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地铁故事 | 北京地铁7号线站名溯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发布时间:2016-03-08

  北京西站——因北京西客站得名

  北京西客站位于丰台与海淀交界的莲花池东路南侧,车站所在区域南部曾为莲花池的一部分,东部为木楼村,原属丰台区卢沟桥乡。早年间此处曾有矮木楼一座,后以木楼为村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为缓解北京站运行的紧张状态,在此兴建北京西客站,1996年初竣工,时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现代化铁路客运站,如今为北京最大的铁路客运枢纽。

  湾子站——因临近湾子村得名

  湾子站位于广安门外大街,据《北京市丰台区地名志》载:“自清代以来,出广安门西行,时称西大道。至湾子村,大道明显转向西南方向,称此处为湾子,故以此为村名。原有深州馆小村落点,现已不存在,其村址并入湾子。”该村历史上以种植蔬菜为生,曾属卢沟桥乡,如今村落消失,地名尚存。

  达官营站——因镖师聚居处得名

  达官营站位于手帕口西街南面,其得名一说因早年间为镖师聚居处,“达官”是旧时对镖师的尊称,过去出广安门就是通往西南的大道,镖局多设在广安门外,以便招揽护镖的生意,故将镖师聚集处称为“达官营”。二说早年间这一带有几处深宅大院,曾有秦、庆两姓的达官显贵居此,地以院名,称之为“达官营”。

  广安门内站——因位于广安门之内得名

  广安门内站位于旧京外城七门之一的广安门内大街。广安门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最早叫“广宁门”,意为“广远持久安宁”。据传,清代为避道光皇帝旻宁名讳而改称“广安门”。此门最早因距金代彰义门旧址很近,也称彰义门。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于谦为保卫北京城曾率军在广安门外与进犯的瓦刺(là)军浴血奋战。1949年后城墙及门楼被逐渐拆除,由此名存实无。

  菜市口站——因蔬菜交易场所得名

  菜市口站位于宣武门外,辽代为安东门郊外,明代为京城最大的蔬菜交易场所,沿街菜摊、菜店众多,并把菜市最集中的街口称为“菜市街”,清代称“菜市口”。清代此处为刑场,被判“秋决”的犯人每到冬至节气前夕押至此处行刑。清朝灭亡后,刑场被转至它处,以后这一带逐渐成为宣外大街最繁华的商业街。

  虎坊桥站——因明代设置虎房得名

  虎坊桥站位于珠市口西大街,因明代在此设虎房,故《京师坊巷胡同集》有“虎房桥西虎房”的记载。虎坊桥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是在虎房东侧大明沟(今南新华街)上建起的一座木桥,清代改建成石桥。20世纪20年代填埋了大明沟,拆除了石桥,如今只保留“虎坊桥”这个地名。

  珠市口站——因猪市口谐音得名

  珠市口站位于前门外,因地处南北中轴线与东西珠市口大街交叉处,旧时为北京城之外城最热闹的地方之一,最初因有买卖生猪的交易市场而称猪市口。到了清代,其他商业日渐繁荣,猪市生意逐渐冷淡,为了雅化地名故将“猪市口”谐音为“珠市口”。因与珠宝交易无关,故有“珠市口无珠市”之说。

  桥湾站——因临近桥湾街得名

  桥湾站位于珠市口东大街,临近北(南)桥湾街。《北京市崇文区地名志》载:“该街形成于明朝,称北桥湾,属正东坊,沿用至清、民国,1965年定现名。元代此处有文明河,后称三里河,有桥名三里河桥,其南有南桥湾,其北有北桥湾。”桥湾街向南可直通天坛。

  磁器口站——因瓷器交易得名

  磁器口站位于崇文门外。元代时此地人员往来频繁,常有人设摊叫卖,且以经营大蒜的居多,从明万历至清乾隆年间被称为“蒜市口”,后形成南北走向的街道称“蒜市口街”。到了清朝宣统年间街道两侧以经营瓷器的店铺居多,故改称瓷器口。因“瓷”和“磁”相通,后称为“磁器口大街”。

  广渠门内站——因广渠门内大街得名

  广渠门内站位于广渠门内大街,此地实为安化楼。该楼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当时与西城福绥境大楼、东城北官厅大楼并称为“北京三大社会主义公社大楼”。高楼主体高达九层,为当时京城最高的大楼。安化楼因附近有安化寺街得名,而该街又因安化寺得名,该寺建于明代,清代至民国初期这一带称安化寺。

