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仙台村中探古寺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20-12-09

  怀柔的古寺,大都坐落于青山秀水间,唯有凤翔寺特殊,坐落在没有山峦的平原居民区——杨宋镇仙台村。一座千年古寺,何以建在这里?的确值得研究。

  仙台村地处怀柔区东南隅,村域面积15平方公里,始建于唐代。据记载,仙台凤翔寺也建于唐代,而且是先建寺,后成村。

千年古寺,已不复往日盛景(摄影:魏明俊)

  凤翔寺初建时,名叫“仙圣传林”,后改名“仙圣台院”。仙圣台村是仙台村最早的名字,是根据寺庙而得名。明代在此设军屯,改名为“仙台屯”。到清代改为仙台村,并沿用至今。

  万历年间曾大修古寺

  仙台村凤翔寺是北京历史悠久的古迹之一。据记载,唐代建造的寺院气势恢宏,规模较大。到了辽代,寺院增设汉白玉经幢一对,有“大辽太平二年(1022年)三月立”字样。

  根据寺内古碑记载,凤翔寺当初为七进院落,建有七座殿宇,由于其历经多朝的盛衰交替,加之自然灾害的侵蚀,到了明代只剩下一座殿了。明万历年间,皇太后十分信仰佛教,自称“九莲菩萨”。有一天,皇太后来到怀柔“仙圣台院”,欲观仰寺内塑像。不曾想殿宇破旧不堪,塑像七零八落,尘土布满寺院,蜘蛛网缠尽佛身,让她十分失望。于是,皇太后命吴太监等聚集民众,捐款募物,修复寺内塑像金身。修复后,众佛像金光闪闪。据说,泥塑如来腹内装满了金银物事,其头上还有木雕“大鹏金翅鸟”。地下有各种“机关”,如果踩上“机关”,“大鹏金翅鸟”就会前后易位,像飞翔一样。

  修复后的十八罗汉神态各异,有前仰后合的,有双手朝天的,有双手摸膝的,有面带微笑的,有怒目而视的。随后,皇太后又命人重刻“大雄宝殿”四个字。因为凤在古代象征女性,于是她把寺名由原来的“仙圣传林”、“仙圣台院”、“凤翔禅林”改名为“凤翔寺”。

  修缮后大雄宝殿两边各有耳房,东耳房是庙内住持及僧人居住和议事的地方,西耳房是厨房。耳房在大殿两边互相衬托,显示寺庙规范完整。庙内东西厢房各为三间,是供奉十八罗汉及菩萨的地方。

  凤翔寺外西北处,早年曾有数座砖塔,村民管叫它“塔院”,据说是寺内僧人存放骨灰的地方,每有一名僧人圆寂,就建一座塔。不过,岁月流逝,寺院渐渐没落,村民们把塔院全部平掉了。

  寺内有明万历年间铸钟一口,底部周长290厘米,高为155厘米,厚为2厘米,底部铸有“皇图永固”“帝道遐昌”“佛日增辉”“法轮常转”16个大字。下记当时捐资铸钟之人的姓名,并刻有“大明万历元年十二月吉日造”字样。若是夜间敲钟,钟声十分悦耳,并能传出几十里的红螺山,与红螺寺的钟声相呼应。

  正殿左前方立存龟首方座和重修凤翔寺青石碑一块,碑宽2尺,高6尺许,刻有“大清嘉庆岁次戊寅菊目”立碑年号,碑文中记有“红螺寺天老和尚施钱50吊”等内容。

  寺中有千年古柏与明代大钟

  值得一提的是,寺内现存古柏两株,约有1100年历史。另有古榆3棵,古椿两棵。这些古树虽然干粗皮裂,但仍枝繁叶茂,生机盎然。

  两棵古柏一东一西,故称东柏和西柏。东柏底部周长2.22米,西柏周长为3.65米,古老而罕见。两棵古柏树冠遮盖着寺内东西厢房。寺内本来还有一唐代古槐,虽已岁久中空,可依旧枝叶荫覆。相传,过去有一赶集农人牵驴回家,由于天晚夜黑,农人来到凤翔寺求住一宿。寺内僧人应允,但面带难色地说:“佛门本清净之地,留施主住下无妨,可这毛驴圈于何处呢?”听罢,农人欲投他处,僧人思忖少顷,说:“那就将它圈于老槐树的洞内吧……”这个故事形象地描述了此树之大。后来,这棵古槐日渐枯萎,仅存树根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曾有淘气孩子往树根里灌水,但从来没有灌满过。即便是夏季下大雨,雨水往这树根里灌,也从未流满过。原因何在?据说这树根直通天王殿底下,而天王殿下有个空洞,人们猜测,这水很可能是流进洞里去了。

