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烟摊儿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21-08-09

  几十年前老北京人吸烟,讲究吸旱烟,就是用烟袋锅子直接抽干烟叶。这个习俗,据说是因为满清旗人大多有吸旱烟的嗜好,连大姑娘都叼着旱烟袋。他们入关后,把这一习俗也带入了关内,尤其是对北京的影响,就更大了。由于烟民多,所以烟袋铺在京城也兴盛起来了。像什刹海周边有条商业街,曾因卖烟袋而闻名,被人俗称烟袋斜街,现在已经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了。街东口路北,当年名噪京城的烟袋铺的旧屋都还在,依然能看出当年的面貌。

  我小时候,还有很多人都是嘴里叼着大烟袋。吸旱烟就要买烟叶,当时很多小商铺都兼卖。十几张棕黄色的大烟叶,用绳子拴在一起,论捆卖。买回来把整片的烟叶弄碎,放在黑布袋里,别在腰间,随用随往铜烟袋锅子里装。

  现在叼着大烟袋的人已经很少见了,都改吸卷烟(俗称烟卷儿)了。这个玩意儿是舶来品,由西方传入中国的,因其吸食方便,就逐渐取代了烟袋锅子。当时,在城市里最容易接受新生事物的年轻人中,烟卷儿很快就流行了。随之而来的,是在繁华的商业区或人流量高的街头路口,出现了很多烟摊儿或挎篮子卖烟卷儿的小贩。烟卷儿都是十支一包,外包装是纸盒,上面印有彩色的商标图案,内层由金属锡纸包裹着,用于防潮。卷烟的品牌很多,分档次,当时像小鸡牌、蜜蜂牌最便宜,老刀牌是中等货,大前门和红锡包是中上等,最贵的是三炮台,一支烟的价格比当时一斤最好的面粉还要贵,可以论支买,一般烟民是吸不起的,小贩也少有经营这个牌子的。

  烟草公司为了促销、拉拢住常客,就采用往烟盒里放小画片的手段。因为纸烟也俗称洋烟卷儿,所以里面的小画片就叫“洋画儿”。比如水泊梁山中有一百单八将,有不少人为了把这一百多张洋画凑齐,就固定买这个品牌的香烟,但也很难说打开一包都不重样,所以几年都凑不齐,就这样勾着人不断地买。我小时候,男孩子流行玩拍洋画儿的游戏,用的就是香烟盒里的洋画儿。

  小贩在烟市趸来各种烟卷儿,到街头摆摊售卖。可以整盒买,也可拆包论支买,摊上点着盘香,经常有人买一支香烟,点燃后边吸边与卖烟的小贩闲聊。

  卖烟的小贩多是中老年人,因为卖烟卷儿的获利极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愿干。有一些破落的读书人失业了,就像孔乙己一样脱不下长衫,不肯干体力劳动的活儿,宁可摆摊儿卖烟,挣点小钱。

  我还见过年轻姑娘脖子上挎着个木方盘,边走边吆喝盘里的商品,“香烟、洋火、桂花糖哟!”在白塔寺、护国寺、隆福寺庙会上,都少不了卖烟的小贩。那时人们对吸烟的害处了解得少,像饭馆儿、戏园子里到处都是烟雾缭绕。

  我家是个大家庭,几代同堂,有烟瘾的好几位。客厅是大家聚集谈笑的地方,几个人同时吸烟,过一段时间,墙壁、屋顶、窗户和窗帘儿就都熏黄了,用抹布擦,用水洗,洗出的水都像茶水一样,呈棕黄色,可知烟的销量有多大,人的肺就受多大伤害。

  现在医学发展,吸烟的危害被人们普遍认识到了,控烟形成了社会风气,摆摊卖烟的小贩也基本绝迹了,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来源:《北京晚报》2021年8月6日,第27版;作者:何大齐;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