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鸟巢”揭秘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5-12-09

  “鸟巢”是一个奇迹,“鸟巢”是一个谜。

  这个将中国传统艺术中镂空的手法、陶瓷的纹路、迷人的色彩与最高超的钢结构设计,完美融合于一体的梦幻造型,以无与伦比的视觉震撼力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

  参观过“鸟巢”建筑的人说,这是个孕育与呵护生命之“巢”,寄托着人类对未来的绚烂梦想。在这里,中国迎接来自四海八方的朋友。人类在这一奇迹般的建筑中,再一次挑战肌体力量和精神意志的极限,创造新的纪录,赢取新的光荣。

  这是一次全球盛会,更是一场激烈的大竞赛。事实上,早在2008年8月8日这一神圣时刻来临之前,这场创造奇迹的竞赛就旷日持久的展开了。

  他们是奇迹的制造者,梦想的实施者,未来的实现者。一群平凡的人,因为投身于建设和创造奇迹的过程,而变得不平凡了。他们就是中信建设国华公司国家体育场项目的全体建设者们。

  这是一场神圣的竞赛。在中信国华人的内心深处,惟一的对手就是时间。与时间赛跑,与时间较劲,最关键的是要在规定的有限时间内,完成这一最完美无暇的旷世工程!

  在“鸟巢”的赛场中,一位参赛选手将面对现场10万观众的注目。而“鸟巢”的建设者,却承载着13亿中国人的嘱托,甚至为全球几十亿人所关注。压力是空前的,挑战是巨大的。

  然而,再没有比建造这样一个伟大的作品更让他们兴奋的了!重任在肩,使命于心,反而让这些建设者们雄心勃勃、动力十足。“建设‘鸟巢’,一生光荣”。这样一句简单的口号,成为所有“鸟巢”建设者的心底里默念的信条。

  任何一个伟大的构想,都要由千万个平凡的细节组成。而实现每一个细节,更需要千万个平凡的建设者日夜辛劳、废寝忘食、精雕细琢而成!一个微小的疏漏,可能导致无可挽回的损失;一次不经意的小事故,也许会让整个工程延期。

  顶住压力,迎接挑战,没有“不能完成的任务”。谁让他们是奥运会场的建设者?!更高、更快、更强,这种不断追求极限的奥运精神,转换成了更精、更优、更细的工程建设要求,同一个赛场,同一个梦想。

  时间开始了。当盛大的礼花在“鸟巢”上空开放,当奥运圣火照亮灿烂的夜空,当人类最繁华的盛会莅临北京,当人们为健美的运动员尖叫和呼喊时,他们会在灯火的阴影下幸福地欢笑。

  永远都不要忘记他们吧。这些建设者们,他们本身就是奇迹。

  钢铁的脊梁与骨骼

  “鸟巢”被称为奇迹,“灵魂”就在于钢结构。

  在一个最长跨度332米,最高点68.5米的硕大而复杂的空间,把一组又一组钢的薄壁箱型构件拧来拧去,搭建成“鸟巢”的形状,在世界建筑史上没有先例。

  经过国内企业的联合研发自主创新,厚度110毫米的Q460E型高强度钢材成为“鸟巢”专用钢。这个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钢结构工程,外部钢结构钢材用量竟达4.2万吨,整个工程,包括混凝土中的钢材、螺纹钢等,总用钢量达到11万吨,全部为国产钢材。

  可是,如何能把这些“超长、超高、超重”的巨型钢材平顺、有序的安装起来,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李文标,这位当年的高考理科状元、清华大学结构专业的高才生,何尝不知道“鸟巢”对于一个学工程的人意味着什么。2003年,中信建设国华公司董事长洪波找到这个29岁的年轻人,邀请他来“建一座举世瞩目的工程”。几天后,李文标的妻子忽然发现丈夫工作骤然忙起来,问他怎么回事。他轻描淡写地说:“我辞职去中信了。”妻子半天才回过神,焦急地问:“工资、待遇、职务问题谈了没有呀?”李文标回答,“根本就没考虑这些!”

