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北京城为什么是独特的“凸”字形? 竟然是一个烂尾工程导致的

来源:北京日报·旧京图说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10-24

  中国的城市自古就有“城”和“郭”之分,“城“是内城城墙,”郭“是外城城墙。一般来说“城”是国君、贵族和大臣的居住和办公之地,“郭”是一般居民区、工商业区和墓葬区。“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概括了城与郭的不同作用。

  北京城作为中国历代都城的结晶当然也不例外,也有内城城墙和外城城墙。不过,外城城墙建到一半没钱了,只好匆匆合龙,北京城原本应有的“品”字形,变成了独一无二的“凸”字形,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乾隆京城全图,凸字形的城墙一览无余。

  众所周知,明北京城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修建的,只是把元大都北城墙向南缩进了五里。元大都城墙是夯土建造,从元大都遗址公园的土墙就能看得出来。明前期蒙古一直伺机南侵,所以明王朝把原有的明城墙都用砖包砌起来了。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蒙古俺答率兵攻到京城近郊。明世宗朱厚熜为加强北京城防,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增筑外城。原计划所筑外城要包围内城四周,周长一百二十多里。

  当时,正阳门、宣武门外有许多商业,而且这一带接近金中都旧城。当初,中都旧城中没有迁入元大都的居民都住在这里。再加上天坛、山川坛(先农坛)也在城南,所以工程从南面开始修建。可是修了一半没钱了,外城城墙成了烂尾工程,没有成“四周之制”,只好在内城东南角和西南角的外匆匆合围,全长只有二十八里。

  外城共设七门:南面三门:正中为永定门,东为左安门,西为右安门。东面一门:广渠门。东北隅一门:东便门。西面一门:广宁门。西北隅一门:西便门。

  1921年,外城西段北垣西便门瓮城外西侧城墙,城外休息的驼队和驮驴。奥斯伍尔德·喜龙仁摄

  1921年,东便门东外城东段北垣内壁,可见东便门城楼,沿城根儿往东就是外城东北角登城马道。奥斯伍尔德·喜龙仁摄

  1921年,东便门东外城东段北垣外壁,可见东便门的半圆形瓮城和大通桥,石板大道为东水关外压桥的引桥,道上是送葬队伍。奥斯伍尔德·喜龙仁摄

  外城东段北垣外壁,东便门西水关,内城东南角楼。奥斯伍尔德·喜龙仁摄

  1921年,外城西段北垣西便门迤西城墙外壁,以及外城西北角楼、护城河。奥斯伍尔德·喜龙仁摄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明政府又增建了外城各城门的瓮城,绕外城周又挖了护城河。外城护城河的水是从西便门外分内城城河水引人。外城护城河南流,转东,又转北,在东便门外入惠河。

  外城的修建工程,到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竣工。外城筑成后,北京城从正方形变成“凸”字形。

  1870年代,外城西垣广安门北的城墙外壁,天宁寺塔东偏南的宏化寺大机老人塔及覆钵式残塔。

  1905年前后,外城西垣广安门北的城墙外壁和墩台。画面上的残塔是天宁寺塔东偏南的覆钵式小塔。

  1905年前后,外城西垣广安门北城墙外的“塔林”(此照尚缺印证,若确定城墙是广安门迤北的外城西垣,则应属天宁寺东南宏化寺的塔林)。(法)菲尔曼·拉里贝摄

  1902年至1905年,外城西垣上的广安门西南面。庚子之变后,城楼、箭楼、瓮城,以及外城西垣还是完好无损的。

  1921年,外城西垣广安门北城墙外壁,由广安门瓮城上箭楼北侧向北拍摄,在画面左上角隐约可见宏化寺的塔林。

  朱祖希老师告诉“旧京图说”记者:外城大街只有正阳门到永定门,崇文门到蒜市口,宣武门到菜市口与骡马市街的交接点是笔直的。其余街巷大多是曲折狭小或者斜向的。外城有许多斜街,比如樱桃斜街、杨梅竹斜街等,与内城胡同、大街正南正北,井然有序,形成明显的差别。

  朱老师说:“外城之所以斜街多,是因为元代元大都的人经常去金中都旅游,金中都的人经常到元大都逛街,生生给踩出来的。”

  1903年,渠门迤南外城东垣外,洋人的狩猎俱乐部在广渠门外迤南护城河河床。

  1910年代,外城东垣广渠门外关厢,可见瓮城墙和外城东垣,向西拍摄。 (日)山本赞七郎摄。

  1921年,外城东垣内壁(近景)。奥斯伍尔德·喜龙仁摄

  1950年前后,外城东垣,广渠门迤北城墙外壁及外城东护城河(南向)。远处可见广渠门城楼、箭楼已圮,瓮城尚在。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车辆激增,北京城墙阻碍交通不断凸显,拆城墙的呼声也日益高涨。

  1958年3月,北京市城市规划管理局对北京城墙现状的调查报告指出:

  (北京的城墙)近百年以来没有经过彻底检修。因此,坍塌闪裂的地方逐渐增多,有的地方因危险已予拆除。外城城墙长约16000公尺。现状大部残破。初步统计倒塌或拆光的约占全长37%,砖已剥落,仅剩土墙的约占全长36%,一面砖剥落的约占全长24%,砖土尚存,但外形已极残破的约占全长的23%,其中约三十余处墙面闪裂。有若干处遇狂风暴雨或意外震动,可能坍塌。……外城城墙已大部残缺有危险的部分应立即拆除。

  《人民日报》刊登《束缚城市发展的城墙》写道:

  城墙开了几个豁口只是点的突破,并没有根本解决问题,还需要进一步彻底清除。要拆城墙,特别是要拆北京的城墙……无论如何总不能影响当前的发展,天安门前面的三座门,还有各式各样的牌楼,不都已全部拆除了吗?那么对于一座到处是豁口的城墙又有何足惜呢?

  1958年,一场浩浩荡荡的拆城墙义务劳动过后,北京外城城墙消失了。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旧京图说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