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梁启超家书:一生家国梦,几代赤子心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6-05-25

  梁启超(1873—1929), 字卓如,号任公,又号饮冰室主人、饮冰子、中国之新民等,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学者,戊戌维新运动领袖之一,著有《清代学术概论》《中国历史研究法》《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等,其著作合编为《饮冰室合集》。“一门三院士,九子皆才俊”,梁启超的九个子女,人人成才、各有所长。

  梁思顺(1893-1966):长女,诗词研究专家,中央文史馆馆员;

  梁思成(1901-1972):长子,著名建筑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梁思永(1904-1954):次子,著名考古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梁思忠(1907-1932):三子,西点军校毕业,参与淞沪抗战;

  梁思庄(1908-1986):次女,著名图书馆学家,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

  梁思达(1912-2001):四子,经济学家,合著《中国近代经济史》;

  梁思懿(1914-1988):三女,著名社会活动家;

  梁思宁(1916-2006):四女,早年就读南开大学,后奔赴新四军参加革命;

  梁思礼(1924-2016):五子,火箭控制系统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梁启超家书摘编

  在1910年代-1930年代,梁启超把思成、思永、思忠、思庄送往国外学习,这期间梁启超与子女有密切的书信来往,共给他们写了400余封家书。梁思顺是梁启超的长女,既是父亲的助手,又是弟妹们的领班,她去加拿大后,成为弟妹们联系的核心,因此梁启超的信多先寄到思顺处再由其他子女传阅。

  在家书中,梁启超对子女们读书、写字、学习课程、选择学校、选择专业、选择职业等等各方面都给予指导,但从不强迫命令。他与孩子们之间除父亲与子女之情外,还是亲切的导师、知心的朋友。孩子们也向他坦诚地诉说学习和思想上的困惑,并发表自己的观点,提出不解的问题及个人前途的选择,这一切梁启超均能逐个给予详尽的解答并予以鼓励。他特别关注子女们人格道德品质方面的修养,希望自己的子女都具有“不惑”“不忧”“不惧”的君子德行,养成健全的人格,成为新民。无论遇到何事都能有睿智的判断,坚定的信念和勇敢不惧的精神。梁启超注重把自己的爱国情怀传给子女们,在家书中他常教育孩子们把个人努力和对社会的贡献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报效祖国。梁启超研究专家解玺璋说,梁启超的九个子女中,先后有七个在国外都接受了高等教育,学贯中西,成为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完全有条件进入西方主流社会,享受优厚的物质待遇。但是,他们没有一人留居国外,都是学成后即刻回国,与祖国共忧患。在梁启超儿女的心中,国家,早已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梁启超儿子、中国科学院院士梁思礼说,我父亲传给我,或者我的基因里头最重要的是两个字“爱国”,忧国忧民,我父亲生前希望他子女里面有人搞科学技术,后来我干了科学技术。我们应该有志气,要使中国强大起来,我们是干两弹的,就是为了国家的强盛。

  梁启超家书的另一特色是充满爱心,洋溢亲情。在家书中,没有疾言厉色的训斥,也没有居高临下的口气,更没有顽固不化的面孔,反而处处渗透着炽热的情感,亲切的称呼、细致的关怀、深情的思念、真诚的告白、娓娓的诉说、谆谆的教诲,无不展露出梁启超深深的父爱。

谈人生:从容面对生活

  1916年1月2日致思顺书:处忧患最是人生幸事,能使人精神振奋,志气强立。两年来所境较安适,而不知不识之间德业已日退,在我犹然,况于汝辈,今复还我忧患生涯,而心境之愉快视前此乃不啻天壤,此亦天之所以玉成汝辈也。

  1923年7月26日致思成书:人生之旅历途甚长,所争决不在一年半月,万不可因此着急失望,招精神之萎葸。

  1927年5月5日致思忠书:我自己常常感觉我要拿自己做青年的人格模范,最少也要不愧做你们姊妹弟兄的模范。我又很相信我的孩子们,个个都会受我这种遗传和教训,不会因为环境的困苦或舒服而堕落的。

  1927年5月13日致思顺书:生当乱世,要吃得苦,才能站得住(其实何止乱世为然),一个人在物质上的享用,只要能维持着生命便够了。至于快乐与否,全不是物质上可以支配。能在困苦中求快活,才真是会打算盘哩。