  作为中信国华公司国家体育场项目部常务副总经理,李文标最重的任务,就是解决钢结构安装施工难题。

  第一个难题是图纸。想出一个超级绝妙的设计创意需要灵感,而要落实到可操作层面,可绝对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想出来的。从设计图纸转化成施工图纸,把立体的构想分拆成具体而微的平面细节,几十张设计草图要转化成几千上万张精确详细的安装方案图。

  “开始时,专家讨论会看法不一致,吵得厉害,总是没结果”,李文标说:“后来大家就关在一个屋子里,讨论不清楚一个人也别想出去!”本来计划三个月,出4500张图。最后,闭门研讨前后6个月,出了两万多张图纸,大家总算心里有了谱。

  第二个难题是吊装。这些巨型钢材太重了。当时,第一吊的钢构件就重达三百吨,国内能吊起如此重量的起重机械都没有几台,更不用说成功吊起如此重件的现成经验了。钢构件加上起重机,总重将突破1400吨!现场总指挥的李文标担心,如果8米多高的边坡一旦承受不了重压而出现垮坡现象,直接后果就是车翻人亡,这意味着整个“鸟巢”钢结构施工方案可能推倒重来。

  “如此重大的任务交给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行吗?”国华公司副董事长兼国家体育场项目部总经理皮尤新发话了:“不给年轻人压担子,年轻人就永远没有成长的机会;以我的观察,李文标有现场把握能力,心理素质过硬,敢打硬仗。”一句话,给李文标压住了阵脚,也坚定了这位年轻总指挥的信心。

  接下来三天三夜里,李文标没敢合一下眼睛。砂石的级配比例和碾压厚度、碾压机的变速、喷水的时机与份量……任何一项数据稍有疑问,李文标都要求停下来,仔细分析、测量,直到满足要求后再开始下一道工序。李文标要同时间赛跑,保证所有的监测数据一次合格,否则现场工期根本不够!

  2005年10月28日,随着北京市奥指办领导一声令下,几百吨的钢构件在A区一号承台准确落位,“鸟巢”第一吊成功了。

  如今,这个硕大无朋的“鸟巢”已经傲然落座于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内。银色的钢结构外观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鸟巢”的建设者,其骨头和脊梁也必须是钢铁打造的,没有这种钢铁般的意志和压不垮的精神,完成这样的伟大工程是很难的。

  李文标说:“其实过后想想,‘鸟巢’这个建筑奇迹竟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一天天地变成现实,自己对于事业的梦想就是在这里一步步地放飞,还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曾经承担的压力和痛苦,瞬间变成了享受。”

  这可能是中信国华建设者对于“鸟巢”的那种真实而复杂的情结。

  那些灯光是“鸟巢”的眼睛

  中信国华的建设者把“鸟巢”拟人化了。

  如果说对面的“水立方”代表了女性的柔美,“鸟巢”则展现着男性的阳刚。如果把主体钢结构看作“鸟巢”的骨骼和脊梁,那么灯光就是“鸟巢”的眼睛,音响就是“鸟巢”的耳朵,而连接这一切的电气、电讯系统则是“鸟巢”的神经。

  中信建设国华公司“朱景明青年突击队”,担负着国家体育场全部电气及电讯工程的施工任务。他们就是“鸟巢”的“神经工程师”。

  电气、电讯工程对于确保奥运会赛事和开幕式、闭幕式的成功至关重要,因此集合了国内外众多先进的设计思想和高科技产品。整套系统有两个亮点:其一,灯光照明设计必须达到高清数字电视转播的需求,这在以前的奥运会是没有的;其二,场内音响系统的语音清晰度指数创下0.6的纪录,基本消除了回声,在“鸟巢”的任何位置都能达到最佳收听效果。

  可以说,一个个超越历史的技术参数体现了社会各界对2008年奥运会的期盼和要求,也是“科技奥运”理念的集中体现。

  队长朱景明是国家体育场工程的“老红军”,2003年11月他放弃了一项北京地标性建筑工程总工程师的职位,一头扎在了国家体育场工程中,从工程部副经理、机电部经理到总经理助理,从临建、桩基、结构到电气电讯工程,他与“鸟巢”一起成长着。

  2007年,国家体育场工程施工进入最后的决战阶段,电气电讯安装工程是重头戏,不仅自身的工作压力很大,还与其他施工单位负责的暖通、消防、给排水等专业存在大量交叉施工和现场布排的协调问题,还必须与装饰工程的进度紧密配合。

