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名人家风家训|张之洞家训:诗书寄厚望 教诲启后人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6-05-04

河北南皮张之洞雕像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晚年自号抱冰,祖籍直隶南皮(今河北南皮),出生于贵州兴义府(今贵州安龙县),清末洋务运动重要倡导者之一。

  张之洞出生时,他的父亲张锳时任贵州兴义府知府,因此,张之洞自幼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同治二年(1863年),张之洞考中一甲第三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从此踏上仕途。

  从同治六年(1867年)起,张之洞先后担任浙江、湖北、四川等省学官,后又历任两广总督、湖广总督、军机大臣等职,一生致力办教育、做实业、练新军,是中国近代重工业的重要创始人,曾创办汉阳铁厂、枪炮厂,开矿务局,广修铁路,其中汉阳铁厂是中国近代最早的官办钢铁企业。

  张之洞1909年病逝于北京,谥号文襄,其一生著述辑为《张文襄公全集》。

  张之洞故居

北京张之洞故居

  张之洞一生历任多省学官和封疆大吏,旧居多不可寻。现存故居位于北京西城区白米斜街路北11号。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已经七十岁的张之洞奉旨进京,升任大学士兼军机大臣,进京后不久搬来居住。宣统元年(1909年),张之洞在这里病逝。故居大门在白米斜街,门外有照壁、上马石、八字门墙等。故居共3幢小楼,大体完好。

  张之洞家训摘编

  张之洞先祖张维曾在明朝任过河南按察使,“以文章忠义有声于时”,张之洞以上四代为官,都以清廉闻名。纵观张之洞的一生,为官清廉,对国家利益的维护和对教育、实业的发展贯穿了他的整个政治生涯。同时,在对待子女的教育上,他也没有丝毫的放松。在教育子女上,张之洞以齐家、报国、立业、修身为主要落脚点,这种理念在他写给儿子们的书信和《续辈诗》中有明显的体现。张之洞对子女管教严格,1909年临终之际,他还在病榻上教育几个儿子要“兄弟不可争产,志须在报国,勤学立品;君子小人,要看得清楚,不可自居下流”,并要求儿子们将自己的叮嘱反复朗诵,一直看到儿子们都已熟记在心,才溘然长逝。至今,张之洞后人依然按照其《续辈诗》起名,南皮张姓后裔也多以这首诗作为起名的依据,其家训也随着《续辈诗》及张之洞的家书、遗言在后人中广为流传,影响深远。

续辈诗

  1860年,张之洞的第一个儿子出生,张之洞便写下了一首《续辈诗》,作为张家自他之后20代子孙的排名依据,同时更重要的是,这首诗要成为子孙后代们为人处世的准则,铭刻在每一位后人的基因之中。

仁厚遵家法,忠良报国恩。

通津为世用,明道守如珍。

  【译文】要仁爱宽厚待人,遵守家法家规。要做到忠厚善良,报效国家。要有开放的胸怀,敢于担当,学以致用,以所学济世。要知晓世事规律,像守护珍宝一样守护中华传统美德。

致儿子书 

  除了《续辈诗》之外,张之洞对儿女的期望,还寄托在他的家信和文稿里,其中写给他在日本留学的儿子的《致儿子书》,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细读这封《致儿子书》,张之洞舐犊情深、教子心切的形象跃然纸上,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封疆大吏,而是一个慈祥和蔼的老父亲。这封家书,一直激励着张氏后人谦虚谨慎,勤奋求学。

  父母爱子,无微不至,其言恨不能一日不离汝,然必令汝出门者,盖欲汝用功上进,为后日国家干城之器、有用之才耳。

  汝今既入此,应努力上进,尽得其奥。勿惮劳,勿恃贵,勇猛刚毅,务必养成一军人资格。

  汝尽力求学,勿妄外骛。汝苟竿头日上,余亦心广体胖矣。

——摘自张之洞《致儿子书》

  【译文】父母疼爱子女,总是无微不至,恨不得一天都不离开你身边。然而一定要让你出门求学,那是因为想让你用功上进,能够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做对国家有用的人罢了。 

