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印象京津冀① | 走进河北石家庄(组图)

来源:人文之光网  发布时间:2016-05-18

  编者按:对地域文化的了解认识和沟通交融是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基础。为增进大家对三地地域文化的深入了解,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深入展开,即日起,人文之光网策划推出《印象京津冀》专题系列,带您一起领略京津冀历史文化的独特魅力。本栏目的开办得到了丰台区委宣传部讲师办主任、民俗文化学者郑宪法老师的大力支持,在此表示感谢。

  石家庄市是河北省省会,地处华北平原腹地,北靠京津,东临渤海,西倚太行山,是首都的南大门。石家庄市所辖区域,是人类文明开发较早、文化底蕴十分深厚的地区。市区白佛口文化遗址是目前全市境内发现的最早的平原地区人类遗址,距今约6000—7000年;新乐古代遗址“伏羲台”证明了6000多年前中华人文始祖伏羲氏曾活动于此地;战国中山国文化,是石家庄历史文化脉络中的重要一环,也是继藁城台西商文化之后令世界瞩目的辉煌文化。此外,石家庄市市辖区的历史名人、名胜古迹、传统技艺、民俗风情也不胜枚举,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历史名人赵云、“红色旅游圣地”西柏坡、赵州桥、抱犊寨,等等。

  平山西柏坡

  中国革命的圣地西柏坡,这个光耀中国革命史册的名字,原本是河北省平山县一个只有百十来户的普通山村。1947年5月,中共中央工委选定这个地方,1948年5月,毛泽东同志率领中共中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移驻这里,使这个普通的山村成为“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进行战略大决战、创建新中国的指挥中心。从此,西柏坡以其独特的贡献,彪炳于中国革命史册,竖起一座不朽的历史丰碑。

  西柏坡被选为解放全中国、筹备新中国的指挥中心,不仅有其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自然环境,而且有多年建立起来的革命基础和政治优势。西柏坡,这个冀西山区滹沱河北岸的小山村,不仅风光秀丽,而且水土肥美。它位于平山县中部,正处于华北平原和太行山交汇处,在一片向阳的马蹄状山坳里,西柏坡三面环山,一面环水,西扼太行山,东临冀中平原,距华北重镇石家庄仅90公里。这里交通方便,易守难攻,既适宜危机时刻向山里撤退,又便于顺利时向城市进军。1948年9月8日至13日,党中央在西柏坡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九月会议”,为迎接战略大决战作了思想上、组织上和物质上的准备。9月12日至翌年1月31日,党中央指挥人民解放军成功进行了震惊中外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解放了东北全境和平津两市;基本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中原地区和华北。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154万余人,基本消灭了国民党主要军事力量。1949年1月6日至8日,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了政治局会议。3月5日至13日,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西柏坡胜利召开。3月23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由西柏坡出发,挺进北平。临行前毛泽东把中央直属机关干部和警卫人员召集起来,语重心长地告诫大家:“我们就要进北平了,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京,他们进北京腐化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平是继续干革命,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共产主义。”

  虽然党中央在西柏坡仅仅住了十个月的时间,但西柏坡像井冈山、瑞金、延安一样成了中国革命的圣地。党中央在西柏坡时期的辉煌历史和成功经验,铸就了伟大的西柏坡精神。这是一种代表历史性转折的革命精神,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发展的新阶段,是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的延续和发展。西柏坡精神,不仅是我们党,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特别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发扬光大。西柏坡——红色旅游的胜地!西柏坡——爱国主义教育的圣地。