  场地照明系统是国家体育场的眼睛。为了让“眼睛”明亮起来,达到高清电视转播的需要,突击队与设计院一起通过科技攻关,提出了一项“大气吸收系数”的技术参数,此项参数填补了国内空白。为了此项参数的确定,突击队员在大雾、大雨、雪天对灯具的各项指标做了测试和统计分析,达到了场地照明系统功能与成本的有机结合。

  场地扩声系统是国家体育场的耳朵。为让“鸟巢”的耳朵敏锐,达到语言清晰度技术指标0.6以上,朱景明突击队与设计院一起建立了国家体育场的三维模型,在模型中测试各种指标,经过仔细研究,大胆使用了国产品牌的扬声器系统,打破了国外企业的技术垄断。该系统采用的24组线阵列扬声器有几百只扬声单元。当时,为了达到最好的音质,这几百只扬声器单元是在12000个扬声器单元中逐一靠仪器检测和及专业施工人员的耳朵“听”出来的,筛选完后,队员们的耳朵几天内都在嗡嗡作响。

  2007年夏天,“鸟巢”要实现正式送电。此前,按照施工计划,朱景明突击队有60天的时间进行相关变配电室的安装,但由于其他专业的拖延,工作面交到他们手上时,所剩的时间已不足一个月。为按期完成任务,20多个通宵达旦夜以继日的工作日后,2007年6月30日晚,国家体育场1号、3号配电室实现了正式送电的目标—“鸟巢”亮了,队员们的眼圈却黑了。

  工作太忙了,队员们几乎完全没了个人生活。队员张宏伟和女友分手了,心里不是滋味。队长朱景明是西北汉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可做起思想工作还很细致。他说,“‘鸟巢’就是我们年轻人的女朋友,筑巢引凤嘛,姑娘们会来的。”张宏伟成长为机电部副部长,也拿到了注册自动化工程师的资格,还成为了突击队副队长。

  如今,朱景明正忙着为“鸟巢”正常运转“保驾护航”,这么多线路、灯光、音响,怎么能保证不出问题?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反复排查,把问题提前处理掉,“这需要心思像针尖一样缜密。”

  不过,一路干过来,这位突击队队长已经信心十足了。“也许我们能去英国了,下届奥运会的场地工程,我们中信国华人完全能搞定啦。”朱景明半开玩笑地说。

  为了“鸟巢的脸面”而奋斗

  再没有比打扮“鸟巢的脸面”更让人操心的工程了。

  主体框架建好了,内部“器官”也各就各位了,就差装修装饰这最后一道“面子”工程。“鸟巢”设计者之一瑞士人赫尔佐格曾被誉为“表皮设计大师”,其非凡的设计理念,必须要体现在这最后的细节当中。

  “鸟巢”的主体颜色只有三种,银色、中国红和黑色,总体效果富有野性,有种粗犷之美,而在细节之处又格外讲究,需体现精致和细腻。比如,在一层的地面,用不规则的石材铺设,在纹理和缝隙见留出足够空间,下过雨后能让小草从中间生长;洗手间内部,一律用黑色涂料和白色洁具,视觉效果反差明显;中国红的看台内墙涂料要求用高光,在夕阳西下时能反射出美妙的光线;标识系统必须是印制在墙面上,与建筑浑然一体,就像土著人脸上画的图腾,坚决拒绝外挂标识……

  这些“反常”的特殊要求,让承担了70%“鸟巢”装修装饰工作的中信国华公司非常“挠头”。装饰部经理、高级工程师陈晓佳感慨:“我感觉在这的两年半,投入的精力相当于过去十年!”