  你现在已经入学,就应该努力上进,要把军事上的奥秘全部学会。不要畏惧辛劳,不要自恃高贵,要勇猛刚强坚毅,务必要养成军人的禀赋。 

  你要全心求学,不要随便在外乱跑。你如果能百尺竿头,天天进步,我也就胸襟宽阔,身体舒泰了。 

  余五旬外之人也,服官一品,名满天下,然犹兢兢也,常自恐惧,不敢放恣。汝随余久,当必亲炙之,勿自以为贵介子弟而漫不经心,此则非余之所望于尔也,汝其慎之。

——摘自张之洞《致儿子书》

  【译文】我已经是五十开外的人了,官居当朝一品,天下闻名,但依然谨慎小心,唯恐自己出错,不敢有任何放纵。你跟随我的时间很长了,应当亲身受到熏陶了,不要自认为是尊贵的公子,就随随便便,全不在意,这不是我对你的期望,你一定要谨慎啊。 

  当稍知稼穑之艰难,尽其求学之本分。非然者,即学成归国,亦必无一事能为,民情不知,世事不晓,晋帝之何不食肉糜,其病即在此也。况汝军人也,军人应较常人吃苦尤甚。

  而今而后,速收尔邪心,努力学习,非遇星期,不必出校。即星期出校,亦不得擅宿在外。庶几开支可省,学业不荒。光阴可贵,求学不易。儿究非十五六之青年,此中甘苦,应自知之。毋负老人训也。

——摘自张之洞《复儿子书》

  【译文】你应当多少了解一下农家的艰辛,尽到自己求学的本分。你做不到这一点,哪怕是学成回国,也一定一件事也干不成。不了解民情,不了解世事,晋惠帝才会说出“为什么不吃肉粥”的荒诞之语,他的毛病就出在这些问题上。再说,你是一名军人,军人应该比平常人更能吃苦。 

  从今以后,你要赶快收敛爱玩的心性,努力求学。不是周末就不必离校外出。即便是周末外出,也不许擅自在外留宿。倘如此,开销可大大节省,学业不致荒废。光阴极为珍贵,求学机会难得。你毕竟不是十五六岁的青年人了,这里面的甘苦,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不要辜负老父我的教诲呀! 

教子警言

  1909年10月4日,张之洞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弥留之际,将以下话语嘱咐病床前的儿子们,看到儿子们熟记成诵,方才放心离世。这段话由其幕僚张曾畴聆听记录。在许同莘《张文襄公年谱》中,该段话为“勿负国恩,勿堕家学,必明君子小人义利之辨,勿争财产,勿入下流”,含义与张曾畴记录相同。都是要求孩子们不要把钱财田产看得太重,而是要勤学修身,立志报国,分清君子小人,不能自甘堕落。

  兄弟不可争产,志须在报国,勤学立品;君子小人,要看得清楚,不可自居下流。

——张之洞临终遗言

  【译文】兄弟之间不可因为争夺财产而闹不和睦,要立志报国,勤奋学习,树立良好的品格;与人交往的时候,要看清对方的品行,辨清君子小人,不能和小人同流合污。

致双亲书

  张之洞祖上数代为官,虽然职位并不是都很显赫,但他们都留下了“清介廉能”的好名声。张之洞的父亲张锳在教育子女时,重在传承清正家风。张之洞五岁左右就开始学习,张锳聘请当地有名的学者为他传授儒家经典。张之洞8岁就熟读了四书五经,十岁开始学习诗文。除了名师教导,张锳还亲身教育孩子,他曾经对张之洞说过:“贫,吾家风。汝等当力学!”可以说,父亲张锳是张之洞最好的老师,他用自己的言行给孩子们做了榜样。