  唐名相魏征故里

  在晋州城西南四公里处有个赵魏村,村子不大却远近闻名,因为它是大唐名相魏征的故里。赵魏的前身叫赵村。赵武灵王攻下中山国后,在这里屯兵落户,渐成村落。因其首领姓赵便称之为赵村。到汉代钜鹿郡太守魏歆来下曲阳(今晋州)巡视,路过赵村,看到这儿山青水秀,以为有瑞气祥光,就在这里建宅修院安家落户,成为名门望族。魏征做了宰相享誉四海,该村就定名为“赵魏”。赵魏村北,与之相连的庞表村北,有个20多亩大的土岗。相传这也是魏征家的宅基,人们叫它“魏家庄基”。魏征的祖父魏彦在外地做官告老还乡后,赵家老宅马嘶牛叫鸡鸣狗吠,吵得心神不宁。于是就在赵魏村北另建宅院,俗称“别业”。宅内高堂大厦,绿树成荫,鱼塘花草,优雅宜人。魏彦在此地教孙儿魏征刻苦攻读。魏彦死后,儿子魏长贤带走了魏征,住宅交由仆人看管。魏征当了宰相后的一年春天,来故里扫墓祭祖,赵魏村的魏氏族人跟随他到长安谋生,“别业”便送给孙、庞两位家仆。此后这里又搬来几户人家,可村名仍不划一,有称“别业”的,有称“魏宅”的。魏征去世后,唐太宗为表彰魏征的功业,要在魏征的家乡建祠堂,修过街牌坊,埋衣冠墓。可皇上又听说魏征故里没正式村名,唐太宗灵机一动,干脆就叫“表业”吧。于是表业这一村名就应运而生,一直沿用到1934年。

  相传,魏征死后的第二年,魏征祠就建在了县城西关,石牌坊矗立在赵魏村通往表业村的大道上,魏征墓则坐落于赵魏村东北。后滹沱河多次发水淹没,赵魏和庞表的村民多次修复。到清代光绪十六年(1890年),晋州知州因崇拜魏征“冒死敢谏”的精神再次予以修复。直到1958年魏征坟仍高丘傲立,石碑上镌刻的“唐郑国公魏征之墓”,仍清晰可见。现魏家庄基“别业”、魏征衣冠墓及魏征祠,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并于1986年建立石碑作为标志。与此同时,魏征文化研究也得到了重视。1984年3月,晋州成立了“魏征研究会”,已编印了8集研究资料,《论魏征》《魏征的传说》等专著和获飞天奖的电视连续剧《大唐名相》相继面世,独具特色的“魏征公园”成为纪念古贤、弘扬魏征精神的观瞻地。以魏征研究为特色的文化建设,如同一块磁石,吸引着远近的宾客来晋州感受大唐名相的高风亮节。1998年10月,“世界魏氏宗亲总会”一行47人,来魏征故里恳亲。他们到赵魏、庞表瞻仰魏家遗址“别业”,在这里追根思祖拍照留念,编印专刊宣传晋州纪念魏征的人文氛围,从而使魏征故里的名气辐射到五洲四海。赵魏和庞表村民的劳动成果,也常带魏征的风韵。1959年赵魏建起百亩棉方,试种新棉品种成功,籽棉朵大绒长、产量高,亩产皮棉150多斤,棉农给这种高产棉起名为“魏征棉”。这年9月国家农业部在这里召开了棉花方现场会,向全国推广了“魏征棉”优良品种和这里的植棉经验。庞表梨农近年来采用新技术对梨树科学施肥精心管理,结出的果实硕大,果型优雅白净,糖分高,人们就给这种优质鸭梨命名为“魏征梨”,远销香港、美国。

  赵县赵州桥

  我国古代石拱桥的杰出代表是举世闻名的河北省赵县的赵州桥(又称安济桥),该桥在隋大业初年(公元605年左右)为李春所创建,是一座空腹式的圆弧形石拱桥,净跨37m,宽9m,拱矢高度7.23m。并且在拱圈两肩各设有二个跨度不等的腹拱,这样既能减轻桥身自重,节省材料,又便于排洪、增加美观。赵州桥的设计构思和工艺的精巧,不仅在我国古桥中首屈一指,据考证,像这样的敞肩拱桥,欧洲到19世纪中期才出现,比我国晚了一千二百多年。赵州桥的雕刻艺术,包括栏板、望柱和锁口石等,其上狮象龙兽形态逼真,琢工的精致秀丽,不愧为文物宝库中的艺术珍品,也体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劳动成果。我国石拱桥的建造技术在明朝时曾流传到日本等国,促进了与世界各国人民的文化交流并增进了友谊。

  鹿泉抱犊寨

  抱犊寨,旧名抱犊山,古名萆山,位于河北省石家庄鹿泉市西郊。抱犊寨不是一个村庄,而是一座名山的名称。抱犊寨是一处集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于一地的旅游景区,是河北省旅游先进单位、石家庄十佳旅游景区。它东临华北平原,西接太行群峰,一峰突起,峥嵘雄秀,四周皆是悬崖绝壁,远望犹如巨佛仰卧,眉目毕肖,其山顶平旷坦夷,有良田沃土660亩,土层深达66米,异境别开,草木繁茂,恍如世外桃源。有“天下奇寨”“抱犊福地”之誉。

