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燕京大报恩寺与洪济寺历史问题考辩

来源:《北京社会科学普及讲座2013》  发布时间:2015-12-04

  金元之际燕京报恩寺与洪济寺是两座寺院,洪济寺在河北正定。以往学界往往把两寺连为一体,称为报恩洪济寺,这显然并不准确,谬误流传,应予修正。这个说法源自对古籍记载的误读所致,主要还是因为对洪济寺的历史不了解造成的。

  一、报恩洪济寺一说的来源

  据《续藏经》第84册No.1579《续指月录》卷七:

  中都顺天报恩万松行秀禅师

  姓蔡氏,古河内之解人也。年十有五,恳求出家,父母不能夺其志,礼邢台净土赟公为师,后受具戒。挑囊抵燕,历潭柘,过庆寿,次谒万寿参胜默光禅师,教看长沙转自己,归山河大地话。半载全无入由。

  构万松庵以自适,耆宿敦请开法,师应之。

  次住中都万寿,金章宗皇帝诏入禁庭升座,帝躬自迎礼,闻法感悟,赐锦绮大僧伽衣。

  承安丁巳(1197年),诏往大都仰山栖隐寺,次移锡报恩、洪济。

  元太宗二年庚寅,复奉诏来主中都万寿,晚年退居(报恩寺)从容庵。数迁巨刹,大振洞上宗风。

  编祖灯录六十二卷,又撰净土、仰山、洪济、万寿、从容、请益等录,及文集偈颂。释氏新闻、鸣道集、辨宗说、心经风鸣、禅悦法喜集,并行于世。

  丙午(1246年),师于四月五日示疾,七日书偈曰:八十一年,只此一语。珍重诸人,切莫错举。侍者惊报大众,足甫及门,已圆寂矣。寿八十一。茶毗于通玄门外,舍利无数。诸方门人,各分建塔(雪岩满嗣)。

  竹林巨川海禅师

  颂风铃曰:铜唇铁舌太尖新,楼角悬来不记春。言外百千三昧法,因风说与个中人。

  陈秀玉学士尝问万松:弥勒菩萨,为甚么不修禅定,不断烦恼?万松道:真心本静,故不修禅定。妄想本空,故不断烦恼。

  士复问香山大润和尚,润曰:禅心已定,不须更修。断尽烦恼,不须更断。复问师,师曰:本无禅定烦恼!士曰:惟此为快耳(雪岩满嗣已上二人)。

  据此可知,万松老人曾“编祖灯录六十二卷,又撰净土、仰山、洪济、万寿、从容、请益等录”,其中在洪济寺的著述是单独成书的。他在报恩寺从容庵著述的则是《从容录》。

  二、关于洪济寺历史的考证

  金代雪岩满禅师得法弟子有万松行秀、巨川海二人。

  关于万松行秀“承安丁巳,诏往大都仰山栖隐寺,次移锡报恩、洪济”,据考,仰山栖隐寺在今北京市门头沟区妙峰山前;报恩寺在北京西城区,旧址有万松老人塔,今广济寺即其旧址;洪济寺在河北正定,即今石家庄市。

  明永乐大典本《顺天府志》编成于永乐初年,故记载皆为金元及更早的史事。佛觉在金太宗天会中(1123—1137)北上,将云门宗传播到中都,燕京大延圣寺是云门宗重要寺院。大定三年(1163年)金世宗命晦堂俊公大师住持大延圣寺。大定七年(1167年),大延圣寺改名大圣安寺。

  佛觉大师法脉源自何处?一直是个谜团。北京怀柔区红螺寺元末称大明寺,据《红螺山大明寺碑》记载:“金大定间,世宗遣使请佛觉禅师于真定之洪济,以镇兹山,四方学者云集。”这个记载是寻找佛觉禅师踪迹的重要依据,此前他在真定洪济禅院唱法。

