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因煤而建的门头沟火车站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20-12-25

上世纪初的门头沟火车站

  要说北京“四九城”范围里建设最早的火车站,当属永定门火车站和前门火车站;若说“四九城”以外最早的火车站,要算门头沟火车站了。

  门头沟火车站的建设源于门头沟地区的煤炭开采。门头沟采煤业历史长达九百多年。清末时,门头沟圈门地区的煤窑和中英(门头沟)煤矿、大台煤矿、城子煤矿,加起来煤炭年产量可高达几十万吨。由于煤矿、煤窑所产煤炭大量积压,公路运输有限,1906年清政府批准了商部奏请修建西直门到门头沟的铁路支线方案。

  同年10月,由詹天佑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勘测建造“京门铁路线”。当年修建这条铁路线,一是由于门头沟煤炭业兴盛,为了“以兴煤业”,把煤炭运出去;二是早年的铁路蒸汽机车都烧煤,运抵西直门的煤炭能保障京张铁路蒸汽机车使用。修建“京门铁路线”的同时,建设了门头沟火车站。

  门头沟火车站的修建,无疑对煤炭运输起到了重要作用。1932年至1934年,中英煤矿年产煤量分别是22万吨、30万吨和35万吨,这么多煤炭运出去,只有铁路运输能够做到。1937年,日寇进犯北平,不仅把魔爪伸向中英煤矿、杨家坨煤矿和小煤窑,而且占据了铁路线和火车站。门头沟永定河水闸南侧的京门铁路桥西端,至今保留着当年日寇修建的碉楼,就是日寇扼守运输煤炭等物资进出门头沟火车站的一道关卡。

  新中国成立后,门头沟火车站继续承担着地区煤炭向外运输的任务,在地区经济发展、社会建设、民生保障等方面做出巨大贡献。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门头沟火车站一直是门矿、城子矿、王平村矿、木城涧矿、大台矿等煤炭转运的核心枢纽,每天都有大量煤炭从门头沟火车站转运出去。

  门头沟火车站除了承担煤炭、货物转运任务,曾经还兼做客运火车站。早年的门头沟火车站旅客休息室是很简陋的平房,人们在门头沟山里的木城涧、色树坟、大台和石景山、西直门、丰台等地之间往返,都从这里坐火车。

  那时乘坐火车通常提前打听好时间车次,当天乘车当天买票,火车票是硬纸板制作的,进站时检票人员在车票上剪个口。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去色树坟、丰台就在门头沟火车站坐过几次绿皮火车。火车没空调,大多是慢车、硬座,短途火车也不供应热水,夏天可以打开车窗通风,冬天有的车厢生个火炉子。一两个小时的车程,坐在车上听着“呜——呜——”的汽笛声和“咣当——咣当——”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也是一种享受。

  2000年以来,随着门头沟新城建设和京西各煤矿的陆续关闭,火车往来穿梭了将近一个世纪的门头沟火车站,也不再机车隆隆、汽笛轰鸣。紧邻门头沟火车站的京西铁路遗址公园内,蒸汽铁路机车、站台钟楼、风车和“轮之翼”(铁路机车车轮)雕塑、詹天佑碑刻等,不仅记录了京门铁路线的建设历史,同时讲述着门头沟火车站的百年故事。特别是原物保留的火车站百米站台、并行交织的铁轨、机车管护道房和信号灯,仿佛让人们又看到轰轰隆隆的蒸汽机车,又听到响亮的汽笛声。

  岁月如流,时光飞逝。如今,融汇铁路与煤业历史文化于一体的门头沟火车站周边,过去那些低矮杂乱的平房陋巷,已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亮丽整洁的公园广场所取代。现代化的轨道交通进入人们的新生活,采煤业和运煤铁路虽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正以遗址公园的形式留住人们的记忆。

  (来源:《北京日报》 2020年12月24日15版;作者:高福美;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