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用讲述记录时空的文化志愿者

来源:千龙网  发布时间:2016-04-25

  周鼎著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吕氏春秋·先知》

  “说起青铜器,就要从商代开始,像饕餮纹的尊,‘尊’在古代指盛酒器,‘饕餮’是传说中的一种怪兽,饕’指贪财,而‘餮’则是指贪吃的意思,传说因为太贪吃,到最后把自己的身子也都吃掉了,商代也许是想以此告诫后人不要太贪。”杨小俭用手笔划着,形象地描绘了饕餮的食肉本性,继而一改往日的严肃,嘴角一抹浅笑,“又或许,他们就是觉得这种纹饰很有美感,毕竟饕餮紋是商代的主要纹饰嘛,你说是不是?”

  真实·艺术源自生活

  4月初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记者第一次见到了这位文化讲师。年近60的杨小俭,一提到讲解就精神抖擞,“要想了解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最先要了解的就是青铜器,你看这个展览,这个是主线,最重要的文物都在这条线上,一件文物仔细看的话,半个小时没问题。”杨小俭环顾整个展览,打算从最重要的部分开始讲起,他顿了顿说,“不过在这之前,你首先要了解策展人的意图。”

  所谓策展人的意图,就是指这件展品为什么放在这里,放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他们想要表达些什么。“展览不是用来看的,而是要去读,通过阅读来体会其中的意思,像青铜器展、青铜器史,青铜器是中华礼乐文化的主要载体,明白了这个,再去看其它的展览就容易多了。”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杨小俭正在进行志愿服务,为来听展览的观众进行讲解。(千龙网图)

  与生活越贴近的,就越能引发共鸣。看到青铜器制品的盛酒器,作为一个观众你能联想到什么?“穿越到3千年以前,如果想要酿酒,保证吃穿不愁的情况下,粮食还要有富裕。不仅要把来年上半年的粮食留足,还要把牲口的粮食预留出来,才有可能做点心做酒,那生产力是不是就很丰富了?”继而,杨小俭又提出了质疑,“生产力这么丰富,但是在看青铜器展时,为什么很少看到大批的青铜农具呢?你看,一个简单的盛酒器,就能引发这么多的联想。”

  他总是喜欢问自己各种问题,再从不同的角度去解释它们。“艺术来源于生活。”杨小俭一直这么说。“文化是相通的,中国上千年文明的传承,都与生活密切相关。尽管听演讲的人文化背景不同,但还是可以借助相关内容,让其产生联想,并与自己的生活联系起来。”

  激情·与志愿者有关的日子

  “佛教与佛造像艺术展要分开来讲,与中国的文明不一样的是,印度的四大王朝,外来统治者就占了一半......释迦摩尼的佛造像是在其死后500年左右才开始塑造的......”杨小俭给在场听展览的观众们从印度古文明开始讲起。

  这是一场完全免费的讲解,14年来,数不清有多少个日子,杨小俭以志愿者的身份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进行了一场场公开讲解。从2002年开始,志愿服务就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工作不忙的时候,经常会去国博、首博以及各大博物馆进行讲解,国博每年都有规定志愿者要讲解24次左右,但是偶尔也会超过这个次数。”

  “你们看这个北魏时期出土的佛造像,是不是有些北方的风格,但更多的是那种秀骨清像、褒衣博带的南方气质,就像封建时期的士大夫一样。去过大同的人都知道,云冈石窟的昙曜五窟里佛造像都很壮硕,那可都是武士啊!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嘛?都是北魏,壮硕的马上民族为何变得如此弱不禁风?”杨小俭抛出了一个包袱(类似天津相声里有料的解释),装作不懂的样子一脸茫然地看着现场观众。

  “不知道!”一位13、4岁的少年嚷道。

  “哈哈,别急,说到这就要结合下北魏那段时期的历史了,孝文帝是一位极推崇汉化的皇帝,不仅拼命向汉人学习,还要女子嫁给汉人,穿汉人的服装,所以这也许是孝文帝汉化以后的结果......不仅如此,孝文帝还通过打仗迁都中原,最后定居洛阳......这个佛造像有可能就是那段汉化之后的故事。”杨小俭耐心地给少年解释道。

  展览现场,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观众,“从国博的网站上了解到杨老师今天有志愿服务,特地从学校赶过来听呢。”科技大学的袁宇一脸兴奋,“杨老师的演讲很吸引人,他总是能从各个方面进行引导,对于理工科的我来说,也能从他的讲解中获取意外收获。”

  “我本来就是做文化传播的嘛,志愿服务只是我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就像有些大学生一样,会去敬老院为老人擦拭身体,只不过方式不同,我在用自己擅长的方式为大家提供小部分的服务而已。”提起志愿工作,他总是一脸平静。

  现实·只是一名普通的文化讲师

  “我很幸运,能致力于自己喜欢的事业。志愿工作只是我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大多数的时间,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文化讲师。”

  初次见面时,杨小俭很谦虚地解释了自己的职业。

  在每次讲解展览前,杨小俭都要记满整整一个本子的笔记。他说,给观众讲解,最重要的是发散性思维,抛的出去还得收的回来,这就需要做大量的功课。

杨小俭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面用红笔标注出重点内容,他通过反复阅读来增强记忆。(千龙网图) 

  一个随身携带的32开的小本子、几张便携标签、2支笔,这是杨小俭出门必带物品。对于过段时间将要开始的‘印象莫奈:时光映迹艺术展’,在那个不大的本子上却记载了7本书籍的笔记,均与莫奈有关。重点内容均用红笔标注出来,地铁上、公交上、闲暇时,他总是要掏出小本子看上一段时间,记录下当时的感受。

  “讲这个展览,莫奈的生平是主线,发散开来就会涉及到他生长的年代,那个时期法国的历史进程,以及当时文明的发展情况等等......主线把握好,将其它内容向外延伸,整个讲解就会很有逻辑,观众也不会觉得枯燥。”通常讲解一个类似的展览,需要1至3个月的准备时间。

  出口成章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酷爱读书的杨小俭从少时起就有读书做笔记的习惯,也喜欢给人讲故事。尽管如此,要想讲的有特色、吸引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本书,只有不断的读,不断的看,你才能有更深层次的体会。慢慢的才能把自己体会到的东西讲出来,和其他人分享。但学习的过程是枯燥的,兴趣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坚持。”杨小俭说,文化讲师说起来好听,但也要耐得住寂寞,踏踏实实地汲取书里的内容,才好。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