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卖小金鱼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21-08-16

  养金鱼的历史说来可长了,早在一千六百年前的晋朝就有记载了。最初是野生红鲫鱼,被人饲养后不断地改良、选育,现在竟已有几百个品种。长久以来,金鱼被视为吉祥、招财的观赏鱼,因为“金鱼”与“金玉”谐音,养在一缸清水中,那就是“金玉满堂”。老北京四合院典型的一道温馨恬静风景就是:“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

  记得小时候,我家正院当中就有一个一米多高的鱼缸,里面有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金鱼。叫得出名儿的有龙井、望天儿、珍珠、水泡儿等,颜色以红居多。那时家里的长辈都忙于工作,我就经常去给它们换水、喂食。街坊邻居家也有很多人养小金鱼儿,没有大缸,小盆儿、深盘儿也都可以,图的是看它泳姿灵动,性情温婉,让人心情舒畅。

  胡同里经常有来卖小金鱼儿的游商。他们挑着一副担子,一头儿是单梁浅沿儿的大木盆。盆中用两条木板十字交叉分成四个格子,里面盛水,分别放着不同品种的金鱼。鱼的个头儿都比较小,但很活泼,摇头摆尾地在小小空间中游来游去。担子的另一头儿,是个很大很高的荆条筐,里面放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玻璃鱼缸,外形像荸荠,扁圆,肚大口小。买鱼的人可以像我这样,家里有养鱼的家伙什儿,只买鱼补充。也可以买一个玻璃缸,再买几条小金鱼儿,讲好价钱,小贩给放好水,把选好的鱼放进去,再用红绳在缸口边沿上的四个小孔中穿过,做成小提手就齐活了。回家放在案头,成为随时可以观赏的书房一景儿,或给孩子们喂养着玩儿,也会给他们带来好一阵子的快乐。

  卖小金鱼儿最讲究的是吆喝,声音悠扬、悦耳、打远儿,在胡同里多老远就能听到:“大小哎——小金鱼儿嘞!”“卖大小金鱼儿嘞哎……”几十年过去了,这吆喝声还是那么清晰在耳,在老北京串胡同卖货的招揽声中,这是给人留下很深刻印象的。

  小贩卖的鱼价格都不贵,个头儿也小,听大人说这些鱼是从金鱼养殖场趸来的次品,精品也到不了鱼贩子手中,但对我们这些胡同百姓来说也足够了。

  在春季,有卖小金鱼儿的还捎带卖“蛤蟆骨朵儿”。“骨朵儿”在北京话里就是没开放的花蕾,形容小。青蛙、蟾蜍(癞蛤蟆)都叫蛤蟆,所以它们的幼子蝌蚪就叫“蛤蟆骨朵儿”。那时缺医少药,老百姓都信偏方治大病,因为癞蛤蟆会分泌一种名贵中药蟾酥,有解温去毒,顺气平喘的作用。既然蟾酥有这么神奇的治疗效果,想当然蝌蚪身体内也得有微少含量。所以在夏季酷暑来临前,奶奶们怕宝贝儿燥热生病,就会手拿小碗儿,从卖小金鱼儿的这里买五六只鲜活的蝌蚪,让孩子随着清水一起灌下肚。卖鱼的却多了一个挣小钱的营生,吆喝声中后面又加上一句“蛤蟆骨朵儿哎!”当然,这个偏方现在是没人信了。

  现在进胡同卖小金鱼儿的早就没有了,但在中山公园、北海公园里,那些家庭不好养的色彩鲜艳、形状奇特的金鱼精品,却让人大饱眼福。像我小时候养的最普通的小金鱼儿,农贸市场还有卖。家里玻璃缸中养几条,每天相视,看它们活泼安祥的神态,却也让人悠悠神往,陶醉其中,乐而忘忧,怡而忘倦了。

      (来源:《北京晚报》2021年8月13日,第27版;作者:何大齐;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