张之洞和父亲张锳雕像

  大人恒言,文章为物,非以娱人,实以载道。又言国家设科举士,首重敦厚之士,有为之才,而非取靡靡者供奔走之役也。

  儿奉大人教诲,当尽力取法乎上,绝不敢枉道诡遇,以负大人。

——摘自张之洞《致双亲书》

  【译文】父亲大人过去常说,文以载道,文章这种东西,不是写来供人取乐的。父亲大人还说过,国家设置科举考试选拔人才,首先看重的是那些品格敦厚的人士,有所作为的人才,而并不是选取那些萎靡不振的人用来劳役驱使的。 

  孩儿谨遵父亲大人教诲,自当竭尽全力按照高标准要求自己,绝对不敢歪曲道义,通过欺诈手段来得到机遇,以至于辜负您的期望。 

  大人前次训谕,谓操守宜廉洁,办事宜谨慎,待人宜宽和,此真大人金玉良言,儿虽不肖,敢不永矢勿谖。

  儿幸赖祖宗盛德,大人督教,得有今日,然衡文批卷之际,常凛凛自惧,恐有不足,上负朝廷,下负大人。

  故除生员考卷托俊虞伯代阅外,童生试卷,无论何如必亲自检阅,遇有怀疑之处,亦绝不敢私心自用,必博访周咨,得其详而后已。

  儿虽才学不多,阅历不广,然必尽其力之所及,不敢一毫轻轻放过。

  孩儿虽然才学不多,阅历不广,然而必定竭尽自己所能,不敢轻易放过一丝一毫。

——摘自张之洞《致双亲书》

  【译文】父亲大人前一次来信训诫孩儿,说操守应当廉洁,办事应当谨慎,待人应当宽和,这真是大人的金玉良言。孩儿虽然不肖,却又怎么敢不永远牢记着您的教诲呢。 

  孩儿侥幸依赖祖宗的盛德,大人的监督教导,能够有今天。然而衡量文章、批阅试卷时,自己常常感到凛然生惧,恐怕自己有做得不周到的地方,对上辜负朝廷,对下辜负大人。 

  所以,孩儿除了生员的考卷托付俊虞伯代为批阅外,童生的试卷,无论什么样必定要亲自检视批阅。遇到有怀疑的地方,也绝对不敢单凭自己的心意办事,必定要广泛地寻求资料,四处与人商议,得到它的详尽情况之后才做判断。 

  言传身教 家风传世

  张之洞一辈子清廉,事例很多。早年在北京当官,过生日没钱,妻子把衣服当了;他到四川当学政三年,离开时没有盘缠,把书拿到当铺抵押;在湖北,腊月三十没钱过年,他把自己的皮袍拿到当铺抵押;他从武汉到北京去,入阁拜相,要自己买房子住,没钱,向汉冶萍公司借了银子,打了借条。张之洞的幕僚、晚清名士辜鸿铭曾说张之洞“殁后,债累累不能偿,一家八十余口几无以为生!”《清史稿》本传记载:“张之洞任疆吏数十年,及卒,家不增一亩。”

  实际上,在晚清地方官员中,张之洞经手的钱是非常多的,仅次于李鸿章,动辄以百万两计。办一个汉阳铁厂就是560多万,其他还有铁路、枪炮厂等等,这要经手多少钱呀!但即使是攻击他的人,也没有一个人讲他中饱私囊的。

  张之洞的清廉有口皆碑,连外国人也为之感动。在汉口传教的英国人杨格非曾写道:“张之洞在中国官吏中是一个少有的人才。他不爱财,在这个帝国中他本可以是个大富翁,但事实上他却是个穷人。财富进了他的衙门,都用在公共事业和公共福利上。像张之洞这样的人,离开他实在是憾事,我将最诚挚地祝福他。”

  这种清廉节俭的家风,张之洞也尽力传承给自己的后代。他在给孩子的书信中强调“勿惮劳,勿恃贵,勇猛刚毅,务必养成一军人资格。”他还告诫儿子在国外留学也要节俭开支,不能铺张浪费,“非遇星期,不必出校。即星期出校,亦不得擅宿在外。庶几开支可省,学业不荒。”

  张之洞就是这样,虽身居高位却保持廉俭,并言传身教,对子孙后代谆谆教诲,他的人格品行和教子家规时至今日还有着很好的借鉴意义。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