  抱犊寨位于石家庄市西17公里处,山势巍然,仅南北坡各有一条羊肠小道可通。登至山颠,豁然开朗。修建有目前全国最大山顶门坊—南天门,全国第一座山顶地下石雕五百罗汉堂,全国最大的金漆壁画装饰的韩信祠以及长城寨墙等。新开辟的“西苑—莲花山—抱犊寨”客运索道全长1800多米,为国内唯一设有中转站,没有中间塔、全封闭往返式客运索道,最高悬空271米,成为抱犊寨的一大景观,属于国家4A级景区,抱犊寨是一处集历史人文和自然风光为一体的名山古寨。海拔580米,四周悬崖绝壁,顶部平旷坦夷。曾是汉淮阴侯韩信“背水一战”的古战场,亦是著名道人张三丰成道涉足之福地,其风光奇异独特,景色宜人,被誉为“天堂之幻觉,人间之福地,兵家之战场,世外之桃花源”。

   新乐石雕

  2009年,新乐石雕被列入河北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67岁的老人张仁僧曾以制作传统佛像、西方人物石雕起家,近来开始专注于人物泥塑,做铸铜产品或者树脂及玻璃钢产品。这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农民靠着自学,以一己之力带动了一个地方的石雕业发展,并在1998年和2008年获得“河北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和“国际注册雕刻大师”的称号,并在2009年成为新乐石雕的传承人。

  藁城屯头宫灯

  藁城市木连城屯头村是宫灯制作的专业村。屯头宫灯,历史悠久,早在300多年前,屯头就有人从事这种行业,但从前生产的都叫灯笼,还不叫宫灯。制作宫灯是屯头人的绝技,早在清代雍正年间,屯头宫灯就以其“富丽华贵”独享江北,屯头博得“江北宫灯独一处”的赞誉。

  从清末、民国到新中国成立前的几十年间,由于军阀混战,内乱不断,加之帝国主义的侵略,宫灯生产日见萧条冷落,后来便销声匿迹。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全国上下万民欢腾。宫灯第64代传人李活硕,为抒发自己感激之情,赶做一对“庆解放”宫灯,亲手挂在屯头村公所门上,使匿迹半个世纪的民间工艺精品又重见天日。后来,每到年节、重大节日,李洛硕便欣然做几对,以表喜庆。但宫灯制造一直没有大的发展,宫灯样式没有创新。改革开放后,李洛硕决心把这一传统制作工艺发扬光大,把宫灯制作发展起来。为改变旧的手工操作方法,对传统的制作工艺进行改造创新,他自费到北京制造厂学习,回来后经过反复制作试验,使宫灯更加美观大方,色艳不俗,并由过去的单一型号,发展到现有的十几个型号、近百个花样品种,最小的20厘米,最大的300厘米。改造后的屯头宫灯,以精湛的工艺和优美的造型吸引了大批客户,使宫灯在全国各地久销不衰,部分宫灯还远销东南亚。如今,屯头宫灯不仅挂遍了大江南北,还挂上了中南海新华门。宫灯生产技术得到普及,全村有95%以上的农户从事宫灯的生产、销售,年产宫灯60多万对。屯头村变为宫灯生产专业村。

