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京腔儿:眨么眼儿的功夫,撒丫子就颠儿了

来源:北晚新视觉  发布时间:2016-06-22

  提到北京话,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儿化音。其实,真正的京腔儿没那么简单,那到底什么是京腔儿呢?

  您这个字在老北京人的口中,是使用最多的。

  不是有个说法吗,两位老北京人一见面开口道:“您吃了吗”,是打招呼的第一句问候定式语。这句老话,至今在一些胡同里还在招呼着、流行着。仔细琢磨此话有理儿,您想人家家中的其他家长里短的事儿不便去问,更不能四下子扯闲盘儿。可是见了面不打招呼,这让讲究个礼数的老北京人多驳面子啊。

  问什么呢?一见面问上一句您吃了吗,既不失体面,也体现出相互关照的人情味儿。

  您说,这老北京话儿有什么特别之处:“说个嘛话儿,现而今不跟您显摆这儿我门儿清。擎好儿吧,您呐儿。”这里有两个关键不容忽视:一个是您;另一个是儿话音 。

  一位祥子蹬着三轮车在路窄人多的闹市中骑行。他四脖子汗流的随口而出:“劳驾了您哪,您借光!”的客气招呼。或是:“瞅着来儿,您那”的召唤。瞅着就是看着的意思。这方面如䁖着,鏾么着也是看着的含义,但却是贬义的成色重了。

  举一个例子:“隔壁界儿的侯子,一眨巴眼儿的工夫。您猜怎么着?抽不冷子儿撒丫子就颠儿了。”这句话中使用的儿话音之多,可见一般。说到儿话音在此特意举一些例子。

  再比如,喝儿了蜜:美或高兴的意思;塔儿哄:蒙混事儿的意思;不走字儿:运气不佳的意思;压根儿:从根本上的意思;不开面儿:不给人情面的意思;镚子儿:钱币钢镚儿等等。

  再看看一年四季 ,以这北京城的气候来品品京腔儿。

  初春季节。乍暖还寒,天上比较早归的大雁,飞过了天空。性急的孩子们撅愣着脑袋要脱去捂了一冬天的棉袄。如此一来,一准儿会招惹大人一顿数落:“急了忙慌儿的作什么呢?不许脱,老家儿没嘱咐你春捂秋冻吗”。

  入夏时,柳树的枝叶都被晒的打了蔫。人们被暑热憋闷的喘不过气来,忽然吹来一阵凉风。风是雨打头,呼呼啦啦下起雷阵雨。屋漏偏逢大雨下:“我的——老天爷啊!眼面前儿漏筛子的屋子可怎么住人好啊”。

  秋风起。居住杂院的各家各户抓早儿打浆糊,去商店纸行买窗棂纸裱糊窗户。一到此时捡煤核儿的(也发“胡”的音),攥煤球儿的,搪煤炉子的多了起来。煤核儿,是别人家作为垃圾倒掉,里面掺混没有烧尽的煤球。七手八脚捡拾煤核儿的人们,手持铁爪子敲打煤渣后捡拾回家继续烧火。记得旅居台湾作家林海音女士居住在原宣南南柳巷,耳闻目睹的体验过平民百姓的生活后,特意写作一首捡煤核儿的小诗:“穷儿争取拾,得来如拱璧。余烬生做温,借此胜逼窄。”

  冬天冷。孩子们在冰天雪地撂着蹦儿的打冰溜儿,抽尜尜儿(老北京话,陀螺)。从大人手里要来几个镚子儿(硬币)去买冰盏碗儿,冰核儿柿子。还有那竹签子穿成的冰糖葫芦。在往后说就是翘首期盼:“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的大年三十儿,只待给大人磕头拜年惦记着兜里积攒几个“压岁钱”呢。

  说到这老北京话,较之其他地方方言,还有一个十分鲜明的特色是词汇丰富语言诙谐。

  举例,老北京话儿:“打压根儿上说……一听嘎嘣利落脆”,形容从头起,清楚明白。还有另外的一句:“这话儿说的明白点儿,别净兜圈子。我这儿也没时间,跟着你逗闷子玩儿”。在半开玩笑中,将一个说着烫嘴难开口的事儿,先消除了您的腻歪顾虑。前面说到老北京人一见面,就问您儿吃了么?对于这个“吃”,老北京话儿就有许多种说法。一是餐;问您:三哥,餐了吗;二是开;吃了两碗饭可以说成,我今儿个开了两大海碗面条;三是垫补,也是吃的意思。例如:妞子条案上有刚买来的稻香村酥皮点心,你先垫补垫补。咱娘俩儿晌午就生火做饭吃。

  老北京话儿还有一个特点:口头语儿(发音)的轻重点的变化。同样一句话,其重心的改变 也会转变说出话儿的内容。

  平日里,特别是小伙子开口闭口爱挂唠着:“大爷”两个字。例如求人办事求人帮忙儿时,就说:“我的好大爷,我求求您了!”这时的发音是在后部。而遇事儿拌嘴不满意,固执争辩扳死杠,就说:“你大爷的!姥姥(没门儿)!”这时的发音是在前部用力。这就是京腔儿,一个重音改变,意思大不同。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