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京城大碗茶:“牛饮”并快乐着

来源:《法制晚报》  发布时间:2016-04-11

     神农寻药草木中,陆羽品味撰茶经;

  骚客吟诗和茶韵,茉莉花蕊香趣浓;

  茶马古道通南北,丝绸之路贯西东;

  微啜小杯坐禅悟,豪饮大碗蕴亲情。

  又临清明。南方产茶地区赶着日子算着分秒:采茶、炒茶、窨茶,联系好买家。对于商家,出手快就意味着好价钱。单论人们的关注而言,刚上市的新茶,除了商务往来的甲乙双方该招摇的“范儿”,鲜有百姓人家趋之若鹜。咋着?——那价格,一般人家消受不起。

  邻里之间但凡能说上话,赶上正对着问答喝什么茶的节骨眼儿,显摆点儿的老人们无非是往好了说:啥啥老字号的“茉莉花茶”。在老北京人的眼里,唯有老字号的茉莉花茶提气。

  起床头件事儿必是喝茶

  老京城人真的把喝茶当回事儿。柴米油盐酱醋茶——靠前的几位肯定是吃为上,须臾不可离开。“茶”——喝的代名词。由此,吃与喝构成了人们生活的基本生存常态。尚能吃得上饭,这茶就得沏着。

  京城人客气。大老远地好打招呼,最习惯最顺嘴儿的客气话都得这样说出口:“闲着那?家喝茶去!”或者“刚沏好的茉莉香,得工夫您来?”您要真实心眼儿当真,一猛子往人家门里扎,或许您真不懂北京人随口话儿的分寸。当然,铁瓷的哥们儿、不见外的闺蜜、门对门的老交情也没那么多事儿啦。

  我姥爷,也算是个遗老雅士吧!挨着皇城根儿一辈子,把喝茶能当成一天的“功课”,养成了习以为常的老习惯。眼一睁,牙没刷、饭不吃、头件事儿必是喝茶。拿这儿比喻老人家,真不为过。

  您瞅瞅:炕桌摆放着宜兴紫砂壶,茶垢都是老厚,堂屋条案上几件盖碗,也有些悠久的年头。有钱的时候,“碧螺春”、“铁观音”、“乌龙茶”,喝得有滋有味;遇上罗锅子上山——钱紧了,也不能没有“高末”。有雅客来了,举着“茉莉花茶”铁桶子先问人家行不?见着人家不言声儿,立马凑钱也要打发人到茶店买一两“毛尖”来。姥爷说了:咱凑合点儿行,别憋屈慢待了旁人儿,显着咱们不够礼数不是?这就是当初我姥爷拿茶待客的“基本功课”。

  头些日子,老友相约于我。告别了往昔酒肉为主题的相聚。明了说坐家里就是喝茶品味儿侃大山。美其名曰:健康饮茶。

  沏上存了几十年的“普洱”,还就是越喝越酽;即便是煮了会儿再喝,琥珀色的茶汤依旧是均匀有度。喝茶品茶事小,借着茶香谈天说地、老茶叙旧,这倒是一番自在的情趣。细咂摸滋味,一杯清茶的交情不比酒肉朋友差哪儿去。

  沏茶倒水只能倒七成

  老京城人待客有句老话儿:茶七饭八酒十分。即:沏茶倒水只能倒七成,盛米饭得盛八分,倒酒必须倒满,酒不满、心不实。您要是沏茶满满当当、盛饭抠抠索索、敬酒磨磨叽叽,别怕人家再也不登您家门槛。

  盖碗喝茶,讲儿忒多。上茶,必倒七分。喝茶,要一只手捧着托碟和碗,另一只手把盖轻轻抹开一道缝儿,然后举到嘴前浅浅小啜。可不能把碗盖掀开,像端举杯子喝水那样无顾忌地畅饮。

  您若渴得不行,把碗盖拿开,一仰脖儿把碗里的茶水喝干,算是对主人不敬。这一动作似乎是对主人有意见:“上的是什么破茶?越喝越没味儿!”人家不会以为您大大咧咧,啥事儿不懂。再一个,是叫主人“成心”瞧不起您,背后一准儿揣摩,怎么那样缺少品位?

  接受续茶,客人要稍欠起身表示谢意。还一个常礼:用食指和中指在桌子上轻轻点击三下,以示谢意,俗称“金鸡三点头”。要是细究起来,食指与中指应是弯曲状态在桌面叩击。若对主人的热忱熟视无睹,毕竟不甚礼貌吧?譬如:哥儿几个一块冒烟儿,碰上谁没带火儿,旁人帮您点,怎么也得弓着腰扶着人家手让人点。烟卷被点着了,也得轻轻地点点别人手背,“谢谢您嘞”——也就是这理儿。

  茶壶沏茶续水也有讲究。茶壶放桌子上,茶壶嘴可不能乱放。若是把壶嘴对着客人,那简直就是骂人。为来宾续水让茶,要主随客便,端茶敬茶要注意身子的位置,胳膊肘可别对着客人。当着客人的面儿切忌不要往地上泼茶水,那等于轰客人走。我估计,现在年轻人基本都不知道这个理儿啦!