  真定十方洪济禅院,在今河北正定,北宋时期由云门宗僧人住持。在宋徽宗崇宁年间(1102—1106),著名的宗赜禅师为洪济禅院住持。

  宗赜(1058—1113),号慈觉,沼州(一说襄阳)人。“父早亡,母陈氏鞠养于舅氏。少习儒业,志节高迈,学问宏博。二十九岁礼真州长芦秀禅师出家。”长芦秀禅师即长芦法秀,后入京师汴梁住持法云禅寺,故又称“法云法秀”。法秀住持法云寺后, 由应夫接替他在长芦的位置,“师(宗赜)得旨于夫(即应夫),遂为夫嗣而绍长芦之席。”法秀、应夫同为天衣义怀弟子,义怀是较早提出禅净兼修的云门宗僧人,宗赜更将禅净兼修推向极致,南宋宗晓所著《乐邦文类》,把宗赜同善导、法照、少康、省常并列,称为莲社五祖。近年来,随着黑城文献《慈觉禅师劝化集》等的面世,有关宗赜的研究引起了学界重视。

  据居顶《续传灯录》,道态编修、吴侗集《禅灯世谱》等记载,宗赜法脉诸弟子,至少有9人,即洪济琼、北京照、玄沙智章、净慈惟一、蒋山善钦、本觉道如、天宁子深、瑞峰延、僧忍和尚。其中“洪济琼”,即金大定年间住持燕京大圣安寺的佛觉琼公禅师,在此前因住真定洪济禅院,而得名“洪济琼”。

  佛觉大师琼公地位崇高,以前对他在金朝的历史地位了解不够,因此无法得出正确评定。今从征引史料可获进一步的解析,以证实其在金代佛教中的特殊地位。

  金世宗母亲贞懿皇后李洪出家为尼,得封号通慧圆明大师,佛觉大师是剃度师。

  金代佛觉琼公大师是居赜禅师得法弟子,金世宗母亲李洪出家的剃度师,早年曾住持洪济寺。河北南宫市金代亦有洪济寺。

  三、金元两代的大报恩寺

  金代宫廷御苑大宁宫即今北海地区,位于金中都城东北郊外,当时建造大宁宫,作为金皇室御苑使用。大宁宫旧址范围包括今北海、中南海及东西两岸大部地区。金代在琼华岛上建有广寒殿。

  金贞祐二年(1214年),蒙古军队攻取金中都,成吉思汗将大宁宫后的琼华岛赐给著名道士丘处机辟为道院,改名万安宫。

  金中都因战乱成为一片瓦砾荒墟,在元世祖忽必烈时期,以琼华岛为中心营建元大都城,并将琼华岛改名为“万岁山”(或称“万寿山”)。万岁山沿袭金大宁宫“一池三山”传统布局,即太液池、万岁山(今琼华岛)、圆坻(今团城)、犀山台。

  金元时期大报恩寺所在的西刘村,正位于金皇家御苑大宁官以西二里的郊野,报恩寺东南二里余是金代著名的大庆寿寺,在建造元大都城时都被圈入大都城内。

  按康熙《广济寺志》记载,广济寺地段在金代为西刘村,明代在地下挖出佛像、龟跌、石柱,得知是寺院废址,因不知旧寺名称,仅以西刘村寺称之,而这不是金元时期的正式寺名。

  元初耶律铸《过万松老人故居》诗印证报恩寺地址。

  耶律楚材之子耶律铸(1221—1285)《双溪醉隐集》卷五载“过万松老人故居有感”诗:

  “忆埽香云谒上方,一天花雨扑禅床。云归雨敛香花冷,窣堵波坫替戾冈。”

  耶律铸诗文留存不多,曾咏诵金代皇家御苑大宁宫诸宫阙旧址,即今北海琼华岛,此地往西距西四万松老人塔仅有2里路,此诗为游历大宁宫宫阙旧址后顺访报恩寺旧址而作。诗中“窣堵波坫替戾冈”所指即万松老人塔,故居即指报恩寺内从容庵,诗中的万松故居即今广济寺旧址。

  附耶律铸诗二首:

  《琼华岛》:万岁山头万树松,万年基业一朝空。如何太液池中水,依旧螺纹起细风。

  《登广寒殿故址》:万古消沉尽,浮云事几场。酣謌穨醉玉,休得问兴亡。

  耶律铸《过万松老人故居》诗,万松老人塔与其故居同时出现,故居必然是报恩寺内从容庵。

  金代大宁宫以今北海、中南海水系为中心建造,此地往西与今西四丁字街的万松老人塔仅3里路,此诗或许即游历大宁宫旧址后顺访报恩寺旧址的万松老人故居而作。诗中“窣堵波坫替戾冈”,窣堵波即指至今仍存的万松老人塔。

