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北京文物古建受到的几次冲击

来源:《北京党史》  发布时间:2015-12-10

  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经过60多年的建设,北京成为一座保有古都风貌的现代化大城市。这期间也经历过几次大的冲击和破坏。

  一、和平解放使北平古城得以比较完整地保留

  北京有3000多年建城史和860多年建都史,地面、地下文物古迹浩若烟海,历史遗存举目皆是。尤其是旧城格局对称严谨,古建筑群气势磅礴,被称之为“举世无匹的杰作”。

  清末民初以来,北京市域内的文物遗存及精华,屡遭破坏和掠夺。1921年开始修建的大明濠工程,曾发生大规模拆卖皇城城砖现象,致使紫禁城外的皇城几被拆毁殆尽。1924年,末代皇帝溥仪被逐出紫禁城的过程中,珍贵文物遭受很大破坏及流失。北平古迹古物的初步调查和保护工作肇始于1930年成立的古物保管委员会北平分会。1933年国民政府分五批将故宫文物南迁。1935年北平旧都文物整理委员会成立,分两批修葺了一批历史艺术价值高且亟待整理的古建筑。1937年北平沦陷后,日伪曾侵用并破坏诸多古建筑。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成立“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设平津办事处,负责调查历年文物损失及接收敌伪机关文物事宜。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前夕,毛泽东曾多次指示保护北京文物古迹。入城后,北平军管会文化接管委员会特别设立文物部,征询郭沫若等知名人士有关北平文物保护的意见,并邀请梁思成组织编写《全国重点建筑文物简目》。此时的古都北平,虽历经30余年内外战争,破败脏乱,但整体格局和文物古建没有受到大的破坏。

  二、工业化对文物古建的冲击

  坚持建设大工业城市。新中国成立初期,1953年编制的北京第一次城市整体规划《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将城市性质定为全国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和文化中心,要建设现代化工业基地。此后,1957年和1958年编制的两版城市规划坚持了1953年版的城市定位。在建设大工业城市的思想指导下,对历史文化遗产也从保护与改造并行,逐步转为改造加大、保护减弱,甚至冲击破坏。

  文物古建开始遭到拆除。1952年,天安门旁边两侧的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因影响交通被拆。1953年底,对城内的牌楼做出保、迁、拆三种处理方式,即在公园、坛庙之内的保留,大街上的除了成贤街和国子监的4座外,全部迁移或拆除(被迁至陶然亭公园的东、西长安街牌楼在“文革”期间又被拆除)。1955年,在拓宽西长安街马路工程中,金元时期的名刹双塔寺及周围建筑被拆除。

  “大跃进”对文物古建的冲击。迅速兴起的工业热潮,对文物古建带来巨大冲击。文物部门腾退寺庙,清理庙内佛像及文物。街道大办工厂,在支援工业化建设、土法炼钢的过程中,毁坏了不少佛像或金属文物。少数地区甚至出现了无序管理的状态,封闭的文物古建被强行占用,文物被群众自行处理。

  保护的手段与措施。20世纪50年代,北京对文物古建贯彻了保护与改造并存的原则。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争取中央拨专款,修整了故宫、天坛、颐和园等一批著名文物古迹,组织专家清理了分布在各文物古迹中的珍贵文物,并在改建天安门广场、东西长安街、北海大桥和延伸中轴线等方面做出相应的努力。初步保护了旧城大格局和总体上的艺术风格。

  1957年10月,《北京市第一批古建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和保护办法》出台,提出39项文物保护单位,5条管理办法。1958年秋到1959年10月,北京开展第一次文物普查,共登记各类文物古迹8060项。1960年,市委曾下发6条加强文物保卫工作的意见。但这些努力没能形成各方面的共识,无法扭转一味建设大工业城市的定位,没能遏制对文物古建的冲击。

  三、政治运动对文物古建的破坏

  “文化大革命”期间,极“左”思潮泛滥,严重破坏法制,把文物看作“破四旧”的主要冲击对象,北京历史文化遗产遭受重大破坏。

  北京城墙基本拆除。对城墙的争论由来已久。民国初期开始,拆城墙就未曾间断。1949年5月,更有人建议为方便城门口交通,所有瓮城一律拆除,多开门洞。1953年12月外城城墙开始拆除。1957年暂停。1958年“大跃进”时,北京做出拆除城墙的决定,除正阳门城楼、箭楼和鼓楼之外,其他城墙一律拆除。从内城城墙开始拆,因工作量巨大,未全部拆完。1966年,在今天二环路的方位,以明挖的方式建设北京地铁,继续拆除城墙。1969年中苏边境发生“珍宝岛事件”,为准备打仗,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全市每天有30万人参加义务战备建设,挖城墙、取城砖,以修建防空工事,尔后延续若干年。除保留几处城楼外,内城、外城的城墙墙体基本被拆除。