  1928年5月13日致思顺书:你们在爹爹膝下几十年,难道还不知道爹爹的脾气吗?你们几时看见过爹爹有一天以上的发愁,或一天以上的生气?我关于德性涵养的功夫,自中年来很经些锻炼,现在越发成熟,近于纯任自然了,我有极通达、极强健、极伟大的人生观,无论何种境遇,常常是快乐的。

谈爱国:思报社会之恩

  1919年12月2日致思顺书:总要在社会上常常尽力,才不愧为我之爱儿。人生在世,常要思报社会之恩,因自己地位做得一分是一分,便人人都有事可做了。

  1927年1月27日给孩子们书:我今日若还不理会政治,实在对不起国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国家生命民族生命总是永久的(比个人长的),我们总是做我们责任内的事,成效如何,自己能否看见,都不必管。

  1927年5月26日与孩子们书:毕业后回来替祖国服务,是人人共有的道德责任。

谈立业:尽力去做

  1923年11月5日致思顺书:天下事业无所谓大小,士大夫救济天下和农夫善治其十亩之田所成就一样。只要在自己责任内,尽自己力量做去,便是第一等人物。

  1927年2月16日给孩子们书:我生平最服膺曾文正两句话:“莫问收获,但问耕耘。”将来成就如何,现在想他则甚?着急他则甚?一面不可骄盈自慢,一面又不可怯弱自馁,尽自己能力做去,做到哪里是哪里,如此则可以无入而不自得,而于社会亦总有多少贡献。

  1928年4月26日致思成夫妇书:你们既已成学,组织新家庭,立刻须找职业,求自立,自是正办。若专为生计独立之一目的,勉强去就那不合适或不乐意的职业,以致或贬损人格,或引起精神上苦痛,倒不值得。

谈治学:多方取益

  1921年5月30日致思顺书:“学问是生活,生活是学问”,彼宜从实际上日用饮食求学问,非专恃书本也。

  1925年7月10日给孩子们书:至于未能立进大学,这有什么要紧,“求学问不是求文凭”,总要把墙基越筑得厚越好。

  1927年8月29日给孩子们书:一个人想要交友取益,或读书取益,也要方面稍多,才有接谈交换,或开卷引进的机会。不独朋友而已,即如在家庭里头,像你有我这样一位爹爹,也属人生难逢的幸福,若你的学问兴味太过单调,将来也会和我相对词竭,不能领着我的教训,你全生活中本来应享的乐趣也削减不少了。

  1927年8月29日给孩子们书:凡做学问总要“猛火熬”和“慢火炖”两种工作,循环交互着用去。在慢火炖的时候才能令所熬的起消化作用融洽而实有诸己。做学问原不必太求猛进,像装罐头样子,塞得太多太急不见得便会受益。

谈亲情:对着月想你们

  1925年5月9日致顺、成、永、庄书:你们到温(哥华)那天,正是十五,一路上看着新月初升直到圆时,谅来在船上不知蹭了多少次“江上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了。我晚上在院子里徘徊,对着月想你们,也在这里唱起来,你们听见没有?

  1927年6月15日给孩子们书:你们须知你爹爹是最富于情感的人,对于你们的感情,十二分热烈。你们无论功课若何忙迫,最少隔个把月总要来一封信,便几个字报报平安也好。

  1927年12月24日致思顺书:须知你是我第一个宝贝,你的健康和我的幸福关系大着哩。好孩子,切须听爹爹的话。

  1928年1月22日给孩子们书:你们这些孩子真是养得娇,三个礼拜不接到我的信就撅嘴了,想外面留学生两三个月不接家信不算奇怪。我进医院有三个礼拜了,再不写信,你们又不知道怎样抱怨了,所以乘今天过年时,和你们谈谈。

天津梁启超故居

  梁启超在天津的故居位于天津市河北区民族44、46号(原意租界西马路)。故居由两座楼组成,一座是梁启超全家定居天津的寓所,另一座是梁启超的书斋“饮冰室”,梁启超晚年在这里著书立说。

  2001年,天津市政府对梁启超故居进行修缮。2002年10月,故居修缮完成,并在寓所的基础上修建了天津梁启超纪念馆。纪念馆开设了以“梁启超与近代中国”为主题的展览,以文字和图片的形式介绍梁启超多姿多彩的一生,“饮冰室”为复原陈列,再现了梁启超当年在这里生活的场景。

  (根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中国传统中的家规”第20期资料编辑整理。)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