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京西古旧民宅建筑艺术特色

来源:北京社会科学普及讲座集萃(上册)  发布时间:2015-12-04

  建筑是历史,记录着以往时代的社会与民生,建筑历史面貌大面积的更新改变往往就结束了记录一个城市或社区久远历史与传统的痕迹,北京城乡正处于这种变化之中。北京城乡的古旧民宅建筑决不仅仅是属于个人或家族,它标示着历史上北京的工商产业、社会、地域文化特色,是北京历史某一方面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属于社会的,属于那段特定的历史阶段的,记录着北京历史的灿烂与辉煌。

  明代京都顺天府宛平县有13个乡社,今门头沟区是其中8个乡社的旧地。如玉河乡、京西乡、雁翅社、斋堂乡、清水社、王平社、桑峪社、青白口社。明代实行关津制,京西古道沿途有齐家庄巡检司、王平口巡检司、石港口巡检司机构,由宛平县派驻,相当于派出所性质,设于山口要隘。在工商业发达的圈门地区,明代宛平县派有典史负责捕盗,清代派县丞,实际是维持地方治安,衙署驻窑神庙西院。

  隶属宛平县的还有北京市石景山区、丰台区、海淀区。

  明代还建有两座城池,沿河城与斋堂城。城内街巷屋宇筑于明代无疑,只是后来加以修整或重建而已。明代有沿河口营驻守;清代有平罗营驻军斋堂,兵士基本都是斋堂诸村落农家子弟,“甲午战争”平罗营赴旅顺参战,许多人立有军功。光绪年间斋堂举人王旭、字金度、号晓村,著成《宛邑齐家司志》,备耕斋堂川的历史。尤其是各个村落中一些历史悠久的古老寺院、道观,更是村镇悠久历史的见证口北京地方特色民居大部分是乾隆以来至1935年期间的建造并保留下来的,后经抗战日军破坏,建国以来至今已无传统民居建筑的典范可讲。非要找的话,仅剩文革期间建造的简易楼可以说一说。

  解放后北京新建的民宅建筑己完全背离传统,割裂传承,几无可称道者。尤其是新时期以来,随着现代化潮流的到来,民宅建筑已把传统文化底蕴彻底的抛弃,与北京传统文化的根源已经渐行渐远。我们要清醒地看到此一问题的严峻。现在就是一座民国时期的古旧建筑宅院价值都是比较高的,遑论清代留存至今的古宅院建筑遗存了,保护北京尤其是郊区古旧民居的工作刻不容缓。

  一、斋堂川内唐末五代及辽玉河县地域的民宅特色

  北京西部门头沟区山地间以斋堂为中心的58个村落,历史极为悠久。据考证属汉代的泉山县,唐末天祐年间隶属幽州节度使刘仁恭设置的玉河县,五代至辽末玉河县延续设置,五代辽初县衙就在斋堂。据考证,辽代刻经于房山云居寺的通理大师,就是斋堂人;戒台寺辽代著名的法均大师是今雁翅镇田庄村人士。玉河县直到金代初年才撤消而并入宛平县。元代熊自得在斋堂隐居多年,著成《析津志》一书。此地民居可称为是“玉河县模式”。

  斋堂川古民宅建筑艺术特色

  正房

  斋堂川诸村落的四合院的正房、倒座房大部分为四梁八柱,厢房为三梁六柱。青砖砌筑墙体,房顶为硬山皮条脊(灵水村多清水脊),覆盖合瓦,房脊两端为高翘的蝎子尾,下置雕花砖盘子,屋顶覆板瓦石望板或木望板。

  前檐装修为槛墙、门窗,门四扇占一间房的位置,门窗的窗棂富于变化:清早期的多用小方格门窗棂子,晚期为步步紧、灯笼锦、大方格、龟背锦、满天星、一马三箭、斜插棂子等,体现木工手艺的精巧。房内设火炕、地炉,方砖铺地,条砖墙裙。

  正房基础周边全用青条石料砌成,灵水村民居基础部分居然有用青石陡板的,即地基的立面也使用条石料。正房配房山墙皆用腰线石,其下部使用角柱石(俗称墙腿子石),石面雕刻纹饰、图案种类繁多达百余种,有大方格、斜方格、水波纹或暗八仙、琴棋书画、牡丹、喜鹊登梅、吉语等。1984年在军响村娘娘庙见一幅角柱石刻“水草蒲棒水鸟”图案,刻画极为生动,至今不能忘怀。