  据此可以考定,耶律铸诗万松老人故居即指报恩寺内从容庵,旧址即今北京西四大街广济寺,寺址与正南万松老人塔直线距离仅300米。

  据此地街南所存万松老人塔分析,金元之际,乃至元代中期,广济寺旧址正是万松老人及弟子们唱法燕京的著名寺院——大报恩寺所在地。元代后期大报恩寺毁坏无存,到明中期已不为人知。

  四、云峰从檀禅师塔铭涉及的报恩寺旧址

  金元之际燕京曹洞祖庭大报恩寺旧址,自元末就已杳无音信,对于研究北京史,尤其是佛教史来说,是一个历史谜团。元末熊自得著述《析津志》在书中已感困惑。

  据《析津志辑佚》68页:“报恩寺,在齐化门太庙西北,太子影堂在内,俗名方长老寺。又云在南城嘉会坊之万寿寺西,先为报恩精舍,有金朝圆通全行大师碑。……大定十三年仲春十九日中虚老人记。”齐化门即明清朝阳门,元代齐化门内有太庙,其西北有报恩寺。又提到另一处报恩精舍,在大万寿寺西,大万寿寺旧址大致在今广外手帕口北街一带。

  熊自得记载举出两例,到底与曹洞宗万松老人筑有从容庵、嗣法弟子林泉从伦禅师主持的大报恩寺有关联与否,他也未提,所以是个研究者无法引用的材料。

  康熙《广济寺新志》已把万松老人列入本寺耆宿,附有传记。但受明代碑记束缚,仅称“万松老人名行秀,河内人:游燕历潭柘、庆寿各刹,亦曾挂褡西刘村寺。后参胜默光禅师……”其实金末西刘村旁的寺院,正是苦求不得的大报恩寺。

  近年北京昌平发现元初曹洞宗僧人从檀禅师幢塔,从擅禅师是万松行秀嫡传弟子,塔铭文涉及诸多元初佛教史事,对金元之际大报恩寺旧址考定颇有助益。

  幢塔为汉白玉石雕制,仅存八方石柱幢身,高1.4米,现存北京市昌平区博物馆。

  塔铭记载万松老人弟子云峰从檀禅师事迹,题记中人名、村落、坊市已经指示出燕京大报恩寺所在位置。

  (一)万松行秀嫡传弟子云峰从檀禅师塔铭

  大元国大都路昌平县昭圣禅寺故先师云峰檀公禅师道行石幢之记

  住持仰山大栖隐禅寺传法嗣祖沙门本琏撰并书丹

  ……檀公长老者,俗姓武氏,本贯东原军州人也。母王氏,夜梦白光入室,遂生师焉。幼而不茹荤,长而不嬉戏,龆龀就学,日诵千言。见僧入门,合掌顶礼,心乐出家,父母不夺其志。

  年二十一,礼中都报恩禅寺万松长老为师,训名曰从檀,试经受戒,担簦负笈,遍历丛林。挂锡沛县芒砀山紫盖和尚处,得法。紫盖乃青州七叶孙也。本处官吏具书疏请出世开堂,后居中都大万寿禅寺。

  未几,有本路昌平县白虎涧众檀越请住持云峰龙泉禅寺,不十数年,填沟塞壑, 负土担石,创建三门,经之营之,不日成之。

  又住虎峪龙兴禅寺,起废扶颓,佛殿、三门、廊庑、厨库次第落成。及本县昭圣禅寺创建转角佛殿五间,雕木佛像两坛。瓦砾荆棘场,变作青莲宇。日食一■,身衣百衲,长坐不卧。胁不沾席。计其相状,必枯悴尫劣,及见其形容,凛然丰硕,眉目秀拔,气和如春。禅观之余,四方仕庶睹师之苦行,敬而畏之。寒温之外,手不释卷,唯看经念佛持课而已,真丛林之标表,实法门之龙象也!

