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首都体育馆:生于乱世博揽盛事 篮排冰雪无所不能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5-20

  从外表看上去,你很难把首都体育馆和它的地位对号入座。在如今北京西直门外大街的高楼群中,只有28米高的首都体育馆并不起眼,但在过去,除足球外几乎所有在北京举行的大型国际赛事都会落户首体,这里实际上承担起了国家体育馆的功能。

  差点晚建十年

  首都体育馆动工的日子已经是动乱岁月的开始,那是1966年6月1日。在这之前的“5.16通知”已经吹响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展的号角。在这之后的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了“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那是全国大造反的动员令。首都体育馆如果不是早早批准,至少要晚建10年。

  首都体育馆在那个年代属于国际水平的场馆,不用说容纳18000人的看台,也不用说东西长122米、南北宽107米、高28米的宏伟宽阔,仅它的周边环境就让人羡慕。它地处黄金宝地,东望动物园,西邻紫竹院,颐和园的长河水从体育馆旁蜿蜒流过。尤其改革开放后国家图书馆在它西边矗立,真是左邻右舍无“白丁”。

  首都体育馆落成于1968年,既然生于乱世,政治集会也就成为其最主要的用场。那时所有的体育比赛都中断了,体育馆无体育活动的现象持续了好几年。那一年还发生过一万多个座位有几千个需要修理的“奇迹”。

  70年代的“政治体育”

  直到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来首都体育馆看表演,这里的国际知名度才陡然升高。在这之前,美国乒乓球队来华。那可是远远超过球赛本身的比赛,也是中美两国隔断22年后首次民间活动,而且是给尼克松访华做一次民间铺垫。所以这场比赛周恩来总理都亲临首都体育馆观看,美国运动员都是业余选手,很怕被打得狼狈不堪。周总理指示中国乒乓球队,要把比赛打得不是一边倒,并提倡“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那场在首都体育馆的比赛打成5:4,以微弱劣势失败的美国队很高兴,双方运动员在首都体育馆创造了历史。

  随着国内的整顿,竞技运动恢复,首都体育馆才恢复了它应有的功能。当然,除去乒乓球其他项目可就没有这么“风光”了,日本男女排来首体比赛,轻而易举地就战胜了身体已经发福的中国排球运动员。尤其1972年刚刚获得世界冠军的南斯拉夫男篮在这里同中国队比赛,简直就像大人和小孩的比赛,轻而易举地就胜了50多分,在座的观众惊叹:篮球还能这么打?他们在大弧顶把球砸向篮筐,球员跳起后在空中把球摁进篮筐,简直像另一个星球来的超人。

  篮排冰雪,无所不能

  在百无聊赖的年代,首都体育馆不时进行手球、乒乓球、体操、篮球等体育比赛,首体一票难求的景象经常出现。后来首体有了人造冰场,可以进行冰球比赛,甚至大夏天的也可以看到冰上运动。这在中国可是一件稀奇事,所以这也成为首体一景,不少外地来北京的人就很希望看看首都体育馆的冰场。

  新时期首都体育馆充分发挥了它比赛、娱乐、健身的功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它的功能是北京最齐全的,举办篮球、排球、乒乓球、体操都无所不能。而首都体育馆最具独特性的当属冰上项目,陈露、申雪、赵宏博的优美动作引来持续不断的喝彩与掌声。这里是冰雪运动的殿堂,是冰雪运动爱好者的盛筵,不少东北的、广东的“发烧友”常常为了一场比赛云集首体,跋涉千里来一睹风采。

  近年来,首都体育馆还有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一流歌星开个人演唱会的标志性场所。王菲、刘德华、罗大佑、张学友、刘欢、赵传、黎明、叶倩文、郭富城、张惠妹等都在这里开过个唱,这里容纳观众最多、交通方便、音响设备好,所以总能取得奇效。业内有个说法,没到首体个唱,就算不上超级歌星。香港歌星则把首体称为北京的“红馆”,而香港“红馆”就是他们登上巨星的阶梯。