  共有23名队员的“李欢青年突击队”承担了这一“粗中有细的艰巨任务”。

  装修装饰作为工程的最后一道工序,最易受制于其他工序,“鸟巢”也不能例外。“李欢青年突击队”面临的首要困难是其他工序迟迟交不出足够的工作面,施工只能见缝插针地进行。在“鸟巢”施工最为紧张的时候,偌大一个工地,竟然只能给突击队留下一部泵车的施工场地,这对于承担着18万多平方米装修装饰任务的突击队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于是,队员们创造性地想出了小推车和内置式升降机工作法,就是将泵车上卸载下来的装饰材料通过小推车和内置式升降机运送,这样既加快了工程进度,又适应了工作面零散的特点。

  红色玻璃幕墙是“鸟巢”的亮点,但这种特大型单体玻璃的安装难度极高,国内外也没有可以借鉴的施工经验。队员们每天加班到深夜,终于根据国家体育场现场的特殊环境,设计出了专用的吊装方案和专用的吊装设备,完成了这一施工难题,于2007年6月15日成功实现了国家体育场玻璃幕墙首吊任务。据统计,“李欢青年突击队”已经成功实施了一百多种施工新工艺,大大提高了“鸟巢”的装饰进度。

  李欢作为青年突击队队长,在去年4月工程最为紧张时,每天要面对数十个协作单位和近千人的施工队伍,这样他整整三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到了去年7月,这个25岁的小伙子、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几乎被拖垮了,扁桃体发炎化脓,喉咙肿得有拳头大,吃饭成了问题,最后不得不到医院里打吊瓶。有同事在电话同他半开玩笑的说,“工地离不开你,你怎么能有资格生病呀?”一句话,急得李欢顾不上吊瓶,抬腿就要往外跑,最后还是护士一再阻拦才输完了液。

  此后,每天都是护士端着药液找到工地为他输液,这样整整输液15天。听说儿子病了,李欢的母亲专程来北京看望,可是母亲在北京呆了18天,李欢却一天也没能陪伴上妈妈。

  “做这工程,最累的不是身体,是心理,经常感觉很烦躁,堵得厉害”,李欢说,在中信做工程,即便在海外施工的艰苦环境都挺过来了,可在“鸟巢”不一样,方方面面的关注太多了,似乎全世界的目光都在挑剔你,经常感觉自己身上压了一块大石头。

  不过,这位突击队队长经常鼓励队员们,要以建设“鸟巢”这样伟大的奥运工程为荣,再累也要挺住,决不能当“奥运工程的逃兵”。

  在“鸟巢”工程竣工时,一个标志性的钢结构纪念柱上,镌刻了一百多名优秀鸟巢建设者的名字。让26岁的李欢自豪的是,他的名字也位列其上。

  他说:“永远没有其它工程能带给你如此强的荣誉感,想到这个,那些烦恼和压力就烟消云散了,你只想着撒开蹄子干活儿去吧!”

  领头羊的拼命精神

  一个优秀的团队,“领头羊”的作用非常重要。

  尤其对于中信国华公司国家体育场项目部,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必须有人能把他们的力量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

  中信集团领导当初点将皮尤新同志亲自担任国华公司国家体育场项目部的总经理。他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个人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中信建设国华公司不能在我手里出现闪失,否则我无法交待。

  自2004年进入国家体育场工地,皮尤新带领项目部的全体同志摸爬滚打、顶寒风、冒酷暑、披星戴月、日夜奋战,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目标。在他的带领下,项目部员工没有休息过节假日,有的员工连续几个春节没有与家人团聚、有的员工婚期一拖再拖、带病坚持工作更是家常便饭、为了把白天工作时间用于多跑现场,每天生产协调会均安排在晚上召开,男职工三天一个夜班连续坚持四年,没有惊人的毅力是顶不住的。

  长期的劳累,让皮尤新这位老同志有些吃不消了。老伴有时心疼地劝他:“都这把年纪了,再过两年就可以退休了,别再这么玩命了!”可是皮尤新不愿放松自己。黄金周、节假日、周末,在他的日历里已经失去意义,就连春节他也是每天来工地转一圈才放心。

  一次,过度的劳累终于使他病倒了,发高烧、上吐下泻,半夜被送到医院打点滴,但是第二天上午他又出现在项目部,同事们都劝他回家休息两天,可他却风趣地说:“我就是牺牲也要牺牲在战场上。”

  为确保按期完工,国华公司增派袁绍斌总经理在“鸟巢”建设关键时刻与皮尤新同志并肩作战。两人配合默契,很快开出了加快工程进度的“药方”:“大干80天劳动竞赛”、“每周二、四、六晚上亲自带队夜查、解决现场问题”、“与各分包签订责任状”……

