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南苑机场的百年记忆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9-01-30

  2004年10月11日,法国空军在南苑机场表演特技飞行。

  1957年,越南胡志明主席访问中国,在南苑机场与前来迎接的朱德副主席和献花的少先队员合影。 (王庆祥拍摄)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国家救援队在南苑机场,准备飞赴灾区。

  随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加紧建设,历史悠久的南苑机场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南苑机场是中国第一个军用机场,也是第一个民用航空机场。南苑机场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在中国航空事业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1、亚洲第一所航空学校

  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飞机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各国逐渐意识到它在未来战争中的巨大作用。清政府也十分重视航空事业,多次选派留学生赴国外学习先进的军事航空技术和飞机制造技术,这些留学生学成归国形成了中国第一支航空技术力量。秦国镛1903年留学法国,后转入比利时航空学院学习飞行及机械科,1911年学成归国,并携回一架50匹马力的“哥德隆式”单座教练机;厉汝燕1909年进入布里斯托尔飞行学校学习;钱文选1911年毕业取得飞行员执照,在奥地利选购两架“鸽式”单翼机回国;潘世忠获得法兰西国际航空联合会颁发的飞行证书;鲍丙辰被选派法国留学,1914年学成回国;姚锡九被派往法国学习航空……

  1912年,作为陆军部首席参事的秦国镛,通过法国驻北京公使馆武官、总统府顾问白里索向袁世凯建议购置飞机,请求开办航空学校。袁世凯同意并向欧洲列强借款30万银元,其中27万向法国高德隆飞机公司购买了12架高德隆G-四型双翼教练机,并聘请法国飞行员、驾驶员、机械员、机身员各1名。

  早在1910年,清政府就拨款在北京南苑修建了供飞机起降的简易跑道,修建了建筑厂棚。这时,袁世凯又拨款6万银元对南苑机场进行扩建,并修建飞机修理厂、仓库、校舍,安装机器。1913年9月,南苑创建了航空学校,这是中国乃至亚洲第一所正规的航空学校。

  由于连年的军阀混战,导致时局动荡,航校的发展也深受影响。1928年5月,随着北洋政府退出历史舞台,南苑航空学校终被撤销。它虽然只短暂存在了15年,但先后四期共培养100多名飞行员,在传播航空军事知识、培养航空专业人才等方面,具有深远的历史影响。

  2、航校优秀的教官们

  南苑航校教官多具有在国外留学的教育背景,潘世忠在综合参考高德隆及法曼飞机技术数据的基础上,1914年自行设计和制造出一架双翼飞机。该机采用推进式螺旋桨方案,动力采用汉阳兵工厂仿制的法国“格莱姆”80马力发动机,机首装有一挺汉阳兵工厂制造的机枪,该机机身标有“1”字标号,因此被称为“枪车”。这是中国第一架自己研制成功的军用飞机;厉汝燕设计制造了中国第一架水上飞机,这对于工业基础极端薄弱的中国来说,十分难得。

  教官们还具备高超的飞行技术,多次完成高水平的飞行表演。1911年4月6日,秦国镛驾驶高德隆单座教练机在南苑校阅场进行飞行表演,开创中国飞行员在本国领空飞行之先河。(第一个驾机升空的中国人是广东华侨冯如,他于1909年9月21日,在美国奥克兰派得蒙特山附近的空地上,成功地试飞了自己设计制造的飞机。)表演当天非常热闹,不少清朝官员和外国记者都到场参观,秦国镛起飞后绕场三周向观众致意,然后平安落地。

  1913年7月中旬,南苑机场进行了一场飞机展示及飞行表演会。参加展示会的除了政府官员,还广邀了各国驻华使节和侨民莅场助兴。展示会结束后,进行了精彩的飞行表演,数架飞机在蓝天白云间盘旋穿梭,中、法两国的飞行教官在空中炫巧斗技,展示身手。一些大胆的中国官员和外国侨民还随机升空,体验了在蓝天自由翱翔的乐趣。这是南苑航空学校正式开办前的一次全面展示。