  2008年,首都体育馆还担负了北京奥运会排球比赛主会场的历史重任。

  (本文节选自《当代北京体育史话》,特别感谢当代中国出版社授权。)

首体因“乒乓外交”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1971年4月13日的北京首都体育馆,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按道理,乒乓球在西方人眼里是一个不太热门的项目,它无法与足球、篮球、网球相比。尤其进行比赛的中国和美国乒乓球队,是实力悬殊的两支球队,没有比分接近的搏杀,没有任何让人揪心的悬念,也不会有精彩绝伦的场面。但这场比赛吸引来众多西方的记者,球场上的状况也通过美国大使馆随时报告给白宫里的尼克松和基辛格。在这里,小小的乒乓球,推动了一项世界性的改变。

  首都体育馆就这样充当了一个震惊世界事件的载体。

  中国和美国,自从1950年那场朝鲜战争便进入了冷战状态,双方没有任何外交往来,美国对中国采取封锁、孤立政策,两国民间交往也完全隔绝。但是,就像一句箴言所说,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60年代末尼克松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在越南战争的泥淖里无法自拔,其国内反战情绪高涨,尤其和美国在军事上平起平坐的苏联更是咄咄逼人,互相争霸。尼克松急于减轻压力,想用中国来牵制苏联。1970年2月25日,尼克松总统在对外政策报告中指出:美国将“准备与北京对话”,声称“美国准备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大家庭中起建设性的作用”。这是在美国官方文件中,第一次使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称呼。

  但正如基辛格后来在回忆录中所感叹,我们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和中国领导人接近。

  毛泽东、周恩来更是外交上的高手,他们对世界政治格局的观察认识更是高屋建瓴,中美改善关系已经在他们心中酝酿,中国也会从这种交往中卓然自立,但的确也没有想出方法与美国领导人接触。

  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常常是一个偶然的细节促成的,促成这个大事件的细节就是乒乓球。

  1971年春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第31届世乒赛,中国头号选手庄则栋与美国运动员科恩邂逅,讲了几句话,并向他赠送了小礼物。庄则栋只是在此刻想起毛泽东的语录,要把美国广大人民和美国反动派区别开来。这个举动石破天惊,被敏感的西方记者观察到,也吓坏了中国代表团的领导。

  毛泽东在听护士长吴旭君念《参考消息》时知晓这件事,已经有严重白内障的毛主席眼睛为之一亮,他不但让护士长吴旭君把这则花絮再念一遍,还说:“这个庄则栋,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此人有点政治头脑。”

  凑巧的是,中国外交的决策人毛泽东、周恩来对乒乓球都不陌生。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中苏论战中,毛泽东就用乒乓球做比喻,给论战定基调:“我要张燮林式的,不要庄则栋式的。”1965年,他给徐寅生《怎样打乒乓球》写批示:“处处充满辩证法……小将们向我们老将挑战了。”周恩来更是对乒乓球如数家珍,他曾经数次把乒乓球运动员请到家中吃饭。

  毛泽东晚年睡觉需要吃安眠药,中央定的一条规矩是主席吃安眠药后讲的话不算数,但此时老人含混地说:“打电话……给王海容……美国队……访华!”这么大的事情让护士长吴旭君犯难,如果是老人吃药后的念叨可怎么办?毛泽东再次对吴旭君说:“小吴,你怎么还不去办?赶快办,来不及了!”外交部部长助理王海容接到命令马上请示周恩来总理,周总理清清楚楚写明:“1971年4月10日,根据毛泽东作出的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决定,嘱告外交部以电话通知在日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负责人,对外宣布正式邀请美国队访华。”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出现,哪里是单纯的乒乓球,从世界各大媒体到各国领导人意识到: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和最发达的国家将结束交恶。(节选自《当代北京体育史话》)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