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北京
全部 党建 历史 经济 教育 科技 建筑 交通 体育 旅游 地理 文艺 民俗 伦理
史说北京|帝制结束对北京的影响(中)

来源:北京市社科联、北京市社科规划办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7年,二中校门,当时名为“北平市市立第二中学校”(图片源自《北京日报》) 

  (接上文)

  (二)北京城市功能的变化和调整

  民国时期,北京从以皇权为核心的单一的政治统治中心,发展成为全国的政治、文化和交通中心,其层层严密设置的军事防御功能,逐渐发展为全面综合的城市功能。随着时代的变迁,出现了新型的政府机构,一些不符合时代需求的机构纷纷进行调整。新式学校、医院、邮局、工矿、商场、道路的出现,改变着北京旧城的传统功能与风格。

  1.政府机构的变化和调整

  从封建制到立宪制,新政体的机构发生了相应变化。20世纪初,清政府推行新政,预备立宪时就开始调整政府机构,裁撤陈旧官署。成立了外务部,取代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加强对外交涉;设置商部、学部、巡警部,应对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设立了邮传部,管理轮船、铁路、邮政;改兵部为陆军部,兼管海军处;大理寺改为大理院,巡警部改为民政部,户部改为度支部,刑部改为法部,以适应新时代、新体制、 新经济。民国时期,国家最高统治机构是总统府和国务院,国务院直辖法制局、印铸局、统计局、侨务局、航空署等机构。立法机构为国会众议院、参议院,北京西城参政胡同、国会街因系民国参、众两院所在地而得名。

  2.教育

  封建传统教育制度不能适应近代社会的需求,制约和阻碍了社会的发展,儒学与科举抵挡不住西方的坚船利炮。1862年,清政府创办“洋务学堂”京师同文馆,开启了中国近代教育的先河。设英、法、俄、德、日、汉文班,以及天文、算学、化学、外国史地、数理、医学生理,乃至万国公法等科,以回应洋务运动的需求。清末创立的京师大学堂,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国立高等院校,1912年改为北京大学。1917年,时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汇聚了陈独秀、胡适、李大钊、鲁迅、刘半农、梁漱溟、李四光、马寅初等知名教授,人才荟萃的北京大学成为中国的学术教育中心,成为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清华学堂是《辛丑条约》签订以后用庚子赔款开设的留美预备学校,1928年改名为国立清华大学。1919年成立的燕京大学,由基督教会创办。清末民初,中国大学、私立华北大学、私立民国大学、私立中华大学、国立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医学院、京师女子师范学堂、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等一批高水平的高等院校陆续在北京成立。清末,宗学、觉罗学、八旗学,以及顺天府学等官学改为实施新式教育的中小学,一些王府、宅院也改建为中小学,国立一中、三中、四中、女师大附中等,今天仍然是北京的著名学校。近代北京汇聚了中国众多著名的学府、教育家和文化英才,造就了大批了解和传播近代科学知识的新型知识分子,教育呈现多元化的、迅速的发展,北京成为近代中国的文化、教育中心。

  3.城市功能的调整

  近代北京开始出现新型机构与设施,如地质调查所、中国天文学会等科研机构,《万国公报》《京报》等新闻报刊,1927年开始播音的北京无线电台等,近代北京充满时代活力。民国时期打破了内城不得设戏院等娱乐场所之禁,内城王府井、外城前门外戏院密集,茶园、游乐场等广受市民欢迎,电影、话剧、歌剧等艺术新形式丰富了北京的文艺舞台。皇家园林禁苑改造为公园,多所博物馆向公众开放,丰富了市民的休闲和文化

  生活。内外城官医院是北京最早的由国人开办的中西医公立医院,是皇家太医院和外国教会医院之外为普通市民提供服务的医疗机构。

  4.近代工业的出现

  传统的北京为皇权服务,内城不允许经商、开厂,这使北京缺少发展工商业的基础和传统。近代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推动着北京城市功能的转化,出现了近代的工矿企业。北京的工矿企业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利用北京自身的优势发展起来的,北京有一个巨大的为皇权服务的群体,聚集着全国最优秀的工匠师,拥有最精良的技艺,从事宫廷手工艺品制作。民国时期,景泰蓝、玉器、玉雕、宫灯制作、地毯、绢花、漆雕等传统、神秘的为宫廷服务的手工业成为北京工业的支柱产业之一。这些以往由皇室专享的产品,在海内外都很有市场,成为北京外贸出口的重要产品。另一类是现代化的纺织厂、机械厂、火柴厂、玻璃厂等新兴工业企业。

  5.商业、服务业、金融业

  内城开禁后,王府井、东单、东四,与外城的前门外、天桥、琉璃厂等地区一起,逐渐形成繁华商业区,出现了很多综合性的大商场,如王府井东安市场、西单商场、前门外的劝业场等,吸引了众多中外客商到这里娱乐、消费和投资。

  北京聚集着各个阶层的人士,军阀、权贵、官僚、商人、学生,消费能力始终比较强,新型服务业应运而生,出现了钟表店、眼镜店、照相馆、西服店、西餐馆等。有人还着清朝的马褂,有人已经穿西装、皮鞋了;有的人还在看日晷,有的人已经挂钟表了。

  新型金融业有别于传统的当铺、票号,金融业在北京的发展很快。王府井地区就集中了十几家洋行,王府井离北京饭店和使馆区近,洋人多,洋行相对比较集中。银行、证券、保险机构,在西交民巷、东交民巷、东单地区比较集中。(未完待续)

  [北京市社科联人文之光网整理,资料来源于北京市社科联等组编的《史说北京》(插图本)]

   相关阅读

        史说北京|帝制结束对北京的影响(上)

扫一扫关注

人文之光网微信公众号