。基内疏通,枝经脉散。基侧室外四出爨火,炎势内流,一堂尽温。”文中所记载的石材搭建,外生火,屋内“尽温”住处的取暖设施,正是典型的“炕”。

  为了过冬,古人还发明了御寒妙招。秦汉时,出现了一种可以在冬天调节室内温度的房屋,被称作“温调房”。东汉科学家张衡《西京赋》载“朝堂承东,温调延北”,文中提到的“温调”,说的就是这种温调房。当时一般贵族家庭都有这样的房间,皇家当然更不例外,皇家的温调房空间更大更高级,被称为“温调殿”。

  话说,汉武帝建了一座温室殿,位于前殿之北,冬天时供皇帝居住,在殿内设有各种防寒保暖的特殊设备,《西京杂记》载:“温室殿以花椒和泥涂壁,壁面披挂锦绣,以香桂为主,设火齐云母屏风,有鸿羽帐,地上铺着西域毛毯。”未央宫中的温室殿,是公卿朝臣议政的重要殿所。

  而汉代皇后的宫殿,为了保暖会选择一种特殊的原料来涂抹,那就是“花椒”。什么,香料花椒也能取暖?

  没错,古人就是这么有新意,据古籍《三辅黄图》中记载,汉代在未央宫中设有椒房殿,以花椒和泥涂墙壁做保温材料,“取其温而芬芳也”,冬天置身其内,有御寒保暖之效。

  在当时,花椒已被视为一种防寒保暖材料,捣碎和泥,制成墙壁保温层,椒房殿的墙壁还挂有锦绣壁毯,地上铺着厚厚的西域进贡毛毯,设火齐屏风,还用大雁羽毛做成幔帐。到后来,“椒房”几乎成了皇后的代称,成为后宫女权的象征,而这种特殊的保暖建筑方法,也被后人效仿,据《世说新语》载,西晋全国首富石崇便“以椒为泥涂室”。

  玲珑手炉袖里藏

  还记得前些年大火的《甄嬛传》吗?在剧中,到了冬天,娘娘们人手一个手炉。这个手炉就是前面白居易诗中的取暖“神器”之一,因为精巧玲珑、形状多样,里面放火炭或尚有余热的灶灰,炉外加罩防烫,可放在袖子里暖手,又被称为“暖手炉”“火笼”“汤婆子”。

  唐代时,人们发明了手炉,其材质多为金属制,铜制为上,锡制次之,未见有铁制的,可能因为铁易锈,也会产生铁锈味,所以有钱人以用铜制的为佳,晚上灌入开水,包上厚毛巾或小棉被,在冰凉的被窝里可以热上一宿,早上起来将水倒出来还可以洗漱,一举两得。

  在很多文献古籍中,都有小手炉的身影。北宋文人苏轼,在写给朋友杨君素的信里提到:“送暖脚铜缶一枚,每夜热汤注满,塞其口,仍以布单衾裹之,可以达旦不冷。”南宋诗人范成大也有一首《戏赠脚婆》诗:“日满东窗照被堆,宿窗犹自暖如煨;尺三汗脚君休笑,曾踏靴霜待漏来。”自叙他过去冬天睡觉,犹如两脚踏霜,冷得整夜难眠,而有了“汤婆子”相伴,脚暖得都出汗了,早晨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不想掀开暖暖的被窝起来。

  手炉的材质坚硬,不易损坏,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很多人在婚嫁时还会将其作为送礼的物件,甚至有些手炉还会传给几代人,直到清代,手炉依然是百姓家的取暖“神器”。

  比起手炉,足炉要比它大一些,也是用锡或铜制成的一种扁瓶子,里面灌热水(有点像现在的暖水袋),主要用来焐脚,既可随身携带,也能放入被窝中,此炉被人称为“脚婆”“汤媪”。

  新中国成立后,橡胶工业快速发展,柔软的热水袋与坚硬的手炉相比,似乎更胜一筹,加之铜制手炉制作成本很高,它很快就被热水袋所取代,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人文之光网综合整理,资料来源于宝鸡日报、搜狐等,图片来源于网络。)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