  座山影壁

  四合院门楼内正对前院东配房的山墙,在山墙上建造座山影壁。形制似龛,有皮条脊,瓦檐,脊下砖雕寿桃,万字,梅兰竹菊,似山花开在其间。当沟、瓦垄瓦檐皆用小巧瓦件砌制,小瓦当图案有虎头、福字,磨砖椽头或圆或方,精雕梅花,其下为砖制横额枋,两边为磨砖立框,底部为横框,形成为方框式影壁心。四外各角雕有四时花卉,内角雕云纹章龙,影壁中心线司嵌砖雕“鸿禧”、“戬榖”、或书“福”字,多以方砖呈菱形使用。最下部为砖雕砌筑的凸起的束腰基座。瓦当的虎头图案众多,已变异,用于镇守门户,最狰狞可畏者,方可震慑来扰的鬼魅。

  此物尤以燕家台、灵水村最精绝。古籍云:“黄帝部落以虎为图腾”,由此可见其来源。

  门楼

  楼大部分建在四合院东南角,而街南的四合院其门楼在西北角。皮脊式门楼居多,状若一间屋宇,顶部砖雕起脊,板瓦石望板或木望板,屋脊两端起蝎子尾,下置雕花盘子,砖砌门垛磨砖对缝,有角柱石、腰线石,门楼内两侧墙面有嵌龟背锦、银锭砖图案的。左壁间辟有“门神龛”,花纹风格各异,初一、十五为门神上香。下部角柱石面雕各种图案或吉语。檐檩下

  木雕门罩,透雕荷花、牡丹,或装窗棂卡花,门额上施圆形或多边形门簪,雕有“迎祥”等吉语。门槛两边分置很小的方形门枕石墩,在外露的三个石面遍雕吉语、花卉、瑞兽。双扇木板门间装有门钹、门环、钉铞。门楼使用腰线石、角柱石极大地增加了品位与古朴,其精良动人之处,无逾于此。檐下戗檐砖,雕刻图案最讲究,有牡丹、麒麟、松鼠葡萄等。

  小三合院

  前中部为皮条脊式砖砌门楼,院内正房三间,两厢配房各两间。正房建于台基上,有石阶三五级,皮条脊式屋顶,板瓦顶,墙间有腰线石、角柱石。角柱石面雕有各式花纹,最为精彩。

  小四合院

  仅是尺度比中型四合院略小,大门是一个单独建造的皮条脊式门楼。

  中型四合院

  大门为屋宇门形式,设在前院东南角,进深与倒座房相同,状如一间房子般,上有砖雕花脊、蝎子尾,下承以雕花盘子,顶覆板瓦,山面有博缝砖。磨砖墙垛上为雕花戗檐,下为角柱石,雕各种花纹。大门有外廊及台阶。院内北部正房三间,皮条脊板瓦顶,门楣有精细的门單,两侧配房各两间,南为倒座房三间。建造工艺均为青砖干磨细摆,磨砖对缝。两侧的配房趋向院中,最大地节约了占地面积。

  大型两进四合院

  在中型四合院的格局上,将北部三间屋宇中间辟为穿堂门,随季节开闭。房子东侧亦有通往后院的砖门楼,院内两侧配房两间。后院为北房三间,一般基础较高,两侧配房仍旧是两开间形式。

  灵水村有三进、四进大型四合院多处,基本是明末清初的建筑,广泛性用石雕、木雕、砖雕,建造极为精良。

  灵水村民宅为明末清初风格

  汾州府知府刘懋恒宅院。刘懋恒灵水村人,明末他在延庆卫学学习,清初顺治年间是国子监监生,在户部为官多年,后得康熙帝赏识,外放为汾州知府。住宅分两院,前后连缀,共计五进,砖石用料施工极为精细。我们古建研究所2003年测绘时,此宅仅各种瓦样就收集了十余种,尤其是虎头瓦(清),唇边式滴瓦(明),其造型堪称为绝世珍品,在民宅建筑瓦样中甚为罕见。砖石雕砌的宏阔门楼,刘知府宅院的正房屋宇为九间九檩大宅及五套宅院,砖雕木雕石雕处处显现着精美绝伦、古朴的艺术美感。

  谭瑞龙宅院。谭瑞龙光绪年间国子监监生,其子名谭达斋,宇锡璋,“以行医为业,德被乡里。家族大宅院五处,纵深左右相连贯通。其子有八路军干部,亦有国军空军军官,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回乡看望病危的谭达斋,面对国家的前途,兄弟辩论间几乎拔枪相向,被族人劝止,后各赴其职所。国军者赴台,孙辈留学欧美科技术有建树。弟者中国对外广播电台台长,二人及后人均事业有成。谭家实为京都宛平县的百年望族。