  至元二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微疾而化。茶毗之日,顶骨、舌根、膝盖不灰,五色烟焰,凝空翳日,盖师之道业所致也。

  大野兮凉飚飒飒,长空兮疏雨蒙蒙,祖送者万人。俗寿七十八,僧腊五十六夏。三处起塔,以旌其德。有门弟子宗主僧正德、提点僧正慧持师行状,徒步入山求文于素庵老衲。素庵洗手焚香,援笔书之,以记其实。

  (二)昌平县白虎涧龙泉寺与仰山栖隐寺

  元代昌平县白虎涧龙泉寺,所指为今北京市海淀区凤凰岭的龙泉寺。据塔铭可知,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寺,由万松老人嫡传弟子云峰从檀禅师开创。从檀禅师与万松弟子耶律楚材(讳从源)、林泉从伦禅师皆排“从”字,是平辈,故身份地位很高。依据塔铭记载,他弘法行迹多在北京西山,即海淀与昌平地区,在大都城海子东有附属寺院存在。

  云峰从檀禅师塔文的发现,在北京是最具佛教史研究价值的重要信息。

  研究历代僧人世系传承,必了解把握他们的传承谱系,否则将如堕迷雾,不得要领。

  金末万松行秀为曹洞宗十四世,曾为曹洞宗演派源流设定谱系。据《宗教律诸家演派》记载:“洞山源流诀”共二十八世,其中“洞山下十四世顺德府净土寺万松行秀禅师演派二十字”,即“行从福智立、贯彻八环中、化统三千界、宏开洞上宗”。万松有弟子从伦、从祥、从隆、从檀等,耶律楚材法名“从源”,号湛然居士,与林泉从伦为同辈。再下有福裕禅师,可依据这个谱系,依次类推。

  研究万松老人弟子法脉,必须遵循这个谱系,提纲挈领,才不致产生错乱。

  云峰檀公禅师是万松老人最亲近的法嗣弟子,曹洞宗高僧,仰山栖隐寺是曹洞宗的大本营,撰写塔文的“仰山嗣祖沙门本琏”名素庵,时为栖隐禅寺住持,在燕京具有广泛的影响力。这两座寺院仅一山之隔,两人之间以兄弟相称,“同气连枝老弟兄,邻峰接境与云平”,塔文情真意切,正是两人之间、两座寺院之间亲密交往的真实写照。

  另外仰山栖隐寺第二十六代行满禅师,即是本琏素庵禅师门下的得法弟子。

  料理从檀后事的是昌平县昭圣禅寺僧众,皆排“正”字辈,与万松老人门下字序有别。幢塔题名也没有从檀禅师以下应排“福”字辈的僧人。

  (三)万松行秀住报恩寺从容庵

  据明《帝京景物略》卷之四:“万松老人,金元间僧也。兼备儒释,机辩无际, 自称万松野老,人称之曰万松老人,居燕京从容庵。漆水耶律楚材,一见老人,遂绝迹屏家,废餐寝,参学三年。老人以湛然目之,后以所评唱《天童颂古》三卷,寄楚材于西域阿里马城,曰《从容录》。 自言著语出眼,临机不让也。楚材序而传至今。”并描述明代万松老人塔的状况,塔在今广济寺南部半里余。距金代皇家御苑大宁宫西门仅里许,为郊野。元初蒙古汗国时期定宗元年(1246年)万松老人圆寂,建塔时属报恩寺范围。

  关于金元之际燕京报恩寺以及从容庵情况,万松老人自己有明确表述。

  据《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附录记载:

  “天童老师颂古……万松昔尝评唱,兵革以来(蒙古大军攻下燕京,1214年)废其祖藁,迩来退居燕京报恩,旋筑蜗舍,榜曰从容庵。 图成旧绪,适值湛然居士(耶律楚材)劝请成之。老眼昏花,多出口占,门人笔受,其间繁载机缘事迹。

  一则旌天童学海波澜,附会巧便。二则省学人检讨之功。三则露万松述,而不作非臆断也。窃比佛果《碧岩集》,则篇篇皆有示众为备;窃比圆通《觉海录》,则句句未尝支离为完。至于著语出眼,笔削之际, 亦临机不让。”

  “壬午(1222年)岁杪,湛然居士书至,坚要拈出,不免家丑外扬, 累吾累汝也。癸未年(1223年)上巳日,万松野老因风附寄,不宣。”