  1916年8月,南苑航校在校试验场进行飞行演习,还出售参观券让老百姓观看,共发售参观券两万多张,由永定门至南苑用轻便火车运送观众,每小时往返一次。

  1916年10月10日,为纪念中华民国建立五周年,北洋政府大总统黎元洪特意在南苑营盘举行大阅兵。受阅部队由步兵、骑兵、炮兵等方队组成,还有数架飞机参加了阅兵。当时京苑轻便铁路专门接送应邀观摩阅兵的嘉宾,嘉宾除政府要员外还有各国公使。

  南苑航空学校建立不久,师生就多次奉命参加军事行动,任务多是进行侦察。1913年冬内蒙古发生叛乱,政府指令南苑航校派出飞机配合陆军作战。航校修理厂厂长潘世忠驾驶一架高德隆式飞机,学员吴经文担任侦察任务。此次飞行克服了因天寒飞机极难发动的困难,执行了两次侦察任务,为地面部队提供了空中侦察情报,这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将飞机用于作战。

  1917年7月1日,张勋拥立逊帝溥仪复辟,5日,航空学校校长秦国镛即致电讨逆军总司令段祺瑞,声言“率飞行人员与讨逆军各部取一致行动”。当时南苑空军在讨逆行动中一共出动了7次,7日上午派飞机直接飞到皇宫上空,在天安门上空散发传单,在紫禁城内投下三枚小炸弹,以示警告。轰炸第二天,溥仪宣布退位,张勋复辟失败。

  3、花样翻新的早期民用航空

  南苑机场不仅是中国第一个军用机场,也是中国第一个民用航空机场。1919年1月,交通部成立“筹办航空事宜处”。此后北洋政府先后从英国、法国、美国购买了爱佛罗、高德隆、道济等型号飞机一百多架,开展民航事业。

  1920年4月24日,第一条民用航线南苑至天津段试航。当时的北洋政府使用英国亨式机“京汉”号,由英籍飞行员麦肯锡上尉驾驶从北平起飞,成功开辟了中国第一条民用航线——京沪航线京津段。1920年5月7日该航线正式运行,搭乘英国驻华公使、交通部代表等乘客15人以及部分邮件报刊,由南苑起飞,历时1小时安抵天津赛马场。这次由北京到天津的往返飞行,尽管只是邮局委托飞机试带邮件,但却开创了中国民航和航空邮件的首航,中国商业航空由此开端。

  京津试航后,北洋航空机关还使用维梅式运输机开办过北京至济南的航线、北京至北戴河的夏季临时航线,以及长城游览飞行。中国英国公司于1921年8月11日在北京南苑至北戴河之间开辟了一条航线,每周五下午3时由南苑起飞,在北戴河赤土山机场降落,周六、周日在北戴河飞行游览海滨和长城,周一返回北京。此线运行3年,至1924年停办。

  1921年4月,南苑航校创办空中游览飞行,售票载客,每星期二、四、六下午2时飞航3次,分甲、乙两种客票,甲种票游览全城30分钟,每位30元;乙种票游览飞行场10分钟,每位10元,很受欢迎。1921年7月1日,北洋政府开设北京至济南航线,中国航空邮政正式创办。当时所用班机只有两架,“舒雁”和“大鹏”。但开航以后就因时局多变,班机不能按时往来,遂于同月10日停航。

  因人力物力的限制与时局的混乱,这些花费不菲的航线多半是虎头蛇尾,无力维持。但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的近代航空事业,在机场建设、航站配置、人才培养、油料补给等方面开始了建设进程。

  4、亚欧航线的艰难探索

  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这中间的一段时间被称为国民政府的黄金十年。尽管当时仍是战乱频繁,但十年间经济发展迅速,社会变化巨大,商业航空运输也随之蓬勃发展起来。

