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天坛坛墙的记忆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21-01-08

张儒刚绘

  天坛是我国现存最大的祭天古建筑群,它的坛墙曾被破旧的房屋、简易的民宅、绵延的店铺等遮挡,经过近年的疏解、整治、提升,如今坛墙逐渐展露真容。

  天坛的坛墙建设规制严格,外观厚重高大,稳重无华,不仅保护着坛内建筑,更烘托出天坛的神韵,成为北京南城一道独有的风景。

  2006年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修的《北京志·世界文化遗产卷·天坛志》对坛墙有简明记载:天坛原设有两重坛墙,两墙始建于明永乐朝。天坛初为天地坛,为营造天地坛,堆土筑垣,南取方,北取圆,寓意天圆地方。当时天坛外垣长逾九里三十步,因工程浩大,构筑极费时日,永乐十八年十二月癸亥(1421年2月12日)大祀殿建成,但天地坛墙垣门阙尚未竣成。经数十年后才于明宣德朝建成。由于坛内外地势差异,外坛墙下筑有泊岸,宽逾丈余,泊岸前有水濠,以阻越,当时称为郊坛河。

  现在我们行走或俯瞰坛内,会清晰看到内坛墙还被一道东西向的隔墙也称界墙分割成南北两部分,北为祈谷坛,南为圜丘坛。

  志中又载:乾隆十二年(1747年),清廷改天坛坛墙制,将天坛内外坛墙用城砖包砌,使两道坛墙墙基厚均逾一丈,向上逐步收缩。又改坛墙瓦顶,内坛墙覆绿琉璃筒瓦,外坛墙覆灰瓦,内外坛墙均设雕花大脊,外坛墙出檐由四尺四寸减至一尺二寸,将内坛墙出檐由六尺八寸减至四尺,撤支撑檐柱。经过整治和重修,天坛外坛墙总长度为1987丈,内坛墙总长为1286丈。

  小时候,北平还没解放,我家离北坛墙根不远,常跟小伙伴们去看北坛墙。因为近在咫尺,嬉笑打闹着走几分钟就到。高大的坛墙像蒙着神秘的面纱,我们谁也说不出这铜墙铁壁似的坛墙,是怎么建的?谁也说不出它上头、里头是什么样子?每每到这儿,都猜测不止,争辩不休。

  朦胧的记忆中,我曾到过它的东头,应该是现在的东门附近,远远地看它像熟睡的老人横卧在庄稼地中,周围没有人迹,只有哗哗的流水声、乌鸦的嚎叫声,荒凉得让人不敢久留。我也到过它的西头,坛墙到东市场拐向西南变矮淹没在街巷院落了。这一拐,拐出了天坛外北墙的半圆形,大人说,这象征着天圆。

  我最熟悉的是北坛墙中段,即现在的天坛北门一带。那时,北坛墙的基座有一人多高,前脸儿用大小不同的花岗岩砌成,立面粗糙,凸凹不平,记忆中没见人爬上去过。基座面宽得能跑辆马车,荆棘杂草顽强地向四周蔓延,向坛墙攀爬,年复一年。

  令人瞩目的是基座上的坛墙,老远望去,就像居高临下俯瞰众生的巨人,气宇轩昂。坛墙有两三人高,侧面呈梯状,下宽向上逐渐收窄,墙面用大块城砖垒成,虽已斑驳,但灰质的对缝还依稀可见,勾勒出它的悠悠岁月。向上望去,通脊灰瓦顶残破不堪,顶上滋生着杂草,红星点点的酸枣棵子探出墙外摇曳张望,我们指指点点垂涎欲滴。上面偶有园内人员巡看,一天夜里,爸爸和院里几位大爷趁夜深人静在北房正中的房脊上砌“小屋”,祈望“吉星高照”,突然从坛墙上打来一道强光,来回晃动,旋即传来大声的询问声:“干什么的?”爸爸他们赶紧回话:“我们在砌‘吉星高照’房脊楼!”我也曾爬到房脊上向天坛张望,那坛墙像坚不可摧的卫士,守护着几百年圣坛的沧桑。

  新中国成立后整治龙须沟,北坛墙重建了。新墙体依然是下放上收呈坡状,墙矮了许多,只有五六米高,蹬着露出的砖沿能爬上去。这墙虽然透出百废待兴年代的简易、单薄和质朴,但带着一股新生的活力。爬上墙头向北观望,龙须沟变成沥青马路,人来车往;再向坛里望去,野花盛开,松柏苍翠,祈年殿蓝色琉璃瓦在阳光照耀下流光溢彩……

  夏日的傍晚,我们几个小伙伴下举上拽爬上墙头,或坐或骑,感受从坛里吹来的习习凉风,从遥望西边的火烧云到仰望星空,聊天说地,好不惬意。1955年,从天桥一巷到红桥开辟了有轨电车,轨道正好铺在北坛墙下,我们这才偃旗息鼓惜别墙头。

  上世纪80年代,从天坛公园东门沿坛墙向西至公园北门,背倚坛墙,面朝大街,建起了红桥集贸市场。由露天简易水泥台摊位发展到全封闭塑料大棚,经营瓜果蔬菜、水产鲜肉、服装百货、家具旧货等,刚刚兴起的市场经济让这市场热闹红火了十几年,整天车水马龙,顾客络绎不绝,连老外也到此光顾。长长的北坛墙隐在了货棚后面。此后,集贸市场延扩到北门以西,搭起一溜儿货棚。上世纪90年代初,东边货棚两次失火,损失几十万元,所幸没有殃及坛墙,但人们从此有了保护坛墙的意识。后来,红桥集贸市场撤离搬迁,坛墙终于重现风貌。上世纪50年代建起的坛墙,至今在最西头还残留着不起眼的一段。

  1998年,天坛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前后,市政府投入巨资修复,1800米长的北坛墙终于再现古坛神韵。

  修复后的北坛墙,从天坛东门至北门再向西与外坛墙遗存北端相接,墙高5米,厚近3米,青砖青瓦两出水泥垂檐,尽现古朴之美,上收下放梯形呈凝重之实,其工艺磨砖对缝,曲线曲面,柔韧而富韵味,庄重典雅。

  如今的北坛墙,墙前是绿色小叶黄杨、红色美人蕉,北面是宽阔的祈年路、金鱼池小区,古风古韵与现代元素在这里悄然相融。近年,天坛西侧外环境得到前所未有的大力度整治提升,外坛墙逐渐现出全貌,蔚为壮观。

  漫步在坛墙边,伫立在坛墙前,坛墙的往事涌上心头,挥之不去。

   (来源:《北京日报》2020年1月7日第15版;作者:王双喜;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