  据此推断,万松老人住报恩寺,筑从容庵著《从容庵录》即在此时段,即蒙古太祖九年至十七年(1214—1222),其后奉太宗命任燕京大万寿寺住持。

  此期金中都女真贵族败退汴梁(今开封),燕京在蒙古族占领之下,并一直延续到中统四年(1263年)建造大都城,此段是历史上的蒙古汗国时期。

  (四)“坊市”耆老题名是大报恩寺地址的历史见证

  确定报恩寺地址有3个必备条件:第一,在大都城内;第二,与元初大报恩寺人物事迹相关;第三,寺址接近现存的万松老人塔。从檀禅师塔铭所述与3项皆有关联。

  大都城“坊市”即西四牌楼街区,元代隶属鸣玉坊,街道称大市街。塔铭中的“坊市”,即特指西四广济寺所处地段。

  金元之际,万松老人在燕京大报恩寺弘法,蒙古定宗元年(1246年)四月四日示寂,寿八十一,在寺前建造万松老人塔,留存至今。元初至元初年林泉从伦继万松老人之后唱法于此,元贞二年(1296年)以后,报恩寺的史料较少,或元中后期衰亡无存,元末已不知确切地址。

  林泉从伦住报恩寺,钩沉到以下几条史料。

  (1)据元《至元辨伪录》记载:蒙古汗国宪宗八年(1258年)七月,佛道两教的辩论,佛教十七人中有燕京药师院长老从伦、蓟州甘泉山长老本琏。林泉从伦著《空谷集》和《虚堂集》各6卷,皆为禅学名著。本琏禅师后出任仰山栖隐寺住持,并为云峰从檀禅师撰写塔铭。

  (2)燕京大报恩寺至元十三年前后由林泉从伦住持,2007年门头沟出土两块至元十三年(1276年)石碑,都是林泉从伦撰写,一为京西曹各庄吉胜寺,一为冯村牛心山院碑,其时为大报恩寺住持。

  (3)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撰《大都鞍山慧聚禅寺月泉新公长老塔铭并序》,称“大都万寿退隐林泉老人从伦撰”。时在大万寿寺当住持后已隐退,去向未定。

  (4)《灵岩寺肃公禅师道行碑》,至元三十年(1293年)立,称“报恩禅寺传法住持林泉老衲从伦撰并书丹篆额”。至元二十八年离开万寿寺后,他回到报恩寺任住持。

  (5)《临济慧照玄公大宗师语录序》,元贞二年(1296年)岁次丁未,大都报恩禅寺住持嗣祖林泉老人从伦盥手焚香谨序。

  元贞二年(1296年)以后林泉从伦及大报恩寺情况不明,有关记载已难见到。

  显然林泉从伦此次住持之后,报恩寺已走向衰落,或有大变故,如失火焚毁等,故文献记载方面几乎绝迹。

  在报恩寺西边不远是圣寿万安寺(白塔寺),东北部是北崇国寺(明改护国寺),开始都是汉僧居多,自元代至元年间开始,演变为以藏地喇嘛为主的寺院。报恩寺的衰落无闻或许与此有关。

  塔文最具价值的题名即“大都郭正梁、张正果、安平良、坊市耆老等人”、“坊正张善、吕得義”、“功德主西鄢村范正贤”。

  据幢塔题记人物可知,这些“坊市耆老、坊正”等人,他们经历过大都城创建初期,经历了从村落到城区的历史变迁,看来从檀是在报恩寺万松门下参学多年的僧人,他们都是大报恩寺历史的见证人。

  所谓耆老、坊正,为大都坊市(西四大街)街区富商大户、乡绅官宦,一般平民无法担当。这些原住民与万松老人,与其弟子从伦、从檀,几十年亲密交往,从青年到老年一路走来。他们的父辈即为万松老人建塔者,他们与儿辈又为云峰从檀禅师建塔,从檀禅师塔文真实地反映了这一史实。报恩寺有万松老人,有从檀、从伦禅师,才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塔铭题名人与这一系僧人的关系,乃至参与建从檀幢塔,都直接印证着大报恩寺的地理位置。

  “坊市”有万松老人塔存在,依据云峰从檀禅师幢塔“坊市耆老、坊正”的题记,大报恩寺地处“坊市”街区,足可认定,今广济寺即金元大报恩寺旧址。明代建广济寺挖地见有废寺,地名西刘村,故以西刘村寺称之,这不是正式寺名。据塔铭,元初本地有西鄢村,或许明代误记为西刘村也未可知。