  大殿东南角有一座石碑,刻于清嘉庆年间,碑上面记载的大概意思是:宝寺历经数代,年久失修,破旧不堪,寺内没有住持,更没有进香之人,如来佛像用席片覆盖,蒿草生满寺院,烂墙鹊噪,凄冷得很。野兔狐狸在寺内乱窜,烟尘聚在一起,十分混浊,看上去寺内十分荒惨。于是,有解村人解琳和年丰人王亮二人募捐修寺,使众泥塑焕然一新。

明代大钟(摄影:魏明俊)

  自从清朝最后一次修葺后,多少年来便再未对凤翔寺进行过大规模的修缮,殿顶上的一蓬蓬衰草,似乎昭示着古寺的日渐颓败。就连那口明万历年间所铸的大铁钟,也失去了钟楼,失去了悬架,更失去了晨光熹微时候敲出声声晨钟的僧众,被人随意扣在寺院的一角,与那些碎石瓦砾为伴。

  寺院里仅存的两株古柏中,一株的半边已没了生命的迹象,但另一株仍然郁郁葱葱。轻轻抚摸这棵古柏的千年树身,心里默默祈祷,也算是对朋友亲人的一份祈福了。

  有人说,凤翔寺最珍贵的是古树,特别是正殿前面的那两棵古柏,岁月虽然脱去它们的树皮,但却在树干上留下了美丽的经文符号,尽管人们难以看懂大自然所赐予的神秘密码,但它却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值得我们去珍惜。

  寺院里的一架紫藤枝繁叶茂,问村民紫藤何年何月何人所栽,无人能说清楚。倒是生机勃勃的紫藤情结让人不免多了几分联想。于是,每来观庙者,都会在紫藤的身旁闻其清香,盘绕良久。

  古寺曾是村民避难之所

  在历史上,凤翔寺曾是村民避难之处。凤翔寺东距潮白河4公里,西距怀河1.5公里,村西百米处还有一条小河,历史上经常发洪水。以前夏季时如果一连下几天大雨,东西两条大河水位急剧上涨,就有可能把仙台村整个淹没在大水中。由于凤翔寺建在土丘上,地势较高,很多村民在发洪水之前,都往庙里搬。1939年夏季,由于大雨连续几天没有停止,使潮白河和怀河水连成了一片,把仙台村整个淹于水中。村民有的骑在房脊上,有的坐在柴禾堆上,还有的抱着柱子不放。而寺庙周围的村民拼命往寺里跑,才保住了性命。后来有人专门去测量过,说凤翔寺比周边高了大约两米左右。这显然与早年怀柔县志所述“凤翔寺原建于高十余丈的土台之上”的说法有较大差异。如今再去看,凤翔寺已经比村街高不过半米。

  据说1948年以前,仙台分为东西仙台两个村,东仙台为密云县管辖,西仙台由怀柔县管辖。仙台很早就有一村分属两县的说法,1908年,怀柔诗人刘庆堂在一首诗的注解中云:“南行至仙台庄,乃怀密二属。村西北有凤翔寺,乃怀柔地。院中有八棱石塔二,辽太平二年建,上刻弥密番咒:‘峻棱石塔已多年,经咒刊成弥密全;唯问老僧曾未解,但云世世久相传’等文字。”其实,早年仙台村虽隶怀密二县,但却无界碑标志,就连本村人也很难辨清分界。

  1949年以后,凤翔寺里还住有僧人,后来被遣散。此后,寺庙一度被改为村里的粮食仓库。二十一世纪以后,因来此寺参拜的游客越来越多,村里便开始了重修寺庙事宜。

  今天的凤翔寺,以三合院形制重建而成。进山门为天王殿,其后有东西配殿各三间,过庭院为正殿,正殿面阔三间,左右各有耳房两间。正殿、天王殿内均已无佛像,正殿中央有供佛台,左右有金刚罗汉台座,但空空如也。

  如今凤翔寺,已经与仙台村民居混在一起,可以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村中寺院。为了体现文物的利用价值,前些年,村里已将寺院附近的设施拆掉,更加突出了凤翔寺的主体地位。在寺院主殿的彩画上,人们能隐约看到“凤”的图案,可以断定,彩画放在这里,定有不同的用意,凤翔寺之名也许就是因为凤在飞翔。

  前门外,东西两侧增添了二座巨大的石狮,寺内“天王殿”已经恢复了原貌。两棵古柏经过常年浇水,枝叶露出新绿。二座石幢和铸钟也分别安放在较好的位置,寺内斜井也用钢筋排子围住四周。

  古柏、古钟、石碑,均无声地诉说着这座千年古寺的悠久。怀柔的一座小村庄里,居然隐藏着一座千年古寺,足见这座村庄也有厚重的历史。

  (来源:《北京晚报》2020年12月07日第20版;作者:魏明俊;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