  南苑机场是当时北平最大的机场,中国航空公司和欧亚航空公司的航班都在南苑机场起降,它们共同开辟了经停北平的航线13条。

  中国航空公司是交通部与美国柯蒂斯·赖特飞机公司合资成立的航空公司,拥有沪蓉、京(南京)平(北平,今北京)、沪粤三大干线的飞航特权。京平航线为“中航”经营的第二条航线,此航线由南京起飞,经徐州、济南、天津至北平,于1931年4月开始试飞后,因航线与津浦铁路线平行,客货源比较清淡,亏蚀颇多,到12月即告停航。翌年6月,“中航”将京平航线改为上海至天津航线。后决定在南段由上海起飞后,绕道南京再到海州,北段则由天津延伸到北平,改称沪平航线,每星期上海和北平对飞各3次。

  1931年2月,交通部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合营的欧亚航空邮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欧亚,1943年3月改组为中央航空运输公司,简称“央航”)在上海正式成立。“欧亚”经营3条航线:从上海经南京、天津、北平、满洲里,经苏联亚洲城市至欧洲;从上海经南京、天津、北平及库伦(今蒙古乌兰巴托)、苏联亚洲城市至欧洲;从上海经南京、甘肃、新疆之中国边境,经苏联亚洲城市至欧洲。

  此时苏联已开始提防德国利用“欧亚”飞机进行军事侦察,不同意飞越苏联。经过交涉,苏联提出一个变通的办法,即“欧亚”可将邮件、旅客运载到满洲里,然后改由铁路运输到苏联的亚洲城市伊尔库茨克,再由苏联民航飞机运往莫斯科,衔接德国“汉莎”航班转运欧洲各国。其他两条航线亦可照此办法。于是,“欧亚”在1931年5月31日先开通上海至满洲里航线,自上海起飞,经南京、济南、北平、林西(内蒙古境内)到达满洲里,全程总长2350公里。至6月底,此航线运载邮件收入2350余元、客票收入6600元,乘客25人次,实际飞行仅8次,亏损24.7万余元。

  不久爆发“九·一八事变”,日本军国主义者侵占了东北地区,此航线的北平至满洲里段被迫停航。1932年,上海发生“一·二八事变”,虹桥机场被日军炸毁,沪满航线仅能在南京、北平间飞行,直至9月,上海至南京航段才得到恢复。

  “欧亚”在开办通往欧洲的航线失败后,为谋求日后扩充中国南部的航线,便呈请交通部准其开辟北平至西安、广州至西安两条新航线,并于同年12月试航成功。

  5、抗日战争的重要战场

  为控制华北地区的航空业,1936年10月,日方逼迫中方签订《中日通航协定》。1936年11月7日,惠通航空公司在天津成立。名义是中日合办,实际是日本独资,中方只出土地使用权,日方出飞机、飞行员及其他一切技术人员。公司成立后开辟了五条航线:天津-大连线、天津-北平-承德线、天津-北平-张家口线、北平-天津-锦州线及北平-沈阳线。

  1937年“七·七事变”后,南苑机场成为日军的进攻目标。7月28日,大批日军进攻南苑,为了保卫南苑机场,29军副军长赵登禹、师长佟麟阁阵亡,5000多名守军殉国,南苑机场被日军占领。之后日军扩建了机场,把南苑机场变为侵略中国国土的重要军事基地。

  日军在机场东北庑殿村南建了日军营房,由南苑机场至庑殿修了4公里长的铁路,在庑殿村、南苑镇还建了多处半地下小地堡。1939年夏,中国抗日志士放火烧了南苑机场,多架日机葬于火海之中,日军损失惨重。1941年,为了预防飞机再次被炸,日军在南苑机场周围修建了许多飞机窝,约1公里左右建一个,全部为圆顶形式的钢筋水泥建筑,飞机窝顶上建有一个木结构的岗楼,有士兵站岗放哨。在飞机窝附近建有半地下的水泥小碉堡,约有一间房子大,存放汽油等。平时把飞机开进窝内藏起来。据《北京抗战遗存》记载,南苑机场附近建有20多个飞机窝,1949年以后陆续拆除了一些,现还有十几个留存了下来。