  广渠门外站——因广渠门外大街得名

  广渠门外站位于广渠门外大街,西临旧京外城七门之一的广渠门。该门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曾称大通桥门,俗称沙窝门。“广”和“渠”均是“大”的意思,二者合称寓意“通畅顺达”。日寇占领北京时将箭楼拆除,1953年为道路通畅又拆除了城楼和瓮城,从此这座具有400年历史的城垣彻底消失。

  双井站——因曾有两口水井得名

  双井站位于广渠门外东三环路。早年间此地为大片农田,并以私家菜园居多。其中以姚姓人家菜园最大,园中有两口水井,相距只有20多米,因菜园南侧有一乡间大道,进出广渠门的行人多从此经过,并在井旁歇脚,遂将这里称为“双井”。后来附近形成村落,称“双井村”。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此兴建工厂和宿舍区,菜园和水井都没了,但“双井”之名延续至今。

  九龙山站——因旧有九龙山得名

  九龙山站位于广渠路北面,历史上曾有过一座小土丘,自西至东蜿蜒三里许,相传为清乾隆年间疏浚凉水河之土堆积而成,因宛如游龙,故称“九龙山”。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的《北平市城郊地图》上仍有标注,名曰“九龙山”。

  大郊亭站——因大郊亭村得名

  大郊亭站位于窑洼湖桥西面,辽时为大片浅水湖泊,称“郊淀”。北京当时称燕京(也称南京),为辽国陪都,故“郊淀”位于燕京东北部,其湖泊东西各有一座凉亭,因西侧亭子较大,称“大郊亭”,东侧较小,称“小郊亭”,金代改称“大交亭”和“小交亭”,元代复称。明清时湖泊消失,两座亭子也被废弃,后形成两个村落,称“大郊亭村”和“小郊亭村”。 

  百子湾站——因稗子湾谐音得名

  百子湾站位于通惠河南街南面,据说此处原为一片低洼地,稗子草丛生,形成聚落称“稗子庄”,因附近有旧河道,后称“稗子湾”,民国时谐音为“百子湾”。还有一说是从高碑店至东便门原有一条土路,蜿蜒似蛇,弯道近百处,故称“百子湾”。

  化工站——因北京化工二厂得名

  化工站位于原北京化工二厂附近。这一带因地处京城东南,上世纪五十年代被建成有多家大型化工企业的化学工业基地。化工二厂以生产基本化工原料为主,1958年4月建厂,是国内氯碱行业大厂。2007年11月为净化首都大气环境工厂关闭搬迁。

  南楼梓庄站——因南楼梓庄村得名

  南楼梓庄站位于化工路中部,据《朝阳区地名志》记载:该村形成于明永乐年间,村中见有一座小石楼,楼前有随南方移民栽种的梓树,属落叶乔木,故村落以“楼”和“梓”二字命名。1982年地名普查时,为避免与区域东北部的楼梓庄重名,遂改为今名。南楼梓庄历史上以蔬菜、粮食生产为主,曾隶属南磨房乡。

  欢乐谷景区站——因位于欢乐谷景区东侧得名

  欢乐谷站位于厚俸桥附近,初称“厚俸桥站”,因紧邻厚俸村得名。该村原有一座“金蝉庵”,庵中主持乐善好施,圆寂后葬于庵中。附近百姓将其善举行文报到顺天府,顺天府尹又上报朝廷,皇帝给该庵赐白银三千两。继任主持用赐银重建了该庵。因是用优厚的俸禄重建该庵,遂将“金蝉庵”更名为“厚俸庵”,附近的村子则称为“厚俸村”。

  垡头站——因垡头村南侧得名

  垡头站位于小武基桥东面,明代成村,曾名德庄。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始见垡头村名。因该地土壤质地粘重,耕作时易出土垡,故称垡头。“垡”为“耕地起土”之意。1949年以前为前垡头、后垡头两个自然村,后两村合并遂称“垡头”,临近的道路被称为“垡头路”。

  双合站——因双合村得名

  双合站位于垡头东里东面,因村西侧原有两座清代墓葬,故名“双家坟”。后因与西邻的东燕窝村合并而更名为“双合村”。如今两座清代墓葬早已被毁,只留下两块墓碑,其中一块为清康熙年间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席哈纳墓之碑刻。席哈纳于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病逝,葬于今双合村附近。

  焦化厂站——因焦化厂旧址得名

  焦化厂地处大鲁店北路北面,其全称为“北京炼焦化学厂”,始建于1959年3月,是“国庆十周年献礼工程”的煤气配套项目,当年11月完成一期工程并投产,由此结束了北京市不生产商品煤气的历史。为了改善北京大气环境,该厂2006年7月已停产,将改建为城市遗址公园。(文/户力平)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