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细数老北京的那些“栅栏”

来源:北京市方志馆  发布时间:2019-01-07

  “看玩意上天桥,买东西到大栅栏。”大栅栏之繁华从这句老北京顺口溜中不难窥其一二。北京大栅栏商业街区有着近600年的历史,过去人们以“京师之精华尽在于此,热闹繁华亦莫过于此”的美誉来称赞大栅栏。

  昔日的大栅栏

  其实,历史上北京称“栅栏”的地方有许多处,除了位于前门外的“大栅栏”,还有双栅栏、横栅栏、铁栅栏、三道栅栏等。今天,就带您瞧一瞧,北京的这些“栅栏”们,都有哪些说道儿。

  “大栅栏”到底怎么念?

  前门大栅栏,在国内几乎无人不晓,这不仅因为其是北京著名的商业街,更受益于“大栅栏”三个字独特的发音。老北京人都说“大拾烂儿”,但是很多外地的朋友会一本正经地念成“大炸蓝”。至于为什么北京人会这么念,一直众说纷纭。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周一民认为:大栅栏的读音属于地名的特殊读音,历史悠久的“大拾栏儿”读法属于保留古音。

  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北京西单一带有条胡同,曾名为大栅栏(dà zhà lán)胡同,为避免两个地界的名字相同造成人们混淆,故将前门这个叫成了“大拾栏儿”,以示区别。

  民国时期的大栅栏

  但这两种说法都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个“栅”字会读成“拾“,关于这一点,另一种坊间传闻较为合理。因“栅”字除读作“炸”外,还有“山”的读音。“栅栏”一词中,发音本应取前者,但前门一带的百姓将形似“栅”的字如“珊”“删”“跚”“姗”全都念成“山”,于是“大栅栏”就念成了“大山栏”。再加上北京方言的儿化音和轻声,“栏”字被儿化,而“山”被读成轻音,听起来就成了“大拾栏儿”。

  “大栅栏”之名从何而来?

  家喻户晓的“大栅栏”最初并不叫这个名字。早在明朝初期,由于常年兵祸,民间商业萧条。为重振经济,自明成祖朱棣修建北京城时起,正阳门外广盖铺房,招商居货,逐渐形成廊坊头条、二条、三条、四条。“廊房”就是我们现在所指的门脸儿房,做买卖的商铺。

  《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

  据明朝张爵《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记载:明永乐年间,前门外修建廊房。当时前门外路西,有廊房头条、廊房二条、廊房三条和廊房四条,并没有“大栅栏”,可见在明朝时还没有“大栅栏”这个地名。其中的廊房四条就位于现在大栅栏的位置,即大栅栏的前身。

  而“大栅栏”的由来,就要追溯到明孝宗时期。自明正统年间起,农民税负逐渐增加,加之连年灾害,民不聊生。许多人为生计携一家老幼离开故土,其中一部分流落北京。京城流民增多,给北京的管理带来了麻烦。

  明孝宗 朱祐樘

  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年),京城廊坊四条地区入户偷盗现象频发,致使民心不稳。城里负责治安管理的百户王敏上奏孝宗:“如今的京城,大街小巷众多,尤其是廊坊四条地区人口众多,而巡逻的官兵却非常少,这难免会防范不周,影响京城的稳定。因此,为了保障老百姓的安全,请皇上下令在大街小巷的各个路口设置栅栏,并于每日的夜间关闭。”朝廷接受了王敏的建议,遂在廊坊地区大街小巷的各个路口设置了栅栏,并派兵卒把守,以防盗贼。

  时至清朝,清政府对北京的管制更加严格。一方面下令京城九门提督加派军队,严守城门,并命令北京外城各街巷、胡同口也建栅栏。建立栅栏采取官助民办的方式,街巷胡同各自筹资,雇佣工匠修建栅栏。因廊坊四条胡同内商铺较多,做买卖的,最怕三更半夜遇上盗贼。所以各家为保护财产,在胡同的东、西口各建立起两座高大坚固、与众不同的木栅栏。久而久之,人们就习惯把这条胡同称为“大栅栏”,而原名却逐渐被人遗忘。后来在《清乾隆北京城图》上,“廊房四条”就已经被改标注为“大栅栏”了。