  大都城“坊市”是著名街区,位于今西四广济寺南北一带。金元时期大报恩寺,是金末及蒙古汗国时期万松老人唱法燕京的重要寺院,并有万松老人塔留存至今。元代初年林泉从伦继万松老人之后唱法于此,元贞年间后报恩寺逐渐不显,元末已不知确切地址。

  今据此幢塔题记可知,“坊市耆老、坊正”等,正是新建大都城初期从村落为坊市历史变迁的见证人。依据万松老人塔的存在,云峰从檀禅师幢塔“坊市耆老、坊正”题记,可考定大报恩寺即在此,今广济寺即金元大报恩寺的旧址。

  五、万松老人燕京唱法事迹行实

  (一)《邢台县志》卷七载《万松舍利塔塔铭》(节略)

  屏山李仝撰文行秀,号万松,姓蔡氏,河内解人也。父真,落魄俊爽,多艺能,好佛法。

  皇统初,游四方,盘桓洺水,喜永年风物,因家焉。师生十有五年,恳求出家,父母不能夺,礼邢州净土赟公,业五大部。试于有司,在选者二百人,考官孙椿年置第七,老僧靖恩忧不能出其右,师让之,独献律赋而归。椿年叹服,请冠之,而妻以子,师不从。明年,受具足戒,挑囊抵燕,历潭柘、庆寿,谒万寿,参胜默老人。

  复出见雪岩满公于磁州大明。公知法器, 留之二年,言相契,径付衣钵送之颂师印可,开户读书。净土尊宿闻之欣然,与众具疏敦请,师亦知缘至,遂就之。

  泰和六年(1206年),复受中都仰山栖隐禅寺请。是岁,道陵秋猎山下,驻跸东庄,师以诗进,上喜。翌日,临幸方丈,改将军埚为独秀峰,盖取师名,留题而去。十月,雪岩凶闻至,师将命驾,执事僧阻之,以大义必不可已。完颜文卿时在座,再拜叹服。

  丙午(1246年)四月五日示疾,七日书偈曰:八十一年,更无一语,珍重诸人,不须我举。侍者惊报,大众足甫及门而寂。

  据考,塔铭大致概括了万松老人一生的主要行迹,净土寺在邢台,仰山栖隐寺在燕京西山,洪济寺在今河北正定,大万寿寺在燕京城内,从容庵为燕京大报恩寺内庵舍,万松老人在此著成《从容庵录》。

  万松老人塔铭史事解析

  (1)塔铭中“异端”、“杨墨”,耶律楚材《湛然居士文集》,有所评述。“异端”指斥当时在燕京地区盛行的大头陀教(被贬作糠禅、糠蘖),耶律楚材把大头陀教比喻为儒教异端杨墨(杨朱、墨子),指出:“吾儒独知杨墨为儒者患,辨之不已,而不知糠蘖为佛教之患甚矣。”并告诫糠禅信徒元帅赵君瑞称:“糠蘖异端也……君之于释教重糠蘖,于儒道则必归杨墨矣。”

  (2)完颜文卿,即金皇室完颜从郁,字文卿。本名瑀,字子玉,卫绍王改赐文卿。生卒年不详,与完颜璹同时。从郁是金世宗之孙辈,世宗之孙皆为“从”字辈,如卫绍王为世宗之子,其太子为从恪,关于从郁之父,《中州乐府》称:父金紫公,有《中庸集》未著其名。以父荫充符宝郎。章宗时试一日百篇,赐第,仕至安肃(今河北徐水)刺史,《金史》无传。

  (二)万松老人在报恩寺从容庵著述《从容录》

  湛然居士耶律楚材作《从容庵录序》:

  耶律楚材《万松老人评唱天童觉和尚颂古从容庵录序》称:昔予在京师时,禅伯甚多。唯圣安澄公和尚,神气严明,言辞磊落,予独重之,故尝访以祖道,屡以古昔尊宿语缘中所得者叩之。

  澄公间有许可者,予亦自以为得,及遭忧患以来,功名之心束之高阁,求祖道愈亟。遂再以前事访诸圣安,圣安翻案不然所见,予甚惑焉。圣安从容谓予曰:昔公位居要地,又儒者多不谛信佛书,惟搜摘语缘,以资谈柄,故予不敢苦加钻锤耳。今揣君之心,果为本分事以问予,予岂得犹袭前愆不为苦口乎。予老矣,素不通儒,不能教子,有万松老人者,儒释兼备,宗说精通,辩才无碍,君可见之。