  石家庄丝弦

  丝弦又名河西调、弦子腔、弦腔、小鼓腔、女儿腔、罗罗腔等,流行于河北省大部分地区、山西省的晋中地区东部以及雁北地区。丝弦剧种起源不详。有人认为早期的丝弦戏是在元人小令、明清俗曲基础上衍变而成的。清初,丝弦在河北已经普遍流行,并深受群众的欢迎。康熙十年(1671)纂修《保定府祁州束鹿县志》卷八,已经有“俗喜俳优。正八日后,高搭戏场,遍于闾里,以多为胜。弦腔、板腔、魁锣桀鼓,恒声闻十里外,或至漏下三鼓,男女杂旮,犹拥之不去”的相关记载。又根据乾隆九年(1744)成书的《梦中缘传奇—序》与李声振于乾隆三十一年成书的《百戏竹枝词》的相关记述,说明此时丝弦不仅盛行在河北农村,在京城也已流行。同治七年(1868),井陉白花村出现了丝弦班社;光绪七年(1881),廊坊地区文安县太保庄创办了丝弦老调同乐会;光绪十六年,霸县出现了韩大仓老调丝弦班。同治、光绪时期,丝弦再度兴起,韩大仓等率班进入北京演出。光绪初年,东路丝弦老调艺人吕洛脆、张洛栋、穆坏旦等,到井陉白花班搭班,遂将老调剧目、音乐、表演等传入丝弦班,开丝弦与老调同台合演的先例。自此,石家庄地区的丝弦主要伴奏乐器由弦索(土琵琶,状小)、三弦等弹拨乐器改为板胡、曲笛、笙。

  清末民初,丝弦不仅与老调同台演出,还曾与河北梆子组成过三合班,有的甚至还兼唱京剧、乱弹成为五腔班。丝弦的打击乐器,此时也由南到北,一改原来使用的高腔锣鼓(俗称广家伙),而采用京、梆剧种所用的苏家伙。民国初年至1937年“七七事变”,丝弦有了较迅速的发展,涌现出许多班社和知名艺人,特别是出现了李凤仙、张小刁、张小绵等第一代丝弦女艺人;张桂良、张连甲等于民国七年(1918)在北京演出《冯茂变狗》《十八扯》,受到观众赏识,扩大了丝弦戏的影响;农村子弟会、同乐会等业余演出团体遍及各地,民国十年,高阳县杨佐庄出现了戴面具演唱丝弦戏,丰富了丝弦的演出形式;丝弦与老调、梆子长期同台演出,互相影响,丰富了丝弦的剧目,以及表演、音乐、舞台美术等。丝弦剧目共五百多出,大部分为本剧种的传统剧目,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从老调、西调、怀调、晋剧、昆曲、京剧、河北梆子等剧种移植来的。丝弦的行当分生、旦、净、丑诸行,表演的泥土气息浓厚,热烈火炽,粗犷豪放,动作夸张,幅度较大,刻画人物细腻,并崇尚特技。以花脸、花旦、老旦等行当表演更具特色。丝弦的音乐属弦索声腔,分官腔、越调两大部分。

   栾城抬花杠

  栾城县位于冀中平原西部,河北省西南部,属省会石家庄东南近郊县。“抬花杠”为该县广泛流传的一种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花会舞蹈,源起历史上人们对苍岩山庙中“三仙姑”的祭祀仪式,以舞者肩抬三仙姑圣像“过驾”而得名,是祭祀舞队中的领队舞种,后逐渐演变成为群众自娱性的广场艺术。

  一副花杠由二人抬,杠子用竹料加工制成,所抬之物称为“杠箱”,领杠人手持押杠牌,其为船桨状,表演者有俊杠(富杠)、丑杠(穷杠)之分。抬杠时杠子不能过肩露头,不能用手扶杠,二人做同向、相向、相背而抬的表演,高至头顶,低至臀尖,都是杠子的活动范围,基本的动作有“燕凫水”“老虎大蹶尾”“大抹坐”等,表演套路有“珍珠倒卷帘”“五福捧寿”“十三太保”“二十八宿”等。有人编顺口溜:“挺胸蹶臀腰为轴,骑马蹲裆刚带柔,甩臂晃头随杠颤,脚步轻挪身带扭,风趣活泼幅度大,大驾小驾它领头。”既描述了抬花杠的动作形象及特点,也说明了它在祭祀舞队中的地位。抬花杠整个表演在手执令牌的领杠人指挥下进行。对领杠人则要求做到“手眼快,脚步轻,抡起令牌带风声。前腿弓,后腿绷,舞罢一番要造型(亮相)”。抬花杠没有任何乐器伴奏,抬杠舞动时,杠箱上下颤动,使杠箱上的铁环发出哒哒的声响,恰与舞蹈合拍,这种特殊的伴奏声与舞蹈融为一体,具有特殊的效果,别有情趣。抬花杠表演时可单驾亦可多驾,杠子在舞者的头、肩、背、臀等部位不断滑动,配以站立、卧、蹲、躺等翻腾动作,舞者需有高超的艺术技巧才能使杠子自由翻转,舞蹈动作粗犷质朴,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在中国的众多民间舞蹈中,抬花杠以其简约古朴却又不失技巧性、观赏性而独树一帜。发掘、抢救和保护抬花杠,不仅对丰富和完善中国民间舞蹈,而且对于研究其他民间艺术都有一定的学术参考价值。目前,由于抬花杠赖以生存、发展的社会条件发生了变化,传统民俗活动减少,传承艺人年龄老化,出现了绝技无法传承的局面。