  文物瑰宝成批被毁。自1966年8月23日红卫兵在北京孔庙烧毁戏装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北京就有11.4万户被抄家,仅西城区福绥境街道就有1061家被抄,焚烧图书、字画的行为持续了整整8天8夜。许多文物持有者不得不自毁文物逃避迫害。据初步估计,十年“文革”,北京文物古迹(不可移动文物)的损失率约为10%左右,流动文物则不计其数。北京第一次文物普查的8060项文物到1981年第二次普查时锐减至2529项。

  力所能及的抢救。为抢救、减缓珍贵文物古迹的损失,1967年2月,北京市古书文物清理小组成立,收集、整理、保护、清退自1966年8月以来红卫兵上街查抄的古书、文物、硬木家具。据不完全统计,共清理出8000多被抄户的538万余件文物;字画18.5万余件;图书资料235.7万余册(捆);古木器5000余件。另从造纸厂、废品站、炼铜厂抢救出即将被毁图书314吨、金属文物(包括佛像、法器、铜制钱等)85吨,较大地缓解了“文革”政治运动对北京珍贵文物的破坏,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这场政治运动的破坏程度。

  四、改革开放以来大规模经济建设与文物古建保护的矛盾日益突出

  改革开放后,北京进入现代化建设新的历史阶段。经济建设与文物古建保护之间的矛盾也愈发突出。

  一方面,北京加大保护力度,提出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整体保护的理念。1982年编制的《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将北京城市性质定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不再强调经济中心和现代化工业基地。首次提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新理念。提出要成片保护高质量四合院,保护对象从个体历史建筑扩大到历史环境,从文物古迹扩展到城市重点地区,并编制了建筑高度控制规划,保护旧城空间形态。1992年编制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2010年)》和2004年编制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发展了1982年版规划,创造性地提出从整体上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形成三级保护体系,新增优秀近现代建筑和市域历史资源的保护等。

  另一方面,“新北京”越来越大,却无法与“老北京”有效对接和勾连。现代化经济建设的深入发展,在追求经济利益、实用主义和现代化思维的驱使下,没有摆正城市开发建设与文物古建保护两者的关系,致使很多文物遭到“建设性破坏”。

  一是很多文物古建被破坏或拆除。据2011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显示,近30年来消失的4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中,一半以上毁于各类建设活动。其中北京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被拆毁的不可移动文物就高达969件(现存3840处),破坏尤其严重的是北京四合院和胡同。如1998年拆除康有为的粤东新馆,2000年拆除赵紫宸故居,2004年拆除清代果郡王府,2012年拆除梁思成、林徽因故居等。到2013年上半年,老北京四合院50年来已消失80%。

  二是很多文物古建被占用,面临比较严重的安全隐患。目前北京市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仍有20%左右被占用,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有40%左右被占用,区县级的占用则更多。而有关搬迁腾退的法律法规尚不完善,以及产权纠纷、隶属关系不清等一系列历史遗留问题,致使文物占用问题解决起来困难重重,安全整改形势严峻。

  三是古建周边风貌遭到破坏,失去昔日风采。近年来,北京在文物保护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大多数保护和修缮工作只是针对文物本身,对文物周边环境的保护还缺乏足够重视或保护不够。如现存的城墙、城楼等古建筑淹没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失去了昔日高大巍峨的古城形象,逐渐变成一座座“孤岛”;中轴线是整个北京城的核心建筑,但一些体量高大的现代建筑,严重影响了中轴线的传统风貌等。

  五、几点启示

  一是摆正城市战略定位,保护北京历史文化名城。北京曾力图建设成现代化工业基地和经济中心,这种重经济轻文化、重现实轻历史的倾向,是古城遭受冲击的重要原因。“大而全”的城市定位致使北京人口膨胀、资源环境承载压力过大,加上市场经济的利益驱动,不仅文物古建受到破坏,优秀近现代建筑和工业文化遗产也面临危机。要摆正城市战略定位,站在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世界著名古都的高度,而不囿于经济利益的狭隘思维,才是北京文物古建保护的根本出路。

  二是坚持政府主导是保护历史文化名城的关键。政府部门要把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利用作为重大公共政策对待,从经营开发型政府转变为公共服务型政府。做好顶层设计,尊重城市发展的自身规律,同时调动市场和社会的力量,如建立历史文化保护专项基金等,形成政府主导、多方面配合的有效保护机制。

  三是切实加强历史文化保护的法制建设。应进一步明确规定和打击各种违法行为,加强各项法律法规的可操作性,以遏制市场经济的利益驱动,减少“建设性破坏”的重复出现。

  四是处理好保护古都风貌与改善居民生活条件的关系。在做好整治规划方案与改造实施工程衔接和沟通的基础上,采取“政府主导、财政投入、居民自愿、专家指导、社会监督”的方式,对中心城区实施“功能改善、房屋修缮、人口疏散”相结合的小规模、渐进式有机更新方式。改善居民生活条件,重新唤起人们对老北京的城市记忆,延续和发展北京城市的历史文脉。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