  本来在公司一摊事,袁绍斌却主动把办公室搬在“鸟巢”,吃住在“鸟巢”工地,给人一种“壮士断腕”的决心。他常对员工讲:“鸟巢”工程虽然不是公司最大的项目,比起国外50多亿美金的大项目,“鸟巢”只是一个零头,但是干“鸟巢”给公司带来了福气,“鸟巢”的成败关系到公司的生死存亡。只要发挥团队的作用和力量,同舟而济、一定能实现目标。

  他戏称,在“鸟巢”的工作就是“三点式”——“工作的第一地点是现场、第二地点是会议室、第三地点是办公室”,好多爱好在“鸟巢”都没有时间“爱好”了,晚上开会、上现场是常事。

  由于经常一个人跑工地掌握现场情况,主动与工人攀谈进度情况,有的工人问:“你是国华公司新来的现场工程师吧”,袁绍斌习惯于回答说:“我是新来的,希望你们多给我提供一些当前存在的问题”。

  “领头羊”的高度重视和身体力行,带动了整个“鸟巢”建设团队奋斗精神。

  团队的力量创造奇迹

  奇迹的诞生不是凭空的。

  2003年4月21日,投标“鸟巢”工程的中信联合体突然出现变故,其中的法国万喜公司和法国布依格集团宣布退出。这让精心筹备半年之久、志在必得的中方投标成员们始料未及。

  中信建设国华公司董事长的洪波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整整一天一夜都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反复分析比较之后,她得出这样一个基本判断:拥有强大体育文化产业资源和资本运作能力的中信集团,完全有能力整合国内外资源作为牵头方,继续组成一支新的“梦之队”,冲击这一举世瞩目的奥运工程。

  中信集团国家体育场投标小组总负责人李建一,听完洪波的介绍,一直坐在沙发上静静思考。突然间,他猛地将手中的香烟碾碎在烟灰缸里,“好吧,我们和这些法国佬摸爬滚打半年多了,他们那几套拳法我们也基本掌握了,中信完全有能力完成好这项工作!”

  当晚,李建一向中信集团副总经理李士林递交了请战的报告。报告详细论证了中信由“跟庄”变成“坐庄”之后的商务、技术操作要点和实施方案,以及中标后施工建设的组织和奥运会后30年的市场运营构想。李士林觉得方案还是很有可行性,立即决定向中信集团领导班子作专题阐述。

  当时的中信集团董事长王军表示:“举办奥运会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大事,中信公司作为国有大型企业,应该为国家和北京市做出贡献,不要太拘泥于眼前的局部经济利益,企业要有社会责任,要有长远眼光。中信要做就做牵头方,中信集团和中信国安在联合体中股份比例占到70%都可以。你们要坚定信心,中信集团将调动所有力量支持你们!”

  此时距离项目招标截止时间越来越近,中信投标联合体立即组织国内最强的投标队伍相互紧密合作,充分发挥集体的力量,终于编制出了两套令业内同行叹为观止的中、英文版的标书。

  2003年7月中旬,北京市发改委组织的国家体育场标书初评工作结束。然而,消息传来,中信集团联合体以第二名入围。一下子,热烈而喧哗的会场变得沉寂无声。在这样残酷的投标竞争中,从来都只有第一,没有第二。付出这么多努力,难道要与“鸟巢”擦肩而过?当时李建一曾在工作笔记本上写下了一行大字:“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于扼腕叹息中表达着那份深深的不甘。

  谁知,峰回路转的时刻就在绝望时到来了。几天之后,由于第一中标人不能兑现他们在标书中的承诺,北京市政府决定启动与第二中标人的合同谈判。中信投标“鸟巢”,可谓绝处逢生!

  奇迹也许从那一刻就开始了。

  中信集团,这家由邓小平倡导建立、由荣毅仁亲手培育目前总资产达9000多亿元的国有大型跨国集团,注定要以自己的努力和勇气,去完成象征了祖国繁荣富强的标志性工程——“鸟巢”。

  五年建设,弹指一挥间,多少酸甜苦辣都留在记忆中。中信集团董事长孔丹在为“鸟巢”工程建设者举行的颁奖大会上说:“伟大的时代造就伟大的事业。中信的事业依靠全体中信人的团结拼搏,共同奋斗。国家体育场项目部不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作出了无愧于时代的贡献,他们是全体中信人学习的榜样。”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