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9-10-25

  北京城坐落在华北平原北部三面环山的“北京湾”里,从东向西依次有燕山山脉、军都山脉和太行山脉环绕,最西面的正是群山连绵、巍峨耸立的太行山脉北段,统称“大西山”。一条大河从黄土高原的北部蜿蜒东流,顺着太行山脉与军都山脉的缝隙劈山穿谷,在门头沟三家店附近冲出大山奔向平原,这就是永定河。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山如父,河为母,它们共同塑造了宏伟壮丽的北京城,写就了华夏历史的精彩篇章。

  1.悠悠母亲河,哺育华夏第一都

  发源于山西宁武县管涔山天池的永定河,流经晋、蒙、冀、京、津,为北京境内最大的河流,也是最古老的河流。它所造就的洪积冲积扇平原,为北京城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优越的地域空间和水土条件;作为历史上太行山东麓南北交通枢纽的古渡口,奠定了北京原始聚落生成的交通基础;永定河水及其故道遗存所形成的莲花池水系、高梁河水系,一直是从蓟城到北京城的主要水源;永定河中上游流域的森林、煤矿和岩石、沙砾,为北京的城市建设和城市生活提供了必需的建材和能源;早期河道曾作为中原通往北方的物资运输通道,金、元、明、清时期永定河水曾助力北运河,为北京的经济命脉——漕运发挥过重要作用;永定河的水利、水害及河道变迁,还直接影响着北京的城市格局和发展方向。

  不仅如此,永定河跨越黄土高原与华北平原两大地理单元,途经畜牧与农耕两类经济区域,河谷地带自古以来就是南北民族交往、商贸往来的通道,各种文化经此交汇融合。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由唐代以前的西安和洛阳,东移至辽、金、元、明、清的北京,永定河谷地正是这“东移”的路径之一,它不仅为秦晋文化与燕赵文化的沟通、更为北方少数民族与中原汉民族的交流创造了有利条件,从而使新的文化中心得以“落户”北京。

  受其影响,永定河文化具有历史悠久、内涵丰富、包容大气、底蕴深厚的特点,流域内的名山大川、聚落城堡、水利交通、宗教传统以及民间风俗等,无不映射着华夏民族融合发展的历史进程。从中华文明的演进空间和发展脉络来看,永定河沿岸各区域因地缘相接、人缘相亲、商路相连、文脉相通,天然构成了一条特色鲜明、风景靓丽的大文化带。

  首先,永定河水哺育了华夏民族的早期文明。距今200万年左右,人类的祖先就已出现在永定河上游、今河北阳原县境内的泥河湾一带。其后,又有周口店北京猿人、北京新洞人、山西阳高的许家窑人、北京山顶洞人、山西朔州的峙峪人、北京门头沟的东胡林人等。人类活动遗迹遍布永定河流域多地,昭示了这里是人类最早的文明发源地之一,在中国古文明缔造史上具有特殊地位和作用。从秦汉、魏晋、南北朝到辽、金、元、明、清,我国多民族国家统一过程中的一连串问题,也最集中地反映在这里,许多历史的“重头戏”都在这个舞台上演。

  其次,永定河流域造就了包括古都北京、大同以及传说时代的黄帝之都涿鹿、北狄代王城、元朝的元中都等在内的一个区域性古都群落。它们上溯炎黄,下及当代,贯通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发展史,直观地反映了中国都城变迁的历史轨迹和首都北京的成长历程。永定河流域还分布着众多的古城、古堡和古村落,建置历史悠久,发展脉络清晰,农牧交错带和民族融合的特征鲜明。而且保存相对较好,为我们展现了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其三,永定河流域的宗教文化遗存具有数量多、种类全、名气大、年代久、保存好等特点,如举世闻名的云冈石窟、辽代佛教圣地华严寺、天下奇观悬空寺、元代壁画杰作永安寺等。北京的大西山更是这条宗教文化带上的一串明珠,以云居寺、潭柘寺、戒台寺、永安寺、灵泉寺、八大处等为代表的数以千计的名寺古刹,不仅在时间跨度上绵延两千多年,还在宗教类别上覆盖释、道、儒、俗、天主、基督、伊斯兰教以及各种民间信仰,如与百姓生活紧密相关的山神、土地、龙王、马王、花神、树王庙以及流域特有的永定河河神庙、采煤者供奉的窑神庙等,无所不及,反映了永定河流域文化的多样性和发展的持续性。