  前门大栅栏商业区地域图

  京师之精华尽在于此

  商业是前门大栅栏发展的命脉所在,也是前门大栅栏繁荣兴盛的基础,从元代商业初兴发展至今已经有700多年历史。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经过了历代商贾百姓的辛勤劳动,前门大栅栏早已由郊区的荒野,逐步发展成北京的商业中心,在这块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分布着数以千计的大小商业店铺,也与此同时吸引着成千上万的顾客。

  上世纪30年代的大栅栏

  除了商业繁华外,前门大栅栏给我们另一个印象就是这一带真可谓是小吃美食云集,比如说致美楼的蜜渍快果,聚顺和的茯苓饼、蜜制梨膏与果脯,都一处的烧卖、炸三角,普云斋的清酱肉,九龙斋的酸梅汤,天兴居的炒肝,正明斋的饽饽,月盛斋的酱牛肉,煤市街同聚馆(即馅饼周)的馅饼等都是非常著名。

  自清代至今的数百年时间里,前门大栅栏一直都是京城最为繁华之所。尤以清末民初为盛,此时的中外交流最为频繁,社会风气也逐步开放,前门大栅栏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之景。

  如今,这条古老的商业街仍保存着“三纵九横”明末清初的街区格局和原汁原味的老字号店铺。大栅栏商业街已获得国家级“中华老字号集聚区”和市级历史文化保护区的美誉,以崭新的形象迎接八方来客。

  京城还有哪些“栅栏”

  早年间北京城不止一条街道有栅栏,所以在老北京叫“栅栏”的地方也非常多,比如有双栅栏、三道栅栏、横栅栏等等。

  西城区的钟声胡同路牌

  位于北京西单图书大厦北面的钟声胡同,明朝时称栅栏胡同。到清朝时,因旧的栅栏破旧不堪,更换了一个高大的铁栅栏,改称大栅栏。1958年,在该胡同南端东侧建起北京电报大楼,上设报时钟楼,每到整点时悠扬的钟声便回荡在京城上空。1965年该胡同更名为钟声胡同。

  电报大楼

  位于西长安街南侧东安福胡同和小六部口胡同之间的双栅栏胡同,在明朝时也叫栅栏胡同。据传此处最初为河渠,栅栏设立于两岸之上,看上去其栅栏像一对分开的门扇,所以后称“双栅栏”。到了1913年,河渠被改为暗沟,将双栅栏拆除,1965年改称双栅栏胡同。

  三道栅栏胡同位于西城区太平桥大街东侧。相传这条胡同原本也只有一道栅栏,但没有挡住窃贼的进入,栅栏设立后仍发生了几起失窃案。为了防止窃贼的再次进入,胡同百姓在第一道栅栏之内又设立了两道栅栏,所以人们便将这条胡同叫成为三道栅栏,1965年定名为三道栅栏胡同。

  民国《新测北京内外城全图》中的三道栅栏

  横栅栏胡同位于景山东街东侧,在纳福胡同和三眼井胡同之间,呈南北走向。民国时称横栅栏。据传,明代在胡同两头各有一栅栏门,夜晚关上,早上打开,胡同因此而得名,1949年后沿称。1965年整顿地名时改称横栅栏胡同。

  横栅栏胡同

  这些老北京的“栅栏”历经了数百年的风雨,其中大部分都已被拆除,剩下一个地名供后人追忆这里的曾经。正如同季羡林在《胡同的故事》中所说,“那些可爱的小胡同,日渐消逝,被摩天大楼吞噬掉了”。

  北京这些消失的“栅栏”,和最富盛名的前门大栅栏一样,是老北京人生活历史的象征,也是老北京市井文化与文脉传承的范本。

 

      (文章来源:北京市方志馆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