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非遗故事 │ 绒花绒鸟唤春归(组图)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3-15

  绒鸟溯源

  绒鸟的前身是绒花。采用“桑蚕丝”制作手工艺品的历史渊源可追溯到1700年前,据史籍及出土遗存考证,魏晋时代就开始生产简单的“绒花”制品了。唐代的“绒花”制作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绒鸟(绒花)有一个传说:唐朝有个妃子因为额头有疤痕,需要戴花遮丑,夏天还好有真花,到冬天就麻烦了。聪明的艺人就开始用彩绸、蚕丝等各种材料做花,这就是绒花。清康、乾年间,北京旗汉妇女佩戴绒花蔚然成风,以取“荣华”之意。那时,花市地区每天都摆满了卖花的摊位,成为一景。

  《燕京岁时记》里载:“崇文门外迤东,自正月起,凡初四、十四、二十四日有市。所谓花市者,乃妇女插戴之纸花,非时花也。花有通草、绫绢、绰枝、摔头之类,颇能混真。”而今,以制作和售卖假花闻名的花市大街,再也见不到女人头戴绒花了,往昔遍地做绒花的手艺人也不知所踪。

  绒鸟制作工艺

  北京绒鸟(绒花)以紫铜丝做骨架,经过十几道甚至几十道工序制作而成,主要工序包括:煮丝、着色、砰丝、披丝、熏活、拴拍、剪撮、刀绒、刹形、熨烫、组装等多个复杂的工艺过程。起初绒鸟没有腿,因为粘在纸板上,所以叫“纸板鸟”,后来绒鸟艺人夏文富利用铁丝缠绕法做出了鸟腿,解决了绒鸟站不起来的问题。

  北京绒鸟(绒花)传承人

  据北京绒鸟(绒花)第六代传人蔡志伟介绍,过去,花市有个北京绒花厂,1988年之前,琳琅满目的绒花制品曾大量出口海外。但随着各种新生产品的不断涌现,北京的很多老手工艺品受到了强烈冲击。1998年,北京绒花厂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倒闭了。厂子虽然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那些拔尖儿的技术骨干还在,手工制作绒花的技术还在。其师父北京绒鸟(绒花)第五代传人高振兴就是技术超群的一位。高振兴曾对蔡志伟说:“如果我一个礼拜做一样东西,能20年不重样。”

  能够成为高振兴的徒弟,蔡志伟颇费了一番周折。十四年前,三十而立的蔡志伟,无意间看到北京电视台的一则有关“北京绒鸟(绒花)后继无人”的报道,他像弹簧般猛地从沙发上跃起,冲着坐在一旁看电视的媳妇说:“我要跟这高师傅拜师学艺……”媳妇很是无语,继续看她的电视。第二日,蔡志伟拨通了电视台的电话,要到了高振兴的联系方式。丢下店里的建材生意,专程登门拜访,没想到爷俩聊得甚是投机,高师傅当即答应收他为徒。

  “这些年好多人想学都没学出来,不知道日后到地底下了,我该怎么面对我的师父?”拜师时高师傅说了这样一句话,蔡志伟像立誓般回应:“人这一辈子,总该做件把像样的事儿来。”2002年,蔡志伟正式涉足北京绒鸟(绒花)行业。

  高师傅没有原材料和场地,蔡志伟就把师父接到了自个儿在昌平做建材生意的大院,周一至周五,吃住一块儿,双休日再把师父送回城里,每月还给师父五百元零花钱。师母早不在了,师父住在儿子家,一身无挂,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了,还能遇到这么想学艺的人,师父说好事都叫他老人家给赶上了。

  过去的老手艺人都是从十来岁就开始学艺,手快手巧,可要是成年人学起来就没那么轻松了。最开始学的是磨剪子,师父的工具,徒弟不能碰。因为每个人的手法不同,如果一个人用惯了一把剪子,别人拿去用几天,还回后,这把剪子就废了。所以,每个人都得有自己的专属工具。做绒鸟(绒花),剪裁时主要用的是尖和刃,剪子都得用布条包扎好。跟着师父学艺,为了使的剪子真正达到好用,他整整打磨了五年时间。接下来的拴拍子是根基,一天接着一天拴拍子,闷死了,手磨得起泡,钻心地疼,他快撑不住了,可是一想到拜师时师父说的那句话,咬咬牙,继续在两尺长的一绺桑蚕丝上(俗称拍子),一根一根夹上铜丝,再把拍子剪撮成窄窄的绒条……

  行当里有句老话:学三个月,手艺扎根在眼里;学三年,手艺扎根在心里。师父身体不好,他跟着学艺满打满算才两年。之后的日子里,遇到了难题或是有了新作品,他就隔三差五进城跑到师父那儿请教。不疯魔不成活,他把好端端的生意也给撂下了,一门心思伏在工作台前,一坐就是一整天,各种花、鸟、虫、草、走兽、风景在他的手上跃然欲出。蔡志伟的代表作品包括“五彩凤凰”、“双孔雀”、“全家福”、“子鼠拜寿”等,其中,“双孔雀”还获得过中国工艺美术“中艺杯”银奖。

  延伸阅读:

  老北京手工业三百年传承

  北京绒制品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清末明初,当时在崇文门外花市大街制售绒花的花铺有东胜永、瑞和永、鸿兴德、春华庆等近十余家。解放前,绒花的销路主要是庙会,那时白塔寺、护国寺、隆福寺、蟠桃宫以及娘娘庙、妙峰山等处都有定期的庙会,每逢庙会敬香朝神的人群络绎不绝,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他们在敬香完毕的归途中,路过庙会的花摊上经常要买几支绒花,这个时候一般销售最好的绒花有“大福字”、“红蝙蝠”、“吉庆有余”、“聚宝盆”等。男的把花插在帽檐上或帽缝间,女的则别在胸前或插在头上,显的喜气洋洋,充满了老北京的民间生活气息。

  随着社会的发展,佩戴绒花的人越来越少,艺人们在五十年代初期开始制作绒鸟、绒鸡等。绒鸟不仅形态可爱、造型多变,而且作为老北京手工艺之一,同样拥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北京绒鸟的发展大至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仅为绒饰头花;第二个阶段出现了鸟虫等案头小品;第三个阶段出现了绒制挂屏;第四个阶段进入了品位极高的绒制景物。"北京绒鸟的每一点进步和发展都凝结着手工艺人的辛勤劳动和创作心血,张宝善、夏文富二位就是其中著名的手工艺前辈。

  2008年“北京绒鸟”被定为崇文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09年“北京绒花(绒鸟)”又被定位北京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世纪人物》)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