  其四,永定河流域的民间文艺和民俗文化呈现出不同历史时期各民族文化元素流布和途经的影响与痕迹,反映了永定河文化走廊所具有的独特气象。花会、幡会、秧歌、锣鼓、社火等中原农耕民族的节庆活动中融入了很多北方草原民族热烈、奔放、雄浑、大气的文化元素,如梆子戏、秧歌戏、北派皮影戏、蹦蹦戏等曲调高亢苍凉,内容和形式都有游牧民族生活的印记。河北蔚县的打树花、拜灯山,涿鹿的绕花,门头沟的台火等,都反映了对火的礼赞,既有草原民族以火驱兽习俗的保留,也是流域内采煤、冶矿业发达的体现。流域内的民间戏曲大都流传久远,被称为古代音乐的“活化石”;京西太平鼓、浑源扇鼓和云胜锣鼓等民间鼓乐舞,包含了远古时期北方民族粗犷豪放、爽朗大气的性格特征。

  2.巍巍大西山,藏风聚气护京城

  大西山,史称“神京右臂”“京城藩篱”。它群峰连缀,层峦叠嶂,蜿蜒起伏,气势磅礴,如虎踞龙盘拱卫京师,是北京的绿色屏障。群山中林木苍翠,溪流淙淙,水清木华,风景奇佳。历史上神庙道观、寺院庵堂星罗棋布,香火不绝。历朝历代游人香客如织如缕,赞美诗篇不绝于书。上千年的历史积淀,锻造了自然风光和人文底蕴交织、资源丰富、类型多样的山水文化大观,使北京城的构建在很大程度上得以“借景西山”“借势西山”“借水西山”。

 

元《卢沟运筏图》表现了西山永定河风景

  北京的西山范围除了房山区的一部分属于大清河流域和昌平区的一部分现在属于北运河水系外,大部分区域都属于永定河流域,因地位独特、风景奇佳而更集中展现了永定河文化的精粹和积淀。伴随北京城的壮大,其文化层次和功能不断演化、丰富。史前时代是早期人类活动的舞台与文明诞生的摇篮;魏、晋、隋、唐时期,西山既是民族冲突时的屏障又是文化交融的圣地,各种宗教流派积聚,文人雅士云集;辽、金、元、明、清时期,西山的山水资源备受帝王青睐,历朝离宫别苑在此交替兴建,园林艺术逐渐发展至顶峰,形成了代表着中国皇家园林建设最高水平的“三山五园”,而私家园林更是遍布山林。进入20世纪之后,昔日封闭的帝王宫苑对大众开放,“三山五园”变成了平民休闲游览的公共空间;一些名人故居、私家宅院变成宾馆、饭店、学校、医院、科研院所;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即今北京大学)、辅仁大学(后并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法大学西山学院等相继在此诞生,西山地区成为北京近代高等教育和科研的起源地之一,其文化内涵和功能进一步拓展与丰富。

  由此,西山成为名胜古迹与各类文物分布最为密集的地区。据文物部门的统计,西山区域共有不可移动文物463处,地下文物埋藏区3处,历史文化保护区3处,近现代建筑5处,传统古村落12处,世界文化遗产1处,此外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30余项,内容囊括了以清代“三山五园”为代表的皇家园林文化,以大觉寺、妙峰山等为代表的宗教与民俗文化,以景泰陵、老山汉墓等为代表的陵寝文化,以贝家花园、圣琼·佩斯故居等为代表的中西交流文化,以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建筑为代表的近代教育文化,等等。

  3.山水人和,文化锦带促发展

  山水相依的西山永定河文化在古都北京的文化脉系中居于母体文化的地位,深刻影响着北京文化中心的形成和发展,是北京的文明之源、历史之根、文化之魂、生态之基。这条以山水为骨架构成的璀璨文化带,孕育了“山水人和,家国情怀”的古都文化精神,是北京人的精神家园。

  在北京新版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中,西山永定河文化带范围涉及延庆、门头沟、昌平、海淀、石景山、丰台、房山和大兴8个区,囊括了北京西北-西南近半个圆圈。这个文化带概念的提出和相关建设方案的实施,有利于梳理和诠释北京古都文脉的历史源流及文化内涵,整合北京历史文化资源,以更好地服务于古都风貌保护和文化中心建设,并积极推进京津冀地区全面协同发展。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与长城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共同组成了北京文化传承与创新发展的重要格局。

  (来源:《北京日报》2019年10月24日15 版;作者:吴文涛;图片:原文配图)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