  井陉拉花

  河北省石家庄井陉县,地处太行山东麓,河北的西陲。东距省会40公里。东北距首都北京350公里。全县总面积1381平方公里,其中耕地37万亩。现有人口32万。井陉拉花产生并流传于井陉县境内,类属北方秧歌,是一种当地特有的民间艺术形式。它源于明清时民间节日、庙会、庆典、拜神之时的街头广场花会。建国以来,井陉拉花经过多次挖掘、整理、发展,享誉全国,名扬海外。  

  井陉拉花有多种流派沿传,有关“拉花”称谓的传说很多。一说拉花是在拉运牡丹花过程中形成的舞蹈,故称“拉花”;又说“拉花”是在逃荒中形成的舞蹈,“拉花”即“拉荒”的谐音;还说因舞蹈中的女主角叫“拉花”而取名拉花。  

  传统井陉拉花虽属秧歌范畴,但又有其显著的自身艺术特色。它以“拧肩”“翻腕”“扭臂”“吸腿”“撇脚”等动作为主要舞蹈语汇,形成刚柔相济、粗犷含蓄的独特艺术风格。它舞姿健美、舒展大方、屈伸大度、抑扬迅变,擅于表现悲壮、凄婉、眷恋、欢悦等情绪。表演人数不等。拉花道具内涵丰富,各有其象征寓意,如伞象征风调雨顺;包袱象征丰衣足食;太平板象征四季平安;霸王鞭象征文治武功;花瓶象征平安美满等。传统井陉拉花主要表现内容有“六合同春”“卖绒线”等等。  

  井陉拉花的音乐为独立乐种,既有河北吹歌的韵味,又有寺庙音乐、宫廷音乐的色彩,刚而不野、柔而不糜、华而不浮、悲而不泣,与拉花舞蹈的深沉、含蓄、刚健、豪迈风格交相辉映,乐舞融合,浑然一体。  

  近年来,井陉拉花各流派拉花老艺人相继谢世,大部分传统拉花不能真传实教,给挖掘抢救民族民间文化遗产造成永久的遗憾,使拉花濒临危机。

  元氏乐乐腔

  乐乐腔是传承于元氏县龙正村李氏家族并流行于当地的一种民间戏曲,它在表演形式上与京、评、梆子等剧种相仿,但唱腔独特、乐律优美,没有发现与现有任何剧种有很深的渊源。乐乐腔没有文字记载,只是口传。目前能向上追溯9代。乐乐腔文武场齐全,主要乐器有主弦四股弦,下配二胡、板胡、笛子等,打击乐有板鼓、手板、大锣、手钗、小锣、梆子、堂鼓。其唱腔虽然独特,乐律却没有更多的文字记录,一直靠口传传承下来。该剧种板式单调,仅有头板(慢板)、二板,三板却是同调,还有变调、梅花调、冲台、哭头、花腔、读信等几种原始唱腔。传统剧目有《罗裙记》《翠屏山》《金玉坠》《劈山救母》等,共有三十多部,后来又新排练了《杨八姐游春》《白蛇传》《文书记》等。

  乐乐腔的曲调轻柔、优美,在表演程式上与京剧相差无几,在剧目上文武兼备、大小结合、悲喜欢乐、无所不有、适合各阶层观众的口味,所以乐乐腔能保持几百年演出不衰。乐乐腔具有鲜明的艺术特性和广泛的群众基础,挖掘整理乐乐腔具有明显的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目前,乐乐腔后继乏人,一些老演员相继逝去,新的一代对继续传承该剧种的积极性不高,如果现在不加以抢救,这个独有的剧种,便会永远消失。

  (本文内容由丰台区委宣传部讲师办郑宪法主任整理提供,图片来自网络,人文之光网编辑整理。更多精彩,请登录www.bjskpj.cn)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