  抗战胜利后,陆续聚集到西南大后方的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军队、避难者等数百万人员都面临着东归的需要,对国家交通运输分流功能提出了严峻挑战。由于持久战争的破坏,其他交通工具滞缓且缺乏,航空运输首当重任。中航、央航抓住这一契机,急速发展壮大。

  中航依靠在抗战后期执行“驼峰飞行”任务积累起来的技术、物资和人才力量,全力配合“还都复员”运输,展现了航空运输的优越性,成为复员运输的主力。在抗战胜利后6个月内恢复了原经营的航线,增辟重庆-柳州、重庆-北平、重庆-广州-香港、昆明-河内、上海-台北等航线。1946年开通了北平-太原航线,1947年增辟北平-沈阳航线,1948年又开辟北平-宁夏-兰州航线等。至1948年底,航线总长52389公里,中航的飞航里程达到极值,运输总周转量在国际民航运输协会排名升至第8位。1945年,央航增辟沪昆(上海-汉口-南京-昆明)、沪渝(上海-汉口-南京-重庆)、沪平(上海-南京-济南-青岛-北平)等线,恢复重庆-迪化、成都-雅安、重庆-桂林3条航线,航线总长5258公里,尽最大努力先后恢复上海、广州、北平、柳州等航站的工作。复员运输期间,央航载运乘客1.67万人次,货物1690余吨。

  6、“南苑飞行队”参加开国大典

  南京解放前夕,为减少战争对人民的伤害,争取人民解放军和平渡江,国共两党于1949年4月13日在北平举行和平谈判,15日双方达成了《国内和平协定》。当时国民政府和谈代表团乘飞机抵达北平南苑机场,张治中任代表团团长,中共代表团秘书长齐燕铭到机场接机。

  为了保护北平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保卫预定于9月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筹备中的开国大典,进一步加强北平防空,1949年8月15日,华北航空处在南苑机场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飞行中队,习惯上称之为“南苑飞行队”或“北平飞行队”。1949年10月1日,该中队9架P-51参加了开国大典的阅兵式。有意思的是飞机全是原国民党空军的,飞行人员也全是国民党空军培养和在美国受过训练的。自此之后在历年的国庆阅兵中,南苑机场一直都是空、地受阅部队的训练基地,担负着保障空、地受阅部队训练的任务,飞机编队从这里起飞,几乎已经成了一种传统。

  中美建交前夕,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于巴基斯坦当地时间7月9日凌晨登上了波音707专机秘密访问中国,商谈中美建交事宜,其专机就是在南苑机场降落的。在基辛格正式来访之前,先由巴基斯坦的飞机到北京试航。为了保密,他们飞的是一条新航线,从巴基斯坦直飞我国的南疆,然后经过西藏、青海、甘肃、陕西、山西、河北,到北京的南苑机场降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南苑机场延续传统,在此建立了航校及空军培训机构。1949年12月1日空军第四驱逐机航校在南苑机场成立,12月24日,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航空学校。1953年2月19日,为培训大队长以上飞行指挥干部,在南苑机场组建空军中级指挥员训练班,隶属军委空军建制。同年3月改称为空军指挥员训练班,其后的十几年间先后更名为空军高级航空学校、空军第一高级专科学校。1968年9月30日,中央军委决定,将空军第一高级专科学校改编为歼击飞行航校,其校部机构,由军级改为师级机构,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航空学校,归北京军区空军建制领导。1969年10月29日,中央军委决定该校迁至山东济南,原驻沙河机场的航空兵第34师102团进驻南苑机场,并组建空军南苑场站。

  1986年中国联航成立,南苑机场对民航开放,由于联航独立于中国民航系统之外,所以其常有的相当于火车卧铺票价格的机票吸引了大量旅客,成为当时中国支线航空市场上的霸主。

  南苑是中国航空事业的肇始之地,在我国航空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其航空事业发展史伴随着中国近代化、现代化的发展史,见证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屈辱、抗争与复兴,体现了中国人民奋发图强、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有专家建议,在南苑机场搬迁以后可以在原址建立博物馆,那将是一件很有意思又很有意义的事情。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1月24日 版次:16; 作者: 陈清茹;本版供图:视觉中国 。)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