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知耻近乎勇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21

  增进道德修养,应当首先培养人的知耻心,因为“知耻近乎勇”,有羞耻心,才能促使人勇于改过自新,发现和恢复本有的性德。因此,耻是人培养德行的基础。

  耻之于人大矣

  《说文解字》中对“耻”解释为:耻,辱也。从心、耳声(“耻”字原写为“恥”)。“恥”是一个会意字,有闻过心生惭愧之意。羞愧乃心有所惭而生,故从心。又因耳为听闻的器官,人每因闻过而耳赤面热,故“恥”从耳声。每当人心生惭愧的时候,不觉会面红耳赤。《孟子》上说:“耻之于人大矣!”意思是说,“耻”这个字对人而言太重要了,为什么重要呢?人如果一有恶念,便生羞耻之心;一行恶事,就有愧恐的感觉,又耻又恐,一定会因此而停止自己的恶念恶行。因此古人曰:“耻可以全人之德。”知耻是保全人的思想、行为不离道德的护栏,因而也被古人称为“学人之喉关”,意思是说,一个人只要还有羞耻心,就有可以改过自新的机会。这就如病人一样,只要还没有封喉,那么只要有良药,还是可以把病治好的。但是如果一个人连羞耻心都没有了,那就如同封喉的病人,有再好的药对于他的病也都无济于事了。

  在明朝袁坤仪教导儿子的四篇家训《了凡四训》中,把孟子的“耻之于人大矣”这句话进行了进一步的发挥:“以其得之则圣贤,失之则禽兽耳。”因为得到了这个字的人、有羞耻心的人就能够成为圣贤人,而失去了这个字的人、没有了羞耻心的人就堕落为禽兽了。他接着说:“思古之圣贤,与我同为丈夫,彼何以百世可师,我何以一身瓦裂,耽染尘情,私行不义,谓人不知,傲然无愧,将日沦于禽兽而不自知矣。”

  这句话的含义深邃,意思是:让我们想一想古代的圣贤人,如孔老夫子、孟老夫子,他们与我们同样都是人,他们为什么成为万世师表,可是我们自己却为什么一身瓦裂呢?瓦裂,是指陶制的器皿,然而这个陶制的器皿破碎了,就一文不值了;耽染尘情,是指过分地贪着欲望的满足或感官的享受;此外,偷偷地做一些不仁不义的事情,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就这样一天一天地将要堕落为禽兽,却不知不觉,还自以为是、妄自尊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凡人与圣人之间如此之大的差别呢?差别就在于圣人知耻、有羞耻心,而有的人却把“耻”这个字给忘掉了。

  知耻即向善好德的本能

  人人都有知耻心。明朝提出“致良知”学说的王阳明就用生动的事实证明了此点。有一次王阳明外出,不幸与同行的人被盗贼绑劫,当盗贼得知他是王阳明先生时,就问他:“您说人人都有良知,我们这群盗贼也有良知吗?”王先生肯定地回答:“有。”盗贼反问:“怎么能证明呢?”王先生要求他们说:“现在照我说的去做,我证明给你们看。”于是,王先生让他们脱掉外衣、内衣,一层层地脱掉,直到剩下最后一条裤子的时候,还命令他们脱掉。盗贼喊道:“不行呀,这个不能再脱了!”王先生说:“这知耻就是你们的良知啊!”

  人的羞耻心和同情心表明了人性本身就具有一种向善好德的本能,也正因为如此,人做了错事、坏事会惴惴不安,因此,在儒家那里所提倡的道德,不是一种强加于人的外在的东西,而是在明了天道的基础上为了获取个人真正持久的幸福而进行的主动追求。正如孟子称赞古代圣王大舜的话:“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意思是说,舜既明了万物运行的法则,又洞察了社会人伦关系,于是自然沿着仁义之路走,而不是勉强地被迫去行仁义。

  道德约束是追求幸福的起点

  在古人看来,道德并非是对人性的一种束缚和说教,在明了天道和社会人伦关系的基础上培养相应的美德,这是符合人性的,是每个人自我发展的内在需要。孔子特别强调道德品质修养与心理健康的关系,而提出了“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的论断。意思是说,道德高尚的人俯仰无愧,胸怀宽广,坦坦荡荡;而小人则不能容人,心胸狭窄,忧心忡忡。因此,有德的人就是得“道”之人,这就表现在,从外在的方面看,得道多助,可以得到人们的支持和帮助;从内在的方面看,可以获得心灵的安宁。正因为如此,道德不是外在的强制和说教,而是个体为了获得真正持久的幸福而进行的主动追求。

  反之,人如果没有羞耻心,干什么都无所谓,久而久之,就会沦为衣冠禽兽了。因此《礼记》中讲:“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这就是说:虽然鹦鹉能够说话,但是仍然属于飞鸟;虽然猩猩能够讲话,但是仍然属于禽兽。现在如果人没有了礼,虽然能够讲话,不也与禽兽之心没有区别而成为会说话的禽兽了吗?正是为了使人区别于禽兽,圣人才制礼作乐,以此来节度和引导人的行为,培养人的羞耻心。由此可知,儒家对人合理的自然欲望并不否认。但是,他们同时看到任何对自然欲望的过分追求,都会导向危险的境地。因此儒家特别讲究礼节。所谓“礼节”,就是用礼来节度自己不正确的、过分的欲望。

  可见,“耻”这个字对人而言至关重要。培养正确的耻感,对于个人而言,获得的是一种道德智慧,由于这种道德智慧与每个人的实际生存状态、幸福生活密切相关,它不仅可以使人勇于改过,免于堕落为禽兽,使人活得更有人的尊严,而且对于解决人生的烦恼、获得个人事业的成功和长远的幸福,都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来源:《学习时报》2020年02月21日第A7版;作者:刘余莉 )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