  您瞅瞅喝茶的礼节是不是挺繁杂的?咱还没敢细说。如今的城界扩延无限,忙忙碌碌的人们也可能正在把礼仪方面的繁文缛节忘记的一干二净。没礼、少礼、失礼——快节奏的简捷生活或许都被视为惯常。

  品为高雅喝为小俗饮为大俗

  古代的文人骚客以茶代酒,能撩拨出诗情画意。甭不信,还真有那么回事。到今儿了,绝大多数文字工作者夜耕文田之时,常以酽茶为伴。无茶不文、无茶不诗、无茶不思、无茶不寐,似乎被认定为大家就该有这“范儿”!

  不知从什么时候兴起的,茶水进嘴分出了级别:小杯小壶那叫“品”,盖碗茶杯那叫“喝”,大碗喝茶那叫“饮”。品为高雅、喝为小俗、饮为大俗。

  看过摆弄茶道的样式:茶池、茶托、茶匙、茶盅、网匙——都是“品”的道具。一回茶要洗,烫杯具,来回捣鼓几下子,茶水才倒进小紫砂茶盅。“品”,不能大口,要咂摸:先苦舌尖、再润两腮、尾部甜醇。或者闭目任思绪翻飞,苦也好、甜也好,涩也好、醇也好,清香气贯通经络那是境界。

  品茶,是一种闲暇的修炼;品茶,是一种禅味的悟性。找几回理由,为自己繁忙的肌体放放假,完全可以沉浸在慢抿、慢品、慢沏之中。用心的松弛状态去欣赏茶的意境、茶的品质,定是很不错的修身经历。

  假如是见天儿地在家折腾自个儿,除非是一天到晚没旁的事儿干。找虚渺的茶经茶道去静静地反思,时时醒悟茶性所带来的灵觉,作为好动的我,到目前还没“培养”到那种境界。

  我是世俗的糙人:一个人觉着口渴了,还是“小俗”、“大俗”来得痛快。

  以饮茶为作诗文引子,透着别致雅兴;以饮茶为待客首选,渐显着礼节到位。普及于黎民百姓之中,以茶代药、以茶代粮也不只是停留在民间传说。喝茶喝久了,一些常见顽疾远离;喝茶喝久了,疏离了烟酒陋习。强化了喝茶规矩,对提高文明程度未必不是好事。

  现在饭馆里的茶具简单得很,或瓷或钢或者就是玻璃杯。茶馆里的讲究,肯定是源于价位的确立。

  我记得家里曾有招待来人的大瓷壶,尺半高低、中间紫藤为提手、白底蓝花,细看纹路是《西厢记》“长亭送别”那段儿戏。还有戏文“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茶盘子扣着八个茶碗儿。几个盖碗也是很考究的细瓷器:金黄丝嵌环绕,金龙玉凤相缠;盖、碗、托各具特色又是连为一体。

  一把茶,加点“作料”就是中医大夫

  “大碗茶”是京城一景。南来北往都是客——北京人认这死理儿。行走在大街上,渴极了一大碗茶水“咕嘟嘟”地下肚,立马暑热全消。即便是在冬季,一大碗暖呼呼的茶水也驱赶了寒气。在这节骨眼儿上,“牛饮”并快乐着,旅人定会伸出大拇指。

  大碗茶的买卖总有市场,那是暗合了北京人豪爽、好客,少了些委婉、内敛。至于其中与旧年间喝茶的规矩有啥比较?那就不必细抠。人渴了自然寻思水喝,与人方便了,自己也能方便点儿不是?

  科技发展拓宽了挣钱的门道。喝茶,不仅仅是简单的沏与泡,只管进嘴儿了事儿。一把茶,加点“作料”就是中医大夫。安神的、补肾的;降血压的、降血脂的;治气管炎的、治心梗的;说是防治癌症也有虔诚人信。五花八门的茶饮,把原味茶水变成了稀奇古怪的很有目的性的味道。

  说到根儿,“茶”正经是咱祖辈传下来的修身养性的好饮料。有闲工夫,您就“功夫茶”,喝到日落星稀,直到喝美了算。紧赶着解渴,大杯、大碗、大容积地“牛饮”,也没什么不雅!随您乐意,怎么着都行。绿茶、红茶、花茶、白茶您备着,黄山的、峨眉山的、武夷山的、龙井村的您留着;普洱的、苦丁的、八宝的——因人而饮。即便是传说中的“贡茶”,只要对口,也照喝不误。

  泡茶有道儿,上茶有理儿,饮茶有讲儿。太磨叽了您就别往心里去,简约为好也是很流行的道理。就得记着:您要是还不习惯,千万甭在晚半晌儿喝浓酽茶,“熬鹰”熬得你打心里头难受,睡不着觉拿脑袋撞墙的心思都有!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