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胡同深深话民谣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6-05-04

  记得根据老舍原作改编的电视剧《龙须沟》里,说唱单弦的旧艺人程疯子指点小妞子念念有词地脱口道来:“死不了,开红花,风吹雨打它不蔫儿……”这是地道的老北京民谣。

  民谣,属于语言民俗学的范畴,最初被统称为“民间流传的口头文学”。许多研究证明,民谣与诗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如果说这二者确有区别的话,只能说民谣是朴实粗俗的大白话,还掺杂有野俗的成分,可谓“下里巴人”。诗词,却要高雅含蓄,温文儒雅,犹如“阳春白雪”。据查证,北京大学研究国学的机构直至1922年才将民谣收编归类“方言的诗”。

  个人认为:民谣,首先与方言密不可分;其次,民间(俗)显著地域特色不可或缺。

  如一首:“小小子儿,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要媳妇,干什么?点灯说话……”让人一听就是老北京情调、老北京话儿、老北京背景下的民谣,其鲜明的京味儿地域特色不言自明。

  小小子儿(一般要发“怎儿”的音)是老北京城上了年纪的老人对孩童的爱称,时下解释为昵称,更贴切些。门墩,是老北京四合院特有老物件,它延伸出的门枕石插进门框内形成四合院街门的基础,是实用价值和艺术价值完美结合的产物。如此说来,在胡同四合院街门旁,一个前额头上有意留存一丛发迹,穿着一个红布肚兜的小小子儿,手中攥着一支冰糖葫芦,正懒散地依靠在门墩旁嬉戏玩耍,用天真无邪来形容是最为贴切的。

  说到老北京的小小子儿,还记录到一首更具民间特色的民谣:“小小儿,小小儿,上树够枣儿。一口一个,噎死小小儿。小小他娘,哭一大场。小小他爹,把嘴一撅。”

  此首民谣,活灵活现地讲述了一个民俗生活的悲剧。

  听老一辈北京人说,百姓们依据民间自身生活编纂演义出许许多多的民谣。如那时的老北京城里,当新生的婴儿办满月时流行“洗三儿”(类似抓周)的习俗,就是请来年长能说会道的老太太给婴儿净身洗澡,同时要说上一番吉祥话儿,讨一个平安吉利的好彩头。一般是用一个大铜盆煎熬槐枝艾叶水,有的还会放上铜钱、红枣、花生等,一边洗一边道出:“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做知县;洗洗沟,做知州”。这些充斥着老北京风情市井俚语的民谣,将寄托着父辈们的希冀,借用他人之口讲出,更具有皆大欢喜的色彩。如此说来,对一个新生命的成长是不是可以产生什么作用,无从考证。但是一个新生的小小子儿用传统的中药水洗净身子,既能驱病,又有清香,应该是十分有益的。

  此“洗三儿”民谣,已经流失很久了。目前只是在一些较早的京味儿书刊中,略有记述。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叽里咕噜滚下来”。活生生一个猫捉老鼠的精彩游戏,寓教于乐。实际上这首“小老鼠”在民间还有一个版本:“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叫奶奶抱下来……”充满十足的天真童趣。

  再有:“小猫儿,小猫儿,树上够桃儿。听见狗咬,下来就跑。掉只花鞋,下来就找。”

  这一首首民谣,通过人们的口口传承,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啊。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儿声……”清风朗月下,不知隐藏在何处犄角旮旯的蛐蛐烦躁地鸣叫,使人无法入睡。而劳累一天的母亲,仍不辞辛劳手拿一把蒲扇并轻轻地晃动着摇篮,用柔美的嗓音吟唱出催眠曲。那娓娓道来的轻声诉说掩盖去了蛐蛐的鸣叫,月亮悄悄地落到屋脊,还有稀疏的树叶,也淡然失色。

  说到哄睡孩子,还有一首十分流传的民谣:“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接闺女,接女婿,小宝宝也要去。拉大锯,扯大锯,你过来,我过去……”在民谣的轻声细说中,老太太晃动着小小子儿,淘气的小小子儿便慢慢的舒服地被哄睡着了。

  胡同深深话民谣,说的是胡同四合院的老人们,用通俗易懂辈辈相传的口说言表创造的一种民俗文化,并在无形中依靠仅存的记忆传递流传下来。

  胡同入夏时分,一把扇子的民谣就有不同的趣味,如“扇子有风,拿在手中。有人来借,等到立冬。”又如“扇子扇清风,时刻在手中。谁要借我扇,叫我一声公。”

  大家更熟悉的是有年味儿文化的民谣:“老太太别心烦,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描写过年方面的民谣是较多的,细细斟酌很多是相互贯通,又前后相连,如:“糖瓜祭灶,新年来到。丫头要花,小子要炮。头戴绢花,身穿新袄……”一副老北京城欢天喜地筹办春节的民俗画卷。

  进入新的阶段后,民谣得以不断地发展与创新。

  “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胡同街巷的女孩子们聚拢在一起,跳猴皮筋时经常唱起。

  “滴答滴答,淋湿绿衣,小树不怕。风儿来了,呼呼啦啦,枝叶乱摇,小树不怕。绿叶多啦,个儿高啦,一天一天,小树长大。”记忆中这是踏进幼儿园学习到的新知识。

  “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开飞机;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丢手绢;你拍三,我拍三……”还有,“柳条青,柳条弯。柳条垂在小河边,折支柳条做柳哨,吹支小曲唱春天。”这是孩童们一对一做拍手巴掌儿游戏的说辞。

  民谣,绵绵长长,描绘出诗画般的憧憬。

  民谣,传向远方,文化与文明代代相传。

  不可否认,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人们需要文化营养“大餐”的艺术。而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对孩童们更是需要由浅入深的点滴教化。古人所云“翰墨题名尽,光阴听话移”的“话”,告诫的就是“说话”。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就是从一字一句地学说话,或听别人说话中成长成熟起来的。民谣,同样能承担起十分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角色。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