  顺天举人刘增广宅院。刘增广是光绪间康有为“公车上书”那年中举,大学士恽毓鼎为其恩师,曾任山西左云、右云县知县、吉州知州,刘增广宅陈前后四进,中路均正房三间,配房各两间,层层推进,精巧严谨,第二进为三间屋宇,中为穿堂门,第三进为皮条脊式小门楼。第四进正房三间,两厢配房各两间,已在抗战期间被日军焚毁。他是奉佛的居士,抗战期间住什刹海广化寺。刘举人先后娶过三个老婆,最小妻子所生有女儿刘峦,为参加抗战的老干部,现在天津居住,己年逾八旬。

  田家老宅,面阔五间,共三进,清末其祖上是乡约(村长)。民宅建筑雄浑高大,四扇雕花门,颇古旧,梁架上角背、脊瓜柱样式古老,是明末清初的老宅,1939年门楼南房及前院被日军焚毁。

  燕家台村落呈金元格局与风格

  村落四周山势秀美,宛如画图,犹如仙境。金元之交,全真教论坛处机命建通仙观于村东谷地间。燕家台村现存古旧民宅格局较完备的宅院约40多个,浑厚精致,传承着金元时期的历史信息。

  燕家台村的吞廊式民宅。燕京台村北有一处老宅,名叫“关上”。据说是自明代开始就存在的沿河城向易县紫荆关一站一站送军帖的设施,称为“军城”,也就是军邮站,两地相距180 里,明清两代沿河城、紫荆关都保留着驻军。清代沿河城为四品都司带兵驻守。

  “关上”车城老宅,为一独立院落,仅有三间正房,为吞廊式屋宇,有很高的台阶,房屋为板瓦覆顶,皮条脊,直棂方格窗。房子中间一间推进半间为廊,廊下正面、两侧,三面辟门,格局相当古老。可惜,此宅约在1985年被住户拆除。另外在灵水村也存在一处吞廊式宅院,据说也与低级武职人员有关。1983年在圈门里也发现一处吞廊式民居。

  近年在房山区佛子庄又发现一处此类民宅,面阔五间,值得研究与保护。燕家台村村口的过街楼,门楼上建一四柱亭,下为券洞,门额书“燕家台”三个金色大字。券门两旁墙腿各镶嵌长方形汉白玉质石碑一块,一方是《重修通仙观碑铭序》,刻于至元二十八年(1291);另一方是《重修通仙观碑铭并序》,为明代嘉靖九年(1530)立,两碑自村东通仙观旧址移至此处。

  当年道教全真派祖师丘处机在去蒙古高原谒见成吉思汗时,路过此地,对弟子李志常、尹志平说,此地以后应大有兴建,其后元代初年修建了通仙观,通仙观与京城白云观有着密切法脉联系,尹志平有多首诗文赞颂通仙观。通仙观大殿五十年代被拆除,造成历史遗憾。

  燕家台村有著名旅游风景区东、西龙门涧,景色壮阔。

  川底下村为清乾隆以后至清末风格

  全村古旧院落74个,房屋689间,全部是清乾隆时期至民国初年所建,尽显古朴的景观与韵味。三合院、四合院依山取势,错落有致,皆以村后龙头为圆心,南北为轴线呈扇面形展开。民居布列其间,院落大小参差,颇为整肃而具诗意。村上与村下被~条长200米,最高处达20米的弧形护坡大墙分开,村前又有二道长170米的弓形墙围绕,犹如双环套月般拱护着村落,全村建筑格局尽显向阳聚气,舒缓紧凑相得宜彰之势。是京西人民勤劳智慧、和平宁静的山居生活的范例。村中部有三条街道贯通上下,简捷便利,功能齐备。经1995年以来的开发建设,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并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

  清代军事官员居住的吞廊式屋宇实例

  灵水村现存有两座,建于清代,是北京极少见的民居。

  一处为独院中的三间北房,中间一间为吞廊。在村东另一处是村民谭宝民家住宅,院内北部正房五间,花岗岩石台基,青砖砌筑,板瓦顶,历史不晚于康熙年间。明间次间(中间三间)为吞廊式,檐柱外露,两侧稍间为推至前檐的方正屋宇,槛门槛窗,方格窗棂,极为古朴,极具历史价值。据说其祖上是清宫四品带刀护卫。房屋虽己十分残破,仍透露着整肃大气的风貌,应该立即予以抢修为宜,以防倒塌,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据说此类屋宇都是有军功及军职背景人士居住,级别相当于今天的师、团级。另外这种形制的房屋在门头沟圈门里有一处遗存,房山区佛子庄村也有一处五间民宅,门头沟燕家台村旧存一座此类民居,惜于1984年因年久失修被拆除。

  这类屋宇,与康熙年间寺院、王府门前的对称建造的朝房相类。朝房是东西对称建造,各五间。吞廊式民居仅是其中的一座,只是把朝向改成南向了,其余相仿,装修尺度规格与朝房不同罢了。潭柘寺门外的朝房是康熙年间保留至今的实例。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