  乃序之曰:佛祖诸师,埋根千丈,机缘百则,见世生苗。天童不合抽枝,万松那堪引蔓。湛然向枝蔓上,更添芒索。穿过寻香逐气者鼻孔,绊倒行玄体妙底脚跟。向去若要脚跟点地,鼻孔撩天,却须向这葛藤里穿过始得。

  甲申(蒙古太宗十九年,1224年)中元日,漆水移剌楚才晋卿叙于西域阿里马城。

  万松老人寄耶律楚材书:

  万松老人为此寄书于耶律楚材,即《从容录》所载《评唱天童从容庵录寄湛然居士书》,书信称:“吾宗有雪窦、天童,犹孔门之有游、夏。二师之颂古,犹诗坛之李杜。世谓雪窦有翰林之才,盖采我华,而不摭我实。又谓不行万里地,不读万卷书,毋阅工部诗,言其博赡也。

  拟诸天童老师颂古,片言只字,皆自佛祖渊源流出,学者罔测也。柏山大隐集,出其事迹,间有疏阔不类者。至于拈提, 苟简但据款而已,万松昔尝评唱,兵革以来(蒙古大军下燕京,1214年)废其祖稿,迩来退居燕京报恩,旋筑蜗舍,榜曰从容庵。图成旧绪,适值湛然居士劝请成之。老眼昏花,多出口占,门人笔受,其间繁载机缘事迹。一则旌天童学海波澜,附会巧便;二则省学人检讨之功;三则露万松述而不作非臆断也。

  窃比佛果《碧岩集》,则篇篇皆有示众为备。窃比圆通《觉海录》,则句句未尝支离为完。至于著语出眼笔削之际,亦临机不让。

  壬午(蒙古太宗十七年,1222年)岁杪,湛然居士书至,坚要拈出,不免家丑外扬,累吾累汝也。

  癸未年(1223年)上巳日,万松野老因风附寄,不宣。”

  据此考察,万松老人在燕京报恩寺从容庵著述《从容录》的时段,为蒙古太祖十年至十七年(1215—1222)。

  (三)耶律楚材《万松老人万寿语录序》

  《湛然居士集》卷十三,刊载耶律楚材为万松老人万寿语录所作序文一篇。

  “万松老人万寿语录序:余忝侍万松老师,谬承子印, 因遮阅诸派宗旨,各有所长,利出害随,法当尔耳。云门之宗,悟者得之于紧俏,迷者失之于识情;临济之宗,明者得之于峻拔,昧者失之于莽卤;曹洞之宗,智者得之于绵密,愚者失之于廉纤。独万松老人得大自在三昧。抉择玄微,全曹洞之血脉;判断语缘,具云门之善巧;拈提公案,备临济之机锋。沩仰、法眼之炉煹,兼而有之,使学人不堕于识情、莽卤、廉纤之病,真间世之宗师也。略举中秋日为建州和长老圆寂,上堂云:有人问:‘既是建州迁化,为甚万寿设斋?’师云:‘此夜一轮满,清光何处无。’又问:‘不是尽七、百日,又非周年、大祥,斗勘今日设斋?’师云:‘月色四时好,人心此夜偏。’众中道:‘长老座上诵中秋月诗,佛法安在?’师云:‘万里此时同皎洁,一年今夜最分明。将此胜因,用严和公觉灵中秋玩月,彻晓登楼,直饶上生兜率,西往净方,未必有燕京蒸梨馏枣爆栗烧桃。’众中道:‘长老只解说食,不见有纤毫佛法。’师云:‘谢子证明即且致,为甚中秋闭目坐,却道月无光。有余胜利回向诸家檀信,然软蒸豆角,新煮鸡头,葡萄驻颜,西瓜止渴,无边功德,难尽赞扬。假饶今夜天阴,暗里一般滋味,忽若天晴月朗,管定不索点灯。’老师语缘似此之类尤多,不可遍举。且道五派中是那一宗门风?具眼者试辩看。噫!千载之下, 自有知音。 乙未(蒙古太宗七年,1235年)夏四月,湛然居士漆水移剌楚材晋卿序于和林城。”

  以上三篇材料俱引自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

  据此考证,蒙古太宗七年(1235年)以前这段时间,万松老人在燕京住大万寿寺。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