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天桥名角 “单骑”耍进中南海

来源:法制晚报  发布时间:2015-12-24

  曾经在天桥靠耍车技为生的小伙子、人称“小老黑儿”的金业勤早已退休在家,今年85岁。

  由于年事已高,他已耍不了杂技,但他在80岁高龄时克服腿疾,撰写了26万字的个人传记——《我从老天桥走来》,记录了中国杂技艺术发展的历程。近日回忆起进杂技团——进中南海——走出国门的辉煌历程,金老侃侃而谈。

  名人风采

  “小老黑儿”到敬老院 92岁老人一眼认出

  卖艺生活

  金业勤的绝活是练车。这与他的成长环境有关。

  小时候父亲的工作就是修理自行车,父亲七拼八凑的,专门给金业勤攒了一辆自行车。

  “那会儿的年轻人都爱玩自行车,我也是,只不过我还会些有难度的动作,比如在车上躺着、翻跟头什么的。也就因为在这方面有些特长,当时学校运动会还请我去给大伙儿表演车技。”金老回忆。

  随着“七七事变”的爆发,高小(相当于小学六年级)毕业的金业勤,被父亲送到了天津,跟着当时有名的魔术大师陈亚楠学艺。那会儿师父教给了他很多本事,像钻圈、翻跟头之类的,但是他还是更喜欢车技,师父看了之后也觉得还不错,于是开始在这方面给他开了些“小灶”,技法也就渐渐练出来,并可以登台表演了。

  而在当时的天津,没有专门表演杂技的舞台和场地,所有的艺人都在杂耍园子表演。“像当时的侯宝林、马三立,我们都在一个园子演出,他们说相声,我呢,就表演车技。”金老回忆。

  1942年到解放前夕,金老和两个妹妹在老天桥靠耍车技卖艺为生,并被称为“小老黑儿”。

  “我当年本来长得就黑,每天这么撂地卖艺晒得就更黑了,当时老北京管特别黑的都叫老黑,我当年小啊,才十七八岁,所以大伙就开始叫我‘小老黑儿’。”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金老乐呵呵地向记者讲起艺名由来。

  今年中秋节,应宣南博物馆的邀请,金老到当地的一家敬老院和那里的老年人联欢。一位92岁高龄的老人一眼就认出了金老,知道他就是当年天桥练车的“小老黑儿”。

  “在当时的南城,我也应该算是个名人。但认识我的人,如今都应该是80岁以上的老人了。”金老说。

  当年天桥“掌穴的” 吆喝起来感染力十足

  说起老天桥,金老又像打开了话匣子,边比划边说,描绘起当年在老天桥的卖艺生活。

  当时在天桥各场都有“掌穴的”,“掌穴的”用现在话说就是每个场子的灵魂人物,既是主要演员,又要主持吆喝,希望能练完了让大伙儿掏下些钱好让自己养家糊口。凭借过硬的技术与过旺的人气,金老也是一名“掌穴的”。

  金老向记者学起了当年“掌穴的”如何“开杵门子”(练完要钱)。

  “我们小哥仨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吃苦耐劳苦练了这么些年,就为了挣这碗饭吃。我们练完了,您瞧着不错,想着往场子里扔个块儿八毛的。那位说,没钱!没钱不要紧啊,您给鼓个掌叫个好也成。我们谢谢您了!闲话少说,以练当先,别忘了叫好儿啊,众位!”尽管已85岁高龄,金老声音依旧洪亮,感染力十足。

  金老回忆,当时确实能有人觉得看着好,往场子里扔钱,但这些钱只够维持生活,“况且当时物价飞涨,有时练完两个节目我们就要去把钱兑成粮食,不然下午物价可能就变了”。

  进中南海

  没想到领导人坐台下 “大家甭提多激动了”

  新中国成立之后,这些当年民间艺人的生活状况,也开始渐渐地发生变化。经历了解放后巨大变革的金业勤,和从各大城市招集而来的艺人一起,参加了文化部选拔新中国杂技团演员的汇考。金业勤兄妹表演的《车技》和其他总共15个节目一起,在诸多节目中脱颖而出,顺利通过了考试。

  1950年,从各地选拔出来的艺人在中南海怀仁堂为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而演出之前,这些演员们对于当天演出的观众是谁毫不知情。

  “演出的时候,我们这些在台后的演员们掀开台帘往台下一看,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朱德)都在台下坐着,边看还边鼓掌。说真的,当时我们这些演员甭提多激动了。大家都是边乐边哭,要知道,我们这些一直生活在旧社会最底层的杂耍艺人,突然能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且受到如此的待遇,怎能不激动。”金老回忆道。

  这次的演出,金老终生难忘。

  “演出之后,周总理也跟我们演员询问:‘你们这些节目是什么剧种?’大家的回答千奇百怪:有的说叫玩把戏的,有的说叫技术魔术,有的说叫马戏,还有的说叫杂耍,叫打把式卖艺的。周总理想了一下,说:‘就叫杂技吧’。现在大家都知道杂技是什么,但其实真正意义上的杂技,是周总理亲自命名的。”金老说。

  而也是自那天开始,中国杂技团(当时叫中华杂技团)宣告正式成立。

  走出国门

  没想到能到苏联演出 前一年还在天桥耍把式

  中华杂技团成立后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赴苏联参加十月革命33周年庆典的演出。“这是我们国家成立以后,第一个派出的正式演出团体。”金老说。

  当年,来到莫斯科之后,他们首先来到红场,与各国来宾一起在观礼台上观摩十月革命33周年庆祝大典。“各式彩车,各兵种的苏联红军,一排排震得地动山摇的坦克和机械化部队,身穿鲜艳民族服装的大型歌舞队伍……我当时站在观礼台上,看的真真切切。”

  “当时,我心里就在想,我还是我啊!要知道,一年之前,我还在天桥耍把式卖艺,在别人眼里我们就是靠技艺讨饭吃,和乞丐一样。受别人的白眼,被人看不起。现在却代表国家出国演出,还能站在这里和各国外宾一起受到欢迎,真的,想到这里眼泪直接就涌出来了。”金老感慨道,“自那一刻起,我终于明白了,我们现在是站起来的中国人。”

  而中国杂技团在莫斯科的演出,也深受外国友人的欢迎,还把当时的中国杂技团的表演,拍成了一部电影。金老跟记者提起这些杂技团的成绩,言语里充满了自豪感。

  经常出国参加表演的金业勤,也看到了外国杂技团体的优势:“我们的优势是杂技的难度,但是外国杂技更注重整体的效果,人家的音乐、灯光、道具、服装等等都很不错,让人看完了感到一种美感。”

  现在,中国杂技团也注重对于年轻演员全面发展的引导,除了练习杂技技巧之外,也注重对舞蹈、表演等方面的培养,在演出编排上,也更强调了艺术美感。看到这些,金老也很欣慰。

  人物档案

  金业勤

  1925年生于北京。他是老天桥的著名掌穴名角“小老黑”。以“小老黑”的艺名,与当时同场献艺的相声大师侯宝林、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齐名。

  解放后,成为中国杂技团(原名中华杂技团)的主要演员之一。他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著名杂技表演艺术家。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